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二百五十二章 有勇而无谋

不让江山 知白 6155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王妃过世后的第八天,冀州城,鸳鸯楼。

鸳鸯楼是冀州城里一家有名的百年老店,靠着几样招牌菜,再加上每隔半年都不断推新菜品,百多年来在冀州城屹立不倒。

许元卿在鸳鸯楼等了大概一刻左右,世子杨卓就到了,这个时间可以说拿捏的恰到好处,这让许元卿对杨卓少了几分轻视。

他们这样的人,做事也好说话也好,要思谋顾虑太多,寻常百姓们想都不会想的事,他们却必须想了再想。

比如今日这场酒,必然是许元卿要先到才对,因为身份在那,世子当然要晚到,可是晚到多少就是学问,可以说高深莫测,也可以说累的一批。

若许元卿才进鸳鸯楼世子就跟着进去,那就显得世子急了,许家的人就看得出来,世子他这求人之心有多迫切,若是到的太晚,让人家久等,那就是显得托大,心也就不真诚。

不管怎么说,世子的身份再尊贵,那也是求人的。

分主次落座之后,许元卿亲手给世子杨卓倒了一杯酒,杨卓摆手道:“母亲大人刚刚过世,我不可饮酒。”

许元卿道:“世子殿下心里难过,喝几杯酒应该会好些,今日之事,下官必不会四处宣扬。”

杨卓叹了口气道:“许大人真是体贴入微,我心里确实难过......”

他端起许元卿倒给他的酒,一饮而尽。

“我就不啰嗦了,也不绕弯子。”

杨卓放下酒杯后说道:“咱们就都开门见山一些,我需要许家的帮助,许大人如果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地方,也不要有什么顾虑,只管开口。”

许元卿都没有想到杨卓居然如此直白,这种话说出来之后,把很多试探都给省掉了。

他放下酒杯后说道:“世子殿下,承蒙抬爱,殿下对许家照顾,许家上下感激不尽......既然殿下问及,那我也不妨就冒昧的说几句。”

他语气诚恳的说道:“许家上下,都愿意为王爷效力,不管是出钱还是出人,许家必不会推诿轻慢,只要王爷有令,只要殿下需要,许家有几分力就出几分力。”

这话说的其实没有什么实质意义,只是在表明一下态度。

杨卓知道,许元卿这个老狐狸,还是在等着他直接把条件开出来,如果条件不合适的话,这个老狐狸指不定还会兜兜转转多久。

许元卿的话听起来像是真诚无比,态度鲜明,可实际上就是几句车轱辘话。

“不知道......许家有没有打算随我父王出兵?”

杨卓的手指轻轻敲打着桌子说道:“我就说的再明白些,许家人才济济,尤其是年轻一代,才俊层出,可是如今冀州军中却无许家多少人,这难免显得有些用人不足。”

他的手指一停,说话的声音微微大了些。

“我已经求过父王,出兵之日,我会以监军身份督导一军,这监军......自然需要很多人辅佐。”

许元卿连忙起身道:“多谢殿下厚爱,我代表许家向殿下拜谢。”

杨卓伸手扶了许元卿一把,笑了笑道:“监军这身份啊,真的是责任重大,若是领军的将军做的不够格,难免就要换 人......所以这监军身份,就是个吃力还不讨好的。”

许元卿立刻笑道:“殿下说的是,监军事大,重任在肩,殿下着实辛苦了。”

杨卓道:“我来安排你们许家的人进冀州军,你们呢,就随便帮我一点小忙,话说到这,其实已经有些显得粗俗,可是我诚心而来,相信许大人亦如是,所以......”

许元卿连忙道:“世子殿下尽管吩咐。”

“我不喜欢几个人,很不喜欢。”

杨卓道:“第一个不喜欢的自然是夏侯琢,但是我有办法让他离开冀州,他虽然走了,他母亲还在,他那个妹妹还在,他那个兄弟李叱还在,尤其是那李叱,原本一个要饭花子,现在却开了一家车马行,混的风生水起。”

许元卿道:“我也听说过这个李叱,确实有些不讨人喜欢。”

他不提夏侯琢,不提夏侯玉立,也不提夏侯琢的母亲,只提了一句李叱,这话里的意思其实很容易明白。

你虽然是世子,但随便几句漂亮话,就能让我许家对夏侯琢出手?那怎么可能,天底下哪有如此便宜的事,但是为了表示许家的态度,不动夏侯琢,动一个李叱还是没什么问题。

前提条件是,世子你答应的事,总不能是空口白话。

“那家伙确实讨人厌。”

杨卓笑了笑道:“明天我就要组建监军营,我帐下最少也要三千亲兵,不然的话,监军都没有监军的分量,三千人,三个正五品将军,六个从五品将军,十余名校尉......”

他的手指再次轻轻敲打着桌面,笑容里有些淡淡的自信,因为他很清楚,许家不可能拒绝这样的条件。

许元卿没有接上杨卓的话,而是笑了笑说道:“车马行的生意不好做,尤其是这世道乱,天知道会出什么意外,又或者,天知道会有什么失利,尤其是强撑着开一家车马行的那些人,大部分都会赔的血本无归,可能还会赔上性命,所以许家一直都没有想过要做这样的生意。”

杨卓笑起来,很释然。

“说的对,车马行的生意,真的不好做。”

他伸手把酒壶拿过来,许元卿连忙再次起身,杨卓给他倒了一杯酒后说道:“明天我会到校场选兵。”

许元卿笑道:“下官预祝殿下选兵选将顺利。”

北境,燕山营。

虞朝宗从战马上跳下来,随手把缰绳递给手下亲兵,他一边走一边问道:“冀州那边可有什么消息来?”

新晋的斥候营将军常定岁跟在虞朝宗身后回答道:“今天一早,咱们的斥候从冀州赶回来说冀州城门突然关闭,六门都关了,进不去出不来,还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不过我已经加派人手去冀州了,什么时候城门开就进去,尽快联络上二当家和三当家。”

虞朝宗嗯了一声:“前几日羽亲王派人过来,说是要封我为正三品将军,领信州府,领代州府,还说让我出兵把冀州之内的其他义军队伍剿了......”

他看向常定岁说道:“羽亲王大概是要起兵了,可是却突然封闭城门......你做的很好,不过我还是放心不下。”

他停顿了一下后说道:“我让你大哥常定舟守信州,之前让西篱 子率军去代州关驻守,家里的事也就都踏实,所以......”

常定岁立刻摇头道:“大哥,你不能去冀州。”

“我能。”

虞朝宗笑道:“谁也不会想到我敢去冀州,我偏偏就要去,唯有我亲眼看看老二和老三都没事,心里才踏实,你去挑选人手吧,明天一早咱们就出发。”

常定岁道:“可若是冀州城门还不开呢?”

虞朝宗一摆手:“等到城门开。”

与此同时,冀州。

少将军罗境坐在校场的高台上,看着麾下虎豹骑操练,他觉得有些无趣。

从高台上跳下来,他看了看旁边的石锁,这石锁大小不一,最轻的石锁三十斤,最重的石锁一百二十斤。

他用脚勾了一下,往上一挑,一百二十斤的石锁随即飞起来,他单手把石锁接住,抛上半空,石锁落下再稳稳接住,一边走一边抛,看起来如闲庭信步。

“没什么好玩的。”

罗境看向亲兵校尉罗芃说道:“我初来冀州,不似在幽州那样人人皆知我名,城门不开,我们也就暂时不能领兵征战,你说,我该想个什么法子,让整个冀州城的人都知道我罗境的名字,都知道我的本领。”

罗芃笑道:“少将军,冀州城内的百姓,哪有人不知道你是谁,哪有人没听过少将军的威名。”

“不一样。”

罗境随手把石锁扔了出去,那一百二十斤的石锁飞出去两丈多远才落地,砸在地上激荡起一片尘土。

他一边走一边说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我想让冀州的百姓们都亲眼看看。”

罗芃忽然间想到一个办法,笑了笑说道:“少将军可以如三年前一样,在冀州城摆下擂台,谁能接得住少将军十招就有厚赏,而且还会招致少将军麾下,冀州这边那些没见识的,应该会有人想试试。”

“还有就是,少将军到了冀州已经七八天,可羽亲王始终都没有见少将军,若是擂台打的漂亮,羽亲王知道了,也会赞少将军勇武。”

罗境笑道:“办法是好办法,那就按你说的办,去让人在城中张贴告示,就说接我五招的,赏白银一百两,接我十招的赏二百两。”

罗芃立刻应了一声:“我马上就去办。”

第二天,罗境让人在冀州城内四处张贴告示的事就传到了羽亲王府。

正坐在书桌后边发呆的羽亲王听说之后脸色立刻变了,他眼神一寒。

“罗家的黄口小儿,王妃刚刚过世就在冀州城里摆擂台?”

羽亲王道:“他是想表示什么?是在告诉我,王府刚刚治丧,他就要在冀州城里找点乐子吗?!”

最后几个字,羽亲王的嗓音骤然尖锐起来。

“去把曾凌叫来,我要问问曾凌,他把罗境从幽州带回来,就是为了羞辱我的吗。”

羽亲王脸色越来越阴沉。

“他老子罗耿是个白眼狼,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他这个小的,就更是个白眼狼。”

羽亲王越想越气,啪的一声拍了桌子。

“我想知道,他摆擂是给谁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