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九百一十七章 且看是谁的陷阱了

不让江山 知白 7038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一行十余人看起来格外狼狈的逃进了灵山县城,瞧着他们的样子应该是被打了,大部分人都鼻青脸肿。

这些人进城之后没多久就消失了一样,好像被什么空洞直接吸走了。

诸葛井瞻手下的亲信随从尹庸带着一队人马追到灵山县,却也没敢大张旗鼓。

他们知道灵山县的校尉孙冲是荀有疚的人,到了这距离大营也只剩下三十几里的路程,所以做事要格外小心。

那十几个人跑的贼快,一路上连一息都没有耽搁,但凡下马撒个尿都不应该能这么快跑到灵山县来。

在进城之前,尹庸却不得不停下来考虑一下,到底是进还是不进。

进城的话,或许会有陷阱,这件事本来就显得有几分蹊跷。

可是就这么把人放走,又有些不甘心,天知道那些人跑去捣乱是为什么。

就在犹豫的时候,诸葛井瞻带着一队人马居然也追了上来。

“先生,进不进?”

尹庸急切的问了一句。

诸葛井瞻沉吟片刻后说道:“有人故意想引我来灵山县,这县城里八成是龙潭虎穴。”

尹庸道:“那咱们就不进,直接回大营去,难道主公还能不听先生的话,连机会都不给?”

诸葛井瞻冷笑道:“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你真以为这是荀有疚的意思?荀有疚真的能有这么大胆子?”

尹庸的脸色变幻不停,若是主公杨玄机的意思,那么这抗争还有什么意义吗?

“先生,要不然咱们走了吧。”

尹庸道:“这事越想越不对劲,突然冒出来一些人捣乱,结果打了一架转身就跑,按理说他们应该直接跑回盾山大营才对,却进了灵山县城......”

他回头看了一眼城门方向:“先生怕是猜准了,这县城里现在已经布下天罗地网。”

“主公不会现在动手杀我。”

诸葛井瞻脑子里已经清晰起来,自言自语似的说道:“因为豫州水灾的事,他以为我坏了他的名声......所以若要我死,也是他攻入豫州之后才杀我,他假意让我去筹措物资,却趁着我不在大营的时候将我架空,此时大概是要动手抓我了,先把我扣下,然后等到拿下豫州后再当众杀我......”

想明白了这些,诸葛井瞻的重重的吐出一口气。

“蜀州梁州,民心所向,是我帮杨玄机筹谋,荆州之地也已归顺,依然是我的功劳......主公啊主公,你不该如此糊涂!”

诸葛井瞻拨马转身:“咱们不进城,也不回大营。”

他催马向前,带着队伍直接朝着东南方向冲了出去。

这变故太突然,似乎谁也没有想到诸葛井瞻说走就走,没有丝毫的留恋。

按照常理,他应该再拼一把,直接回大营除掉荀有疚,杨玄机身边缺少得力的谋臣,诸葛井瞻就还可能有翻身机会。

但他连一丝犹豫都没有就直接放弃自己辛苦辅佐的杨玄机,其人之果决可见一斑。

他带着几百人的队伍一路往东南方向走,去他们之前筹措物资的县城,要走也要带上那些物资。

路上,尹庸忍不住问:“先生,咱们去哪儿?”

“绕过京州,去投大贼李兄虎。”

诸葛井瞻道:“若没有去豫州的事,替代杨玄机最好的人选其实是宁王李叱,在别人眼中看来,如今说是天下大乱,可真正有争雄之力的,不过李兄虎与杨 玄机二人,他们觉得李兄虎兵多将广,觉得李叱手中兵马有限不是对手......可他们都不过是一群眼拙的家伙。”

说实话,诸葛井瞻心里真的有些后悔。

早知道会是这样结果,直接去投了宁王李叱多好,以他对杨玄机的了解,对天命军的了解,李叱得他相助的话,破杨玄机就已有七八分把握。

有如此功劳,他在李叱帐下也必得重用。

都怪自己一时之间鬼迷心窍,居然毁掉堤坝造成水灾。

“我知道杨玄机的事情太多,不管到了何处都会被重用,唯独不能去豫州了......”

诸葛井瞻长叹一声:“也不知道那宁王会不会有所松动,若我能帮他击败杨玄机,进而入主大兴城,这豫州水灾的事就此别过......”

尹庸道:“其实,也可以试试。”

他沉思片刻后对诸葛井瞻说道:“先派人往豫州去联络一下,请求宁王把水灾的事一并推给杨玄机,豫州百姓们只知道是杨玄机作恶,先生其实倒也不是没有机会投靠过去。”

诸葛井瞻也仔细思考了一下,最终还是摇头:“不可冒险。”

他们一路往回走,走到半路的时候,忽然遇到了急匆匆赶来报信的人。

“先生!”

报信的人战战兢兢的说道:“有人潜入县城,一把火把咱们筹措来的物资全都给烧了......”

诸葛井瞻的眼睛猛然睁大。

突然冒出来十几个人闹事,说是荀有疚派来的人要接管队伍,然后因为先动手打人而被诸葛井瞻的人打了......

诸葛井瞻的脑子里迅速的把事情重新过了一遍,然后才发现自己中了一个多大的圈套。

“故意引走我们......”

尹庸也已经反映过来。

对方料到了诸葛井瞻必会追杀那十几个闹事的人,等诸葛井瞻带着队伍离开,对方一把火烧了物资......

现在正是准备渡河向宁军进攻的关键时候,好不容易筹措来的物资被一把火烧了,诸葛井瞻能脱的了干系?

“荀有疚!”

诸葛井瞻怒吼了一声,哪里还能保持斯文。

“你为了一己私欲,竟然不顾主公北征大事!你毁掉了粮草物资,难道就不怕主公一怒吗!”

连骂几句,诸葛井瞻的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致。

那些物资,可是他好不容易才筹集到的,不只是粮草,还有大量用以打造木筏渡河的木材。

这一把火,就足够给诸葛井瞻定罪了。

荀有疚如此的恶毒,不顾大局,诸葛井瞻气的几乎七窍冒火。

“先生!”

尹庸劝道:“咱们更不能回大营去了,只要回去,怕是杨玄机早就已经安排伏兵等候,先生一进大营就会被即刻拿下。”

诸葛井瞻长叹一声。

荀有疚为了将他取而代之,如此阴狠毒辣。

“咱们......走!”

诸葛井瞻抬起手抹了抹眼睛,悲愤之下,竟是落泪。

他追随杨玄机已有六七年之久,在杨玄机起兵之前就已经到杨玄机身边做事。

他本是蜀州信陵城名士,是杨玄机亲自登门拜访,求见数次,才请得他出山相助。

这数年来,在他的指点下,杨玄机收拢民心,屯田耕种,训练兵马,又联合诸多大家 族势力,一步一步,都是他诸葛井瞻在出谋划策。

杨玄机能有现在的成就,皆是诸葛井瞻的心血,可是现在他却被一个外人如此算计,而他倾尽心力辅佐了那么久的杨玄机,竟是也要杀他。

这般的悲愤之下,诸葛井瞻浑身都在发抖,感觉有一口血压都快要压不住了。

“他不仁,不能怪我不义,咱们去投李兄虎。”

诸葛井瞻吩咐了一声,带着手下队伍准备离开。

时间往前推移一天。

曹猎对余九龄和岑笑笑说,三天之内,必杀诸葛井瞻。

那时候余九龄和岑笑笑都不知道计划到底是什么,但他们看到了曹猎自信的目光。

曹猎看向余九龄:“成与不成,皆在你身上。”

半天后,杏花楼。

余九龄看起来喝的已经东倒西歪,别说站起来,连坐着都坐不稳了。

他端着酒杯对高庆盛和白桦说道:“高大人,白大人,我其实有一个大秘密,谁也不能告诉,告诉了我的命都会丢了。”

高庆盛和白桦喝的也不少,可是却不似余九龄这般失态,听余九龄说到这里,两个人下意识对视一眼,心说这家伙是有什么秘密?

余九龄挪着屁股凑到高庆盛身边,醉醺醺的说道:“我知道高大人是诸葛先生亲信,我不怕和你说,其实......我根本就不是什么信陵人,也不是诸葛先生的同乡。”

高庆盛的眼睛骤然睁大,白桦的脸色也变了变。

白桦立刻问了一句:“那你们是从何处来的?”

余九龄抬起手往北指了指,然后把手指放在嘴前边:“嘘......不能告诉你,告诉你就坏了,我只能和诸葛先生说。”

他往后靠了靠,似乎是已经坐不住了,斜躺在椅子上自言自语似的说道:“你们可能不信,哈哈......杨玄机兵败之日已经不远了,诸葛井瞻在豫州决堤放水淹没百姓,回来之后不久,就看出来杨玄机要除掉他,所以派人秘密给我王送信......”

高庆盛脸色大变,一把捂住了余九龄的嘴:“不许胡说八道!”

余九龄一把将高庆盛的手推开:“我怎么胡说八道了?不信你且看看,一天之后,诸葛井瞻会不会一把火烧了他筹措来的粮草物资,以至于天命军无船渡河,然后他会假意去投靠李兄虎,实则是要绕路北上投靠我王......嗝......他早已经看破了杨玄机的虚伪,想用那个什么荀先生替代他,他又怎么可能服气。”

高庆盛再次伸手捂住余九龄的嘴:“你不要胡说八道,你到底是谁的人,竟然如此陷害诸葛先生!”

“你让他说!”

白桦一把将高庆盛推开,然后抓住余九龄的衣领大声问道:“你是宁王李叱的人?!”

余九龄看起来醉醺醺却自豪的回答:“我当然是宁王的人,生是宁王的人,死是宁王的鬼......”

高庆盛急切道:“此人必是奸细,故意挑拨是非,你怎么能听他说的!”

白桦哼了一声:“你就到主公面前再解释吧。”

他一脚将高庆盛踹翻在地,然后回头吩咐孙冲:“把他们全都绑了,好好看守,等我抓了诸葛井瞻回来,还要一起带到主公面前。”

孙冲立刻应了一声,吩咐手下人将余九龄和高庆盛两个五花大绑。

余九龄哇的一声吐出来,栽倒在地,看起来人事不省。

可是趴下去的时候,嘴角不易察觉的微微勾了勾。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