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三百一十九章 碰运气

不让江山 知白 6582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高希宁站在长廊里看着李叱,李叱坐在长廊尽头看雨,雨水很大,李叱很静,不知道他已经在这坐了多久,也不知道在沉思什么。

高希宁手里拿着一件长衫,本来想给李叱送过去,可是看到李叱沉思的模样,她又不忍打扰。

于是她也在画面中,李叱看雨眼里却没有雨,她看李叱,满眼都是李叱。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叱长长的吐出一口气,他起身走到走廊边缘处,伸手出去感受着雨打在掌心。

高希宁这才走到他身后,人还没到先笑了起来,嘴角上的笑意都是对李叱的欣赏。

人啊就是这样,眼里心里都是他,他便是世界第一等的优秀,不管是容貌还是其他,都是第一等。

“咱们的伙计刚才回来说,应该是青州军冒雨攻城了。”

高希宁把长衫递给李叱,李叱笑着接过来,然后给高希宁披在肩膀上,高希宁微微一怔,嘴角的笑意就更加灿烂起来。

李叱说:“我刚刚已经知道了。”

高希宁问:“我以为你知道了,就会急匆匆赶去城墙那边。”

“不用去。”

李叱道:“城墙上有夏侯有匹敌,若是他们两个都在青州军还能轻易攻破冀州城防,除非是大雨把城墙冲垮了。”

“那你在想什么?”

高希宁问这句话的时候心里已经在想了,如果不是担心城防的事,那么李叱在担心什么?

所以她才刚刚问完这句话,心里也已经想到了。

“是崔家?”

“嗯。”

李叱点了点头:“青州军冒雨攻城,无非是想打冀州军一个措手不及,他们在滹沱河吃了亏,也想让冀州军吃个亏,想的也未免太美了些,奇袭这种事,天下都没有人比得上老唐。”

他看向高希宁说道:“因为他们是突然攻上来,所以城内崔家都没有任何反应,但是下一次青州军进攻的时候,或者是什么特定的时间,崔家必有所谋。”

高希宁道:“城中放火,假意冲击粮仓重地,实则安排绝大部分人手抢夺城门,大抵如此。”

李叱道:“猜可以猜得到,但是防不胜防,如今崔家手里的实力大概都已经分散藏好,只等令下,纵然现在冲击崔家大宅,也一点意义都没有。”

他停顿了一下后继续说道:“我刚刚在想的是,为什么崔泰会那么在意我,老唐在三月江楼羞辱了他,他却还是来了咱们这,不单单像是要借我之机除掉夏侯。”

高希宁听到这些也微微皱眉。

“那他还图谋什么?”

高希宁看着李叱的眼睛说道:“莫非是他知道这里有古褒城的地宫?”

“不会。”

李叱道:“若是崔家的人知道,早就已经不遗余力的拿下这块地,而不是落在我们手里。”

说完后李叱摇头道:“先不想这些,现在要想的是怎么阻止崔家和城外青州军里应外合。”

与此同时,三月江楼。

崔泰急匆匆上了三月江楼的最高一层,这里本该是他的寝室,可是从几天前开始,这间寝室他就已经让了出来,因为崔家一位很重要的人搬了过来。

崔家的家主名为崔言,因为家族实在过于庞大,所以还有几个主事人分管各项事宜。

除了崔言之外,在崔家分量最重的是崔言的弟弟崔卿。

事实上,大概在一个多月之前,崔家的人就已经陆陆续续的暗中离开崔家大宅,冀州城是崔家的祖地,崔家已经在冀州经营了数百年之久,他们可以藏身的地方实在太多了。

从大楚立国开始崔家就在冀州,这么多年来,崔家在冀州若是没有做好安排,岂不是显得崔家无能了几百年。

在冀州城内,到底有崔家多少藏身之处,有多少门店,多少商家,多少看起来的寻常百姓,多少人身处各行各业,除了崔家的家主之外,没有人知道的清楚。

这份名单,只在崔言一个人手里。

崔泰进门之后就对崔卿说道:“不知道为什么,青州大军竟然冒雨直接攻城了。”

崔卿脸色也变了变,他起身走了几步,脚步又停下,脸色变幻不停。

沉思片刻后,崔卿说道:“应该只是想试试而已,胜败无妨,咱们先不能乱,一切都要按照约定好的继续准备。”

崔泰点头道:“我推测也是,之前听闻冀州军在滹沱河设伏打赢了一场,青州大军应该是复仇心切,所以才会冒雨攻城。”

崔卿道:“不出意外,节度使大人到了城外后,就会按照约定布置,只等咱们的信号。”

他看崔泰问道:“李叱那边怎么样了?”

崔泰摇头道:“水泼不进,这种泥腿子出身的人,一时之间有了些实力,就觉得天大地大没他大,又有些真本事,所以不好拉拢。”

崔卿问:“你确定他和燕山营有关。”

崔泰回头喊了一声:“龚铁良,你进来!”

门外一个中年汉子随即进门,一进来就点头哈腰的行礼,看起来有些胆怯局促。

“他就是当初咱们安排进燕山营的人,在燕山营二当家手下做事,所以羽亲王拉拢燕山营的事,咱们才能知道的一清二楚。”

崔泰说道:“他前阵子见到李叱身边有个人就是燕山营的,而且还是燕山营的当家之一,叫庄无敌。”

“是是是......”

龚铁良连忙说道:“我在燕山营里藏身一年多,因为孝敬给燕山营二当家毕大彤不少金银,所以他对我也很信任,羽亲王每次派人与他接触我都知道。”

“那个叫庄无敌的人,就是燕山营的当家之一,而且还是虞朝宗的亲信,这个人在李叱身边,足以说明李叱和虞朝宗暗中有联络,而且一定关系紧密。”

听龚铁良说完,崔卿在屋子里一边踱步一边说道:“本想着,这个李叱如果是燕山营安插在冀州城的眼线,咱们要夺取冀州,将来有必要和虞朝宗把关系搞好,毕竟虞朝宗现在拥兵十万以上,拿下冀州,再招降虞朝宗,就可稳稳拿下整个北境......”

他停顿了一下,看向崔泰说道:“你说他狂妄之极,大概也是因为出身燕山营,那些山贼都是草莽出身,一点规矩都不懂,再怎么也不是上层人。”

崔泰嗯了一声道:“大概如此,这个人难以相处,我也在想该如何继续试探。”

崔卿道:“你来安排就好,燕山营实力强大,不能招降虞朝宗,咱们崔家就算拿下冀州也难以再进一步,所以这个人还是要拉拢。”

崔泰道:“我现在就去再想想办法,此人贪财,或可下手试试,我和他已经谈不拢,所以得换个人去接触,最好表面上看起来和崔家无关。”

“四页书院高院长那边,能否试试?”

“难。”

崔泰回了一个字,然后说道:“这件事我会在意,距离和青州大军约定好的日子已经不远,我尽力在破城之前和李叱那边谈妥。”

崔卿叹了口气道:“这个李叱到底是何方神圣,怎么能把关系经营的如此平衡,一边是夏侯琢,夏侯琢是羽王的儿子,那是官府势力,一方是虞朝宗,虞朝宗是北境第一大贼,这个李叱在官府和大贼之间周旋,好像还游刃有余。”

崔泰叹道:“是我之前太过草率,现在已经后悔。”

崔卿道:“这事,最终还是得你拿主意,你最了解。”

崔泰道:“那我先走一步,去想想办法。”

他转身出门,带着龚铁良一起下楼走了。

崔泰一边下楼一边问龚铁良:“你对庄无敌有多少了解?”

龚铁良道:“此人性子冷傲,不愿意人交流,在燕山营,也只听虞朝宗一个人的话,不过这个人最是好酒,在燕山营的时候,所有人都叫他醒半天。”

“醒半天?”

崔泰怔了一下,心说这是什么破名字。

“既然好酒,那就从这方面入手试试,城中的酒楼酒肆,一半是我们崔家的,你亲自去问清楚,永宁通远车马行的酒都是从哪一家买,若不是我们崔家的产业,就买下来变成我们崔家的产业。”

“是!”

龚铁良应了一声:“我现在就去。”

车马行。

李叱坐在长廊里又已经沉思了好一会儿,崔家的人真的是不好防备,李叱之前对付过这样的家族,不过许家和崔家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孩子一样。

哪怕就是谢家也比不得崔家在冀州城里的经营,崔家在冀州数百年,城中产业有多少只有崔家自己人知道,表面上看起来崔家在官府里没有什么人,冀州军里更是一个都没有,但那只是表面。

“到时候城中出事的地方,可能多到数都数不过来。”

李叱缓缓吐出一口气后说道:“所以......”

高希宁道:“所以既然没办法确定到底有多少个点,那就捡着最大的点去防备,有一百个点出事,但最终只有两三个点才重要。”

李叱笑起来:“聪明之极。”

高希宁嘿嘿笑了起来,被李叱夸了,心里有些美滋滋,那张精致漂亮的脸上还有几分带着俏皮劲的小得意。

她继续说道:“这几个最重要的点,一个是粮仓,一个是武备库,最重要的当然是城门,只是冀州城有六座城门,他们不可能全都去抢夺,然而城中兵力有限,如果分派过多兵力去防备的话,青州军猛攻之下,城防又很危险。”

李叱道:“其实不用六座城门都防备,南城两座城门,重兵把守,他们不敢贸然去抢,东西北四座城门才是他们的目标。”

他停顿了一下后说道:“如果青州军到了之后四面合围,才是真的不好判断了。”

“先从粮仓试试看。”

李叱起身对高希宁说道:“你们都不要离开车马行,最好都去地宫,叶先生和阮晨阮暮留下,庄大哥也留下,我带余九龄和姜然他们去碰碰运气。”

高希宁道:“你小心些。”

李叱嘿嘿笑了笑:“知道。”

然后快步离开。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