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六百四十七章 都是我们的

不让江山 知白 9127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车马行,后院。

明日大军就要开拔南下,这是很重要很重要的事。

可是今日,李叱却躺在草堆上看着天空上的浮云,嘴里叼着一根干草,像是把出兵的事忘了。

按理说,此时他应该在大帐里,与众将最后在确定一下南下的策略。

按理说,他此时应该站在校场上,面对着手下万千将士们鼓舞士气。

按理说,他是个有野心的人。

是的,按理说的都对。

可是此时此刻啊,这个知道自己该去做些什么,却偏偏有些矫情起来的少年,躺在草堆上就不愿离开。

似乎这些干草,就是他最大的依靠。

每个人都从小时候经过,每个人小时候都会有很多次恐惧,每次恐惧的时候都会寻找依靠。

有的小孩子在害怕的时候,躲在被子里不敢出来,似乎被子就是他的铜墙铁壁。

可是喔。

李叱小时候没有床也没有被子,他最喜欢的也最熟悉的是带着些草香味的柴堆。

这柴堆就和其他孩子们的被子一样,在恐惧迷茫的时候,会变成铜墙铁壁。

是李叱的铜墙铁壁,是李叱的堡垒。

“大人物野心家不该有的样子,你都有。”

还是师父找到了他。

师父没有拉他起来,而是用手里的拐杖轻轻碰了碰李叱的脚。

师父说:“往一边挪挪。”

李叱嘿嘿笑起来。

师父在他身边躺下来,一老一少,一模一样的姿势,头枕着双手看着天空。

这一下,李叱的铜墙铁壁都回来了。

真好。

心里踏实起来的感觉真好。

“师父,我怂不?”

“怂。”

“哈哈哈哈......好歹委婉些。”

“打小就看你怂,还怎么委婉。”

师父笑了笑道:“不过你的怂和别人不一样。”

李叱道:“我觉得一大批夸我的话已经在半路上了,马上就到。”

师父瞥了他一眼,看着白云说道:“你不怕杀人,你怕救人,因为救人救不好,你会觉得那是亲手杀了他。”

“别人想谋求高位,你害怕在高位上,因为位高责任大,你怕一言一行就会害了更多人。”

“枭雄想做皇帝,你害怕做皇帝,因为皇帝是最高位,一个不小心,万民受罪。”

师父侧头看了看他:“要不要我施个法,给你一丢丢勇气?”

李叱道:“师父你还是施个法,把你放在我肚子里的虫子拿走吧,想什么你都知道,过分。”

师父笑着,把手从自己脑后抽出来,那只有些粗粝的手,在李叱的脑袋上揉了揉。

“丢儿。”

“嗯。”

李叱道:“师父你都好久没有叫过我丢儿了。”

“因为你已经是王了,王就要有王的样子。”

师父在李叱的脑袋上轻轻拍了拍。

“丢儿,还记得咱们来冀州之前,在永清县的时候,你问我说,师父啊,为什么我们不把尸体都掩埋了?”

李叱点头:“记得呢。”

师父道:“当时我怎么回你的?”

李叱道:“师父说,有多大力气就做多大的事,不做是对不起良心,但是超过自己能力去做反而是害了自己。”

师父嗯了一声,问他:“那你觉得,现在你有多大的力量了?”

李叱沉默下来,一时之间不好回答。

师父笑着问:“那师父换个方式问你,那现在冀州,还放得下你的力量吗?”

李叱缓缓吐出一口气:“师父,你知道我在害怕什么,可师父你知道我为什么会害怕吗?”

师父说:“因为你真的行啊。”

李叱笑起来,眼神里有了安慰,就好像小时候害怕,被师父抱住的感觉。

师父真的很懂他。

李叱害怕地位更高以后不能带给百姓们好的日子,又甚至可能会因为他发动的战争而让百姓们受罪。

恰好是因为他真的行,他已经有了这样的力量。

如果还没有,他又何必要去怕。

“师父,我问了许多关于李兄虎的事,他似乎......做的也不错。”

“嗯,他是不错,我也有所耳闻,带着百姓们起事,所有得来的东西全都平分给百姓们。”

师父道:“他不贪不占,深得百姓爱戴,可是丢儿,他所过之处,一片荒芜啊。”

“李兄虎的兵,因为得了好处,哪里还有心思去管别的?这别的,也包括别的百姓啊。”

“我听闻,每次李兄虎开战,他的军队后边,至少有数十万百姓等着。”

“一旦打完了,这些百姓们就一拥而上,进城去搜刮,去抢夺。”

“李兄虎号称不败,有八十万大军,然而跟在他大军背后的百姓,还要有大几十万人,甚至上百万人。”

“李兄虎打到一个地方,当地的百姓们可是受益了?没有,那百万跟着李兄虎大军的百姓们,就变成了蝗灾。”

师父看向李叱问:“他做的不算差,可是比你强?”

李叱缓缓吐出一口气。

“你啊......”

师父的手一直都没有离开李叱的头顶,好像依然如以前那样,温暖而有力。

“丢儿,你啊就是总怕自己做的不够好,所以盼着有比你更好的人出现,那样的话你就可以名正言顺的退一步,像是可以安慰自己的样子,就那样认怂了。”

师父看向天空上的白云。

“所以我才一直都说,你性子里的枭雄前边,还挡着一个侠士。”

“做了好事,转身人去,事了拂衣去,千里不留名。”

师父道:“可那不如留名千古,后世之人,因为你的名字在,就能得到庇佑。”

“师父这里有一种丹药,谁吃了谁都会勇气倍增,你要不要试试?”

李叱撇嘴:“师父又吹牛。”

师父的手离开李叱的头顶,伸进自己怀里翻了翻,翻出来一个小布包。

打开,里边是一根棒棒糖。

“宁儿姑娘让我带给你的,她就知道你在这,可是她说,师父的话更管用。”

师父把棒棒糖塞进李叱嘴里:“宁儿说,吃完了这灵丹妙药,就该去做王了。”

李叱嘴里的棒棒糖,真甜。

他坐直了身子,把棒棒糖取出来看了看,这棒棒糖做成了一个心形。

“这糖,劲儿真大。”

李叱把棒棒糖塞回嘴里,起身。

“师父,我去了。”

“等一下,还有事。”

李叱停住,问师父:“师父,还有什么事?”

师父走到李叱面前,李叱已经很高大了,比师父还要高许多了。

师父不用再弯下腰,师父需要仰着头。

却如那时候一样,为他小心翼翼的把身上沾着的草根草叶摘下来,仔仔细细的为他把衣服整理好。

“丢儿,以前每次起来,要去做事之前都要给自己鼓劲儿的。”

师父笑着说道:“再来一次?”

李叱道:“来就来。”

两个人转身,到了草堆后边,朝着远处,一起撒了泡尿......

一起喊:“谁远谁赢!”

一老一少,尿完了同时一哆嗦。

“噫,贼爽。”

李叱看向师父:“潺潺细流,江河奔流现在可要去办大事了。”

师父撇嘴:“谁他娘的还没江河奔流过似的。”

李叱哈哈大笑,朝着门外 走去。

车马行外边。

大街上是一队精锐的宁军士兵,在队伍中有一辆马车,黑漆如墨,车身上是一个烈红色的宁字。

在李叱从车马行走出的那一刻,队列肃然的宁军士兵整齐的抬起右臂放在胸前。

“恭迎我王!”

一声高呼。

李叱穿过如林的将士,登上马车。

马车里,高希宁看着李叱笑,那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笑成了这世上最美的月牙儿。

她怀里抱着李叱的王袍,要在将士们面前讲话,今日这日子,要穿王袍。

她笑,是因为她看到了,大王他,嘴里还叼着那根棒棒糖。

“甜不甜?”

高希宁问。

李叱笑道:“你尝尝吗?”

高希宁张开小嘴:“啊......”

李叱把棒棒糖从嘴里拿出来,然后把自己的嘴放在了高希宁嘴上。

抱着王袍的那双小手儿,就突然抓紧了呢。

那本来并齐了的小脚丫,脚尖就突然抬起来了呢。

良久良久。

李叱问:“甜的够不够?”

他举着手里的版棒棒糖,不够的话,我再含一会儿,然后再给你尝尝。

高希宁嗖的一下子坐到对面去了,抱着王袍坐在那喘着粗气。

“流氓。”

她瞥了李叱一眼。

然后咯咯咯咯的笑起来。

李叱:“傻样......”

高希宁嘿嘿笑着:“把衣服脱了。”

李叱:“在这?”

高希宁忽然间反应过来,连忙解释道:“换衣服,换衣服,你不能光脱不穿啊......”

李叱道:“唔......我还以为时机成熟了呢。”

高希宁双指并拢晃了晃:“再敢乱来,信不信我凌空一剑打掉了你的糖!”

正说着,李叱把棒棒糖啵儿的一声塞高希宁嘴里了,那肉嘟嘟的小嘴唇都抖了抖。

高希宁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有些懵。

李叱道:“糖先存你这,我得换衣服了。”

他手脚麻利的把衣服换了,高希宁帮他整理好。

正在整理呢,李叱又啵儿的一声把糖从她嘴里拿出来了,那肉嘟嘟的小嘴唇又抖了抖。

他把糖,又塞回自己嘴里了。

“咦?”

李叱砸吧砸吧嘴:“为什么更甜了呢。”

高希宁感觉自己的脸有些烫,心说自己看上的这个流氓啊......还真带劲儿。

半个时辰后,宁军大营。

一身黑色王袍的李叱从马车上下来,校场上,兵甲如林。

武扬大将军唐匹敌为首,带着宁军诸多将领们迎接李叱过来。

所有人到了李叱面前后停下,整齐的俯身一拜。

“拜见我王!”

李叱缓缓吐出一口气,伸手把唐匹敌扶起来。

“跟我一起到高台上。”

唐匹敌微微一怔,然后点头:“遵王命。”

两个人一前一后上了校场上的高台。

李叱走到高台边缘处,看着校场上的宁军将士们,这些将士们,就是万仞高山的基石。

“过去这几年,宁军做到了一件事......不管是谁想来抢我们的,都不行,我们的东西,无论是什么,谁也拿不走。”

“未来几年,宁军要做一件事......不管是谁不想给我们的,都不行,那都是我们的东西,无论是什么,全都拿回来。”

李叱将长刀抽出来指向南方:“刀锋所指,都是我们的!”

“呼!”

“呼!”

“呼!”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