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三百七十三章 神经病

不让江山 知白 7102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十几名骑兵随着李叱的手势一指,冲出队伍朝着山中探路,狗子在高空的叫声就已经提醒了或许有危险。

李叱他们的队伍里有狗子在,就像是有一个天下间最好的斥候。

十几个人的队伍顺着山路进入山谷,很快就消失在李叱他们的视线之外。

“看看这里。”

余九龄叹道:“这里几乎可以算是大楚最边远的地方了,可是这里反而有些安宁祥和,当年大楚强盛,连这样偏僻的地方都修了官道,现在却无人打理了。”

他弯腰把官道上冒出来的草想拔掉,可是那草生长的极为结实,叶子都揪掉了可就是不能连根拔起来。

唐匹敌看了他一眼后说道:“你试试用嘴。”

余九龄:“......”

“这条路就叫纳兰直道。”

唐匹敌解释道:“当初大楚修建这条路,就是为了让冀州的守军用最快的速度支援边关,从冀州出发,顺着这条纳兰直道赶到西北边关,昼夜兼程,只需二十天。”

他看向余九龄说道:“这条直道的尽头,就是凉州。”

就在这时候派出去探路的斥候回来一个,在山谷口朝着他们打手势示意没有危险,队伍再次出发进入了山谷。

“是狼群。”

斥候回报道:“前边好像有一支队伍遇袭了,被狼群围攻,我们帮忙驱散了狼群,那支队伍有几十个人,是杂耍的队伍。”

“杂耍?”

李叱听到之后有些好奇,这种地方,荒山野岭,怎么会遇到卖艺的队伍。

他和唐匹敌对视了一眼,随即上前询问。

这支杂耍队伍的头领是一个看起来五六十岁的老者,须发斑白,脸上都是皱纹,肤色黝黑,一看就是常年走江湖的人。

他自称姓骆,叫骆原初,老家也是冀州人,带着他的杂耍队伍奔走在冀州治下各州县讨生活,后来到处都是兵乱,他们商量了一下,索性就来了草原这边,出纳兰草原就是大西山,山外居住着很多部族少民。

这件事,似乎只有他们这支卖艺的队伍知道,他们也遵守那些少民的要求,不对外宣扬,是因为李叱的队伍救了他们,所以他们这才明言。

幽山国灭国之后,大量的少民离开中原,可是他们又回不去曾经的家乡,纳兰草原的人牧民也不会接纳他们,所以就出大西山,在这居住。

大西山这里的地形像是一个巨大的盆地,靠近纳兰草原的叫大西山,往北是一片洼地,倒是草木丰美,百里之外还有一条东西走向的山脉,也是燕山分支,被称为北支山。

这些各部族的少民,就在大西山和北支山之间生活下来,绵延数百年,已经发展成了一个国中之国。

这里有数十部族,少的有七八百人,多的有十余万人,总计大概有五六十万人在此。

最大的部族叫做垌族,原本不是北方民族,而是生活在蜀州还往南的地方,那地方近乎原始。

幽山国的时候,历代皇帝都有一个差不多的喜好,就是变戏法和杂耍。

当时有一个垌族人,在幽山国做官,就向幽山国皇帝说,他的族民都是此中高手,于是幽山国皇帝下令,让他召集垌族的杂耍高手来都城。

其实是因为垌族人生活在很原始的丛林之中,每个人都擅长攀爬跳跃,就算是给他们一根没有稳定住的大竹竿,他们随便往地上一戳就能爬到最高处。

而他们捕猎,又擅长使用各种工具,比如吹针,绳套,这些练的精准了,看着确实让人觉得震撼。

再后来,垌族人不断的涌入幽山国都城,靠着这 些本事卖艺求生,其实日子过的也不怎么好。

一开始过来的人确实得到了厚重的赏赐,有的甚至因为杂耍玩得好而做了官,这消息传回他们老家之后,便有越来越多的人往冀州这边跑。

最多的时候,当时的褒城里有三万多垌族人,然而真正过上富足日子的,连百分之一都没有。

最初时候,因为垌族的人在皇帝面前展示杂耍而获得厚赏,百姓们也都想看看那是怎么样的神乎其神,反正传的是神乎其神。

要是哪个商人能大价钱请到垌族的表演者,表演的时候一定人满为患,赚的盆满钵满。

可是后来人太多了,到处都是垌族卖艺的人,大街上没多远就有一伙,以至于没人再看。

幽山国灭国之后,他们被隔绝了回蜀州老家的路,害怕战争,只好往北走,本想在草原上定居,纳兰部的人怕他们赖着不走,所以驱赶出境。

他们就在大西山和北支山这一带生活下来,繁衍成最大的部族,拥有最多的士兵,所以这里的垌族首领,也是各族的首领,自称为逍遥王。

骆原初告诉李叱他们,再过一阵子就是逍遥王善欢舟的生日,他们是要赶去那边赚点钱。

或许是因为历史上的原因,垌族人也格外喜欢杂耍,到了这里之后,原本他们是卖艺的,可摇身一变他们成了最大的部族,他们的首领自称逍遥王,就开始学着幽山国的皇帝,让别人来给他表演杂耍。

李叱听骆原初说完之后想到的第一个问题不是这些部族,而是钱从哪儿来。

按理说,这些从幽山国都城逃离至此的各族少民,他们没有多少钱,可以流通的金银必然有限,别说金子,银子也会少的可怜。

如今已经有几百年,他们基本封闭,很少与外界接触,甚至都不和纳兰草原的人打交道,那他们流通的银子是哪儿来的?

他眼睛微微眯起来的时候,唐匹敌就知道这个家伙在想和钱有关的事。

唐匹敌拉着李叱到一边,笑着问道:“眼睛一眯,必有奸诈。”

李叱笑道:“你想要五万战马,五万悍卒,我不想钱谁想?我想去看看这个逍遥王的银子都是哪儿来的,刚刚老骆说他挥金如土,若真如此......”

唐匹敌道:“真如此的话,我们现在就给九妹来个加强训练,应该还来得及,让九妹多练练爬杆钻火圈什么的,应该能有不少赏赐。”

李叱笑道:“靠九妹一个人,终究还是力量单薄了些,再说,你说的那些什么爬杆之类的也不是什么绝活,会的人多了。”

唐匹敌道:“会的人多了,没人比九妹骚啊。”

李叱:“主要是现在才练显得时间太短了,光骚也不行。”

唐匹敌道:“可以让他持续时间久一些,我们走我们的,把九妹留在这,过半年一年的我们就来收一回钱,九妹这么可爱,逍遥王一定爱他。”

李叱道:“九妹原来是韭妹,你这打算割他多少茬。”

唐匹敌一摆手道:“分什么茬,割到死不就得了吗。”

李叱笑道:“刚刚老骆说,逍遥王这里的人,从没有争斗,他们的军队几百年都没有打过仗,甚至没有动过手,各部族之间也都很和睦,没有欺负外人的事情发生过,又赶上逍遥王生日必会热闹非凡,不如咱们就都去看看。”

他是想带着高希宁去见识一下。

唐匹敌道:“人家都是卖艺的队伍,我们一看就是一支军队,说不定就会被拦住,那地方数百年来少有人知,如果不是老骆他们意外进入那片地方的话,说不定现在也没有中原人知道那里还有一个小国,所以他们戒备必然森严。”

李叱回头看了看自 己的队伍,确实怎么都不像是一支卖艺的队伍。

他看向唐匹敌,唐匹敌道:“这事最终还是得落在九妹身上。”

李叱道:“你说的对,现在训练还来得及。”

他转身回去问骆原初,从这走到逍遥国要多久,骆原初告诉他说大概要走五天。

李叱回来对唐匹敌说道:“只有五天,怕是......”

唐匹敌大手一挥:“咱们加大力度!”

李叱道:“只要九妹扛得住,你要力度就有力度。”

一刻之后,余九龄看了一眼严肃的坐在自己面前的这俩货,他觉得这俩人一定是挖好了什么坑等着自己跳进去,如果他不跳的话,这俩货就会把他按进去。

余九龄有些胆小的说道:“你们俩别那么严肃,我有点怕。”

唐匹敌道:“现在有个发大财的机会,但是我们都太正经了,这个大财,越是不正经的人越有机会赚到,最好是神经病,我们看来看去,咱们这队伍里只有三个可以担此大任。”

余九龄问:“我,还有谁?”

李叱道:“神雕与狗。”

余九龄:“滚蛋!”

唐匹敌耐心的劝说道:“不干就揍你。”

李叱也耐心的劝道:“让神雕与狗揍。”

余九龄叹了口气道:“到底什么事?”

李叱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余九龄想了想,若真的能赚到一大笔钱的话,这事确实可以干,但是光靠他一个人怎么也不可能赚到很多很多。

想到不正经三个字,余九龄回头看了一眼,然后眼睛就亮了,他指了指后边那些人说道:“挂刀门那些家伙,有一个像是正经的吗?”

李叱和唐匹敌对视了一眼,俩人都咧开嘴笑了。

一刻之后,挂刀门大师兄贾阮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这三个严肃的人,他觉得这三个人挖了一个坑在等着自己跳进去,如果他不跳的话,旁边那个叫余九龄的应该会被按进去。

“杂耍卖艺?”

听李叱说完之后,大师兄贾阮开始陷入沉思,他把兄弟们会的都仔细想了一遍,发现唯一可以拿得出手的就是他们挂刀门的三种绝学之一。

听他说到挂刀门三种绝学,余九龄好奇的问道:“哪三种?”

贾阮解释道:“挂刀门所修行的刀法,和别的门派不同,我们练的是大刀,很大的那种,你们就可以理解为铡刀那么大,这就是绝学之一,叫挂刀门大刀。”

余九龄道:“那你们的铡刀呢?”

贾阮道:“没有了啊,被叛军抢光了。”

他继续说道:“第二种绝学叫中刀,比你们惯用的横刀短一些,刀柄上有锁链连着,可以出其不意伤人。”

余九龄道:“那中刀呢?”

贾阮道:“你傻不傻,刚跟你说完被抢光了啊。”

余九龄:“......”

贾阮道:“第三种叫飞刀。”

余九龄道:“你刚才说的不就是飞刀?”

贾阮道:“那叫链刀,这种才叫飞刀。”

他变戏法似的取出来几把小刀在余九龄面前晃了晃:“挂刀门三绝技之一的飞刀,我们师兄弟,人人精通。”

余九龄问:“为什么这个刀没有被抢走。”

贾阮道:“你傻不傻,这种刀小啊,可以贴身藏。”

余九龄叹了口气,然后看向李叱和唐匹敌说道:“看到了没,我就说他们都是神经病,比我还神经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