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七百七十章 直破中军!

不让江山 知白 7697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山海军再一次攻了上来,他们似乎也已经变得比过去木然,没有什么呐喊声,只是低着头往前冲。

连续的厮杀,久攻不下,敌人还只是一群平民百姓,这让他们的士气也早就已经低落下去。

此时往前冲也是机械一般的执行军令罢了,在他们看来这一次进攻,只是这些天来无数次攻击的其中一次。

但是这一次,连他们动没有想到居然攻上了木墙。

孟原固中的汉子们,因为有木墙防护,又居高临下,所以死亡的人数不算很多,但是伤员很多。

减员越来越严重,这就造成了女人们不得不登上城墙作战的局面。

不是说女人们不如男人,而是在面对这般惨烈厮杀的时候,她们的准备还不充分。

她们拼了命的搬运石头和其他东西,足以令人敬畏。

可是在战场上面对着敌人的凶狠,面对着血流成河,很多人的反应都会变得稍稍迟钝一些,内心总是会有那么一瞬被恐惧左右。

男人们刚刚面对这样的场面也一样会害怕,她们又被孟原固的汉子们保护的那么好,所以难免会有些乱。

毕竟她们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面,第一次面对生死搏杀,第一次面对生命转瞬即逝。

几名山海军的士兵爬上木墙,他面对的就是个有些吓傻了的妇人。

两个人同时楞了一下,但是山海军的士兵立刻就一刀劈了下去。

小七恰好就在附近,一把将那大嫂拉开,然后一脚踹在山海军士兵的胸口上,把刚刚才爬上来的敌人又踹下木墙。

可是掉下去一个,又上来两个。

小七一刀劈死其中一个,他的肩膀上也中了敌人一刀。

这生死时刻,小七左手抬起来,一把攥住了敌人的刀背,把刀按在自己肩膀上,然后一刀捅进敌人的肚子里。

血液泼洒中,那个大嫂已经吓得面无血色。

她们都知道男人们在木墙上拼杀危险,可是若非亲眼所见,无法理解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危险。

小七肩膀上的伤口很重,那大嫂反应过来,起身要为小七把伤口包扎一下,可是此时哪有时间去包扎伤口?

“快退回去!”

小七见她又过来,连忙回头喊了一声。

就是这短短的一回头的时间,一个山海军一柄挥刀落下,刀锋直奔小七的脑袋。

一个黑影从旁边扑过来,不顾生死的抱住了那山海军士兵的腰把人撞倒。

小七这才看出来那是林慧云。

他过去一把抓着敌人的头发把人拉起来,再一刀抹开敌人的脖子,血液一下子喷涌出来,喷了林慧云一脸。

林慧云惊呼一声,那鲜红的血和惨白的脸色对比之下,颜色如此的鲜明。

“快下去。”

小七拉了林慧云一把,他弯着腰的时候,又有山海军士兵爬上来,一跃而下,将小七撞倒在地。

敌人骑在小七身上,刀子往小七心口里按。

小七一只手抓着敌人的刀背,一只手摸索着把刀抓回来,一刀捅进敌人的肋部。

敌人翻倒在地,小七连忙起身,朝着那倒地的人脖子上又补了一刀。

“你们都快回去!”

小七嘶吼着,挣扎起来,再次扑向下一个敌人。

那个吓傻了的大嫂脸色和林慧云一样,白的厉害,她犹豫了一下,还是抱起了一块石头冲到木墙边上,朝着正在爬的人狠狠砸了下去。

被砸中的人脑壳好像都爆开了似的,人和石头一块摔在地上 ,脑壳里涌出来的血液很快就在地上流出来一大片。

小七又杀了一个山海军士兵,直起腰看了看,木墙上已经有几处都被山海军杀上来,如果再不把敌人逼退的话,用不了多久木墙就会失守。

木寨就是孟原固的保障,一旦木寨被夺的话,孟原固的乡亲们就会变成羔羊一样任人宰割。

“都给我死!”

小七嗷的叫了一声,一跃而起,用肩膀把刚过爬上来的第一个敌人撞下去,然后胡乱劈砍一刀,将不远处的敌人脑开砍掉了小半个。

白色的脑浆像是豆腐脑一样从缺口里流出来,那人的眼睛往一边歪着,好像还想看看自己的脑子长什么样。

就在这时候,地平线上出现了一条黑龙。

澹台压境他们赶到了,离着还远就听到了厮杀声,转过山口就看到了那惨烈的场面。

“吹角!”

澹台压境的军令只有这两个字,简短而急促,然后将面甲拉了下来。

呜,呜呜!

他的亲兵举起号角吹起来,那是进攻的军令。

所有骑兵同一时间将面甲拉下,同一时间将长矛从战马一侧摘下来,身子伏低,战马似乎感受到了主人的心意,纷纷提速。

在这一刻,跟着他们来的聂大天和聂小地两个人,再一次被深深震撼了。

远处的山海军贼兵好像一片大湖,人潮涌动,而澹台压境这边却只有二百多人,和对面那贼兵的队伍规模比起来,他们这支骑兵队伍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破敌中军!”

澹台压境又喊了一声,依然简短,却毋庸置疑,他身子往前一压,双手握紧长槊,槊锋向着斜下方。

二百多人的宁军精骑,没有呐喊,没有口号,形成了攻击的锋矢阵,以澹台压境为箭簇,朝着那黑压压敌人冲了过去。

在双方一接触的瞬间,山海军中人仰马翻!

澹台压境手里的长槊稳定的像是镶嵌在巨石之中一样,穿透了一个,两个,三个......一串贼兵被槊锋击穿。

他双臂一发力,将挂着四五具尸体的长槊端起来横着一扫,尸体被甩飞出去,砸倒下不少人。

而他两侧跟随的,就是廷尉军两位千办,早云间在左,虞红衣在右,如果说澹台压境是长剑的剑尖,这两个人就是锋刃。

在他们身后的宁军精骑,压着身子,长矛往前戳出去,和澹台压境一样戳死了好几个人。

但是他们没有那么强大的臂力,还能把尸体再甩出去。

所以枪骑兵冲锋,用这种造价低廉的长枪,几乎都是一次性的。

穿透数人之后,长枪被他们直接丢弃。

“换刀!”

“呼!”

长枪脱手,横刀在手。

这一支骑兵没有冲向孟原固那边去解燃眉之急,而是直奔山海军中军方向。

骑马站在高坡上,徐黑虎看到了那支突然出现的骑兵队伍,但他一开始并没有多在意。

那支队伍的规模实在是少得可怜,那所谓的锋矢阵,在他眼中就是一条单薄可怜的黑线。

然而他让他震撼的是,那支人数不多的骑兵居然锐不可当!

一路疾驰,势如破竹。

大部分兵力都压在前边,后队这边虽然也还有至少两千兵力,可却完全挡不住那铁骑冲锋。

“弓箭手!”

徐黑虎喊了一声,可是已经有些来不及。

弓箭手的阵列还没有组成,那支骑兵队伍已经杀到了他所在 的高坡下边。

“防御!”

徐黑虎又喊了一声,然后才注意到,那支骑兵打着的是烈红色的战旗。

“宁军......怎么可能是宁军?!”

徐黑虎的眼睛骤然睁大。

澹台压境的大槊左右翻飞,硬生生的靠一己之力为骑兵队伍开出来一条血路。

大槊所过之处,皆是只剩下半个脑壳的死尸。

槊锋左右翻飞之际,每一槊都是将敌人的上半截脑壳直接扫掉。

所有人的死法都一样,鼻子以上的半截脑壳被切掉了。

二百多人的骑兵队伍,又是远来劳顿,却就这样犹如刀切豆腐一样将山海军的队伍切开一条血线。

如今这血线,已经笔直的延伸到了徐黑虎近前。

徐黑虎立刻把身边士兵的长矛抓过来,朝着宁军最前边的那人掷了过去。

长枪飞来,澹台压境的大槊一扫将其荡飞。

“还你一个!”

澹台压境怒吼一声,掌中大槊化作一道流光飞了出去,瞬息而至。

那般力度,那般速度,仿佛是直接破开了虚空一样,才从澹台压境这边出手,下一息已经到了徐黑虎面前。

徐黑虎武功不俗,虽然避之不及,但却还是在一瞬间把长刀抽出来挡在自己身前。

当的一声,槊尖正戳在刀身上,挡是挡住了,可是在巨力之下,徐黑虎直接被这一槊从马背上撞了下去。

而在长槊出手的同时,澹台压境从腰畔将横刀抽了出来。

刀泼寒芒,左右劈落,那些山海军的士兵们一个一个被他砍翻在地。

远处,看着这一幕的聂大天睁大了眼睛。

而聂小地则揉了揉眼睛,难以置信的问:“姐......他那棍子不是都扔出去了吗,为什么还这样凶猛?”

聂大天何止是眼睛睁大了,震撼的嘴巴都张大了。

好一会儿后才喃喃自语似的说道:“也许......是棍子扔出去的时候,棍子精上他身了?”

聂小地道:“那他现在就是一根棍子?”

聂大天傻在那,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些什么。

她们这样的人,也是第一次看到这般场面,大脑里在那一瞬间有些空白。

“咱们快走吧。”

聂洪福喊了一声。

“走?”

聂大天听到她父亲喊,这才反应过来,这场面不就是她和澹台压境说好了的危险局面吗?

她看了看木墙那边,然后才注意到,跟她们一起来的那几个孟原固的汉子,已经朝着木寨纵马过去了。

那几个人的身影和他们前边的万千敌军士兵相比,显得那么孤单。

可是他们却没有丝毫犹豫,像是几只飞蛾扑向了火海。

“弟!”

聂大天喊了一声:“去帮他们!”

聂小地立刻应了一声:“好!”

两个人,一前一后,也朝着木寨那边疾冲而去。

山海军中军,澹台压境直接纵马上了高坡,一刀将将旗的旗杆砍断。

连同扶着旗杆的人,都一分为二。

旗杆倒了下来,两个半片的尸体也倒了下来。

徐黑虎眼睛都红了,抓起长刀朝着澹台压境的战马扫过来,一刀若是扫过的话,这战马两个前腿必会被斩断。

澹台压境一拉缰绳,那战马人立而起,仰天一声嘶鸣。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