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五十八章 不走寻常路

不让江山 知白 6806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夏侯琢脚步停住,这是一件他绝对不该参与其中的事,哪怕他是一个不愿意做皇族之人的人,他也是羽亲王的儿子,他自己撇的再清其实也撇不清,那是血脉传承。

不管是唐匹敌的案子还是现在玉明先生的案子,他碰都不想碰,这事与他没有任何关系,他也不想有关系。

可是李丢丢站住了,站在了他师父长眉道人身边。

夏侯琢一怒,看向李丢丢咆哮道:“你就是个小傻子!”

然后他看向长眉道人:“你就是个老傻子!”

说的很不客气。

李丢丢和长眉道人就那样平静的看着他,也没有反驳,也不好反驳,毕竟夏侯琢说的对。

夏侯琢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指了指自己:“你他妈的这个大傻子。”

然后默默走到李丢丢身边站住,片刻后用胳膊肘顶了顶李丢丢问道:“既然你选择留下来了,壮士,有没有什么计划。”

李丢丢看向长眉,长眉道:“问你呢。”

李丢丢想了想说道:“咱们不是没有机会,追过来的不是大队人马......”

他说完这话后看向玉明先生问道:“大概有多少人追?”

玉明先生一脸迷茫的摇摇头:“我......我不知道。”

那个受了伤的年轻人站起来说道:“大概有三四十个,应该都是刘崇信在涞湖县老家庄园里的打手,绝大部分都是在江湖中招募过去的人,都有武艺在身。”

“三四十个么?”

李丢丢道:“他们不敢张扬的杀死玉明先生,所以才会假扮山贼闯进归安山庄,这件事传扬天下的话刘崇信也扛不起,所以......我们出去。”

“我们出去?”

夏侯琢有些惊讶的看了李丢丢一眼:“出去和他们讲道理吗?”

李丢丢道:“我们去唐县县衙。”

夏侯琢沉默片刻,忽然间明白过来李丢丢的意思,但他并不觉得李丢丢的想法能有多大把握。

“你是想赌那些人不敢在县衙里杀人?他们穷凶极恶,未必就不敢。”

“我觉得可以试试。”

李丢丢道:“咱们白天的时候路过县衙,我知道怎么走,一口气跑过去的话连一刻都用不了,不过我们不必跑过去,我们就走过去,还不能太快了。”

燕青之道:“他们这样明目张胆的在县城追杀人,却连一个巡夜的捕快都没有遇到,显然是他们已经和县衙的人打过招呼,县衙绝对不会管。”

“玉明先生。”

李丢丢看向同样一脸疑惑的玉明先生问道:“你喊的声音大不大?”

“喊?”

玉明先生一脸疑惑:“我们躲还来不及,为什么要喊?”

夏侯琢却想到的是另外一件事,他问李丢丢:“咱们路过县衙的时候我记得你在和道长说酒楼的饭菜如何,我都不记得你往那边看过一眼,你是怎么记住位置的。”

李丢丢道:“就随便看了一眼啊,这有什么稀奇的吗?”

夏侯琢若有所思,只是却没有继续说什么。

“就这样直接走过去吗?”

名为蔡三心的年轻人问道。

虽然他不太相信一个孩子做出的判断,可是目前来看 ,那个应该像是很有江湖经验的老人一言不发,那个很像个大哥的年轻男人一言不发,那个四页书院的先生也一言不发,所以他觉得只能靠这个半大的孩子了。

“对,就这样走出去。”

李丢丢走过去拉开院门:“就算是动起手来,我们这些人加起来打十来个不成问题。”

蔡三心问:“他们有三四十个人呢,而且我们见到的未必就是他们全部的人手,可能还有另外的追兵也在城中。”

李丢丢看向门口守着的叶杖竹:“他打二三十个不成问题。”

叶杖竹:“嗯?”

李丢丢笑了笑,一出门就朝着外边大声喊了一句:“有没有人啊,救命啊!快来人救个命啊!”

小嗓子很脆生,一下子就把这静夜炸裂了。

“大家一起喊。”

夏侯琢心说反正也已经这样了,跟着那傻小子走一步算一步,大不了自己让叶杖竹亮出羽亲王府的腰牌,虽然这是他极不愿意做的事。

可若是事情真到了那一步的话,也只有这一个选择了,刘崇信手下的人再怎么嚣张也不敢拿羽亲王府的人怎么样。

他跟着李丢丢大声喊道:“来人啊,救命啊。”

他喊起来,长眉道人也喊起来,燕青之觉得这是很没道理也有些难为情的事,可身体身体却诚实的跟着喊,嗓门儿也挺大的。

喊声越来越大越来越多,逐渐的有百姓走出家门想看看发生了什么。

李丢丢对玉明先生道:“到你了先生,你就说自己是谁,为什么到这,请求百姓们护送你到县衙去,先去了县衙再说。”

玉明先生还是犹豫了一下,他确实觉得这样非但没有什么意义,反而会把那些追杀他的人引过来。

“先生,喊吧,也许有用呢。”

蔡三心道:“这可能是唯一的法子了。”

玉明先生摇头苦笑,鼓了鼓劲儿后大声对那些围观的百姓说道:“我叫郭松明,住在云驼山归安山庄中,被山贼追杀至此,请问谁知道县衙该往哪边走,可否为我带路?”

蔡三心大声喊道:“这是恩师玉明先生,还请乡亲们施以援手!”

玉明先生本命叫郭松明,自己取了个雅号叫玉明居士,很多人就都尊称他为玉明先生。

百姓们当然都听过这个名字,一开始还在观望,终于还是有人过来说道:“我知道县衙在什么地方,我带你们去!”

第一个人动了,其他人也跟着动了,他们当然不是一起去带路的,他们是看热闹的。

夏侯琢欣赏的看了李丢丢一眼道:“你就知道,百姓们有热闹必会追着看。”

李丢丢笑了笑道:“肯定啊,而且还是大热闹,他们不会都有勇气管闲事,但他们都有勇气看闲事,只需要他们都跟着走就行了,人越多越好。”

蔡三心听到李丢丢的话后对这个半大的孩子多了几分敬佩,他继续卖力的大喊,他的同伴也都跟着喊,不多时,围观的百姓就越来越多。

一条巷子中,不少黑衣杀手藏身在这暗影中看着李丢丢他们,有人想冲过去,被为首的人拦住。

“是不是傻了!”

为首的那人说道:“这么多百姓看着,还知道他就是郭松明,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动手?”

一个手下人说道:“可是刘爷,如果再不动手他们就真的去县衙了。”

“去县衙正好。”

被称为刘爷的人说道:“我倒是希望他们快点进县衙里去,进了县衙后大门一关百姓们看不到,他们是死是活谁还关心,现在却不能动手,那些蠢货会以为我们真的山贼......”

他一摆手道:“就在暗中跟着,他们进了县衙之后动手。”

“是!”

一群人低低的应了一声。

李丢丢他们一路走一路喊往县衙那边去,聚集的人越来越多越来越多,已经有数百人的规模,李丢丢看向夏侯琢压低声音说道:“到县衙这一路上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了,那些人不敢当众行凶。”

夏侯琢在李丢丢脑袋上敲了一下:“本事啊你,都从哪儿学来的?”

李丢丢回答道:“你应该看得出来,这样的办法肯定不是我师父教出来的......”

长眉道人在他脑壳上敲了一下,可没有夏侯琢敲的那么轻。

“夸你两句你还骄傲了?”

长眉道人问道:“快到县衙了,你说接下来怎么办?”

李丢丢看向玉明先生道:“一会儿到了县衙门口敲堂鼓,如果县衙里的人出来请先生进去说话的话,先生一定不要答应,拉你都不要进去。”

玉明先生一怔,有些不解的问道:“为什么不进去?”

“不能进去。”

李丢丢道:“你就对县衙的人说,不进门,只在这县衙门口休息,请百姓们也不要离开。”

玉明先生道:“百姓们就看个热闹,总是会困,困了就会回去睡觉,哪有人能坚持到天亮的。”

“给他们讲经过,添油加醋的讲。”

李丢丢道:“就从山贼闯进你家门开始讲,越详细越好,但千万不要提到刘崇信这个名字,也不能对百姓们说那些人是刘崇信的手下,就一口咬定是山贼。”

玉明先生总算是反应过来:“明白,我尽量试试。”

李丢丢问夏侯琢:“身上还有多少钱?”

夏侯琢道:“还有不少,怎么了?”

李丢丢道:“如果一会儿玉明先生实在没得讲,你见百姓们要离开,你就出面说愿意花钱买一些吃的,愿意出高价,但是有一样,为了安全起见要在县衙门口做饭,不需要太多,你出到十两银子就会有人打破头的抢。”

夏侯琢笑道:“给你屁股上安一个尾巴你就是狐狸精。”

李丢丢撇嘴。

他们就这样在一大群百姓们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护送到了县衙门外,玉明先生上前敲响堂鼓,咚咚咚的声音像是这夏夜里突然出现的闷雷。

李丢丢有些困,他在台阶上坐下来,看着依然围在四周的百姓一个个都很精神的样子,他心中并无得意,反而觉得有些难过。

也不知道将来能不能有一天,百姓们路遇不平不是以这样的方式帮忙,而是主动的去帮忙。

也不知道将来能不能有一天,朝廷的官员,地方的官员,都不会再如大楚的官员这样满是肮脏。

也不知道将来能不能有一天,如玉明先生这样的大儒只需要在书院里好好教导后辈,而非如此拼上性命。

也不知道将来能不能有一天......

一念至此,李丢丢有些疑惑,我一个小孩子考虑这些做什么?救天下,那是大人物们的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