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二百五十章 大聚餐

不让江山 知白 6948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羽亲王府里有很多事要忙,最要紧的是把王妃的后事办好,还要忙着封锁消息,所以冀州城的城门要关到什么时候,谁也不知道。

可是消息该传出去还是会传出去,因为想把这个消息传出去的人,恰好就是有权利封锁城门的人。

封锁六门的是节度使曾凌的武备军,他想安排人离开冀州简直再容易不过。

其实这也难怪曾凌会有些想法,羽亲王靠着他的冀州军有了根基,可是却总觉得要让曾凌服气,也不想让曾凌跋扈,所以时不时对他打压两下。

更让曾凌难以接受的事,为了宇文家里的几条狗,羽亲王非但对他没什么好脸色,甚至还对他的旧部姜然下手。

王妃的死对于羽亲王来说当然不是好事,有可能失去宇文家的支持,可是对于曾凌来说却是再好不过的事了,因为羽亲王不得不更加倚重他。

从羽亲王的态度就能看得出来,他已经醒悟到了这一点,所以才会把所有事都交给曾凌处理。

对于曾凌来说,他必须让羽亲王很清楚谁才是他最重要的人,没有冀州军,没有他曾凌,羽亲王的宏图大梦也不过真的就是一场梦而已。

青衣列阵的酒楼,夏侯琢看了一眼曾凌,然后微微摇头道:“大人不必多说什么了,我不会去的。”

曾凌叹了口气:“你们父子之间,何必如此呢?虽然说王爷确实有过错的地方,但你是做晚辈的,要多体谅长辈的难处。”

他试探着说道:“王爷说,如果你愿意留下来帮他的话,他就把军队都交给你来指挥,这可是其他人想求都求不来的......”

他话里的其他人,自然指的是羽亲王的其他儿子。

夏侯琢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说道:“没关系,可以让他给那些求他的人。”

他起身道:“我过两天就回北疆了,在两天只想好好陪陪我母亲和我妹妹,大人也知道,我妹妹回来了,我不想因为别的事而扫兴。”

他补充了一句:“我这个人脾气格外的臭,谁让我母亲扫兴不开心,我一定会让他更不开心。”

曾凌点头道:“我知道了,你只管好好陪你母亲,其他的事,我去王爷面前说。”

夏侯琢抱拳:“多谢大人。”

他迈步出门,走到门口又回头问了一句:“为什么他不自己来和我说?”

曾凌略显尴尬的说道:“王府里,毕竟刚刚出了那么大的事,王爷的难处你是知道的。”

“唔......”

夏侯琢笑了笑,没再多说什么,转身就走了。

曾凌看着夏侯琢离去的背影,忽然间忍不住笑了笑,他自言自语似的说道:“王爷啊,这真是得不偿失,那边没落好,这边也没落好,真难。”

当夜,夏侯琢听闻李叱他们要去武备军府库搬东西,他觉得一定很好玩,于是决定他也跟着去一趟,但是他有条件,他搬出来的他带走。

这一趟一趟的,已经好多天了,只要得空李叱他们晚上就去,武库那边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人查库,吏治之腐烂可见一斑。

况且李叱他们又不傻,搬东西是从里边往外倒腾,里边都已经空了一块,外边却看不出来,不走到库房最深处都发现不了。

所谓的空,指的是箱子空了,但是空箱子还在那摆着呢,搬完了之后就再把苫布盖好,最起码看着是跟没人动过一样。

武备军库房的东西越来越少,李叱车马行的库房东西越来越多。

白天挖地窖,晚上唐匹敌训 练这一百多名士兵,虽然这些士兵也都会骑马,但是他们的弓马之术唐匹敌看着就跟小孩子过家家似的。

为了训练士兵们的射术,他亲自动手,带着一批人又抓进时间制作了一批摇摇木马,说起来好儿戏啊......可是这东西对于训练在疾驰的战马上射箭确实有用,他们总不能真的在冀州城里练习骑射。

第二天一早,一批人继续挖地窖,一批人出去采买粮食,李叱他们在院子里练功,夏侯琢和夏侯玉立溜溜达达的又来了。

夏侯玉立看到那院子里的木马顿时就惊喜的叫了一声,她觉得这里的这群大老爷们都很有趣,居然还有这么童趣的一面。

夏侯琢看着那些木马也觉得好笑,他问李叱道:“这东西,你们赛马用的?看起来要想跑第一,废腿。”

李叱:“......”

这些摇摇木马做的都不算小,虽然很粗糙,但是摇起来也挺有意思,夏侯琢翻身骑上一匹木马,前后晃动起来。

摇晃了一会儿后,他忽然间愣在那,看着李叱问道:“你骑这个的时候,有没有一种羞耻感?”

李叱:“.....”

余九龄看到这一幕后忽然灵机一动,他笑着说道:“不如比试一下,每人十箭,按照平日里的训练,两组,谁射中目标最多的取胜,排名最后的人今晚请客如何?”

夏侯琢笑道:“这么幼稚的东西......比就比。”

于是众人都带着一点羞耻的自己拉着一匹摇摇木马到了指定地点,在距离标靶大概十五丈左右停下来,所有的摇摇木马一字排开。

每一个摇摇木马上前后都有绳子,在射箭的时候,会有人不断的拉扯这绳子,木马摇动起来,要想稳住弓箭,自然不是那么容易。

李叱,夏侯琢,唐匹敌,庄无敌他们四个人参加比试,李叱喊余九龄也参加,余九龄说什么也不肯,直到李叱说你最后一名也不让你请客,余九龄这才勉为其难的答应下来,并且一再表示自己不是因为抠门,而是因为谦让。

五个人站在五个摇摇木马旁边,高希宁和夏侯玉立作为裁判。

“听我哨子。”

高希宁举起手说道:“我第一声哨响是开始,第二声哨响是结束,结束之前,没有射出五箭的人直接垫底。”

五个人应了一声,随着高希宁吹响哨子,五个人立刻翻身爬上摇摇木马,这木马前后的士兵随即开始来回拉扯,尽量让木马摇晃的更剧烈一些。

夏侯玉立嘿嘿笑了笑,她压低声音问高希宁:“你有没有听过那个童谣,你看他们前后拉木马的样子,想没想起来那个......拉大锯扯大锯,姥姥家门口唱大戏,接你来你不去,自己呱嗒呱嗒跑着去,到那不管饭儿,煮倆臭鸡蛋儿。”

高希宁噗嗤一声就笑了。

那些士兵们也玩疯了,拉扯的那叫一个卖力,这五个在木马上的人,本来还没觉得怎么样,可是随着木马摇晃的越来越厉害,都开始觉得有了那么一丢丢羞耻。

就好像,九岁以上都干不出这事来了,会觉得丢人。

每人五支箭射完,这就不用等高希宁结束的哨音,出乎预料的,最先射完五支箭的居然是余九龄。

夏侯玉立颠颠儿的跑到标靶那边看了看,从李叱开始,她一边看一边喊。

“李叱,五箭全中。”

“唐匹敌,五箭全中。”

“我哥,五箭全中。”

“庄无敌,五箭全中。”

“余九龄,五箭全不中。”

余九龄撇嘴道:“快不快就得了呗......”

夏侯玉立呸了一声道:“你好歹射中靶子也行啊,五箭全都脱靶,距离靶子最近的一支箭也有一大步远。”

余九龄觉得此时自己应该有些羞愧才对,可是真没有。

第二组比试就更有意思了,还是骑在摇摇木马上,但是每一匹木马都会有两个士兵拉着往前跑,在跑动之中连发五箭,还不能朝着一个标靶去瞄准,要五箭分别瞄准五个标靶。

“还是按照刚才比试的顺序,李叱第一个上场。”

夏侯玉立朝着李叱扬了扬下巴,哼了一声后说道:“你肯定不是我哥的对手。”

李叱道:“那如果你哥输了的话,你要加一份,咱们吃点好的。”

夏侯玉立道:“还怕你不成?加就加。”

夏侯琢:“你带钱了吗?”

夏侯玉立理所当然的说道:“我带钱了也是你给啊,你输了,你好意思让我出钱吗?况且我也真的没带。”

夏侯琢叹道:“家门之耻......”

李叱骑在木马上,两个壮汉拉着他往前跑,摇摇木马啊,拉起来滑也是一摇一摇的,李叱连环发箭,五箭五中,但并不是都命中靶心。

接下里是唐匹敌,五箭五中,都在红心。

夏侯琢,五箭四中,庄无敌也是五箭四中,余九龄一如既往的稳定,五箭全不中。

“这......”

夏侯琢觉得有些淡淡的羞耻,夏侯玉立笑道:“噫,还吹牛说自己天下无敌,看,丢人了吧。”

夏侯琢道:“我身为并列第二名,我有什么可丢人的?”

他看向庄无敌,庄无敌想了想,点头:“我也是。”

夏侯玉立道:“余九龄不算数的,你俩并列最后一名。”

夏侯琢看向庄无敌问道:“那怎么解决?咱俩加赛一场,还是咱俩用更有本事更刺激更凶残的方式解决?”

庄无敌眼神一亮,他想知道是什么,于是点头道:“更凶残!”

夏侯琢道:“对,这才是男子汉的做法,骑木马射箭这种事,真的是太幼稚了。”

于是他俩石头剪刀布,庄无敌赢了。

夏侯琢觉得这个世界一点都不友善,这就不是钱不钱的事,这是荣誉。

为了捍卫自己的荣誉,他决定耍赖。

所以当天下午,李叱和余九龄等人出去采买,熟食点心,还安排马车偷偷的把夏侯夫人也接过来。

这可不是几个人的聚餐,是一百多人的聚餐,天还没黑的时候,车马行的汉子们已经迫不及待了。

所有人看向唐匹敌,这个原本爱笑却装作冷酷好几天的家伙,总算是露出来几分笑意。

“今天可以不加练了,好好喝酒吃饭,但是明天晚上多加练半个时辰,后天也加,补回来为止,大家都汉子,说话就要算话!”

一群汉子立刻就欢呼起来。

有些时候,满足和幸福,只是聚在一起吃顿饭那么简单。

有些时候,这简单的事,想要完成却很难。

当人们还在凑钱吃饭的时候,聚会反而很平常,当人们不再为钱而过多发愁的时候,却要凑人才能吃上这样一顿饭。

......

......

【很早之前我就在想,要在第二百五十章写点二百五的事,可是还挺难的,毕竟我不二百五。】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