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三百二十三章 你只管看戏

不让江山 知白 7409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李叱他们在人家房顶上吃了一顿涮锅,好在是用东西架了一下,没有把人家烟囱都堵死,不然的话也许已经有人拎着棍子上来找他们了。

临走的时候,李叱还往院子里扔了一块碎银子,如果这家人看不到的也算是小有损失。

夜晚到来,李叱从袖口里拽出来个东西,想着自己应该也有一阵子没有戴过这玩意,不知道尺寸还合适不合适,反正高希宁总说他脸越来越大,也不知道是真的脸大,还是真的脸大。

“你伤还没好利索。”

余九龄看向李叱问道:“你尽量别动手。”

李叱把夜叉面具戴上后说道:“我就没打算动手。”

余九龄道:“咱们不是要潜入进粮仓之中吗?你现在这身子骨,刚刚看你爬人家房子上来都有些不利索,你能进粮仓重地?”

李叱伸手:“来,背背。”

余九龄:“滚......”

不久之后,余九龄背着李叱穿过街道又爬上一户人家的围墙,再爬上这家的屋顶,这里距离粮仓已经没有多远了。

庄无敌看了看余九龄,没说话,但是眼神里的意思已经很清楚,大概想表达的是......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

“看到那边了没有。”

李叱伸手指了指远处粮库的位置,余九龄点了点头回答道:“看到了,那边怎么了?”

李叱道:“我和姜然进去的时候特意看了看,那个粮库后边堆的是草料,九妹你动作最快,你把我放下来,你翻墙进去把里边的草料点了。”

“啊?”

余九龄都懵了。

他抬起手在李叱脑门上摸了摸:“你不是发烧了吧。”

他不解的问道:“咱们要防备的就是崔家的人趁机把粮仓烧了,防还不一定防得住,毕竟里边都是人家崔家的人,怎么还要自己去点一把火?”

李叱道:“去吧,相信我,那火要是能把粮仓烧了,你连去三次双星楼我都给你报销。”

嗖的一声,余九龄人已经出去了。

庄无敌看了李叱一眼,他其实也不是很理解为什么李叱让九儿去点火,真要是把粮仓引燃了的话,冀州城必然大乱。

李叱看庄无敌在看自己,笑了笑问道:“庄大哥你想说什么?”

庄无敌沉默片刻,叹了口气后说道:“你发烧。”

李叱摇头:“我没有。”

庄无敌指了指已经没影了的余九龄:“他发骚。”

李叱还摇头呢,立刻就改成点头了,一边点头一边说道:“是是是,这个是真的。”

不得不说,余九龄的轻功虽然没有什么师父正经教过,但是天赋上的东西确实让人觉得难以理解也难以企及,他的身法很丑,但就是有轻又快。

所以余九龄强烈要求李叱他们在用到这三个形容的时候,尽量不要用到其他地方,就用在他的轻功上就行了,这是他的底线。

丑,轻,快。

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身子轻飘飘的起来就到了墙头,粮仓重地围墙很高,他却能不依靠工具轻而易举的爬上去,这样的人,你给他一个墙角他就能爬到最高处。

到了围墙上,余九龄往左右看了看,确定四周没有人,把带来的绳子绑在墙头上,然后顺着绳子滑了下去。

他身形犹如月下跳蹿的灵猫一样,落地无声,很快就到了李叱告诉他的位置,这里确实堆积着不少草料。

余九龄把火镰取出来打火,才冒了几个火星,远处立刻就有人喊了一声,然后更多的呼喊声就炸了起来,不少人朝着他 这边冲过来,速度很快。

余九龄点燃了草料之后转身就跑,迅速的跑到留绳子的地方,手一拉绳子,身子立刻就拔了起来,片刻后人已经翻到了墙外。

外边屋顶上,李叱举着千里眼看着,粮仓里的那些人迅速的把刚刚点燃的火扑灭,有人站在人群中大声训斥着什么,显然极为愤怒。

余九龄气喘吁吁的跑回来,上了屋顶后就趴下不敢动了,从粮仓里有人翻出来追,可是却早已经不见了刚才点火那个黑影,他们在墙外来回巡视了一阵,不见有什么异样就返回墙内去了。

“不是我不给你报销,是你确实点不着。”

李叱叹道:“你看,到手的鸭子就这样飞走了。”

庄无敌在旁边压低声音说了一个字:“鸡。”

余九龄:“噫......”

他看向李叱问道:“你怎么确定那些人不会让火烧起来?他们不应该更盼着火烧起来才对吗?我不点火,怕是他们也想着什么时候来烧它一把火。”

李叱解释道:“崔家的人是想夺取冀州,又不是想毁了冀州,他们打下来冀州之后难道就不要了?又不是只想打着玩,他们比我们更不希望粮仓着火,因为那可是城外数十万青州军的口粮,烧着了的话,青州军进城都没的吃。”

余九龄道:“你明知道你还让我去......”

李叱道:“我主要是想给你报销。”

余九龄:“宁愿相信猪会上树,也不能相信李叱能靠得住。”

庄无敌想了想,前阵子好像确实看到神雕试着爬树来着,它可能是看它主子狗子经常落在树杈上,它也想上去试试,也许从它的内心之中一直都觉得自己是一只血统高贵的狗子,而不是卑微的神雕。

但是它失败了。

按照成功学来说,失败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敢去尝试,所以由此可见,神雕是一个将来一定能成功的神雕,是一头会创造财富的野猪。

李叱道:“现在最起码可以确定,他们是不可能要烧掉粮仓的,非但不可能,他们还会不遗余力的保护粮仓。”

“所以呢?”

余九龄问。

“睡觉。”

李叱指了指远处有个柴堆,看着就格外亲切。

他诚恳的说道:“相信我,在那里睡觉会贼舒服。”

余九龄道:“是,贼舒服。”

李叱眯着眼睛看了余九龄一眼,余九龄道:“咱们辛辛苦苦的守了半夜,然后跟闹着玩似的去点一把火,现在就要睡觉了?”

“就睡觉。”

李叱道:“等天亮,别的什么事都不用做了。”

余九龄道:“要去你去,我不去,我不踏实。”

李叱道:“你必须去。”

余九龄问道:“凭什么?哪里还有逼着人睡觉的。”

李叱张开手:“远,背背。”

庄无敌:“......”

两刻之后,余九龄发现李叱真的睡着了,他就很难理解,这样紧急的局势下,李叱居然能睡的这么踏实。

庄无敌轻声问余九龄道:“你睡不着?”

余九龄道:“肯定睡不着啊,这种情况下,得是有多大的心才能睡得着,我是睡不着,难道你能睡的着?”

庄无敌点了点头:“能,你不睡,你盯着。”

余九龄:“......”

然后庄无敌居然也往柴堆里钻了钻,看起来蜷缩在那好像确实很舒服的样子。

这半夜对于余九龄来说 有些难熬,他不知道自己盯了多久之后就睡着了,醒了的时候吓了一跳,激灵一下子就坐起来,然后发现天还没有亮起来,李叱趴在柴堆上看着粮仓那边的动静。

而庄无敌坐在他身边不远处正在用一根草杆剔牙,余九龄觉得自己可能是错过了很多事,李叱是什么时候醒的?庄无敌又吃了些什么?

他凑过去问庄无敌:“你吃什么呢?”

庄无敌回答:“肉。”

余九龄道:“哪里来的肉,没见你带啊。”

庄无敌:“昨夜的。”

余九龄:“......”

“出来了,小声点。”

柴堆上的李叱滑下来,然后开始扒拉柴草往自己身上盖,庄无敌和余九龄也连忙动手用柴草把自己埋起来,他们藏身的柴堆在一户人家的墙外,挨着路边。

不多时,一辆一辆的马车从粮仓里出来,数量很多,显然就是给四城守军送军粮的车队。

余九龄感觉自己在止不住的微微发抖,那是紧张,外边的队伍有那么多人,这里只有他们三个,一旦动起手来的话,真的是生死未卜啊。

可是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李叱动,李叱不动庄无敌也不动,这一下余九龄更懵了,上次李叱和姜然去了粮仓之后,半路上李叱让他去查一些事,他已经查的很清楚。

所以足以证明这支运粮队伍有问题,但是现在李叱好像一点动手的打算都没有。

他也只好强忍着冲动藏在这,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车队的声音逐渐消失,显然那些运粮的队伍已经远去。

余九龄小心翼翼的往外看了看,外边已经一个人都没有了。

“为什么不动手?”

余九龄着急的问了一句。

李叱道:“动手肯定是动手,但不是对车队动手,而是对粮仓动手。”

他往外看了看天色,队伍都走完了,天才刚刚亮起来,他算计了一下时间,觉得现在动手还有点早,于是又躺了下来。

余九龄都快急炸了,他趴在李叱身边哀求道:“到底咱们要怎么动手,你快告诉我吧。”

李叱道:“从这过去,转过前边的街口有一家早点铺子,此时应该已经开门做生意,你去买一些早饭回来,等你回来我就告诉你。”

余九龄瞪了李叱一眼,可确实心里着急也确实好奇,所以爬起来就跑了。

没多久,余九龄买了热乎乎的早饭回来,他们三个就躲在柴堆和墙壁的缝隙里吃了这一顿。

好不容易等到李叱吃饱了,余九龄问:“什么时候动手?怎么动手?”

“现在。”

李叱把夜叉面罩再次套好,他从怀里取出来一个响哨,朝着天空上屈指一弹。

一声尖锐的哨声响起,李叱站起来看向粮仓那边。

从四面八方都有人朝着粮仓那边冲过去,那是李叱从夏侯琢手里借来的两千士兵,但是按照李叱的吩咐,所有人都没有穿军服战甲,也没有拿着像样的兵器,看着像是一群平民百姓要去哄抢粮仓一样。

余九龄觉得兴奋起来,他往前一冲:“咱们也上!”

跑了几步却没听到身后动静,一回头,发现李叱和庄无敌两个人都没动。

余九龄又讪讪的退了回去,他问李叱:“你们这样,确实显得我很呆。”

李叱笑道:“咱们就在这看戏就对了,其他的事,什么都不用管。”

余九龄看了看云淡风轻的庄无敌,他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咱们三个人,是不是只有我自己不知道要干什么?”

庄无敌点了点头:“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