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九百三十八章 我真的有

不让江山 知白 8271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在方诸侯迈步走进松鹤楼的那一刻,门主的眼睛就已经不由自主的眯成了一条线。

甚至,他感觉自己全身上下的每一个毛孔都在扩张,皮肤上有一阵阵极轻微的酥麻,能使人错觉每一根汗毛都已经立了起来。

人生至此,门主第一次遇到同类。

他在刚才震飞了李叱长刀的那一刻,自然感受的出来李叱的刀有多好有多强。

那把刀的重量,寻常人可能单手握住刀柄都无法顺利把刀端平。

再加上被他震飞之后旋转而出,这刀飞出去蕴含的力量之大,足以将一个寻常人撞的骨断筋折,甚至可能足以将一个人击穿。

然而那个出现在门外的青衫客,只是看起来随意的抬起手接了一下,那把刀就被他定住。

而他抬起来的手臂没有任何向后摆动的痕迹,也就是说刀上的力量都已经被他化解。

也就是在那一刻,门主的眼睛眯了起来。

别人没有看到的事,他都看的一清二楚。

在青衫客接住鸣鸿刃的那一刻,他看到了青衫客脚下震起来一层细微的浮土。

将飞出去的刀抓住,刀中蕴含的力量收入体内,然后被他的肉身将力量化解于大地。

那细微的浮土,就是这力量的体现。

急速旋转着的重刀被高举起来的手握住,手臂却没有被刀带出来一丝一毫的摆动,这是不合理。

将刀上的力量通过身体卸掉然后转入大地,却只是震起来那么细微的一层浮土,这是不合理。

然而这所有不合理的表象之下,就是一个人对于自己肉身力量运用的最合理的方式。

只是,绝大部分人都会觉得这完全不合理,甚至觉得这违背了人体的常理。

整个松鹤楼里,能看懂这一幕的只有两个半,甚至连武先生和叶先生都没有完全看明白。

一个是门主,一个是苏小苏,半个是李叱。

李叱只是才刚刚触及到了这个层面,他能看懂一半,足以说明天赋。

境界上的事,苏小苏能懂,可是欠缺一些身体上的条件。

这是她的弊端,唯一的弊端。

如果她的身体条件更加出众一些,刚才她以双指化剑的那一击,就不是强行把和门主三七开的胜负提升到了四六开,而是五五。

方诸侯迈步走进松鹤楼,看了一眼门主,然后又看了看几乎都受伤了的众人。

视线最终落在李叱身上,停留片刻后轻声问了一句。

“借你的刀用一次,可以吗?”

李叱点头。

方诸侯将破甲剑放在一边,动作并不快。

门主就一直看着他,整个世界如今只剩下方诸侯在他眼中。

方诸侯把破甲剑放下后对李叱笑了笑:“用你的刀好一些。”

李叱道:“我的刀更重更......”

他话还没有说完,方诸侯微微摇头:“不是,我是怕碰坏了我的剑。”

李叱:“......”

怕坏了自己的剑,所以借别人的刀用一用,这似乎是有些不要脸了。

还能如此坦坦荡荡的说出来,那好像就不是有些不要脸的事,应该比有些略大。

他说借你的刀用一次,意思可能是......用一次就可能会坏掉,没有第二次了。

方诸侯走到门主对面,两个人终于有了一次看起来最为正式的对视。

门主却问了一句和此时无关的话:“你觉得刀剑有区别吗?”

方诸侯摇头:“器而已,运力的工具。”

门主眼神闪烁了一下,似乎是对方诸侯的那种戒备甚至可以说敬畏都少了些。

他也摇头:“若器之作用只是 运力,那你何必要用刀,我用一根筷子,你用一根牙签,有何区别?”

方诸侯道:“我用一根筷子一根牙签都可以,只要我有。”

门主嘴角浮现出一抹笑意。

这个对手,他高估了。

他指了指在场的人:“我会在与你交手的时候杀这些人,包括宁王李叱,且看你能不能阻止一二。”

方诸侯:“我和他们不熟。”

门主:“?????”

门主跨步过去,一刀朝着李叱斩落。

这一刀举起来的时候,似乎光都被吸附在刀身上,人间的光明都在一刀的锋刃上汇聚,锋刃外便多了一层锋刃。

一刀落。

可是五分之一息后,这一刀却劈不下去。

因为方诸侯也动了,他没有去救李叱,而是一刀扫出去切向门主的后颈。

门主意外之下,只好侧身避让,同时回身一刀扫出去。

惊谪刀和鸣鸿刃在半空之中碰撞,似乎连空气都被震荡出一圈人眼看不到的波纹。

门主的眼睛眯起来,他没有想到这个青衫客真的不去救李叱。

“你的心很硬。”

门主说。

方诸侯很认真的又回答了一句:“我说过了,我和他们不熟。”

意思是,你只管杀你想杀的,你想杀任何人都可以,我只管杀我想杀的,我却只想杀你一个。

在碰了这一刀之前,门主就确定此人是他一生至此遇到的唯一的对手。

所以他才会先对李叱动手,想逼迫那青衫客做出反应,然而没有用。

只要方诸侯为了救李叱而出刀,那就会陷入被动,先机尽在门主之手。

于是,门主罕见的深呼吸一次。

他正面方诸侯。

惊谪刀再出。

第二刀劈出去的时候,刀身上的光华更重。

这一次,方诸侯也深吸一口气。

两个人的刀法看起来已经没有什么快可言,连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能看到他们的出刀。

这就显得诡异起来,没有什么人可以解释清楚到底是因为什么。

两刀也没有再次碰撞在一起,像是都劈砍的偏了一下似的,刀身与刀身摩擦着下落。

两刀之间擦出来的火星,像是两龙相斗中掉落的鳞片。

如此平平无奇的一刀,让小张真人错觉自己是不是境界在一瞬间提升了。

因为那两人这一刀的速度真的说不上快,连小张真人都觉得自己能劈出这样速度的一刀。

而在另外一侧,赶过来的老张真人将李叱扶起来向后掠出去。

小张真人脸上的表情是有些难以置信,而老张真人的脸上表情却无比凝重,甚至是有些惧意。

他最后一个赶来,不是因为他最弱,而是因为他确实年纪已经太大了。

岁月是无法击败的敌人,老张真人有半目窥天机,可依然敌不住岁月。

他的精神依然那么好,他的头脑依然那么明睿,可是他的身体确实已经跟不上李叱。

如果要说境界上的见解,老张真人比起苏小苏来说应该也不会输了太多。

如果要说眼力上的判断,老张真人比起武先生和叶先生要更胜一筹。

相对来说,他的弟子小张真人,确实差了些东西。

老张真人将李叱扶着掠到门口那边,把李叱放下来后问了一句:“十三刀?”

李叱摇头:“十四。”

苏小苏声音有些微微发颤的说道:“十五。”

只是在这一瞬间而已,小张真人看到的那平平无奇的一刀,是双方已经劈砍了十五刀。

只是因为太快,十五刀留下来的光影却让刀看起来没有任何变化,只是平常无奇的一刀。

人影骤然分开,一袭青衫的方诸侯滑退出三四步远,一袭白衣的门主也滑退出差不多相同的距离。

两个人都已经分开站定,可是两个人的手却都停不下来,因为刀没有停下来。

鸣鸿刃在方诸侯的手中细微的但急速的震颤着,像是昆虫震荡的翅膀。

惊谪刀在门主手中也是如此,那种频率的震动连他们两个都无法立刻稳住,以至于带的手也出现了虚影,但手腕以上,两个人的胳膊都稳定无比。

这是世上最强的两把刀之间无与伦比的共鸣,这世上可能再也找不出另外的刀可以与它们一样共鸣。

如果这样的两把刀不是在方诸侯和门主手中,也应该难以出现如此剧烈的共鸣。

方诸侯左手抬起来,双指在右手上点了一下。

右手立刻稳下来,刀身的震颤停止。

门主的左手则压在了刀背上,惊谪刀的震颤也随即停了下来。

他看向方诸侯:“或许我们不该再打下去。”

方诸侯问:“你觉得会有一人死?”

门主哼了一声:“我觉得你修行不易,你死之后,我再无知己。”

方诸侯道:“我不想有你这样的知己,也不想成为你的知己,所以还是打下去吧,我死了你就没了知己,我很开心,你死了,我可以一直开心。”

他跨步而出,手中的鸣鸿刃扫出一声龙吟。

门主改为双手握刀,刀划出来一个圆盘一样的光痕,迎向那一声龙吟。

当!

两个人再次滑步后撤,这次颤抖的不再是两个人手里的刀,而是他们的双臂。

刀异乎寻常的稳定,可是两人的胳膊都在发颤,而这种发颤在手腕处却都消失不见。

片刻后,两个人的衣袖几乎同时碎裂。

门主怒吼一声,这一刻,这一击,是他的决定分出胜负的一击。

他向前疾冲中惊谪刀左右划过,两侧的地板就被切开口子,木屑纷飞。

方诸侯左手抬起来挡住自己的眼睛,在门主那一刀劈下来的瞬间,右手握刀往上撩了出去。

木屑打在方诸侯的左手手背上,刺了密密麻麻的一层。

好在只是手背,不是眼睛。

砰!

两刀相撞的声音不同以往,像是爆开了气团的声音一样。

紧跟着两把刀都飞了出去,旋转着的速度之快,让两刀都变成了光圈。

下一息,门主抽身而退。

他飘落后抬起手戒备,眼睛在手后边看着方诸侯。

方诸侯的左胸上,有一根筷子。

门主轻轻笑起来:“你刚才说过的,器而已,并没有什么不同,所以我可以用一根筷子杀你。”

方诸侯低头看了看,抬手把筷子拔了出来:“可是你刺的不够深,我只是让你以为,你刺的足够深。”

门主脸色大变。

方诸侯看向门主的心口。

门主见他视线如此,脸色立刻变得惨白,他下意识的低头看,衣服上有个极小的洞,如果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来的小洞。

他立刻将衣服撕开,在他心口位置有一个红点,那是一粒很小的血珠。

片刻后,门主好像失去力气似的跌坐在地,眼睛里已经出现了从未有过的惧意,对死亡的畏惧。

方诸侯道:“我真的有一根牙签。”

......

......

【这样两个止境之人的决战好难写,昨天凌晨写出来的一章删掉了大部分,不满意,现在写出来的东西还是有些不满意,或许是我的笔力,撑不住这样的构思。】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