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七百七十三章 谁是庄家

不让江山 知白 7386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余九龄凑近澹台压境,压低声音说道:“你看那小姑娘对你眉目含情,应该是看上你了。”

澹台压境道:“请你把丢了的那个字加上,她是看上我的马了,再说,她哪里眉目含情了?我就看到她眉目含磨盘,会抡起来的磨盘。”

余九龄道:“也就你这榆木疙瘩相信那姑娘的鬼话,真要是只看上你的马,为什么你把马给她,她却不肯要了。”

澹台压境道:“那自然是因为人家姑娘通情达理,又性格开朗,心胸开阔。”

余九龄叹道:“你果然是个榆木疙瘩。”

澹台压境道:“你可不许再胡言乱语,坏了人家姑娘的名节,若是传扬出去,人家姑娘......”

余九龄道:“人家姑娘可能会美滋滋。”

澹台压境认真的说道:“你这些话不能再和其他人提及,跟我说,我不给你说出去,人家姑娘也就不会来打你,你若再跑去和别人说,你看人家打你不打你。”

“打我?”

余九龄哼了一声:“你看着,要是打我,我从今天开始倒立走路,靠一张脸硬生生颠回冀州去。”

他转身就走。

澹台压境连忙问道:“你又要去什么地方作妖?”

余九龄一边走一边说道:“我去给你求证一下,若是我说的对了,回冀州之后你帮我一个忙,若是我说错了,我就真的靠一张脸回冀州。”

澹台压境道:“你是真的不行,咱家主公还勉强可以。”

余九龄哼了一声:“等着。”

在军营中,正在收拾东西准备出发的聂小地看向他爹问道:“爹,鱼米之乡是什么意思?”

聂洪福抬起手在他儿子脑壳上敲了一下:“让你多学多听,你就是不肯,就算没读过书,你怎么连鱼米之乡都不知道?”

聂小地揉了揉脑袋:“那到底是啥?”

聂洪福认真的解释道:“玉米之乡啊......那肯定就是遍地都是大玉米,玉米粥想喝多少喝多少,窝窝头想怎么吃就怎么吃。”

“原来是这样啊......”

聂小地道:“那爹他们说的鱼米之乡,不就是咱们村?”

聂洪福道:“你懂个屁,咱们村子以前还种豆子,种花生,种地瓜,什么时候光种玉米了?玉米之乡,那说的就是不种别的粮食,全是玉米。”

聂小地点了点头:“那爹你要这么说的话,咱们那确实不算。”

就在这时候余九龄溜溜达达的过来了,走到聂小地身边,用肩膀撞了撞聂小地的肩膀:“问你个事。”

聂小地道:“大哥你有什么话就直接说,我都拜你做大哥了,你还这么生分干嘛。”

他忽然醒悟过来什么,拉了他爹一把:“爹,我跟你说件事,我没有和你商量就给你认了个儿子。”

聂洪福:“?????”

余九龄:“......”

聂小地认真的说道:“以后咱家,余大哥是老大,我是老二,我姐是老三。”

聂洪福:“那我呢?”

聂小地有些不解的问道:“怎么,你还和你儿子你闺女争排名啊?”

聂洪福想了想:“也对......也就是你姐没在这,你姐要是在这的话,我还不一定争得过。”

余九龄:“......”

聂小地:“对了,大哥你是要问我什么来着?”

余九龄咳嗽了两声后问道:“你们,有没有觉得,聂姑娘有些不对劲。”

聂小地脸色一变:“坏了,爹,我大哥看出来了。”

聂洪福道:“看出什么来了?”

聂小地道:“看出来我姐想偷澹台将军那个棍子精的事了呗,还能有什么事。”

他转身看向余九龄道:“大哥,这件事我可以去劝劝她,让她放弃这个念头,毕竟那棍子精是澹台将军的,就算我姐也不能去抢别人的东西。”

聂洪福道:“这事我儿子说的对,就是要讲明白,在偷棍子精这件事上,我们是不站在大天那边的。”

余九龄抬起手在脸上搓了两把,觉得自己可能被侮辱了。

他叹了口气,索性问的直接了一些。

“我的意思是,聂姑娘是不是看上我们澹台将军了。”

聂小地先是楞了一下,然后一摇头:“那不能,我姐看上的是他那棍子,他那样的人我姐是铁定看不上的,我姐说澹台将军那样的就是小白脸,娘们儿唧唧的......”

聂洪福一把将聂小地的嘴巴捂住,他讪讪的笑了笑道:“他都是胡说八道的,大天怎么可能这么没礼貌。”

就在这时候,聂大天甩着胳膊过来了,一边走一边说道:“爹,和你商量件事,我想跟白脸去冀州,不和你们去安阳城了。”

聂洪福尴尬的看着余九龄,余九龄却笑了起来,眼神里都有了几分得意:“那就对了,姑娘你就应该跟着白脸去冀州。”

聂大天刚才没有看到余九龄,余九龄正好站在一匹马后边,她从那个方向过来看不到。

此时见余九龄竟然在,脸立刻就红了:“我......你就当没听见。”

余九龄道:“既然聂姑娘也来了,那我就干脆直接问了吧,姑娘你是不是看上澹台将军了?”

这一下,聂大天的脸更红了,扭头看向别处,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些什么。

聂洪福道:“不可能!”

聂小地终于反应过来,他问余九龄道:“大哥你的意思是,我姐是学会看上男人了?”

余九龄笑了笑,当着聂大天的面也没好意思直接点头。

聂小地却一摆手:“那不能!我姐那爷们儿唧唧的,她能学会看上男人?她就是个男人。”

聂大天一脚踹在聂小地屁股上,这一脚直接把聂小地踹了个大前趴。

聂小地回头看着聂大天:“我帮你说话,你怎么还打我?”

聂大天:“我谢谢你爹!”

聂洪福:“不许无礼!”

聂大天楞了一下,然后不好意思的对她爹说道:“忘了忘了......”

她又对余九龄说道:“余大哥你也看得出来,我这弟弟有些缺心眼。”

余九龄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聂大天继续说道:“你也看得出来,我和他不一样,我俩看着就好像不是一个爹似的,你说对不对。”

余九龄尴尬的笑了起来,心说你们爷仨有必要这样吗?

他有些不好回答,沉吟了片刻后说道:“姑娘确实比聂小地要厉害多了。”

聂大天拍了拍胸脯:“那还用说?”

余九龄心说姑娘啊,你也就是姑娘吧......

澹台压境那个蠢货说你心胸开阔,这么看来你这开阔的心胸都是你自己拍出来的。

聂大天忽然想起来余九龄的问题,脸瞬间就又红了起来,她转身不看余九龄,而是声音很低的说道:“我只是......想跟着澹台将军学本事。”

余九龄立刻点头:“明白明白 。”

他诱导了一句:“也就是说,姑娘不讨厌澹台将军。”

聂大天连忙说道:“那肯定,我为什么要讨厌澹台将军。”

余九龄道:“那就行了,你们跟着澹台将军这事,包在我身上了。”

聂大天一回头,手拍在余九龄的肩膀上:“真的吗?多谢余大哥了!”

这一巴掌拍的,差一点把余九龄送走。

一股力道从肩膀穿到胸腹,又传到双腿,余九龄觉得自己膝盖都承受了不该承受的这份谢意。

不久之后,余九龄回来找到澹台压境,笑了笑说道:“我已经帮你问清楚了,那姑娘确实看上你了。”

澹台压境叹了口气:“你是不是忘记了以往每个人都想弄死你的浓情岁月。”

余九龄道:“就这事来说,大家一定站在我这边,最起码我大哥和当家的站在我这边。”

澹台压境问:“你为什么如此笃定?”

余九龄道:“我大哥她本职是干嘛的,你不知道?”

澹台压境想了想,忽然间明白过来,然后就不得不再次叹了口气:“你大哥学人家做媒婆,把她自己都搭进去了,你居然还学你大哥,你怕是也要搭进去什么。”

余九龄道:“我能搭进去什么,我......”

忽然间想起来,自己好像被聂小地认作他爹的儿子了。

这算搭进去什么了吗?还是说赚了个爹?

他又看了看澹台压境,心说还赚了个妹夫?

与此同时,冀州。

李叱正在和燕先生聊事情,最近这两年冀州风调雨顺,百姓们都算得上安居乐业。

所以燕先生正准备划出来更多的地方作为屯田,因为冀州兵力不足,若是以屯田一边养民一边练兵,最起码可以培养出来更多的预备队伍。

汉子们忙时种田闲时操练,这样的队伍虽然不至于拉出去就能攻城略地,但是用于保卫冀州应该还不是问题。

他正在和李叱商量着,给愿意去屯田之地的人什么好的奖赏制度。

“就先按照楚朝廷之前定的军户标准吧。”

李叱道:“每户有固定数量的田产不用纳税交粮。”

燕先生点了点头:“这样很好,屯田是屯田,私田是私田,先按照每人一亩的数量分发,起点低一些,以后封赏就有余地。”

李叱道:“先生的想法最好。”

正说着,有人快步进来,俯身道:“主公,豫州谍卫最近查到消息。”

亲兵将书信地上来,李叱打开看了看,然后眉头就不由自主的皱了皱。

“我特意吩咐,在冀州各地仔细调查曹猎等人去向,一直以来都没有消息,原来可能是去了兖州。”

李叱把密报递给燕青之,燕先生接过来看了看,也皱了皱眉:“如今兖州那边,已经可以确定所谓的山呼王就是吕无瞒,海啸王就是梅无酒,曹猎跑去兖州......”

他看向李叱:“是要夺兖州之地?”

李叱嗯了一声:“他大概是觉得,夺了兖州之地,就好像有个人拿着刀,顶着我的后腰。”

燕先生道:“派人去兖州查一查?”

李叱起身,在屋子里来来回回的走动着。

片刻后,李叱看向燕先生道:“如果还来得及,那就试试和他玩个游戏,看看谁玩得好一些。”

燕先生问道:“什么游戏?”

李叱笑着回答:“猜一猜到底谁坐庄的游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