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六百一十六章 两面夹击谁夹谁

不让江山 知白 8777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超过四万东野军朝着宁军发起猛攻。

事实上,这是宁军形成战力以来,第一次面对数倍于己的敌人在平原上打防御战。

以多打少打过,但这种很可能陷入被人合围的情况,是第一次。

这一刻,宁军上下每一个人,却没有一丝一毫的紧张。

唐匹敌曾站在校场上,对他们每一个人都说过......

逢战无惧者,已胜三成,逢战不乱者,又胜三成,你们皆为精锐,再胜三成。

战与不战,我们已有九成胜算。

“箭阵!”

李叱一声号令。

所有弓箭手开始列阵,每一名宁军弓箭手都在最短的时间内,站在自己该在的位置。

每个人的动作几乎都一模一样,像是一个士兵的无数个分身,同时做着一个动作。

站好,成队列,箭壶放在脚边触手可及之处。

远处,密密麻麻冲过来的东野军士兵似乎也已经看到了胜利,嗷嗷的叫唤着往前跑。

“号箭!”

李叱再次下令。

第一排的弓箭手立刻把弓扬起来,一排箭羽为红色的羽箭,刷的一声整齐的射了出去。

羽箭在半空之中经过了一道完美的抛物线,然后一排戳在地上。

那就是箭阵的最远距离。

李叱大声喊道:“他们为什么敢朝着我们进攻?”

不等有人回答,李叱继续喊道:“因为他们还不怕,他们还不知道宁军的可怕。”

李叱把长刀戳在地上,伸手抓起来硬弓。

“这是你们很多人的第一战,你们知道第一战最重要的是什么吗?”

“第一战,告诉敌人,也告诉自己,陆地武功,宁军无敌!”

“呼!”

“呼!”

“呼!”

三声战呼。

另外一边,常行带着东野军所有骑兵脱离了大队人马,朝着前军队伍追过来。

他是一个很谨慎的人,不会轻易的让自己置身险地。

但永远都躲起来,又怎么可能完成他心中那吞天的大梦?

而且杀李叱,是一个他不能抗拒的诱惑啊。

冀州最大的势力,人人都说是宁王李叱,若这一战灭了宁王,那他这个北境王的岂不是天下皆知?

骑兵队伍呼啸向前,迅速的甩开了后边的步兵。

被绑在马背上的武奶鱼也跟着一起往前跑,他似乎别无选择。

常行侧头看了看他,语气冰冷的说道:“虽然你这次开口说话,可我依然会杀了你。”

武奶鱼侧头看了看他,却并不回应。

他被绑了双臂,此时只能任由战马驮着向前。

常行甚至不担心武奶鱼会跳马逃生,后边就是大队骑兵,武奶鱼跳下去,只会在一瞬间就被踩成肉泥。

“报!”

有斥候从前边飞骑回来,面带喜色。

斥候跑到常行面前抱拳道:“大王,万在将军和肖貌将军的队伍,已经追上了宁军,正在厮杀。”

“好!”

常行顿时兴奋起来,大声问道:“距离此处还有多远?”

斥候回答:“不足二十里,转过前边林子,就可见到。”

“跟我杀上去。”

常行一挥手,带着骑兵队伍再次加速。

武奶鱼坐在马背上,战马如此飞奔,他没有办法用手拉着缰绳,所以就好像在大浪上颠簸着的一叶扁舟。

然而不管这风浪有多大,他就是能随波逐流,永远都在水浪之上。

看似颠簸,实则只靠双腿也能完美控制战马。

“常行。”

武奶鱼忽然喊了一声。

常行立刻侧头看过去。

武奶鱼笑着说道:“你如此急切追赶,是因为你也知擒贼先擒王的重要吗?”

常行见他主动说话,以为是他在示好。

于是哼了一声说道:“你此时就算有意求生,我也不会轻易许你生死,你之前那般轻慢本王,本王纵然不杀你,也会让你明白何为敬畏。”

武奶鱼道:“你是觉得,我此时看出来你要杀我,所以我在摇尾乞怜?”

常行道:“你摇尾乞怜,我便不杀你?还要看你摇尾摇的好不好。”

武奶鱼哈哈大笑起来:“你这人啊......我只是想告诉你,擒贼先擒王的重要。”

常行怒道:“不用你说。”

武奶鱼却似乎很开心。

因为有人在给他写的书信中告知,若有一日,宁军到东野城外,便是常行死期。

给他写信的人叫唐匹敌,武奶鱼并不认识。

但从第一封信开始,看那字里行间,武奶鱼就知道这唐匹敌,是天下间不可多得的英杰。

就在这时候,唐匹敌亲率六千精骑从侧翼绕了过来,在东野军骑兵的侧后方。

可是宁军的骑兵速度更快。

这些东野军骑兵的骑术,又怎么能和生活在马背上的纳兰骑兵相比。

“大王,左翼后方有骑兵追上来!”

在后队的一个东野军将军不停催马,总算是追上了常行。

常行立刻侧头往左后方看,那支骑兵队伍已经快到他的队伍后尾了。

一瞬间,常行就知道被算计了。

他猛的转头看向武奶鱼:“奸贼竟敢害我!”

武奶鱼道:“你又有什么资格,说别人是奸贼?”

常行立刻拔刀,朝着武奶鱼一刀劈落。

武奶鱼双腿一发力,那战马就往一侧偏开,这一刀随即落空。

常行立刻喊了一声:“射死他!”

他身边的亲兵立刻将连弩摘下来,朝着武奶鱼那边瞄准。

武奶鱼双臂发力,咔嚓一声将绳索崩开,他一侧身,人就挂在了战马一侧。

不少人瞄准着这边,羽箭马上就要密集的扫过去。

武奶鱼在侧挂在战马身上之后,双脚好像蹲在战马一侧的肚子上似的。

武奶鱼笑道:“你载我一程,我也保你一命。”

说完双手抓着马鞍猛的一发力,那战马直接就被他拉的侧翻摔倒。

而与此同时,武奶鱼也借力跳了起来,一把抓住另外一名骑兵,直接翻到了那骑兵背后。

他之前骑着的战马摔倒在地,哀鸣一声,可却只是摔了一下。

那密密麻麻的弩箭,一支都没有射在那战马身上。

武奶鱼抓了前边骑兵往外一扔,砸中距离最近的骑兵,直接把人砸了下去。

他猛的一拉缰绳,战马随即往远处疾冲出去。

“给我追上他,杀了他!”

常行嘶吼着,脸都已经扭曲变形。

就在这时候,唐匹敌的纳兰铁骑追上了他们。

在如此速度之下,马背上的纳兰骑兵却完全不用双手控制缰绳。

每个人都马背上挺直了上半身,他们屁股也都没有坐实在马鞍上。

随着战马疾冲的颠簸,他们的双腿不停的上下弯曲,可上半身却能做到几乎保持不动。

这样一来,他们用弓箭瞄准的时候,便如站在平地上瞄准一样。

羽箭一支一支飞过来,每箭必中。

东野军骑兵的后队,一个又一个士兵中箭落马。

等到追到近出,纳兰骑兵将弯弓挂回去,将他 们的战刀抽了出来。

从背后追上,一刀一个。

这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士兵,所以这就根本不能算是厮杀搏斗。

常行眼看着后边追来的骑兵越来越近,他不停的下令向前冲。

双方骑兵数量差不多,但是他的骑兵,远不如敌人的骑兵。

唯有冲到前边的步兵所在,有万在和肖貌的两军队伍,足以将后边的骑兵击败。

一念至此,常行也不管后队如何被人家屠杀,只管不断打马。

骑兵队伍疾冲中,四蹄狂奔的战马,踏出来的烟尘好像沙尘暴一样。

转过树林,常行已经看到远处正在厮杀。

可是再回头看时,才惊讶的发现那那支敌人的骑兵,居然已经距离他并没有多远了。

“跟我杀回去,与敌人拼了!”

常行嘶吼了一声。

他四周的骑兵立刻停下来,然后掉头朝着唐匹敌的骑兵队伍冲杀。

可是常行却没有回去,他又喊了一声,带着自己的亲兵继续往前冲。

刚才他那一声喊,他不少亲兵都被骗了,此时跟在身边的也就剩下几十人。

他这一逃,那些折返回去阻拦唐匹敌的骑兵,一个个全都傻了眼。

“快回到队伍中,让万在和肖貌过来保护我。”

常行一边催马一边喊,也不知道是喊给谁。

就在这一刻,常行的脸色忽然一变。

他之前看到的混战,以为是他的四五万队伍在猛攻李叱的宁军。

此时再看,他的队伍竟然好像潮水一样在往回跑。

这怎么可能?

明明之前还是四五万人追杀人家,怎么才一打起来,那四五万人变成了被一万多人追着杀?

李叱这边。

三轮羽箭之后,东野军就被放翻了一地。

等到敌军进入四十步范围内,宁军的投枪就掷了出去。

三十步内,连弩开始倾泻。

东野军的士兵们,往前冲的时候都断然没有想到,宁军的装备居然如此恐怖。

远则长弓,近则投枪,再近则是连弩。

这种装备,别说他们没有,甚至都没有见过。

倒在地上的那一层尸体,让后续的东野军士兵胆寒。

一开始因为人多势众而带来的勇气,被面前铺满地面的尸体吓破了。

不管万在和肖貌怎么催促,往前压的队伍速度也降了下来。

这是宁军在素质和装备以及战术上的全面碾压。

李叱见东野军居然不敢再攻,那就宁军攻。

于是,突然之间就从东野军追杀他们,变成了宁军追杀东野军。

这边是被唐匹敌追着跑,另外一边则是被李叱追着跑。

可就在常行马上就和他的步兵队伍汇合的那一刻,在他的亲兵队伍里最后边的那个人,抽刀开始杀人。

一路都在狂奔,竟然没有注意到武奶鱼是什么时候出现在他们队伍后边的。

武奶鱼手中一把长刀,一刀一个,追上一人砍死一人。

纵马之际,宛若驾着长龙遨游大海。

一刀一刀劈砍,没多久就追上了常行。

常行吓得一刀挥舞出去,武奶鱼冷哼一声,左手探出去一把抓住常行的手腕,一扭,胳膊立刻就断了,那刀随即落地。

武奶鱼右手的刀,刀柄在常行脑门上重重敲了一下。

常行一声闷哼,眼睛都往上翻了。

武奶鱼将长刀丢了,一把拉过来常行,按在自己的战马上,调转战马往另外一侧跑了。

......

......

【你们猜这是什么意思:喂心共重好,坐这直百】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