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五百零九章 妙龄少妇

不让江山 知白 5356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官驿。

余九龄把箱子打开看了看,居然还有那么一丢丢嫌弃,这让李叱觉得有必要对余九龄展开一次针对性的思想教育。

“你,为何一脸嫌弃?”

李叱问。

余九龄道:“这两口箱子里的银子,满打满算,加起来也不过万把两而已。”

李叱道:“你为何如此之飘?”

余九龄:“啊?”

李叱道:“九妹,你自己仔细想想,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飘起来的,骗银子,是我们的本职,想当初我们为了能得几两银子都会不遗余力,现在有一万两银子摆在这,你居然嫌弃?”

余九龄楞了一下,一时之间觉得李叱说的好像特别有道理,觉得自己是有那么点不职业。

李叱道:“你,居然会因为骗来的钱少,而嫌弃!”

余九龄开始有些心慌,觉得自己确实有点过分了。

李叱又道:“一个合格的骗子,永远都不会因为自己这次骗的比上次少而嫌弃,你怎么连这样的觉悟都没有了。”

余九龄道:“我错了......”

片刻后他眨了眨眼睛,努力的思考了一下,然后对李叱说道:“我们本职不是骗子啊。”

李叱道:“那这银子是怎么来的。”

余九龄道:“你等等,我再想想......”

李叱道:“你应该反省!所以这次骗来的银子,就不分给你一份了,作为对你态度不端正的处罚。”

余九龄:“我怎么觉得,当家的你说了半天,绕来绕去,就刚刚这句是有用的?”

李叱道:“没有前边那些话的铺垫,直接扣你的话就显得生硬了一些,不圆润,你仔细想想,我先批评了你,然后再扣你的银子,是不是显得合理了许多?”

余九龄又想了想,点头:“确实合理了许多。”

李叱点了点头道:“那不就得了,去吧,玩儿去吧。”

余九龄道:“得嘞。”

转身就走了。

澹台压境看着李叱,李叱被他看的有些发毛,问他:“你这般看我做什么?”

澹台压境道:“邪教!”

李叱噗嗤一声就笑了,他对澹台压境说道:“那我把本该分给九妹的那份分给你一半,你觉得怎么样?”

澹台压境道:“圣明!”

李叱:“唉......资本扭曲人性,真的是.....太快乐了。”

就在这时候余九龄又回来了,看向李叱很认真的问道:“当家的,不对啊......我又仔细想了想,我觉得你就是故意不想分给我。”

澹台压境道:“瞎说!当家是多正直的人。”

李叱道:“九妹,你想知道做一个合格的当家的,需要怎么样吗?如果你想知道,我就把那份银子当做你的学费,你从我这学到的,将来受用无穷,绝对不是一点银子可以比的。”

余九龄想了想反正那银子也没了,于是点头道:“那你说吧。”

李叱道:“一个当家的,就是领导者,一定要注重自己的品行,首先,做当家的不能没有良心,如果作为一个领导者没有良心......那就更快乐了。”

余九龄:“......”

李叱问:“想拿回自己的那份银子吗?”

余九龄点头:“想!”

李叱指了指旁边的一口箱子,那是他们带着的行礼,李叱道:”打开。“

余九龄把那箱子打开,然后发现箱子里居然都是女人的衣服,花花绿绿的。

李叱道:“换上衣服,去正清观那边打探一下消息,回来后我就把银子还给你。”

余九龄道:“让我穿女人 的衣服?”

他咬了咬牙:“罢了,只要有银子,穿就穿!”

于是拎起来一套衣服就去另外一个房间换去了,李叱看向澹台压境说道:“你看,资本就是这样又一次扭曲了人性......”

澹台压境道:“果然是邪教......”

当夜,余九龄换上了一套女子长裙,大红色的,李叱还给他配了一把绿伞,他说这样显得很醒目......

余九龄看着铜镜里的自己,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然后李叱看向澹台压境说道:“九妹现在是真的九妹了,但是一个娇滴滴的女孩子在夜里独自出门,就显得有些不合理。”

澹台压境立刻后撤两步:“我不!”

李叱道:“一切都是为了事业。”

澹台压境道:“我不!”

李叱道:“你忍心看着九妹一个人出去,忽然从草丛里跳出来几个彪形大汉......”

澹台压境道:“我忍心,良心一点儿都不疼,甚至还有些快乐。”

半个时辰后,锦衣公子澹台压境和妙龄少女余九妹走出了官驿,炸街去了。

守在官驿外边的那些古井县的衙役也没好意思阻拦,因为他们之前看到了李大人的队伍里有女眷,所以并无怀疑。

又是已近深夜,灯火不明,余九龄低着头装作扭捏的往前走,自然看不出面目。

澹台压境强忍着内心的波动,被余九龄挽着胳膊走,心中有两个声音此起彼伏的响起。

一个声音说:打他!

另一个声音说:再忍忍,他也是无辜的......

官驿外边,两名捕快站在那看着一男一女走了,他们两个又互相看了看,其中一个人终究是没能忍住,压低声音说了一句。

“这女人......骨架真大。”

另一个捕快说道:“嗯......好生养吧,看胯不小......”

澹台压境说是和夫人出去走走,本来那些衙役说要跟着保护,澹台压境只一个劲儿的说不用,那些衙役也不敢直接跟着。

又半个时辰之后,县令刘胜春的家门外,县丞高有心急匆匆的赶来,抬起手在门上砰砰砰的敲起来。

刘胜春的管家不耐烦的看了看,一看居然是县丞大人,连忙俯身行礼。

“快,让我进去,出事了!”

高有心喊了一声,嗓音都在有些沙哑。

片刻后,已经睡下了的刘胜春披着衣服急匆匆的跑到客厅,一看到高有心就问:“出什么事了?”

高有心道:“巡察使李大人手下刚刚跑到县衙里去报信,正好今天是我当值,就住在县衙里。”

他看着刘胜春说道:“说是李大人手下的一个五品将军,之前突然想和夫人夜游,结果出事了!”

刘胜春咽了口吐沫,心跳都已经快的要受不了了,他问:“出......多大事了?”

“说是那位将军的夫人,被强人掳走了,就在正清观外边,那位将军说,眼睁睁的看着是被几个穿道袍的人掳走的。”

“啊!”

这话可把刘胜春吓坏了:“难道是方玉舟的人?”

高有心道:“我也是这样想着,所以急匆匆的赶过来和大人商议,这事可怎么办?”

“这个家伙!”

刘胜春道:“咱们两个分头行事,我赶去官驿那边拖延一些时间,你赶去正清观见方玉舟,若是人没出事,你让人救出来!”

“好!”

高有心连忙起身离开。

刘胜春也不敢耽搁,带着人赶去官驿那边求见李叱。

高有心火急火燎的赶到正清观,才发现巡察使的人已经在这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