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一百七十章 这是一个开始

不让江山 知白 6239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现在寨子里的兄弟们都不相信投靠羽亲王后会被利用,如今寨子里已有六七万兵力,大家都觉得这么大的力量,羽亲王也不敢草率对待。”

虞朝宗喝了口酒,最近他喝酒的次数越来越多。

“大家都想着,羽亲王手下的兵力一共也只有六万左右,还有一半分散驻扎在各地,冀州城内的府兵也只三万余。”

他看向李叱说道:“这几年来,燕山营日日不停练兵,大家都觉得我们若与府兵对战,也不会轻易输了,每个人都自视甚高......可实际上,如今燕山营七万队伍,也绝打不过拼了命的三万府兵。”

李丢丢点了点头,这一点他信。

燕山营上的山匪算是比较正规的了,他们不停操练,时刻备战,但实际上那也只是虞朝宗的老班底而已,后来上山的队伍就没有这样的习惯。

这支队伍依靠着燕山之险还可固守,真要是下了山的话,这支队伍就成了羊群,府兵队伍就是虎狼,哪怕羊群数量再多,面对虎狼也会被撕咬的支离破碎。

“虞大哥。”

余九龄劝道:“既然如此,为何不带着你的队伍离开?反正他们也不听劝,以你的本事,带着大家去别的地方,再过两三年队伍就又壮大起来。”

虞朝宗摇了摇头:“山寨里许多老兄弟也都觉得投靠羽亲王的事是个好出路,我留下的话,将来真有什么事我还能救一些,能救几个救几个,若我走了,他们......”

余九龄道:“虞大哥劝过了,可他们被所谓功名利禄蒙住了眼睛,你再劝也没用,总不能因为这些人把虞大哥你自己也搭进去。”

虞朝宗还是摇头:“这事我暂时不回考虑,我能阻止一时是一时。”

李丢丢看向庄无敌,起身道:“庄大哥,茅厕在哪儿,一时之间肚子有些不舒服。”

庄无敌起身道:“我带你去。”

两个人一前一后出了房间,到了茅厕后李丢丢压低声音说道:“你最近小心些,如果毕大彤要杀虞大哥,会第一个杀你。”

庄无敌点头:“我知道,我最近不随便出寨子就是了。”

李丢丢又劝道:“你与那位四当家关系怎么样?”

庄无敌道:“其实除了大哥之外,其他人我都差不多,三哥与四哥相较来说与我更熟悉些,我不喜欢老五老六,更不喜欢老二,三哥是大哥亲近之人,四哥应该也是吧。”

李丢丢道:“若是最近那位四当家邀请你出去,你切莫答应。”

“为何?”

庄无敌一怔,他有些不理解的说道:“老四肯定不是老二那边的人,当初大哥在外边被伏击的时候,可是老四带着队伍一路追过去救大哥的。”

李丢丢道:“我也不好多说什么,像是挑拨你们兄弟关系,只是这个人眼神不对劲,而且多半已经是老二的人了,庄大哥,你只管记住就行。”

庄无敌想了想,反正自己也不想出门,于是点了点头道:“记住了记住了,你放心就是,不过我觉得老四应该不是那样的人。”

两个人从茅厕出来,庄无敌一边走一边问道:“你说,现在这个情况,他们会不会真的敢对大哥下手?”

李丢丢点了点头:“只是没什么好机会,也没什么好借口,想杀虞大哥的人多的很,可是谁又都不想背骂名, 羽亲王那边一时没有消息一时还好,只要羽亲王那边的消息一过来,到时候也就不管什么骂名不骂名了。”

庄无敌眼神里闪过一抹凶光,自言自语似的说道:“找机会,我先把老二干掉再说。”

李丢丢道:“你回来了,他怎么可能不防备你。”

庄无敌叹了口气,心说好端端的寨子,现在这是怎么了?

人啊,功名利禄真的那么重要吗?

为了羽亲王一个虚无缥缈的许诺,什么都可以不顾了吗?

两个人回到屋子里有陪着虞朝宗聊了一会,算算时间已经到了后半夜,李丢丢和余九龄就回客房去睡了。

四当家吴雄奇的山寨中,他把老三周道手请了过来,给周道手倒了一杯酒后长长吐出一口气。

周道手问:“老四,你这是怎么了,老七回来了大家都开心,你怎么唉声叹气的?”

吴雄奇道:“三哥,你还没看出来?大哥其实对我们俩也一样不信任,别说老二他们,我俩都不能和大哥交心,你看老七回来,大哥说谁也不许进屋,我们俩也不行,这让人心里堵得慌。”

周道手楞了一下,然后摇头道:“老四,你这样想大哥可不对,老七回来,必然有很多事要向大哥禀报,这些事大哥早晚会告诉我们,你何必争这个?”

吴雄奇道:“大哥已经变了,你还看不出来?”

他喝了口酒后说道:“你看看那个叫李怼的年轻人,说是节度使的人,大哥暗地里和官府的人有来往,我们都不知道。”

周道手微怒道:“那不是大哥的救命恩人吗!”

吴雄奇道:“三哥,你是不是糊涂了,那天在山上的事我后来越想越不对劲,怎么那么巧就有人救了大哥,还是官府的人?要我说,咱们一直怀疑老二就是怀疑错了。”

他看向周道手说道:“这说不得就是官府的人安排的人假意伏击大哥,然后再安排个人救大哥,目的是为了分化瓦解咱们燕山营,让大哥怀疑老二......”

他的话还没说完,周道手啪的一声把酒杯摔了。

“老四,你这话说的没良心。”

周道手怒道:“当时大哥遇到伏击我是在大哥身边的,那些人什么来路我看不出来?如果不是拼了命的死战,我和大哥早就死了!你现在处处都为老二说话,你莫不是已经投靠过去了吧。”

吴雄奇连忙道:“三哥你怎么能这么说我?我这也是好心提醒你!”

周道手道:“用不着你提醒,谁好谁坏,是是非非,我自己有眼睛看的清清楚楚,你想去做官,三哥不拦着你,但你若是再胡乱编排大哥的不对,别怪三哥翻脸无情了。”

吴雄奇道:“行行行,当我没说。”

周道手道:“我先回去了,今天这酒不喝也罢。”

说完后他大步离开,拉开门就往外走,门一开,外面的人突然就一刀捅过来,噗的一声捅进周道手的肚子里。

周道手根本就没有想到在老四这会有人想杀他,他是一个相信老四的人,而当看清楚了外边的人居然是老六后,眼睛都瞪圆了。

老六抽刀再捅,再捅,再捅。

他一边捅一边说道:“四哥你别怪我,大哥拦着兄弟们前程锦绣,你是站在大哥那边的,兄弟们为了以后的好日子,对不住你了。”

他连捅了六七刀,周道手倒在地上,身子抽搐了几下后就不动了。

老六擦了擦手,把刀子扔在一边,看向吴雄奇道:“四哥,我说过了吧,老三他是不会信你的。”

吴雄奇的脸色白的吓人,看着三哥的尸体倒在地上,他的肩膀都在不住的发颤。

“不是......不是说好了劝劝三哥的吗,你们......”

他抬起头看向老六,老六耸了耸肩膀:“四哥,这是二哥的意思。”

话音刚落,老二毕大彤从外边缓步走进来,先看了看地上的尸体,在尸体上踢了两下,确定人已经死了后他松了口气。

进屋坐下来,毕大彤自己倒了杯酒,一边喝一边说道:“老四,你也知道,老三手里有那支骑兵队伍,他不死,虞朝宗最起码能活着逃走,只有老三死了,咱们的胜算才更大。”

吴雄奇大步走到毕大彤身边怒道:“你跟我说,只是让我劝劝老三,你为什么要杀他!”

毕大彤笑了笑道:“没错,我是骗了你,我跟你说让你骗老七出来是假的,老七那个人不好杀,他武艺太强,老三虽然也很厉害,可是他防备心太弱了,好杀。”

他笑道:“我故意跟你说让你去骗老七,没跟你说让你骗老三,是因为我知道你这懦弱怕事的性子,一旦知道了我们要杀老三,你就会演的不像,你会露出破绽。”

他继续说道:“我不告诉你,只说是让你劝劝老三,老三看你神情不似作伪,所以也就不会怀疑,这在兵法里叫什么?瞒天过海还是暗度陈仓?又或者,是声东击西?”

吴雄奇气的手抖得越来越厉害,他伸手去掐毕大彤的脖子,毕大彤却连动都没动。

“老四,你想清楚,周道手是死在你这的,此时此刻若我们喊几声,你解释的清楚吗?”

本已经掐住了毕大彤的脖子,听到这句话,吴雄奇的眼神恍惚了一下,手又无力的垂了下来。

老六笑呵呵的过来说道:“四哥,这不就对了吗,以前我还怀疑你是虞朝宗派过来的,现在有了这事,兄弟们对你也就都信任了,好事。”

吴雄奇回头看了他一眼,已经有些麻木。

“老六。”

毕大彤道:“按照计划好的办,这事我还不方便亲自出面,等到事情到了那一步,我再出面力挽狂澜,山寨里也就都对我信服,所以这剩下的事,你和老四你们俩去操办,我先装作不知道......”

说完他起身要走。

吴雄奇敏锐的反应过来,立刻问了一句:“接下来?接下来还有什么事?”

老六高赫笑道:“四哥,你以为这就完事了吗?”

他指向周道手的尸体:“你和三哥正在喝酒呢,忽然间有黑衣人过来,应该是要杀你,可是三哥拼死把你救了,那人却直接把三哥杀了,你看清楚杀人的人居然是那个刚刚上山的李怼,你就是三哥被谁杀了的人证。”

老六笑道:“现在我去招呼人,队伍直接压上去把大哥的寨子堵了,让大哥把李怼交出来。”

他和老二毕大彤一起往外走,一边走一边说道:“这好戏啊,才刚刚开始,谁叫大哥自作聪明说那李怼是节度使的人,官府的人来刺杀咱们燕山营的当家主事不正常吗?说的好了是大哥被蒙骗了,说的不好,那不就是大哥和官府的人勾结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