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九百零一章 我想磕一下试试

不让江山 知白 8178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孟森出了后院之后就大声招呼了一句:“所有人跟我去前门,带上你们的刀!”

前院,已经集合起来的周记绸缎庄的人全都应了一声,或许每个人也都已知道,今日有劫。

但是孟森在出后院的时候就有了想法,出门如果前边堵着的人多,那就投降,那就告诉外边的人介衣他们就在后院。

一群人从前门冲了出去,然后发现前院大街上却只有两个人。

周记绸缎庄的正门外边大街上放着一把椅子,一个看起来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坐在那,脸色平静的看着他们。

在这个年轻人身后站着的也是一个年轻男人,手里擎着一把伞,为坐着的年轻人挡住西边照过来的阳光。

阳光其实并不刺眼,可能就是这样显得格调比较高,换句话说就是这样显得比较装。

之前孟森出门的时候还看到大街上被不少人堵了,此时却只看到两个人在这,心里不免有些疑惑。

一时之间,出门就投降的想法,竟是给忘了。

也正是因为只有两个人在这,他手下人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做。

“你是谁?”

孟森用刀指向坐在椅子上的那个年轻男人。

曹猎看了他一眼后轻声说道:“在豫州城里认识我与不认识我的人一共就两种,一种是不如我且我不想认识的人,一种是不如我但我想认识的人。”

孟森哼了一声:“好大的口气!”

曹猎心中微微叹息,想着我大概已经算很低调了。

曹猎道:“你觉得我口气大,那你可以猜猜,在豫州城里谁可以用这么大的口气说话。”

孟森道:“在豫州城里,就算是当初叱咤风云的小侯爷曹猎,也不会像你这样口出狂言。”

曹猎笑起来:“他会......因为我就是。”

然后孟森就愣住了。

曹猎想着这些人啊,总是让他很不理解,如果拼尽全力的变强只是为了低调,那为什么要变强?

那他就只做小侯爷好了。

若装逼不自由,则变强无意义。

片刻后,孟森做了一件把手下人都吓了一跳的事。

他把手中的长刀扔在地上,然后扑通一声跪下来:“小侯爷,你们要找的人就在后院,他们此时应该还没有来得及往后边突围。”

曹猎起身往前走:“这个人的名字记一下,可以不死。”

孟森立刻就开始磕头了。

他这样,他手下的人谁还会动手,纷纷把刀扔在一边,然后全都跪了下来,学着他的样子开始磕头,因为这样可以不死。

曹猎迈步进去后院,岑笑笑道:“我先去吧。”

曹猎微微点头,岑笑笑一闪身就冲了出去,再看时,连影子都看不到。

后院,介衣还在等孟森他们打起来,只要听到厮杀之声,他们会朝着后边突围。

可是这厮杀之声并没有出现,介衣已经有些等不及。

就在这时候,后院的门被人轻轻推开,那一瞬间,有两名圣刀门的弟子已经一左一右夹击过去。

门开,岑笑笑迈步而入。

他进门之后手往左边指了指,左边的圣刀门弟子随即倒了下去,刀都没有来得及举起来,他又往右边指了指,右边的圣刀门弟子也倒了下去,刀只来得及举到肩膀那么高。

两个人的脖子上都有一个血洞,倒在地上的时候,血还在一股一股的往外涌。

介衣一伸手将夫子圣刀抽出来,然后拉了胭脂一把:“你先走。”

胭脂立刻点头:“好。”

然后就往后边跑了出去。

介衣一回头:“嗯?”

他眼睛都睁大了,哪里会料到,刚才还和他那般表明 爱慕之情的师妹,居然真的掉头就跑。

那女子如此反应,连岑笑笑都楞了一下。

当时岑笑笑心里就一个想法:真他妈恩爱啊!

可是他并没有急着去追,如果在豫州城里,已经被小侯爷曹猎盯上的人还能随随便便跑了,那确实是整个豫州城江湖的耻辱。

一刀!

如同龙吟出,仿若星河落。

这一刀,确实强的离谱,况且他手中的还是天下致锐的夫子圣刀。

这个世界上总是会有许多自负的人,平均十个人里就至少有一个自负的,而圣刀门不一样,圣刀门里是人人自负。

门主以为,他的最强弟子介衣,已经拥有横扫这个江湖的实力,所以才会把夫子圣刀给他,所以才会觉得介衣可以杀了宁王李叱。

听起来似乎真的是自负过了头,可该记住的是......没有实力的自负不叫自负,叫傻-逼,真的有实力的自负,往往也都是真的恐怖。

这一刀的恐怖,就把岑笑笑都惊着了。

岑笑笑两只手一抖,双手中就各握住了一把飞刀,他的飞刀比较长,有一尺左右,算是匕首也不为过。

两把飞刀交叉,在电光火石之间架住了介衣的这一刀。

可是瞬息之后,两把飞刀同时被切断,夫子圣刀在稍稍被阻挡了一下后继续斩落。

岑笑笑的眼睛骤然睁大,双手立刻一开一合......

啪的一声,他双手硬生生的夹住了夫子圣刀。

砰的一声,他脚下的青石板瞬间崩碎。

但他却丝毫也不能轻松,因为他架不住这一刀,只是能阻挡一下,刀身太过光滑,力度又大。

就在这一刻,一道黑影从岑笑笑身边飞了过来,快到人眼睛都未必能看清楚。

曹猎向前疾冲,右手肘在前,直接撞击在介衣的胸口,一声闷响后将介衣撞的向后飞出去。

曹猎跨步向前,在介衣飞起来后第二击立刻就到了,还是右臂手肘,往上一撞,撞在介衣的下巴上。

两击之后,介衣重重落地,手里的圣刀也飞了起来,旋转着落在远处。

曹猎在他身边迈步过去,看都没有多看一眼,一边走一边说道:“你来处理。”

这四个字说完,人已经掠出了后墙。

介衣喷出来一口血,想挣扎起身,可是胸口里好像被硬塞进什么东西似的,呼吸不顺畅,力气也使不出来。

“你们......不要脸,两个打一个......咳咳!”

介衣又咳出来一口血。

他艰难的仰起头看向岑笑笑:“如果我没有受伤的话......”

岑笑笑一把抓起他的衣服把人拎起来:“如果你没有受伤的话,也不妨碍我们两个打一个。”

他一甩手把介衣隔着墙扔了出去,然后他也掠出墙外。

院墙外边,密密麻麻的全都是人。

介衣摔倒在地上,外边那么多人,居然没有一个伸手去接的,而是看到有人飞出来,全都向后退了一步。

岑笑笑看向前边,那个漂亮到不像话的女人,已经被曹猎拦了下来。

看起来,那女人真的是很美,美的不像话,媚的不像话。

所以岑笑笑忍不住想到,如果换一个场合的话,遇到这样的女子,自己可能也会略显不要脸的多看几眼。

“公......公子。”

胭脂楚楚可怜的看着曹猎,语气更加可怜的说道:“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要抓我们,我只是跟着他们一块来豫州游玩的......公子你不要吓我。”

曹猎轻叹一声:“我没有吓你。”

看到曹猎这般反应,胭脂一边说话哀求一边往曹猎面前走:“公子,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我可以跟你 走,你来抓我吧,但你不要让你的人动手好不好,他们看起来好凶,我害怕。”

这个女人真的是天生的媚骨,哪怕是在这哀求的时候,那眉眼之间的媚意都如此的勾魂。

曹猎道:“我不会吓你,他们也不会吓你,你可以过来了。”

胭脂心里一喜,脸上却是一幅感激之色:“谢谢公子,公子你可以扶我一下吗,我吓得腿都已经软了,走不动路。”

曹猎一伸手扶住了胭脂的胳膊。

然后一个耳光扇在胭脂脸上。

啪!

一巴掌把胭脂扇的倒在地上,这一下把那女人精致的五官扇的都好像移动了位置似的。

曹猎看了她一眼:“如果你认识我,如果你知道我是怎么长大的,就不会以为女人可以迷惑我。”

说完之后曹猎转身往回走,看向正在咧嘴傻笑的岑笑笑道:“把她打一顿再抓回去。”

岑笑笑道:“那么好看的脸,我可不一定下得去手。”

曹猎在他身边擦肩而过:“那就蒙上脸打。”

岑笑笑叹道:“若蒙上她的脸,看到这般身材还是不忍心打呢?”

曹猎:“蒙你的。”

与此同时,就在远处围观的百姓们之中,穿着一身寻常百姓服饰的天下第四往这边看着,眼睛里有些光彩。

他看的曹猎,他觉得那个年轻男人很有意思。

曹猎走了,天下第四也转身走了。

半个时辰之后,松鹤楼。

曹猎进门之后发现李叱就坐在大厅里喝茶,他走到李叱对面坐下来,才坐下,一杯热茶已经推倒他面前。

“不是你要找的人。”

曹猎将那把夫子圣刀放在桌子上,刀身犹如一泓秋水,李叱的眼睛立刻就直了。

曹猎道:“我缴获的。”

李叱问:“那么,我能要吗?”

曹猎道:“一会儿还会送过来一个很漂亮的女人,你自己选择一下是要刀还是要女人。”

李叱道:“好难选,我要刀。”

曹猎噗嗤一声就笑了。

不多时,岑笑笑就一手一个拎着介衣和胭脂进来,然后一甩手把两个人扔在地上。

李叱先看向那个女人,因为曹猎刚才说,一会儿还会送来一个很漂亮的女人,所以他就多看了两眼,然后做出点评。

“她怎么长的这么奇怪。”

李叱抬起手在眼前挡着:“这半边脸还挺好看的。”

然后手移动了一下,换个方向挡着:“这边不行,这边丑。”

曹猎:“......”

那半边脸都被曹猎刚才一巴掌扇的肿起来老高,又红又肿。

李叱问曹猎道:“你打的?”

曹猎点头。

李叱又问:“你不像是一个能对漂亮女人下得去手的人,不太符合你的气质。”

曹猎语气很平淡的说道:“我所接触过的所有女人中,漂亮只是最基本的条件,而她的姿色,也就是刚刚到能勉强入我眼的级别。”

听到这句话,胭脂和介衣同时抬起头瞪向曹猎。

李叱问曹猎:“这把刀真的送给我了?”

曹猎道:“不送,换三个驴肉火烧。”

李叱道:“四个吧,不然我会觉得有点过意不去,拿着这刀不踏实。”

于是,那两个人的眼睛瞪的更大了,那是他们圣刀门的圣物,那是夫子圣刀!

李叱看向曹猎:“我忽然有个想法。”

他伸手从亲兵手里把自己的玄刀拿过来,又看了看夫子圣刀:“我想磕一下试试。”

曹猎的眼睛都睁大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