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一百零四章 所谋者大

不让江山 知白 6701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干什么!”

就在李丢丢站起来的那一瞬间,夏侯琢从门外大步迈了进来,他原本手里捧着的那些东西,此时却都抛在了门外。

李丢丢被他这一嗓子吓了一跳,下意识的看向夏侯琢,却发现夏侯琢怒视着羽亲王,眼睛里的怒火几乎都要烧出来了。

“你别过分。”

夏侯琢一步就过来挡在李丢丢面前。

羽亲王脸色一变,然后笑着说道:“我只是随便介绍了一下,有何不可?”

夏侯琢皱着眉说道:“别在我面前也别在我朋友面前搞这一套,你知道我最厌恶的是什么,你也知道我母亲最厌恶的是什么。”

羽亲王脸色微微变了变,似乎是觉得在外人面前夏侯琢这样的态度损了他的颜面,想发火,夏侯琢却不给他机会发火,拉了李丢丢就往外走。

“咱们回去。”

李丢丢嗯了一声,跟着夏侯琢往外走,身后传来羽亲王的声音,夏侯琢却根本就没打算听,脚步越来越快。

“你不缺前程,是因为你是我儿子,难道李叱就不缺前程?如果连这些都接受不了,那还能成什么大器!”

夏侯琢拉着李丢丢大步出门,羽亲王气的手都微微发抖。

姚无痕站在那却不觉得如何,他只是稍稍对这个叫李叱的人有了些兴趣,在羽亲王说介绍你们认识一下这句话的时候,李叱的眼神里有了杀意。

“你下去吧。”

羽亲王摆了摆手。

姚无痕点了点头俯身退出书房,他看似漫不经心的溜达了出去,可实则一直都跟在李丢丢和夏侯琢后边。

大街上,李丢丢脚步一停,他拍了拍夏侯琢的后背,夏侯琢也停下来,李丢丢转身和夏侯琢背靠背站在一起,夏侯琢立刻就明白过来李丢丢的意思。

“他居然敢跟上来?”

夏侯琢问了一句。

李丢丢又拍了拍夏侯琢,意思是你转过身来吧。

也不知道为什么,夏侯琢就是能立刻明白了李丢丢的意思,转身和李丢丢肩并肩站着看向他们来的路。

姚无痕并没有刻意隐藏自己的行迹,如果他想隐藏的话,这个世界上绝大部分人都不可能轻而易举找到他。

他扫了李叱一眼,觉得这个年轻人下一息就没准扑过来,像是一头野兽一样把自己撕成碎片,这是一个优秀杀手的敏锐感觉,他觉得李叱这样的人将来一定会有些非同寻常的表现。

姚无痕指了指李丢丢道:“我和你没有仇恨,你恨我是因为我得罪你了?并不是,只是你觉得我杀了你认识的人。”

夏侯琢道:“你想做什么?”

姚无痕道:“我什么都不想做,我只是想告诉你们,我不是羽亲王的狗,我是拿钱办事,相对来说,他有的是钱我就有的是生意做,仅此而已。”

夏侯琢道:“你有必要和我们解释吗?”

姚无痕再次指了指李丢丢:“我是在对他说,不是你。”

夏侯琢皱眉,他觉得自己这是被人看不起了。

李丢丢开口道:“虽然我不知道你要跟我解释这些是什么意思,但还是不必说了,我并没有什么兴趣。”

姚无痕笑道:“你保持这样就好,我们,和他们不一样。”

他指了指夏侯琢。

夏侯琢觉 得自己又被人看不起了。

姚无痕道:“有权有势的人只会把我们这样的人当狗,你不要觉得他会真的把你当朋友,你没有留在羽亲王府是对的,我想说的就是这些。”

李丢丢道:“虽然我不明白你说这些话目的是什么,不过算算看,从你说第一句话到现在大概过了三十息左右的时间,你成功浪费了我三十息的阳寿,你不愧是个杀手。”

姚无痕笑了笑,不介意李叱对他的嘲讽。

他转身:“我只是不希望我们这样出身的人,最终出头的路都和我选的一样,我是没得选,看起来你是有的选......”

他抬起手摆了摆转身,然后一边走一边说道:“我知道那天那个穿七分裤夜行衣的就是你,功夫不错,衣服不怎么样。”

李丢丢没理会。

夏侯琢笑道:“不用在意这些,有些人总是把没得选挂在嘴边,其实只是给自己作恶找个借口罢了。”

李丢丢嗯了一声,抬起头看了看天色:“有点饿。”

夏侯琢:“你刚吃完还不到一个时辰。”

李丢丢道:“你家的饭那叫饭?”

夏侯琢:“不叫饭叫什么?”

李丢丢道:“艺术品......太精致,吃不过瘾。”

夏侯琢迈步向前:“最多请你吃一碗羊肉泡馍。”

李丢丢:“要糖蒜。”

羽亲王府,李丢丢和夏侯琢离开之后没多久,节度使曾凌就来拜访,羽亲王让人在院子里摆了张茶桌,两个人就在冬日午后这暖阳下在院子里喝茶闲聊。

只是看起来像是在闲聊,那是让下人们看的,而且在院子里聊天谁也不能靠近,在书房聊天的话兴许还有人偷听呢,这么大的院子,谁靠近都能看清楚。

“王爷,武亲王的大军已经把唐县那边的叛军剿灭,估计着过不了几天武亲王就会回冀州来补充物资。”

曾凌看了看羽亲王的脸色。

羽亲王倒是表现出什么,只是点了点头:“只是剿灭了唐县那边的叛军,又不是把整个北境的叛军都灭光了。”

曾凌道:“可是这样一来,若再无牵扯,武亲王用不了多久也就真的把北境的叛军都灭光了,要不要......王爷和武亲王谈谈?”

“和他谈?”

羽亲王哼了一声:“你觉得我王兄那个人,会和我们走到一起吗?”

曾凌道:“朝廷无度,陛下无度,我们这也是无奈之举,如果现在不积攒力量控制地盘,以后如何能立足?北境这边大大小小几十股叛军,已经有七成被我收服,若将来举旗之日,顷刻之间就能汇聚数十万大军,可是武亲王来了......”

他看向羽亲王道:“这已不是隐患,而是心头大患。”

羽亲王无奈道:“王兄兵法武功天下无双,没有人是他的对手,等他打的差不多了,他也就回都城去复命了,不然我们还能如何?杀了他?”

他看向曾凌说道:“各地节度使都在积蓄力量各怀鬼胎,可是陛下却把王兄扔到北境来了,难保不是对你对我起疑心。”

曾凌道:“天下十三州,十三位节度使都是手握重兵,可唯独是冀州不一样,因为冀州有王爷你,陛下担心的是十三州节度使都会造反,可是他们师出无名,王爷在冀州宣布称帝.....这才是陛下怕的,而且朝廷那边有消息过来说,陛下的身子越来越不好了。”

羽亲王 笑了笑道:“酒色无度,早晚的事,我现在担心的不是陛下,而是觉得这些事不一定是陛下的想法,也不一定都是刘崇信的想法,而是......太子。”

他看向曾凌说道:“那个孩子,和他爹一点都不一样,七岁的时候在朝堂上和群臣辩事,几乎没有什么漏洞可言,思维之缜密可见一斑,十三岁的时候就已经在处理朝事,十五岁偷偷取了个假名字参加科举,竟是拿了状元......”

曾凌点头道:“更让人担心的是,刘崇信对太子没有丝毫异心,太子说一,刘崇信就朝着一去办,只不过现在太子还只是太子,一旦将来太子即位,刘崇信就是太子最锋利的那把刀,在把对手都除掉之后,我丝毫也不怀疑太子会把刘崇信也除掉。”

羽亲王道:“且不说太子了,先说说我王兄的事......就在刚才我忽然想到个事,应该能有些用处,你派人出,告诉各路叛军把兵器甲械集中起来一批,再从各路叛军中精选能打仗的人,和兵器一道都送去燕山。”

他看向曾凌说道:“燕山营虞朝宗的队伍最善战,集合各路叛军精锐和武器给他,让他去和我王兄打......燕山地势复杂,虞朝宗有地利,他治军之力就算是在府兵将领中选人去比,也没几个人及的上,兴许......”

羽亲王笑了笑道:“兴许就把我王兄杀了呢。”

曾凌点头道:“那我立刻就去安排,让各县叛军把东西和人给虞朝宗送过去,可是......王爷,虞朝宗这个人也是最不服管的。”

羽亲王笑道:“所以我才会选他啊,你还不明白?”

曾凌想了想,忽然间就悟了。

“王爷高明!”

曾凌起身道:“事不宜迟,武亲王大概要回冀州城来补充粮草物资,我趁着这段时间让人把队伍也给虞朝宗集中过去,武亲王胜了除掉虞朝宗,虞朝宗胜了除掉了武亲王,都是好事。”

羽亲王起身道:“那你回去吧,我得去见见琢儿,这个孩子一点儿都不让人省心,为了一个出身寒门的野小子,居然和我生气.......”

曾凌问:“是那个叫李叱的?”

羽亲王点了点头:“是他。”

曾凌道:“若实在不行,我安排人把李叱除掉算了,又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人。”

“先不必,这个年轻人若能为我所用,将来安排他和姚无痕一起去都城,把握更大一些。”

羽亲王道:“去办你的事吧,我自己去处理琢儿的事。”

曾凌道:“他可是一心想去北疆的。”

“去就去。”

羽亲王笑道:“你早就对我说过,我只是在他面前装不知道,幽州罗耿那边我安插的人进不去太深,琢儿若是过去的话,兴许有用,只是要安排人保护好他。”

曾凌道:“他若是知道了,会怪王爷。”

“为什么让他知道?”

羽亲王道:“他父亲所谋者大,他做一些事也是应当的,我其他几个孩子都不成器,将来我若称帝,江山不都是他的?他以后会理解的。”

曾凌点了点头:“那我先告退,王爷也不要太动气,夏侯那性子确实烈了些。”

“所以他才是最适合继承我的人。”

羽亲王长长吐出一口气:“我登极之后,自会改善天下民生,将来琢儿再继位,他那性子足可涤荡朝堂,有我和他前后两个人的努力,应该能让大楚回到正确的路上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