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七百五十五章 就那么一丢丢

不让江山 知白 7245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官道上,李叱的北返队伍正在前行,风吹过烈红色的战旗,像是漂浮在众人头顶的火云。

马车上,李叱坐在那看着手里的情报,心里一直都在计划着如何应对兖州局面。

根据谍卫送来的消息,胡不语这个人似乎并没有什么神秘之处。

此人也曾在四页书院一段时间,高院长对他就颇为了解。

但是此人离开书院的时候,似乎和当初慕风流离开冀州相差无几。

所以此人在很早之前就已经是山河印的人,颇有些可能。

高院长对此人的评价其实并不高,说此人在书院的时候也一样,嘴巴很臭,人际关系极差,没有什么朋友,独来独往。

关于此人到底有何能力,在书院的时候似乎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表现。

唐匹敌之所以知道此人,还是因为此人在幽州时候的有些表现令人刮目相看。

此人之所以在幽州不得志,除了自身性格原因之外,还有一件事办的他让罗耿很不痛快。

当初幽州军南下,胡不语就出言阻拦,说是此次南下毫无意义,不如什么都不管好好积蓄力量。

罗耿不听他的,惹了胡不语不高兴,于是他就直接把罗耿怼了一次。

他说你若兵败可别说我没提醒你,你这样的话,将来丢了幽州都怪不得别人,此番出征,你搞不好会被武亲王算计的满盘皆输,还要被气个半死。

武亲王气不气罗耿那是以后的事,反正胡不语这话把罗耿气的够呛,可是罗耿也不好因为这件事,当着手下人的面责罚。

毕竟连罗耿也要表现出来礼贤下士的样子,才能让更多人来投靠。

后来罗耿被武亲王算计,又被气的吐血,回到幽州之后修养。

这个胡不语就四处对人说,你们看,我说过了吧,只要去了就必然会败,还会被气个半死。

罗耿听闻之后大发雷霆,要处置此人,胡不语得到消息后害怕自己被罗耿杀了,便跑路回了兖州。

“这个人若真有才能,兖州又无敌手,只怕一两年内就能帮助山海军成为兖州唯一的队伍。”

李叱看向澹台压境:“你觉得咱们应该如何应对?”

澹台压境道:“按照道理,尽早讨伐,自然最好,越晚山海军的力量就越大,可是如今我们在冀州也是兵力空虚,调动不了多少人,兖州那边他们又有地势可以依仗,我们长途跋涉,又以兵少击兵多,实在不智。”

李叱点了点头:“所以这事,还是先要着落在廷尉府和谍卫身上。”

澹台压境道:“我可带一支兵马,先去东北方向汇合庄无敌,以两军兵力提前布防。”

李叱道:“回冀州之后再仔细筹谋,若是分兵给你,怕是最多也只就给你拼凑出一军兵力。”

澹台压境笑道:“若有一军便足以,我和庄无敌,以两万多兵力若是扼守不住关门,那就显得我们两个太废物了些。”

李叱也笑起来:“山海军不除,我担心的是以后会有祸患,若真是吕无瞒和梅无酒那两个人,他们做事会钻空子。”

澹台压境问道:“你是担心,若万一黑武人南下,夏侯的兵力不能抽调,而冀州这边又兵力空虚,山海军就会趁虚而入。”

李叱嗯了一声后说道:“若真如此的话,我们着实有些麻烦。”

他抬起手揉了揉太阳穴:“冀州累年战乱,兵源本就不足,我们这两三年来招募的合格新兵,加起来都不足八万人......兖州那边就不大一样,虽然内乱,可没有太大的战事,又没有被黑武人袭扰过,渤海人不足为虑,人口数量远超冀州。”

澹台压境道:“试着看看能不能把人暗中除掉吧,一来是解将来冀州的威胁,二来是替沈姑娘把她弟弟的仇报了。”

李叱看向窗外:“也不容易,那两个人,本就是专门做这些事的。”

整个南平江以北,暗道上的势力几乎都和山河印有关联。

尤其是其中云雾图,更是把控着暗道上的所有顶尖杀手。

刺杀这样的两个人,难度之大可想而知。

澹台压境道:“所以就需要有一个可堪大任的人,先派去兖州,酌情而动。”

他说完之后看向远处,正在和别人先聊着哈哈大笑的余九龄。

李叱叹道:“论机谋反应,九妹都是上上之选,可是去兖州那种地方,光有机谋反应不够啊,得有很强的身手......”

澹台压境笑了笑:“或者......”

他抬起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选我?”

李叱怔了怔,然后就乐了:“你一个领军的将军,这次若非冀州可能会有战事,我都没打算带你回来,而是留你在豫州征战才是正经的事,你居然想跑去兖州做暗杀的事......”

澹台压境道:“把廷尉军的千办分给我两个,再带上余九龄联络兖州谍卫,这事说不定我就办好了呢。”

李叱摇头:“不行。”

澹台压境道:“物尽其用人尽其才,这可不算是大材小用,能把事情在暗中办了,比在战场上耗费无数将士生命去打,要强一万倍。”

李叱看向澹台压境:“你真想去?”

澹台压境点头:“真想。”

李叱又沉思了一会儿,点头:“两件事,答应了我你就可以去。”

澹台压境问:“什么事?”

李叱道:“第一,不可不分轻重,何为轻重?你们比敌人重要,为杀敌而丢命,就是不分轻重。”

他停顿了一下后看着澹台压境继续说道:“第二,发个誓吧,向你爹发誓。”

澹台压境:“嗯?”

他眼睛都睁大了。

李叱:“呃......你误会了,我的意思是,我说的话你可能不会听,所以要向澹台大将军发誓,他老人家只有你一个儿子,你向你爹发誓......”

澹台压境:“......”

李叱:“你看你,搞得我好像要占你便宜似的。”

澹台压境眼睛微微眯起来:“你确定你不是?”

李叱正义的说道:“当然不是!你看我这浑身上下,哪里有一处像是会占人家便宜的。”

澹台压境道:“看你浑身上下,哪里有一处不像是会占人便宜的。”

李叱道:“你们对我的误解都这么重吗?”

澹台压境道:“你对自己的误解一直都这么重吗?”

又两个月后,队伍回到冀州。

澹台压境开始挑选人手,准备赴兖州探查山海军的事,他不急着离开冀州,是因为还要等李叱调集队伍,给他凑出来一军人马带去冀州东北方向,在关内布防。

大概等了十天左右,李叱给了他一支新老混合的队伍,大概有五千多老兵,七八千新兵,混成一军。

澹台压境挑选了一些人随他去兖州,其中自然包括余九龄,用余九龄的话说,我是一个放之各处都不可或缺的全能人才。

但是他也觉得,澹台压境带着他,可能和他对另外一些事比较熟悉有关。

虽然澹台压境不说,可是余九龄看的出来澹台压境 那荡漾的内心,反射在眼睛里的浪花。

除了余九龄和一支谍卫队伍之外,还有廷尉军的两名年轻千办,虞红衣和早云间。

队伍整顿好之后离开冀州,朝着东北方向进发,队伍就算不耽搁的话,走到那边也要至少两个月的时间。

一路上并无波澜,大军到了冀州的东北关口,此地名为龙头关,是冀州与兖州的交界。

这里是易守难攻之处,谁得此关,便有阻隔冀州兖州两地的优势。

原本龙头关在兖州军的手里,兖州节度使与白山军在家冀州兵败之后,罗耿派人夺取兖州关,在此地驻军一千二百。

自此之后这一千二百人就留了下来,如今已经名正言顺的归入宁军麾下。

庄无敌已经在此地等候,他得到消息就连夜赶来,已经独自率军在冀州东边镇守了两年左右,他也很想念老朋友们。

一见面,庄无敌脸上就出现了久违的笑容。

“澹台!”

庄无敌快步迎接出来。

澹台压境也加快脚步:“庄大哥。”

两个人见面,格外的亲切。

“李叱......不是,是宁王没来吗?”

庄无敌问了一句,略显有些局促。

澹台压境解释道:“他暂时还不能脱身,兵马都调去了豫州,冀州空虚,得尽快招募新兵。”

庄无敌轻轻叹了口气:“也对......兖州山海军越发势大,冀州若是无兵可用的话,说不得会有危险,大事要紧......大事要紧.....”

这几句话说的,澹台压境和余九龄心里都有些难过起来。

庄无敌是那么在乎和李叱之间的兄弟情分,可是两个人已经有至少两年没有见过了。

余九龄担心庄无敌心里难过,连忙上前打招呼,庄无敌看到余九龄过来立刻又笑了起来。

张开怀抱过去:“噫,贱人你也来了啊。”

余九龄:“......”

在龙头关内,庄无敌把关于兖州山海军的情报又仔细说了一遍。

在传闻中,山呼王和海啸王,两个人的武艺都极为恐怖,征战之中无人可挡。

除了他们两个之外,手下还有数十名强悍的将领,更有胡不语为军师,所以山海军在兖州已经是霸主一般。

听闻澹台压境和余九龄要亲自去兖州那边,庄无敌有些担忧。

“山海军中,据说收拢了大量的江湖高手,我接到宁王的亲笔信,得知山河印一事,所以推测,在山海军中也会有不少顶尖的刺客,若想暗中除掉那两个人,怕是危险重重。”

澹台压境道:“没事,庄大哥你信不过我,还信不过余九龄?”

庄无敌忍不住笑道:“也对,九妹出马......恶心死俩。”

余九龄:“庄大哥你能不能深沉一些,你可是冷面杀星啊......你要是再这样开我玩笑,可别怪我拉着你去青楼了。”

庄无敌严肃起来:“不许胡言乱语,那种地方......我还用你拉着我去吗?”

澹台压境噗嗤一声就笑了。

笑着笑着觉得气氛不对,他看向余九龄,就见余九龄叹了口气道:“连庄大哥都不用我拉着去,而某人啊......”

他把手举起来,三根手指捏在一块:“那胆子,就那么一丢丢。”

庄无敌笑道:“那个一丢丢,不也是那么一丢丢吗?”

三个人对视一眼,又笑了起来。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