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六百六十二章 天亮

不让江山 知白 9030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安阳城中。

宇文尚云站在木楼高处调度全军,可是这仗,越打越觉得有些奇怪的无力。

他领兵这几年来,从没有过的无力。

所有本该完全占据上风的部署,在打起来之后就全都失去了作用。

那些埋伏在大街两侧的人马,还没有见到真正的宁军,就被数千匹火马冲撞。

这样一来,就从伏击战变成了明面上的厮杀。

唐匹敌先以火马阵冲散了楚军伏兵,然后才率领宁军攻入城内。

此时此刻,态势就在突然之间变了。

原本楚军的计划是把唐匹敌引进来,然后切断后续宁军,封堵城门,将入城的宁军困死。

然而现在变成了唐匹敌的宁军在死守城门,楚军不得不发力往前猛攻。

一旦让宁军守住城门,虽然宇文尚云不觉得江南的澹台压境所部能过来,可身为大将军不能不多做考虑。

好在是宁军的兵力确实不如楚军。

然而,宁军三万余兵力硬生生堵住北门,而且不向城内猛攻,只是死守。

利用宇文静之前答应了让开城门的机会,顺着城门两侧坡道登上城墙,并且牢牢守住这一段。

“不计代价!”

宇文尚云大声喊道:“务必此战歼灭宁军,传令各军各尽其力!”

在他军中,最好战之人便是他堂兄宇文英雄。

此时宇文英雄带着队伍正在猛攻北门,眼见着队伍几次上去几次被押回来,宇文英雄的眼睛都红了。

“都他妈的是废物吗!”

宇文英雄大声喊道:“给我把所有弩车都运上来,对着城门射!”

弩车从后边运过来,可是队伍淤积在各条街道上,哪有那么容易。

原本是要打伏击的,现在改为进攻,街道上拥堵的都是楚军士兵。

城外。

李叱看着头顶城墙上,那里有旗手在传递信号。

这是李叱根据李先生书中提及的事,又自创出来的旗语。

除了宁军之外,其他人自然谁也看不懂。

“楚军在我军阵前二十丈。”

李叱回身喊道:“弓箭手!”

在他身后,组成密密麻麻方阵的都是弓箭手。

“抛射!”

随着李叱一声令下,弓箭手将羽箭整齐的送了出去。

那些羽箭飞上天空,抛物线越过了城墙,落在楚军队伍中。

城墙上的旗手立刻再次挥动旗子。

李叱回头喊道:“比刚才稍稍再高一些,放箭!”

第二轮羽箭又一次飞上天空,黑色暴雨一样飞进安阳城里。

冲向宁军的楚军队伍,瞬间就被这黑色暴雨覆盖。

“报!”

后边的斥候回来,飞骑到李叱身边,下马后抱拳道:“殿下,楚军在城南的队伍果然分兵过来,已经快到城北。”

李叱点了点头,回头喊道:“后军队伍,准备御敌。”

宁军在城外的队伍,后军立刻调转方向。

只三刻左右,便听到了楚军的喊杀声,队伍还没有到,喊杀声已经飘进耳朵里。

楚军将领宋德经不断的催马向前,长刀往前一指:“杀过去,把宁军困死在这!”

他从宇文家手里分来的两万楚军,在月色下,好像洪水一样朝着宁军扑过来。

“抛射!”

一轮。

“平射!”

两轮。

“攒射!”

三轮!

只三轮羽箭之后,楚军的骑兵就已经快到近前了。

“变阵!”

随着将军们的号令声,弓箭手开始迅速后 撤,在他们身后,一列一列的枪兵开始往前压。

这些士兵手里的长枪,每一杆的长度都有一丈左右。

长枪兵组成严密的防御阵列,这是对付轻骑兵冲阵的不二利器。

如密林一般的枪阵成型,所有长枪都斜指向外。

宋德经当然知道这一战的重要,所以发了狠,只顾带着骑兵发力向前。

其实说起来,这一战,才是代表着冀州军最高战力的李叱宁军,和代表着大楚府兵战力的宇文尚云所部,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正面交锋。

要说对彼此的了解,宁军对楚军的了解看起来应该更少一些。

毕竟宇文尚云曾经在冀州住过几个月的时间,对于宁军的训练颇为熟悉。

但实际上,宁军对于楚军作战的方式,了如指掌。

大楚立国至今数百年,楚军训练的方式一直沿用。

而最初的时候,李叱训练宁军战阵,用的就是大楚府兵的训练方式。

后来唐匹敌改进楚军府兵训练,让宁军有了自己独一无二的战术。

宋德经看到三轮箭雨,以为要冲撞的是宁军箭阵。

等轻骑兵快要到近前的时候才发现,那是枪阵。

噗噗噗噗......

声音不绝于耳。

骑兵冲过来,瞬间就被四五杆长枪戳死。

马蹄踏在前边的宁军士兵身上,也将宁军士兵撞翻。

双方队伍刚一接触的瞬间,宁军枪阵最前边两三排,被撞的七零八落。

然而损失只在此时,前边几排给撞开后,楚军的骑兵队伍就被挡了下来。

没有了速度,又在马背上,他们的横刀还比宁军长枪短的多。

这些马背上的骑士,就是枪兵的靶子。

那一杆一杆长枪戳过去,楚军士兵一个一个被戳落下马。

枪头戳进人肉里的那种感觉,那种视觉上的冲击,普通人看到了一定会吓得瑟瑟发抖。

有新兵在刚刚开始训练的时候,并不知道为什么枪头下边会有一簇红缨。

老兵告诉他真相的时候,这新兵仔细一想,脑海里出现了画面,于是吓得哆嗦了一下。

枪头戳进人的身体里,如果没有红缨堵着的话血液就会喷涌,枪杆上都是血,手就会变得滑腻,无法握紧。

那红缨可不仅仅是为了装饰,是为了堵血。

很多士兵还没有落马其实就死了,每个人身上都不止中了一枪。

后边的楚军队伍被挡下来,没有了速度上的优势,骑兵变的毫无还手之力。

停下来的骑兵在枪兵面前,只有悲哀。

可是宋德经发了狠,就不下令后撤,急于将宁军堵死在这。

所以大批精锐轻骑只好下马步战,然而步战也改变不了什么,因为他们的武器短。

这种兵线和兵线对撞在一处的厮杀,最为惨烈,血液泼洒中,很快这激战之处的土地都变泥泞起来。

“报!”

城门口,有士兵朝着唐匹敌大声喊道:“后军被楚军攻击,是否要抽调兵力回援?”

唐匹敌回头看了一眼,却并没有去管李叱挡不挡得住,也根本没有分兵往后军支援的打算。

“吹角,向城内进五十步!”

唐匹敌一声令下。

号角声响起来,城墙上的旗手连忙挥舞令旗,城外的宁军弓箭手随即停止抛射。

宁军开始往前挤压,每一步,都有数不清的人倒下,地面上铺满了尸体,宁军的和楚军的交织在一起。

高楼上,宇文尚云看到宁军突然开始反击,立刻就明白过来。

“下令猛攻,宋德经已经带着队伍回来了,宁军城内扩充阵地,是为了给他们的后军腾出来地方。”

随着楚军的号角声响起,从每一条街道上都好像洪流一样涌来的楚军士兵,再次发狠 。

“有战鼓声!”

忽然有人喊了一声。

宇文尚云侧耳倾听,隐隐约约的听到城外确实传来一阵阵整齐的战鼓声音。

可是这不可能,他的队伍从城南急速调过来围堵宁军,怎么可能会带着战鼓。

因为那不是战鼓。

是宁军。

在宋德经的楚军后边,宁军援兵到了。

雄壮无比的队列向前碾压前进,阔步而行的宁军士兵,在进军之中敲响胸甲。

那不是战鼓,但比战鼓声更能提振士气,更能鼓舞勇气。

这一声一声的敲击,便是天雷之威。

而这一声一声的敲击,带给了城外楚军巨大的压力。

“左翼出现宁军!”

“正后方出现宁军!”

“将军,右翼也有宁军!”

随着报信的人那声嘶力竭的呼喊声,宋德经的脸色很快就变得惨白无比。

“这不可能!”

宋德经嘶吼道:“宇文静将军已经把宁军死死挡在南平江了,哪里还有宁军!”

然而不承认又有什么意义呢。

砰!砰砰!

砰!砰砰!

那声音由远及近,带给楚军的压力实在太大。

在黑暗中,宁军战兵出现在楚军背后的宁军队伍,没有呐喊声,只有胸甲敲击声。

却比呐喊,更加令人畏惧。

“报!”

一名骑兵飞驰而来,到了澹台压境中军前:“报澹台将军,程将军命我前来禀告将军,左翼人马,到位!”

“报!高将军派我来禀告将军,右翼人马,到位!”

澹台压境点了点头,看向身后队伍,以长槊往前一指。

“攻!”

“呼!”

三路宁军,铺天盖地,排山倒海。

东方的天空逐渐发亮,很快,一轮红彤彤的太阳就升上了天空。

天亮的速度似乎在某个瞬间都超过了黑暗退去的速度,以至于所有的暗影,都像是来不及逃走的黑暗,只能藏在房后,墙后,树下这样的地方,瑟瑟发抖。

这光明之下的暗影,也是无所遁形的黑暗。

“大将军!”

有人跑到宇文尚云面前,嗓音干哑的说道:“大将军......宇文英雄将军败了,他......他已战死。”

宇文尚云的身子猛的摇晃了一下,双手扶着木楼的栏杆,这才勉强稳住。

“怎么会败?!”

“有大批宁军从城外支援而来,在城外的宋将军好像也败了.....”

听到这句话,宇文尚云的心口里猛的疼了一下,像是被一只手突然攥紧了心脏。

难以跳动,而挣扎的跳动每一下都那么疼。

“报!”

楼下有几个骑兵跑来,在楼下喊道:“大将军,宁军已经占领整个北城,请大将军速退。”

“退?”

宇文尚云重重的吐出一口气:“能退到哪儿......”

北城。

孛儿帖腾哥跑到唐匹敌面前,拍打着自己胸甲说道:“唐匹哥哥,纳兰的勇士们请战!”

唐匹敌笑道:“攻城巷战,可不是骑兵该打的,你现在带纳兰勇士们在城外巡查,有要逃走的楚军就拦截击杀。”

“是!”

孛儿帖腾哥立刻应了一声,转身跑了出去。

唐匹敌把面甲拉下来,提枪向前。

他脚踩过的地方,有一面残缺不全的楚旗。

......

......

【小可爱们,记得关注微信公众号:作者知白,这是个大可爱啊。】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