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五百四十五章 我们去搞钱吧

不让江山 知白 7889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冬去春来。

冀州的百姓们安宁了一个冬天后,似乎人都变得重新温和起来。

有人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可实际上,改江山比改本性要难得多。

一个人在不同的环境下,变化之快,连自己都不会察觉,亦不会相信。

原本富足,不愁吃穿,家中有余粮余钱,人就豁达开朗。

突然之间家境崩落,莫说盈余,连下一顿吃什么都要发愁,人非但会变得阴郁,也会变得暴躁。

一个开朗大方的人,转变成一个暴躁小气的人,并不需要多久。

同样的,一个穷苦许久的人突然暴富,在小心翼翼一段时间之后,性格也会随之大变。

最神奇的是,人变来变去都行。

然后还能发明出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样的话,多好玩。

喊口号的人总是说,我们不能被环境改变,我们要改变环境。

这话,多为扯淡。

李叱带给冀州百姓们的变化,显然是从坏到好。

春暖之后,百姓们便走出大城,曾经锦衣玉食的人们,也开始关心田地,关心粮食。

冀州城里不知道多少人曾经家财万贯,从不为一口饭发愁。

经历了多次大变之后,才发现原来能吃饱比什么都重要。

田野里一片欣欣向荣,回暖之后,小麦长的很快,才春天,人们似乎已经看到了初夏的丰收。

士兵们改为半日下田半日训练,而唐匹敌也在万物复苏的这个时候远赴纳兰草原。

李叱坐在田埂上,看着唐匹敌的队伍消失在官道上,他缓缓吐了口气。

“突然底气就不硬了。”

李叱叹道。

不远处的余九龄侧头看了看李叱,有些惊讶,因为他没有听到底气这两个字。

高希宁蹲在李叱旁边,好奇的看着各种各样的小草,她确实不知道这些小草都叫什么名字。

本来冬天的时候,夏侯夫人和长眉道人,还有高院长等老一辈的人坐下来,认认真真的商量了一下李叱和她的亲事。

可是翻了翻黄历,却没有一个真正的好日子。

李叱和高希宁都不觉得需要一个百无禁忌的日子才能定亲,可是老人们觉得这是必要的事。

挑来挑去,六月初六这天日子不错,打算先给小两口把亲事定下来。

大家吃一顿定亲宴,等到确定一下时局如何,再商量大婚的日子。

之所以如此考虑,是因为李叱和罗境的一年半之约,对于宁军来说,还不稳定。

算算看,距离六月初六倒是还有一段日子,差不多有近三个月的时间。

高希宁听到李叱说底气不硬了,就知道他又在琢磨什么坏心眼了。

“老唐带走了大半的积蓄,你现在是不是在想怎么才能去搞钱?”

听到高希宁的话,李叱顿时笑起来:“唯有搞钱,才能快乐。”

高希宁忽然嘿嘿笑了起来,像个小傻子一样。

李叱说道:“你为何突然这样笑?”

高希宁指了指李叱说道:“你,小搞钱贼。”

她指了指自己:“我,小守财奴。”

然后压低声音,贼兮兮的说道:“老唐,大败家孩子。”

李叱哈哈大笑。

高希宁问他:“想到去哪儿搞钱了吗?”

李叱嗯了一声后说道:“最近这段日子,一直都在琢磨这事,冀州这边,留给我们能搞的钱已经不多了。”

高希宁被这 句话逗的笑起来,那双漂亮的大眼睛,就变成了弯弯的月牙儿。

“人都说,兔子不吃窝边草,你倒是好,先把窝边草都吃完了。”

“怎么能这么说呢,我是狼,只是把窝边的兔子都吃完了。”

李叱笑道:“所以得想一想怎么搞远方的兔子。”

高希宁问:“有多远?”

李叱道:“之前我听沈医堂的沈先生说,豫州那边的药商也会到冀州这边来采买药材。”

高希宁点了点头,在冀州往南有几百里远,就是有名的药材之乡。

李叱道:“要知己知彼,才能百坑不殆......要想坑豫州军,就得先去了解敌人。”

高希宁楞了一下:“你要去豫州?”

李叱嗯了一声:“沈医堂的人说,冬天的时候,豫州的药材商人来冀州采买的人数和货量都越来越多。”

高希宁想了想后说道:“在备战了。”

李叱道:“应该是的,我不去豫州,我打算去一趟安阳城。”

高希宁立刻就明白过来,豫州军要想进攻冀州,安阳城是第一站。

安阳城隶属于豫州,可是却在南平江北边,算是豫州的一块飞地。

然而安阳城又高大坚固,驻军强势,地势上也算易守难攻,那地方,就必然会是豫州军北上的基地。

“算计着,距离夏收还有三个月左右,我到安阳城用不了一个月,来回最多也就两个月。”

李叱道:“到那看看,就能大概摸清楚豫州军的备战情况。”

高希宁道:“我也想去......”

李叱笑道:“你有更重要的事。”

高希宁问:“什么事?”

李叱凑到高希宁耳边压低声音说道:“好好在家养着,养的白白净净,等到六月初六,以天下无双的样子定亲。”

高希宁脸一红,呸了一声道:“臭流氓。”

李叱道:“我说的话,哪一句流氓了。”

高希宁:“那句......”

李叱疑惑道:“哪句?”

高希宁:“你说......白白净净......”

李叱:“噫!”

两天后,李叱的队伍准备完毕,带着不少货物,离开冀州往南进发。

这次出门,李叱都没有想到,沈医堂的东主沈如盏要随行。

他和沈如盏商量的时候,说的是以沈医堂的名义往安阳城走一趟。

沈如盏自然不会拒绝,但在出发之前李叱才知道,沈如盏要亲自参与。

冀州这边很多事都要有人操持,张玉须和彭十七有些忙,短短几个月,他们俩在冀州已经颇有名望。

唐匹敌去了草原,家里不能没有人坐镇,所以李叱之前就派人回燕山,把柳戈请了过来。

原本是庄无敌和柳戈两个人守大本营,现在柳戈来了冀州,军务上的事也就不用担忧。

燕先生也不能随行,燕先生如今是冀州主官,百姓们的主心骨。

所以冀州这边能随行的人,只有余九龄,但是李叱多鸡贼,在调柳戈回冀州的时候,就顺便也调回来几个人。

陈大为和刚罡,这俩人江湖经验已无比丰富,又聪明。

叶先生肯定是要跟着的,就算李叱想让他留下保护家人,夏侯夫人也不会答应。

带了上百名亲兵,再加上沈医堂的一支二十几个人的队伍,保护着八辆大车南行。

还是那样的马车,还是那样的干草,还是那样舒舒服服的躺在车上。

李叱 看着天空上洁白无瑕的云缓缓飘过,心情有些舒畅。

余九龄则有些发愁似的,坐在那一直唉声叹气。

李叱笑着问他:“你是因为我把你带出来,离开了你的公主殿下,所以有些不爽吗。”

余九龄道:“绝对不是,我发愁,是因为她听人说,中原男人,喜欢一个女人要写情诗......”

他看向李叱道:“也不知道是哪个坏蛋跟她说的,她就让我也要给她写。”

余九龄有些感慨的说道:“写诗这种事,是人家那种出口成章的人才能干的,我这个人,出口成脏.....”

李叱惊讶的看向余九龄:“什么时候对自己认识的这么透彻了?”

余九龄道:“当家的你就别笑话我了,帮我想想啊.....”

李叱道:“情诗不情诗的,其实不重要,情话说好了,比情诗管用。”

余九龄问:“情话怎么说?”

李叱认真起来。

他指了指天上的白云说道:“咱们来借物一用,比如这白云。”

余九龄道:“白云和情话有什么关系。”

李叱笑道:“让你形容一下白云,你怎么形容?”

余九龄仔细了想了想后说道:“大概不都是,这云白的,好像棉絮一样这种吗?”

李叱道:“俗气,你也这么说,我也这么说,一点都不美,只剩下俗。”

余九龄道:“来,当家的,你来展示。”

李叱躺在干草上,看着天空上的白云,沉思片刻说道:“你看那些云,白的就和你当初送我的那块手帕一样,我从不敢用它擦手,就像天空是蓝色的,云经过,天空都舍不得把云染色,白云和蓝天是绝配,而你送给我的手帕,与我也是绝配。”

李叱看了看余九龄道:“若你说完这一番话,她脸红了,你就说......你看,云是白的,天是蓝的,到两情相悦时,天与云,就变成了漫天红霞。”

他对余九龄说道:“你就在这个时候问她,我见你脸红,想着这世上能配得上你脸红的东西,唯有我给你准备好的红嫁衣,你能穿上吗?”

余九龄瞪大了眼睛看李叱。

李叱问:“我就随便瞎说几句,大概就这个意思,你觉得怎么样?”

余九龄咽了口吐沫后说道:“当家的......你好骚啊。”

李叱一脚把余九龄从马车上踹了下去。

余九龄很快又爬回马车上,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可她没有送给我手帕啊。”

李叱叹了口气:“你送她,然后逼着她这么跟你说,说不出口你就揍,往生活不能自理了的程度揍。”

余九龄:“......”

李叱道:“你重复一遍试试。”

余九龄回忆了一下,前边的没记住,就说了后边的:“我见你脸红,这世上能配得上你脸红的,就只有我,你能把衣服脱了吗?”

李叱又一脚踹了出去。

后边那辆马车里,车厢中的沈如盏听到了李叱和余九龄的话,笑的有些合不拢嘴。

她想着,李叱这样的家伙,果然是如高希宁说的那样。

她曾问过高希宁,如何评价李叱。

当时高希宁笑着回答,说那玩意可好玩了。

沈如盏笑着摇头,忽然间醒悟过来,高希宁嘴里所说的可好玩了,难道不正是两情相悦吗?

待到两情相悦时,嫁衣颜色配红霞。

可是她却不会和李叱那样,喜欢坐在没有车棚的马车里,她不喜欢被打扰。

她也不想让风尘,染了她的妆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