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八百二十九章 计划

不让江山 知白 7725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郑顺顺忍不住问了一句:“大人,你说刚刚甘道德那一堆屁话里,有些我们想听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归元术叹道:“原来你除了屁,什么都没有听出来。”

郑顺顺小声说道:“在屁里能听出来屁之外的东西......属下修行不够啊。”

赵山影道:“大人他骂你。”

归元术白了他们几个一眼,那几个家伙立刻就假装很悔恨的低下了头,然而归元术连他们脸上的痦子都不信,跟别说表情了。

归元术道:“第一,我们知道了黑武人已经退走,宁王李叱坚守北境最终扛住了黑武百万大军。”

众人点头。

归元术道:“第二,那个王八蛋真的去过冀州了,但一定不是去驰援宁王李叱的,而是想趁机去夺取冀州之地,但显然他们也败给李叱了。”

众人又点头。

归元术继续说道:“第三,也是我为什么暂时不打算回去了的主要原因,因为我自认对那个家伙还有几分了解。”

郑顺顺问:“大人说的那个家伙,是哪个家伙?”

赵山影道:“废话,打人说的那个家伙,当然是甘道德那个家伙。”

归元术叹道:“如果我身边不是真的实在缺人手,你们几个我都想现在拉出去埋了。”

他起身,活动了几下。

“宁王李叱是一个绝对不会吃亏的人,更不是一个吃了亏就忍了的人。”

归元术笑了笑道:“咱们就在这等着看戏吧,如果我猜得没错,他很快就会来无来城找甘道德的麻烦。”

那四个家伙互相看了看,都觉得他们的大人病了。

李叱现在无兵可用,刚刚和黑武人打了一场长达七八个月的硬仗,死伤无数,黑武人才退,他们哪里还有余力来攻打青州。

所以四个人的眼神基本一致,彼此要表达的意思都是......大人病了。

接下来四个人的眼神交流就更加丰富起来,有人的眼神里表达的含义是大人怎么会突然病了,有人的眼神对此表示了回答,大概意思是相思病呗。

不然的话,怎么会想着宁王李叱会到青州无来城,那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事。

见他们这幅样子,归元术实在是懒得再多解释什么了。

所以他决定直接下狠手。

他笑了笑道:“不如打个赌吧,就赌宁王李叱会不会来无来城找甘道德的麻烦,如果来了算我赢,如果没来算你们赢。”

郑顺顺道:“赌注是什么?”

归元术道:“如果我赢了的话,郑顺顺你给赵山影洗一个月的裤头,赵山影你给丁满洗一个月的裤头,丁满你给张有栋洗一个月的裤头,张有栋你给郑顺顺洗一个月的裤头。”

这话一出口,四个人都懵了。

郑顺顺问道:“大人,这你要是赢了,我们四个互相洗一个月裤头,大人是获利了什么?难道大人你......只是想看我们洗裤头?”

归元术道:“滚......我不想获利,就想让你们四个互相恶心恶心。”

张有栋道:“那大人你要是输了呢?”

归元术咬着牙说道:“我若是输了,我一个月不穿裤头。”

那四个人同时撇嘴。

归元术道:“我宁愿烧了,也不会让你们染指。”

郑顺顺道:“大人你说反了吧,你若是输了,应该是你给我们四个洗才对,为何说是烧了也不让我们染指?”

归元术道:“我宁愿烧了我一双手,也不让你们的裤头染指我纯洁的手,明白了吗?”

郑顺顺挑了挑大拇指:“决绝!”

张有栋道:“但是大人可以烧我们裤头啊,何必 要烧了自己的手?莫非是大人的手无比忠贞,不容玷污?”

其他三个人都看向他,眼神里的含义都是......你真是个白痴。

听到张有栋这句话,归元术笑着点了点头:“有道理啊......”

丁满道:“可是大人,如果咱们一直留在这不走的话,那个甘道德会不会有所怀疑?”

归元术叹了口气道:“那就只有一个办法了......装病。”

丁满道:“不是很稳妥啊,若是宁王李叱一个月不来,我就要装一个月的病,若是一年不来......如果我们五个不病死四个,都显得不大合理。”

归元术道:“五个病死四个,我已经感受到了你们的忠诚和风险,爱你们,你们努力噢。”

丁满:“......”

郑顺顺忽然想到了什么,他看向归元术认真的说道:“大人,你总是说宁王李叱鬼主意多,对此还颇为欣赏,那不如大人想想,若此时是宁王李叱的话,他会怎么骗那个甘道德?”

归元术一时之间有些不知该如何入手,突然让他去想李叱会如何应对,他哪里会立刻就有头绪。

他喃喃自语了一声:“首先......如果李叱是我的话,必须有利可图,不然的话他连骗人都懒得骗......”

说到这他忽然想到了什么:“有了。”

他看向手下四个人说道:“一会儿吃饭的时候,我们就和甘道德说,我们是礼部的官员。”

郑顺顺问:“这是为什么?”

归元术自信一笑道:“他们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庆贺,无非是大吃大喝一顿,但我作为礼部官员,为了感谢青州王的热情款待,打算留下来,协助青州王谋划封王大典,因为我们是礼部的官,这些流程我们都熟悉,完全可以交给我们办。”

他笑的合不拢嘴:“保不准那个家伙还会跟我们说,那就有劳钦差大人了,我的人都归你调遣,我的钱你想怎么花就怎么花。”

那四个人看着他们的大人,依稀看到了两只狐狸耳朵在他们大人的脑袋上逐渐冒了出来。

而在认识李叱之前,他们大人可不是这个样子。

没多久,甘道德就派人来请他们赴宴,几个人收拾了一下,特意换了干净衣服,这才去宴会。

在喝酒的时候,归元术假装喝多了几杯真情流露,一个劲儿的说青州王的款待实在是太好了,他们都不知道该如何感谢。

郑顺顺趁机给归元术出主意,说我们可以帮青州王筹备封王大典啊,反正我们也不急着回去,办好了这事再回大兴城。

当时甘道德就笑开了花,由陛下派来的钦差大人亲自筹备主持他的封王大典,这事说出去,那着实是太有面子了。

而且他手下的人都是大老粗,没几个人真懂得什么礼数规矩,那些繁文缛节。

礼部的官员要亲自筹备,那这封王大典一定会办的风风光光。

当场,甘道德就对手下人说道:“去派人,给那几个什么王送请柬,邀请他们来观礼,让他们看看,本王的盛事可是陛下派来的钦差亲自主持的。”

这就好像一群小混混都在一条河里游水,其中一个自豪的说,你们看,你们的裤头没有我的好看。

一见计划成功,归元术他们也开心起来,又陪着甘道德连着喝了好几杯酒。

甘道德也喝的有些摇晃,说话的时候舌头都有些大了。

“本王现在就宣布,封王大典由归大人筹备主持,本王的人,归大人可以随意调用,本王的钱,归大人可以随便花!”

归元术在心里喊了一声。

噫!

美滋滋。

第二天开始,归元术他们就像模像样的开始筹备了,以先了解无来城为由,打算先去玩几天,反正是花甘道 德的钱。

而就在这个时候,李叱他们的队伍还在来无来城的半路上。

马车上,李叱坐在那,又把计划仔仔细细的在脑子里过了一遍,然后讲给众人。

这个计划有两个关键人物,不是李叱也不是老张真人,当然也不是澹台压境和余九龄。

这两个关键人物是小张真人和高希宁。

首先,高希宁长得很好看,在李叱看来,那是天下第一好看,所以他觉得一旦让甘道德见到高希宁的话,那家伙肯定会在高希宁的美貌之下沉沦。

李叱想到这就呸了一声,心说你不配。

然后是小张真人,作为这次出行的人中看起来最白白嫩嫩的一个,而且又眉清目秀,所以李叱从一开始就没安好心。

“我不!”

小张真人听李叱把计划说完之后,脸色立刻就变了,那无辜的眼神中还满是抗拒。

他看向老张真人:“师父,他们居然想让我女扮男装。”

老张真人叹道:“他们也是没办法。”

小张真人:“???!!!”

他质问道:“师父你拿他们钱了吗!”

老张真人道:“拿的不多,就不和你分了。”

小张真人:“......”

老张真人道:“虽然你胖,但是你长的还挺好看的,因为胖乎乎的所以连喉结都没有,不容易被人识破,肤白貌美,挑来挑去,只有你最合适。”

他指了指余九龄:“你觉得如果是余九龄假扮成山海军的大小姐,在得知是来联姻的之后,甘道德会不会直接对山海军宣战?”

澹台压境道:“这等奇耻大辱,换做是我肯定不忍了,必须直接宣战。”

余九龄:“......”

李叱道:“应该不会,他应该会先把九妹剁了,然后再向山海军参战。”

澹台压境在脑海里把李叱刚刚说的计划整理了一下,最终确定,着实是小张真人最合适。

来的这一路上,他们对过路关卡的人说的都一样,是甘道德派人去山海军求亲的。

但是到了无来城就必然不能这么说了,李叱的意思是,改成是山海军的人主动来向甘道德求亲的。

甘道德虽然到了龙头关,知道山海军惨败,但并不知道山海军到底败成了什么样。

信息上的滞后,就给了李叱他们足够可以利用的机会。

他们可以说,山海军受到重创之后,重新整顿队伍,大当家觉得靠山海军一己之力,已经难以打赢李叱,所以才想到这个办法,要借此机会与甘道德联盟,合两军之力,钳制宁军。

正想着这些的时候,小张真人指向澹台压境:“他也很好看,为什么不是他?!”

澹台压境叹了口气,仰起脖子,故意把喉结动了动。

小张真人又看向李叱,再看向其他人,包括廷尉军的几位千办,好像确实都不行。

女扮男装这种事已经很离谱了,男扮女装这种事就更离谱......如果没有一个真的看起来很娘的人,绝对不会成功。

看了一圈之后小张真人才知道,原来看起来最娘的,居然真的是他自己。

悲从中来。

“我......我有一个要求!”

小张真人悲愤的说道:“我绝对不会抹胭脂水粉!”

余九龄松了口气:“你说的是这个啊,我以为你要说的是绝对不穿抹胸呢。”

小张真人眼睛都瞪大了:“还要穿那玩意?!”

老张真人在小张真人的脑壳上敲了一下:“你怎么知道他说的那玩意,是什么玩意的!”

李叱劝道:“真人息怒,孩子都大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