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七百三十章 可惜,如果

不让江山 知白 5624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四天后,豫州城,大将军府。

李叱看向从门外急匆匆跑过来的余九龄,张嘴刚要喊小心,余九龄已经一脚踩在绳套上,所以李叱就没喊出来,只能看着余九龄被倒挂起来......

他走到门口,看着挂在那摇摇晃晃的余九龄,有些无奈的说道:“你这个谍卫大统领,为什么连抓野猪的陷阱都注意不到。”

余九龄摇摇晃晃的问:“为什么当家的你要在门口放个抓野猪的陷阱......”

李叱道:“因为最近神雕很不老实,我打算抓了它教训一下。”

余九龄道:“我就是来给神雕告状的!”

李叱把余九龄放下来,余九龄一脸气愤的说道:“太他妈的丢猪了,它居然跑去祸害良家猪!”

李叱道:“最近因为要在棋山办养猪场的事,号召豫州百姓们把母猪都卖给我们,谁想到神雕那个畜生......”

余九龄道:“这不能忍啊,身为宁军的猪,当然也要遵守宁军的律法,咱们吃了它吧。”

李叱道:“你确定?”

余九龄笑了笑:“不过这家伙,精力真旺盛......”

李叱道:“你还有脸说它?”

余九龄道:“能一样吗,我是给钱了的,它......”

正说着呢,高希宁带着廷尉军几个千办进来,李叱和余九龄对视一眼,两个人立刻闭嘴。

高希宁走到李叱面前俯身道:“见过殿下。”

往下弯腰的时候,那眉眼还挤了挤。

李叱咳嗽了几声,装作正经的问道:“抓回来了?”

高希宁点头:“抓回来了,殿下要不要一起去审问?”

李叱道:“也好,反正这会儿也没什么别的事,九妹你也跟着吗?”

余九龄道:“我是来说猪的事,我人手不够用,得让老唐分派人马帮我。”

李叱道:“这次先调廷尉军去吧。”

高希宁一怔:“为何?”

李叱道:“因为你们廷尉军出了一个孽畜。”

高希宁因为这句话都懵了,脸色立刻一变,心说莫非又出了什么重大的变故?

余九龄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廷尉军一名在职野猪神雕,跑去祸害了人家几头猪......”

李叱道:“所以廷尉军调过去,协助余九龄做善后,负责把猪运送到棋山那边。”

高希宁的眼睛微微一眯,李叱立刻就离她远了点:“咱们先去审审犯人。”

李叱一边走一边说道:“这猪,就得严肃处置才行。”

高希宁一摆手:“你们先去,我和宁王殿下稍后就到。”

那几名千办立刻转身离开,连余九龄都飞快的跑了,唯恐溅一身血似的。

高希宁从地上捡了根小棍,看向李叱:“我隐隐约约的察觉,你似乎有些羡慕神雕?”

李叱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高希宁道:“那你就是想借着神雕的事,敲打我廷尉军?”

李叱:“......”

高希宁:“回答!”

李叱:“是......廷尉军确实出了一丢丢问题,所以要有一丢丢的敲打。”

高希宁轻轻叹了口气,然后把小棍递给李叱,她慢慢的转身,微微的翘起屁股。

她回眸看向李叱,声音轻柔的说道:“廷尉军是犯了错,但是不要敲打太重......我这个都廷尉,罪责最大。”

李叱看了看那小棍,又看了看那屁股。

眼睛逐渐开始放光。

高希宁身上还穿着廷尉军都廷尉的官服,这姿势,让李叱的鼻血险些喷出来。

他拿着那根小棍嘿嘿傻笑,傻的不能再傻了的那种。

高希宁看着他那不成 余九龄的话在他脑子里转悠着,飘飘荡荡。

你不怕活着的人被我们找到?

一刻之后,另外一间刑房。

李叱推门进来看到的,和刚才看到的就截然不同,曹紫萝没有被绑着,因为他确实不擅长武艺。

而这个人,被挂在那,看起来有些凄惨。

身上有很多处伤,不过不是被抓住后打的,而是在抓的时候被打的。

说起来也算很了不起,一个人,与三位千办交手,而且还撑了一会儿。

李叱沉默片刻,回头吩咐了一声:“准备些酒菜,快一些。”

余九龄立刻应了一声。

不多时,酒菜准备好,李叱让人把杜颜放下来,然后指了指自己对面的座位。

“坐。”

杜颜缓缓吐出一口气,坐下来,抱拳:“多谢主公。”

余九龄哼了一声:“你主公在隔壁。”

李叱摆了摆手。

余九龄随即不再多说什么。

李叱端起酒壶给杜颜倒了一杯酒,给自己倒了一杯。

“你这些年,帮我,帮廷尉军做了很多事,不说其他的,这些事我都还记得,我还曾说过,廷尉军中的杜颜,应该放到战兵中去领军,其才,足以独领一军。”

杜颜听到这番话,眼神闪烁了一下,片刻后他叹道:“辜负了主公的信任。”

李叱端起酒杯示意了一下,杜颜也举杯,两个人一饮而尽。

李叱道:“我不问你什么,也不希望你说什么,明白吗?”

杜颜楞了一下,仔细思考之后,点头:“明白。”

李叱道:“到你为止了。”

杜颜点头:“好。”

他看向李叱问道:“我能把这一顿酒好好喝完吗?”

李叱回答:“可以。”

杜颜问:“还有个条件,也不是条件,是请求。”

李叱道:“说。”

杜颜问:“能请虞红衣过来吗?我想跟他喝杯酒,最好......吃火锅,红汤火锅,他说我不配,但我尝尝。”

李叱起身,一边走一边说道:“去问问虞千办的意思,不要为难他。”

一刻之后,刑房里,虞红衣和杜颜相对而坐。

杜颜起身,给虞红衣倒了杯酒:“这杯酒,是我借宁王的酒来敬你,我仔细想了想,如果此生就此结束,那还有些什么话要对什么人说,想来想去,也只有你了。”

虞红衣问:“什么话?”

杜颜坐下来,沉默了一会儿后,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我不是不喜欢你,而是因为提防你,因为你的的能力会威胁到我,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还会把你的事也很上心的仔细去查.....”

“以廷尉军现在所知的消息,根本不可能查清楚什么,但以山河印的身份去查,很多事就会顺利起来。”

“原冀州府治连功名是山河印的人,不然的话,当初他也不敢和节度使曾凌叫板。”

杜颜又倒了一杯酒,看了一眼那已经沸腾了的红汤,拿起筷子夹了一口肉吃。

闭上眼,仔细感受。

然后他缓缓吐出一口气:“真是......他妈的,又麻又辣.....”

他看向虞红衣:“连功名幕后的人就是慕风流,他才是杀死你父亲的凶手,去查吧......就这些。”

说完后闭上眼睛,摆了摆手:“把火锅留下,这顿饭,我自己吃。”

他闭上眼睛的那一刻,有泪水慢慢滑落。

等虞红衣出门的时候,他隐隐约约的听到杜颜自言自语了一句。

“千办锦衣才是最好看的,你懂个屁......可惜,是我配不上那身衣服,如果......该多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