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二百零七章 一二三四

不让江山 知白 7099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倒在地上的那百十具尸体不会有人在乎的,夏侯琢的人不在乎,武亲王的人当然更不在乎,甚至还可以当做叛军来记军功。

刘文菊势力大不大?

当然大,能在信州城里只手遮天算不大吗?只要他在信州城里,人命在他眼里都不算什么。

信州之内,他可呼风唤雨也可翻云覆雨。

可是刘文菊死在这,对于夏侯琢来说且不过是除掉一些恶霸而已,对于武亲王来说......什么都不是。

他甚至都不在乎死的是谁,为什么死。

“接下来我们就干一件事。”

夏侯琢回头看了一眼边关城,他沉默片刻后说道:“伤了的人好好去治疗伤势,没伤的人分派出去几队人,把附近各县,代州,信州,所有的石匠都找来,力工也要找来几百人,咱们造碑林。”

手下数百士兵们整齐的应了一声:“是!”

夏侯琢道:“安松,你来主持。”

副将安松答应了一声,然后问道:“将军要出去一趟?”

夏侯琢点了点头。

安松又问:“那,代州关的战事......”

夏侯琢再次回头看了看代州关,那里已经被装备精良士气高昂的左武卫接管。

“没我们的事了。”

夏侯琢道:“亲兵队还剩下多少人?”

“回将军,五十二人。”

“再补进来几十个,选一百人跟我去信州。”

夏侯琢看了看那口箱子,那里边是崭新崭新的将军甲,漂亮的不像话,他用马鞭指了指那箱子:“这个也带上。”

草原。

坐在高坡上的唐匹敌看向远处,那里牛羊成群,还有一条玉带般的小河在草原上经过,远远的看过去,那河水美的像是在画中。

父亲从身后出现,在唐匹敌身边坐下来,没有说话,只是陪着他看那些牛羊看那条小河,看这草原美景如画。

许久许久之后,父亲看向唐匹敌说道:“草原上的人都说,一个已经长大成人的男人,就像是展开了翅膀飞上天穹的苍鹰,在我心里你还没有长大,还是孩子,可是我知道,你已经可以翱翔。”

唐匹敌就知道父亲猜到了他的心思,于是他笑了笑。

“你回来之后,已经提到过李叱那个人至少几十次,每一次都说那是一个英雄,他敢带着几百人为了救你们迎着黑武人数千悍骑杀过去,我承认他是英雄。”

父亲笑道:“可我不承认他是一个比我儿子还要厉害的英雄。”

唐匹敌哈哈大笑道:“父亲,我确实觉得他很厉害,将来一定会更厉害。”

父亲道:“你是想去寻他?”

“是。”

唐匹敌道:“一来是人家对咱们有恩,父亲说过,有恩当报,二来是我觉得与他共事会很快意,三......我想领兵。”

父亲沉默了许久,然后点了点头道:“想去就去吧,不过要瞒着埃斤,他不会轻易把你放走,你就是这部族的第一勇士,你在这,其他各部族的人都不敢来骚扰。”

唐匹敌道:“我知道,但是父亲,如果我偷偷走了,埃斤他会埋怨你甚至为难你,大丈夫做事不该如此,要光明磊落,我要走就要去说的明白。”

父亲再次陷入沉默,又是许久后,父亲道:“听你的。”

他的儿子还没有学会什么叫圆滑,什么叫阴柔 ,他本想劝劝,可是后来放弃了。

儿子学不会的东西是他不愿学,他愿意学的东西什么时候学不会过?

所以既然他不要圆滑不要阴柔,只愿意做一个光明磊落的人,那么就让他一直都光明磊落下去吧。

“你去吧。”

父亲在儿子的肩膀上拍了拍:“你已经决意要走,父亲老了,跟不上你,提不起兵器杀敌,就只能是你的累赘,但父亲赠你一句话......去时与归时,你还是你。”

唐匹敌使劲点了点头:“记住了!”

信州关。

从代州关回来的人说李叱已经走了,大概是回了冀州,虞朝宗听闻之后心里十分遗憾,不能即刻把李叱招致麾下,确实让他觉得这就是最大的损失。

就算是得了信州关,却不得李叱,他也不开心,若可以换的话,他宁愿用这一座关城来换李叱。

不,一座关城算什么,那少年的本事,将来是十城,百城,是天下。

“老二。”

虞朝宗叫了一声。

坐在一边啃着炖排骨的庄无敌没理会,因为他还没有适应燕山营二当家这个身份。

虞朝宗见他没理会,又叫了一声:“老七。”

“哎!”

庄无敌立刻应了一声,抬起头看向虞朝宗道:“什么事大哥?”

虞朝宗无奈的笑了笑:“你都已经是咱们燕山营的二当家了。”

庄无敌楞了一下,不要意思的挠了挠头发后说道:“忘了,还有点不适应......大哥你有什么吩咐就说。”

“你再去一趟冀州城吧。”

虞朝宗道:“不管李叱来没来,他在我心中都已经是咱们燕山营的三当家,我也已经宣布此事,他不来也有三当家的身份,但是我怕他跑了啊......”

庄无敌噗嗤一声就笑了:“大哥的意思是,让我把他绑来咱们燕山营?”

虞朝宗连忙道:“别别别......不可粗鲁行事,要以礼相待,你去了之后好好劝,若是他不肯听你也别逼着他来,他什么时候想来你就在冀州等到什么时候,可不许让他出什么意外。”

庄无敌一边啃肉一边说道:“大哥这话说的,已经让我有些吃醋了......”

虞朝宗白了他一眼后说道:“这次你要带多少人去,自己去挑选,不管是谁营里的,哪怕是我亲兵营的人,都可任意挑选带走。”

庄无敌摇头道:“行,我吃完了去看看。”

虞朝宗道:“再多带些银子。”

庄无敌:“大哥你这偏心偏的,过分了啊。”

虞朝宗哈哈大笑道:“别人都说,李叱年纪轻轻,还不到二十岁,而且还没来就已经是咱们燕山营的三当家,他们都不服气,觉得李叱占了便宜,可我却不这么想,李叱那样的人若是肯来咱们燕山营......是屈尊。”

庄无敌道:“这话他若是知道了,指不定多臭屁。”

他吃饱了,擦了擦手后说道:“人也不用挑了,所有去过代州关一起杀敌的人,我都带上,其他的不要。”

虞朝宗立刻就明白过来,这些人当然也是佩服李叱的,所以好用。

“行。”

虞朝宗道:“只要能把李叱请进燕山营,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庄无敌道:“唉......人家还没有来呢就是香饽饽,我这还没走呢你就往外轰,人比人气死人啊。”

虞朝宗:“滚滚滚,快去。”

信州城。

李叱总算是答应了府治崔汉升的请求前来赴宴,这宴请之地就在信州府衙门的后院,有些事在别的地方说崔汉升觉得不踏实,这州府衙门就是他的地盘,说什么都不用顾忌。

“李公子。”

崔汉升陪着说道:“尊师长眉道长,还有那位燕先生,还有公子身边那位姓余的随从,怎么没和公子一起前来?”

李叱想了想,余九龄是个随从的气质吗?

贪财胆小还碎嘴子,似乎确实符合一名随从的标准。

他笑了笑说道:“我师父对崔大人安排的那宅院格外满意,急着要收拾出来,打算就在这院子里过年了,所以他们不来了。”

“这等粗活,怎么能让几位贵客亲自动手?”

崔汉升连忙道:“我来安排人吧。”

李叱摆手道:“不用,我师父什么事都喜欢自己做,崔大人若是派人过去,反而他会心烦,我师父这个人有个毛病,就是对自己的东西格外在乎,得自己收拾。”

崔汉升立刻就明白过来,连忙说道:“是是是,道长喜欢就好,我一会儿派人把地契给公子送来,昨天有些心急,就给忘了,公子恕罪。”

李叱道:“大人你这真的是太客气了,这无功受禄让我很难受,又是这么重的厚礼,哎呀......一会儿就拿过来吧。”

崔汉升被这个弯转的差一点甩出去,脑子里空白了那么一息,心说冀州那边的人都这么做事的吗?

李叱笑道:“这样吧,如果不出预料的话,夏侯再有几天应该就会到信州,他到了之后不久,王爷应该也会到......你看看随便准备些什么,王爷和夏侯来了,你也算把差事办的漂漂亮亮,我再替你多说几句话......”

“多谢李公子!”

崔汉升立刻起身给李叱倒了一杯酒后说道:“下官这前程,全赖李公子照顾。”

他一个府治大人,对李叱张嘴闭嘴自称下官。

崔汉升试探着问了一句:“只是不知道,王爷和夏侯将军,都喜欢什么?”

李叱拿起崔汉升的右手,指了指大拇指说道:“第一,王爷喜欢美人儿,夏侯也喜欢,等他到了,你把冀州城里所有青楼女子都召集到你这府衙里来,任由挑选,王爷和夏侯,都会满意。”

他说话的时候,把崔汉升大拇指上的扳指摘下来套自己大拇指上了。

“第二。”

李叱又指了指崔汉升的另一根手指,一边把那碧玉戒指往下撸一边说道:“王爷喜欢安静,不要让人吵了他,不召见,就别求见,不然是惹王爷不开心,王爷不开心,谁都别想开心。”

崔汉升那叫一个心疼,可还是陪笑着说道:“多谢李公子指点。”

“第三.....”

李叱刚说完,崔汉升的脸色都有点急了。

“还有第三啊。”

李叱把崔汉升腰畔上挂着的一块玉佩解下来后说道:“第三就是,别想着去弄什么花样百出的礼物,就献给王爷现银,多多益善。”

“第四......”

崔汉升连忙道:“够了够了,下官暂时先学这么多......”

李叱已经把他另一只手上的宝石戒指撸了下来,看起来比那碧玉戒指还要名贵些,他一边往自己手指上戴一边说道:“第四,暂时我也没想起来。”

崔汉升:“????”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