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三百零五章 不敢去

不让江山 知白 7195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这举国之财就是一堆贝壳和沙币,让每个人的情绪都有些崩溃,人就是这样,一开始就觉得没有了和一开始以为有然后没有了,情绪是不一样的。

“这是什么?”

有人在一个石槽里发现了不一样的东西,搬出来之后发现是一株形态几乎保持完整的珊瑚树,余九龄一口气吹过去,吹落了不少尘土,才能看清楚这珊瑚树通体血红,至少有两尺多高,已近三尺。

这东西,肯定比嵩明先生的字画值钱,一尺多高品相完整的血红珊瑚树就已经是珍品了。

“值钱吗?”

余九龄问。

唐匹敌点了点头:“很值钱。”

说完后又摇了摇头:“又不值钱,因为没人会买,现在这个世道,文玩古董,还有这些珍宝,都不如银子和金子更有用,你说这东西价值十万两,可是你拿着它出去换不来一万两银子能买到的粮食。”

李叱道:“你拿着这个东西去粮栈换粮食,一千两的粮食他也不换给你,但是你要给它定价,低于十万两就说你不懂行。”

余九龄顿时失去了兴趣。

“那就是不值钱。”

他随手递给别人,不看了。

“砂金!”

有人在角落处喊,他们想掀开一张已经腐朽了的厚重草帘,已经和草灰快差不多了,一碰就散,在下边看到了一堆砂金,这种东西真假不好判断,就算是真的纯度也未必高,可是数量在这摆着。

“我凑!”

余九龄的眼睛都亮了。

“这些东西......”

唐匹敌的眼睛也亮了,他捧起一捧砂金仔细看了看后说道:“幽山国是草原游牧民族创建的中原国家,曾经存在了几百年,但还保持了不少草原人的生活习性,比如他们更喜欢砂金。”

他看向李叱说道:“现在的草原人也一样,他们对银子不像是中原人那么感兴趣,但是却觉得砂金很珍贵,这么多砂金如果都是真的,至少可以从草原上买回来几千匹上好的战马。”

他一边说一边看着李叱,眼睁睁的看着李叱的嘴角从微微上扬到几乎咧开到耳朵下边了,一说到能买至少几千匹好马,唐匹敌感觉李叱的耳朵越来越小越来越小,笑的嘴角太高,耳朵都快到后边去了。

唐匹敌掂量了几下后说道:“分量上来看是真的,告诉兄弟们尽快运到地面上去,如果再坍塌的话,就相当于几千匹马被压死了。”

李叱:“好好好,赶紧运。”

“那些......”

余九龄看向那边的贝壳:“也是很多很多年前的贝壳了,这东西也算古董了吧?”

唐匹敌瞥了他一眼:“你不如现在去拿筐装砂金。”

李叱他们过去站立雕像那边,把七个雕像上边的甲胄都拆下来,这些甲片也不知道是什么材质,触手冰凉,像是玉石,又像是金属。

反正不管是什么,肯定是好东西,他们把这些东西全都搬运上去。

李叱走到那端坐的石像面前俯身一拜道:“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是挺对不起你的,我们拿了你的宝藏,实话实说,帮你复国确实不打算.....要不然我给你磕一个吧。”

他撩袍跪倒在地,给那石像磕了几个头。

余九龄觉得李叱这样做完全是多此一举,这些钱财拿了也就拿了,何必要给一个不知道是谁的人磕头致谢。

就在李叱一个头磕下去,额头顶着顶面的时候,他两个膝盖位置忽然一沉,头顶着的地方也 一沉,把李叱吓了一跳,想起身,可是这种姿势下竟是一时半会儿没能起来。

额头膝盖三点支撑,所以就显得有些撅......

那个端坐着的石像往后滑出去,一件东西缓缓升起。

下边升起来一个石台,在石台上放着一个长长的盒子,盒子也已经开始腐朽,火把照耀下隐隐约约看到那盒子里边有个什么东西在微微反光。

余九龄跑过来扶起李叱,看着那向后滑出去的石像说道:“他这是躲开你了?不想让你磕?”

李叱叹道:“你的脑袋真的是一颗天才的脑袋。”

余九龄道:“我也觉得。”

他们过去,小心翼翼的把那个石台上的盒子打开,里边裹着的布也已经坏了,揭开之后所有人的眼睛都亮了一下。

这盒子里,原来是一杆铁枪。

枪杆并不光滑,外边有一层油脂似的东西,擦掉之后发现枪杆上有细纹,像是细细的鱼鳞形态,枪头很长,近乎于槊,但和槊锋形态不同。

李叱伸手把铁枪拿起来掂量了一下,分量之沉重超乎想象。

余九龄道:“我也试试。”

他双手伸过去从李叱手里把铁枪接下,瞬间双手就往下一沉,眼看着铁枪就要落地,唐匹敌一伸手把铁枪抓起来。

这铁枪的分量之重连唐匹敌都惊讶了一下,顺手将铁枪一甩一震,枪头颤起来发出轻微的嗡嗡的声音,竟是有些龙吟之意。

“好东西!”

唐匹敌赞了一声。

他双手握着铁枪递给李叱:“给。”

李叱缓缓摇头:“我不擅长用枪,你却擅长,这东西你用了合适。”

唐匹敌一怔:“这枪绝对是至宝。”

李叱道:“废话,不然配不上你。”

唐匹敌看着李叱,李叱也在看着他,唐匹敌想说些什么,可又不知道说些什么,欲言又止,李叱等了一会儿后往后退了一步,脸色有些慌。

“我感觉你想亲我。”

他说。

唐匹敌:“呸......”

李叱笑道:“不亲就好,好东西在善用者手里才是对的,我又不会用枪,咱们这些兄弟,唯有你马上的功夫最好,也最善使用长兵器,当是你的。”

余九龄嘿嘿笑了笑:“我马上的功夫也是可以的。”

那叫一个猥琐。

所有人都看向余九龄,余九龄转身走了:“我去背筐......”

走了几步之后,忽然听到背后传来一阵笑声,余九龄懵了,众人也都懵了,他们看向发笑的人,竟是庄无敌。

看到所有人都在看自己,庄无敌居然老脸微微一红,转身道:“背筐。”

唐匹敌问:“这是为何笑起来?”

李叱想了想,叹道:“可能是刚刚才反应过来九妹说他马上的功夫也不错是什么意思。”

唐匹敌:“......”

庄无敌往前走,余九龄停在那等他,然后他好奇的问庄无敌:“庄大哥,你刚刚笑什么?”

庄无敌想了想,看向余九龄道:“你,没马。”

余九龄呵了一声道:“看不起谁呢。”

庄无敌都没理他,继续说道:“你,手行。”

余九龄:“......”

他看着庄无敌出去背筐了,他哼了一声后自言自语的说道 :“我要不是心疼银子,我早就去什么双星楼什么三月江楼里纵马驰骋了!”

庄无敌回头看了他一眼,沉默片刻后说道:“你快去。”

余九龄道:“你果然看不起我。”

庄无敌那板着脸不苟言笑的样子,说出的话就不像是开玩笑的,因为他说的话每个字都显得那么刻板。

连余九龄都没有想到,庄无敌后边还有话说。

庄无敌说完你快去三个字,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道:“快回,能赶上我下一趟背筐。”

余九龄眼睛都瞪圆了:“我去!决斗吧!”

几乎一夜,伙计们把整个地宫仔仔细细的翻找了一遍,不得不说这是一个神奇的宝藏,里里外外,一个铜钱都没有,一两银子都没有,一堆砂金,七套碎了的铠甲,还有几件珍宝。

后半夜的时候,众人找来东西开始修那七套铠甲,这些铠甲的款式看起来就显得那么古朴,不是和现在的甲胄制作工艺一样。

每一块甲片都不大,形态都不是很规则,每一块甲片上边都有四个小孔,孔形圆润,像是用东西硬生生来回磨-钻弄出来的,原本穿起甲片的绳子都碎了。

大楚的甲胄是分成几部分的,肩甲,胸甲,裙甲,袢甲,而这七件甲胄,需要用绳子穿起来甲片才能组成这些部分。

“非一日之功。”

李叱看着那些甲片头都有些疼,想着刚刚不该这么粗暴的直接装回来,要是各部分都分开装,也不会如此繁琐难辨。

就在这时候,有伙计从外边跑进来,手里捧着一件东西,他进门之后说道:“又找到一件东西,像是地图,不知道什么皮子做的,还没有完全坏掉。”

李叱连忙把盒子接过来,地图虽然没有彻底腐坏,但也裂成了几片,他小心翼翼的把地图拼上,发现这是一座城的地图。

“莫非这是古褒城的地形图?”

李叱看向唐匹敌。

唐匹敌凑近了看了看,摇头道:“冀州规模比那时候扩大了十倍不止,看这图,已经看不出什么,不过......”

他停顿了一下,指了指那图:“这是什么意思。”

他指着的位置画的应该是一片宫城,但是这图画的有些别扭,李叱又仔细看了好一会儿,他懂了。

“这是古褒城内的皇宫构造图,下边看着别扭的部分,是地宫,也就是说,在幽山国皇宫之下还有一个地宫。”

他看向旁边的夏侯琢,夏侯琢摇头道:“冀州城早就已经不是那时候的样子,古褒城皇宫也许几百年前就已经不在了。”

李叱道:“如果在的话,幽山国的皇宫旧址在什么地方?”

夏侯琢又摇了摇头:“不知道。”

李叱问:“那谁能知道?”

夏侯琢想了想后说道:“如果是说冀州内也许还有人知道的话,那就只能是高院长,高院长博学大才,关于幽山国的事,他也曾经在书院上课的时候提及,若你想知道,可能要去问高院长才行。”

李叱脸色变得不太自然起来。

夏侯琢立刻就笑了笑,他拍了拍李叱的肩膀说道:“没什么,可以理解,一般来说去见岳丈大人都会有些心虚,更何况你要去见的是岳丈丈。”

李叱:“......”

夏侯琢道:“罢了,我替你去问问,不过你为什么对这个地宫这么感兴趣。”

李叱道:“因为贪......万一还有宝贝呢。”

夏侯琢点头:“合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