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九百八十三章 京州危局

不让江山 知白 5295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大街上,马车缓缓而行,不紧不慢的样子,才是大人物们出行的风度。

到了城门口后马车被拦了下来,但守门的士兵还要客客气气的说话。

马车是尚书府里的,李大人如今是陛下身边极为看重的臣子,已有文官第一人的地位,守门的士兵怎敢无礼。

况且,马车上坐着的是尚书大人的妹妹。

从两日前就有传闻在大兴城里散布开,陛下要纳李大人的妹妹为后。

这种事,就算是假的也不能不谨慎。

所以只是看了一眼腰牌,马车随即放出了城门。

丫鬟说,因为姑娘明日一早要进宫,宫里有话传出来,几位太贵妃娘娘也要见见姑娘,还说让姑娘带进宫一些鲜花。

宫里的花草虽艳,却来来回回只那几种,看厌了。

娘娘们,想看看城外野地里的小花儿,点了名的要看朴素要看纯美。

于是李姑娘出城为宫里的娘娘们采花,这事谁敢拦着?

而且那丫鬟就看起来冷艳而又高傲,符合极了大家闺秀身边的丫鬟身份气质。

可是这些守门的人又怎么会知道,这丫鬟是那紫衣女子。

看着马车出去,随行的护卫也趾高气昂的样子,守门的官兵小议论起来。

有人说,高傲个屁,搞不好就是大楚最后一个皇后了,也指不定能当几天。

有人捂他的嘴,说你想找死自己去死,何必连累我们。

也有人说你怕个屁啊,现在这个世道了,他说的也是实话。

还有人说你看马车分量好像极重,拉车的马起步的时候都稍显吃力,那皇后得多胖?

于是,一群人笑起来,还得压着声音。

有人恶意的开玩笑说,哪想到咱们大楚最后一位皇后娘娘,是头猪。

马车里分量当然很重,人多。

黄维安的妻子和李尚的妹妹两个人坐在马车里,她俩对面就是还被绑着的李尚和黄维安,还有一个负责看守他俩的小孩儿,叫小刚子。

再加上外边赶车的车夫,还有坐在前边的丫鬟,一辆车里拉了七个人,不显得沉重才怪。

扮作丫鬟的紫衣女子回头看了一眼城门方向,心里的感觉很复杂。

人和人,真的不一样。

有些时候,男人的魅力就展现在......为了理想而不计生死。

人能创造出伟大这个词,是因为先有人伟大。

她感慨,是因为归元术没有出城。

归元术把他的兄弟交给了紫衣女子,请求她护送这几个人一路返回豫州。

本来归元术是请老孙和她一起回去,老孙不答应,老孙说.....我们是拿了钱的。

拿了钱就是有了契约,没有写在纸上的契约比写在纸上的契约更重要,因为要记在心上。

归元术不肯走,是因为他还要做他该做的事,他不单单是为了救他兄弟们而来的。

身为宁臣,当为宁王谋。

在城门口里边的街边茶铺里,归元术坐在那看着远行的车马逐渐消失在视线之外,总算能松口气。

老孙问他:“你不怕死的?”

归元术回答:“你肯定没见过多少比我还怕死的人,但相对于怕死来说,我更怕死的不值。”

他问老孙:“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高尚的人吗?”

老孙点头:“相信,但是见的少。”

归元术:“那你愿意请高尚的人喝茶吗?”

老孙:“想都别想!”

归元术笑了笑,然后指了指自己:“我觉得我就是......可能普通百姓们会 不理解,可能那些权贵会不承认,可这个世上啊,真的就有我这样的人,觉得自己是为了很大很大的理想而活着的。”

“如果我对别人说,我的理想是让整个中原的百姓都安居乐业,都富足自豪,不被外敌所侵扰,不被内乱所压迫,若是能做到了,我会觉得自己无敌牛-逼,可大概他们会觉得我疯了,唯有宁王那边的人才都相信,因为他们都是,不......是我们都是。”

老孙道:“我也觉得你疯了,这个世上真的有单纯是为了理想而活着,而奋斗的人?”

归元术道:“有,比如宁王。”

老孙道:“宁王还不是为了要做皇帝。”

归元术道:“要做皇帝的人分成两种,一种是为了做皇帝而做皇帝,一种是为了救天下而做皇帝,宁王是后者,你若是见到他之后,可能会觉得他有些抠门,有些无耻,有些不正经,但你就是会觉得他高尚,和高尚的人在一起久了,就会变得高尚。”

老孙:“那我和你在一起的时间久了,我会变得高尚起来吗?”

归元术点头:“一定会。”

老孙想了想,又问了一句:“那如果我高尚起来后,需要把钱退给你吗?”

归元术眼睛眯起来,因为他在老孙眼睛里看到了你要敢说退钱,老子就不可能高尚的坚决。

于是归元术说:“遵守契约精神,就是高尚的一种。”

老孙笑起来:“想不到,想不到,原来我一直都是个高尚的人。”

归元术起身:“把茶钱结一下?”

老孙:“凭什么是我!”

归元术:“你刚才理解了什么叫高尚,现在是让你理解一下什么是既高尚又不要脸。”

说完转身就跑了。

郑顺顺取了铜钱放在桌子上,拉了老孙一把,一边走一边语重心长的说道:“这次我结账,但也要给你上一课,如果你以后也跟我一起辅佐宁王的话,要记住一句话。”

老孙虽然没有想过辅佐宁王这种事,但是他好奇这句话是什么。

于是他说道:“请赐教。”

郑顺顺认真的说道:“长长久久跟宁王,越不要脸越辉煌。”

老孙都懵了,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郑顺顺。

郑顺顺耸了耸肩膀:“刚才我们大人说了,高尚和不要脸,不矛盾。”

世元宫,东书房。

皇帝听完武亲王的计划,脸色格外凝重。

可是他又不得不承认,如今最好的办法,也确实只有这一招驱虎吞狼。

李兄虎是虎,东南来的虎,杨玄机是狼,西南来的狼。

即便到了这个时候,皇帝杨竞也好,武亲王杨迹句也好,都还没有把宁王李叱放在和李兄虎与杨玄机相提并论的高度。

因为看起来,宁王确实在实力上远远逊色于那两个人。

他们又怎么会知道,如今连兖州和大半个青州都已经被宁军收入囊中。

他们当然不知道,李叱都不知道,他们能知道个屁。

但,即便他们知道了,他们也不会把李叱列为眼前最为重要的敌人之一。

是眼前。

李兄虎拥兵据说有两百万,武亲王说没有两百万也要有一百五十万之众。

但是,跟在李兄虎大军后边犹如蝗虫一样横扫各地的流民,现在已经有数百万之众。

他们不是兵,他们也不会上场作战,但他们会为李兄虎的大军摇旗呐喊。

一旦李兄虎的队伍赢了,这些蝗虫一样的流民就会铺天盖地的上去。

要说李兄虎如今实力天下第一,没有人会否认。

但要说杨玄机是最有机会争得天下的人,还是没有人会反对,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