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五百五十九章 这鼓声少有人知

不让江山 知白 8876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鼓手和他两个同伴呆若木鸡的站在牢房外边,片刻后,鼓手忽然嘶吼了一声,拉开门就要去抢李叱的银子。

李叱坐在那面牛皮大鼓上看着冲进来的人,想着的是,人真是脆弱。

人脆弱到,随时都可能发狠。

他把那包银子扔出牢房,红着眼睛的鼓手本来已经扑到他身前,看到银子飞出去,他一转身又冲了出去。

“银子是你们的,不要再扰我。”

李叱轻轻叹了一声。

他觉得自己有些过分。

也许是因为那些年和师父走江湖,看到了太多的人性,这样的一面那样的一面。

是千人千面吗?

不,每个人都有很多面。

也许每个人都有千面。

那三个人对于失而复得的银子欣喜若狂,此时若再和他们赌,怕是他们也不敢赌了。

他们此时的喜悦,要远远超过李叱刚刚把银子给他们的时候。

虽然银子还是那包银子,而且他们还失去了大鼓。

而李叱呢,大鼓在他这了。

“怪不得你做生意能赚到很多钱。”

小侯爷曹猎走到牢房门口,肩膀靠着墙,他看着李叱,像是想看清楚李叱身体里藏着的到底是何方妖孽。

这样一副漂亮皮囊下边藏着的,是千年老妖吧。

李叱也看了他一眼,却并没有回答。

曹猎就这样看着李叱看了好一会儿,然后笑了笑:“若是让你这样的人若是掌权,那就太可怕了。”

李叱听到这句话心里微微一震,这话似乎有些深意。

我这样的人若是掌权那就太可怕了?

他缓缓吐出一口气,心里想着,也许那就对了。

曹猎看了看那断开的锁链,又看了看关着牢门。

他问李叱:“你为什么不走?”

李叱回答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曹猎没理解,就算理解了,他也觉得是李叱怕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那不就是能躲就躲吗?

他又不是李叱身边的人,当然不知道李叱对这句话的理解是什么。

在李叱看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正确解读是......解决一件事就少一件事。

曹猎拉开门走进牢房,围着李叱转了一圈。

他看了看那牛皮大鼓,忽然笑了:“你费尽周折的赢了这个大鼓,应该不是怕他们吵你吧。”

李叱点头:“嗯,不是。”

曹猎又问:“只是因为地上凉?”

李叱又点头:“嗯,是。”

曹猎心说你真是一个神经病啊。

李叱看懂了他的眼神,所以问他:“你赌过吗?”

曹猎点头:“赌过。”

李叱又问:“那你赌过屁吗?”

曹猎皱眉问道:“什么意思?”

李叱道:“你赌每一个都是屁。”

曹猎想了想,忽然觉得这话非常他妈的有道理,他笑的嘴角都在发颤。

所以啊,这就是李叱为什么不敢输的原因吗?

要这么说的话,费尽周折赢一个大鼓回来坐着玩,也就显得很有必要了。

他朝着那个鼓手吩咐了一声:“你们都滚出去吧。”

那鼓手三人哪里还敢留在这,转身快步离开。

曹猎朝着外边喊了一声:“饿了,酒菜。”

不多时,一群人鱼贯而入,在这牢房里放下了桌椅,又有一道一道菜品端上来,冒着热气,散着香味。

李叱倒也不客气,在曹猎对面坐下来,给曹猎倒了一杯酒,然后给自己也倒了一杯。

曹猎又笑了:“你真是不客气。”

李叱道:“要先说谢谢吗?”

曹猎道:“别客气。”

两个人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坐下来,你一杯我一杯。

曹猎是个觉得任何事都很无趣的人,也觉得这世上没有什么美味可以让他动心。

然而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一顿酒就喝的很舒服。

明明李叱没有劝酒,也没有客气,可是他喝一杯,曹猎就喝一杯,他吃一口,曹猎就吃一口。

大概两刻之后,两个人就都已经酒足饭饱。

曹猎往后靠了靠,不得不感慨了一句:“很久没有吃的这么舒服了。”

李叱道:“别客气。”

这是曹猎刚刚说过的话。

曹猎问:“你父亲......一定是个好父亲吧。”

李叱道:“他什么都一般,唯独做父亲很好。”

停顿了一下,李叱又补充了三个字。

“无敌好。”

曹猎羡慕了。

他的父亲也很好,不管他要什么都给。

从小到大,他没有缺过任何东西,唯独缺了父亲的陪伴。

但他从不矫情,因为他很清楚事情都是相对的,他有着无比优渥的生活条件,而这些就是他父亲用没时间陪他换来的。

这世上哪有那么多的完美,又能赚钱又能陪伴。

他不矫情,可是羡慕。

他问李叱:“你小时候,你父亲陪你的时间多吗?”

李叱回答:“你可能不信,我是在他肩膀上长大的。”

那个时候啊,长眉道人总是把他架在肩膀上走路,小李丢丢就是骑在长眉道人的脖子上长大了,这话一点都不为过。

曹猎叹道:“怪不得你屁股怕凉。”

李叱愣了愣,笑道:“你神经病。”

曹猎一怔。

谁敢骂他是神经病?

然而李叱骂了,他却不觉得这是骂,这应该就是朋友们相处的时候那种聊天的方式吧。

曹猎发现,自己连可以这样聊天的朋友也没有。

哪个不是唯唯诺诺,哪个不是小心翼翼,哪个不是溜须拍马,又有哪个不是阿谀奉承。

他问李叱:“你的朋友也很多吧。”

李叱点了点头:“确实不少。”

曹猎道:“你应该知道,我说的朋友是真的朋友,如果是那种表面朋友,我应该比你多。”

李叱道:“我的朋友没有表面的。”

曹猎又一次陷入沉思。

“为什么会这样?”

他没有问李叱,而是自言自语了一句。

李叱道:“因为你出生的地方太高了,绝大部分人都要抬头看你,从你一出生,他们就不得不抬头看你。”

曹猎问:“那是我的错?”

李叱回答:“当然不是,谁的错都不是。”

曹猎道:“其实我一直都不矫情,我知道自己出生在什么样的家,就要面对什么样的生活,我已经有了九成九的人都不会有的东西,那么就注定了不能和这九成九的人做朋友。”

李叱因为这句话,对曹猎有了些感悟。

曹猎道:“你信不信,我这样的人,犯了天大的错,连皇帝都不会处罚我?”

李叱点头:“信。”

曹猎又道:“哪怕是遇到了皇族的那些人,他们也会看我脸色。”

李叱再次点头。

曹猎叹道:“可这不是因为我,而是因为我姑姑,因为武亲王,毕竟天下只有一个武亲王。”

他话锋一转,看向李叱道:“所以我弄死你,根本不算什么事。”

李叱道:“就因为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你这样的,弄 死我根本不算什么事的人存在,所以我才让自己变得厉害了一些。”

曹猎问:“大概有多厉害?”

李叱起身,走到监牢后墙那,沉默片刻后骤然发力,一脚踹在铁窗上,窗口崩碎,铁窗飞了出去。

一瞬间,外边就传来一阵阵呼喊声。

不多时,数不清的甲士从外边涌进来,把牢门的过道都挤满了。

弓弩瞄准着李叱,随时都要发箭。

可李叱此时也已经坐回来,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明白了。”

曹猎点了点头,起身离开。

那个好像永远都没有任何表情的随从护卫许问君看了李叱一眼,又看了看那崩碎的后窗。

他一言不发的跟着曹猎转身离开,也只是看了那两眼而已。

“你怎么不问问我有事没事?”

曹猎一边走一边问许问君。

许问君回答:“看过了,小侯爷没事。”

曹猎无奈的摇了摇头,一边走一边说道:“他是想告诉我,虽然我这样的人,弄死他并没有什么难的,就好像碾死一只蝼蚁一样,但每个人都只有一条命,每个人都可以拼命,虽然......这个世界上绝大部分人拼命的时候,依然是蝼蚁,然而不巧的是,他不是蝼蚁。”

他问许问君:“如果他要动手杀我,你挡得住吗?”

许问君回答:“不知道。”

曹猎心里叹了口气,不知道?

不知道,不就是挡不住吗。

他身后传来了一阵鼓声,不急不缓,这曲子他没有听过,于是驻足。

仔细听了一会儿,那鼓曲明明不激昂也不猛烈,可是听了之后却让人心中隐隐约约像是有一团火要燃起来。

“这是什么曲子。”

曹猎自言自语了一句。

“猎鼓,又叫壮行鼓。”

许问君的脸色也变了变,似乎对这鼓声有些感触。

曹猎问他:“你怎么会知道?”

“因为这是我北疆老家那边的猎人们,冬天进山狩猎之前的壮行鼓,我老家在厄尔伦湖边上,另一边就是大白山。”

许问君道:“我们那边的人很穷苦,靠打渔捕猎为生,每到冬天,大雪封山之后,猎人们就要进山狩猎。”

“大雪封山后,山路难行,无比险恶,一不小心就会葬身在山里,可是又不得不去,因为那个时候狩猎最容易,收获最多。”

许问君道:“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这壮行鼓,因为我们那边的人很少走出来。”

“明智凶险,却不得不去。”

曹猎自言自语了这九个字。

“有点意思。”

曹猎笑起来,大步向前。

牢房里。

李叱一边轻轻敲打着牛皮鼓,落槌很轻。

和着鼓声,他嘴里轻轻的念叨着什么。

“山上有恶狼啊,我有猎叉。”

“山上有黑熊啊,我有猎叉。”

“山上有老虎啊,我有猎叉......”

“我有猎叉啊......都不怕。”

此时曹猎他们早就已经走了,整个牢房里只剩下李叱一个人,所以没有人为他鼓掌附和。

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了风,外边的风声和鼓声显得那么配。

鼓与风和声,是金戈气。

一夜就这样过去,风吹了一夜,鼓只响了一阵。

李叱自然是一夜没睡,他虽然知道这些人还没有害死他的心,然而猎人啊,在山中狩猎明知四周随时都会有豺狼虎豹。

不敢睡,不能睡。

......

......

【11月21日,大雪,心情略爽。】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