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六百六十四章 我说的

不让江山 知白 5749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亭山多了很多新坟,每一座新坟里都埋着两种东西,一种是死亡,一种是野望。

李叱和唐匹敌站在宇文尚云的坟前,两个人很久很久都没有说话。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唐匹敌看向李叱:“该回去了,在这里再多待一会儿,咱们的庆功酒怕是都喝不下去,心里不欢快。”

李叱嗯了一声:“回去......回去之后若你不欢快,我给你舞一曲?”

唐匹敌:“.......”

片刻后,唐匹敌问李叱道:“你刚才在想什么。”

李叱一边走一边说道:“忽然就想到了,其实宇文尚云就是另外一个我......”

唐匹敌没觉得这是很荒唐的想法,而恰巧的是,他刚才也想到了这个。

“这在乱世之中争雄的每一个年轻人,不管出身如何,不管姓什么叫什么,都是我们。”

唐匹敌道:“只是我们还活着。”

李叱道:“武亲王杨迹句调宇文尚云北上的时候,应该想着的是用宇文尚云这个年轻人,把我们这些年轻人送进坟墓中。”

唐匹敌道:“我的坟可不在这。”

他笑了笑:“在百年后。”

李叱也笑了起来。

唐匹敌抬起头看了看天空,微笑着说道:“这个世界上能杀我的只有两种可能。”

李叱问:“哪两种?”

唐匹敌看了李叱一眼:“你与时间。”

李叱笑道:“原来是只有一种......只有在我面前,你才会自觉处处不如,羞愧而死啊。”

唐匹敌:“很生硬。”

李叱道:“我不改,就硬。”

唐匹敌道:“天赋上的事,倒也不用强求。”

李叱撇嘴:“那你天赋是不硬?”

唐匹敌:“噫!”

李叱哈哈大笑道:“原来你也有破绽!”

这是一场值得庆贺的大胜,有了这一战的胜利,豫州的大门已经向宁军敞开。

回去的路上,唐匹敌坐在马车里,因为一夜征战,似乎是有些困了,闭着眼睛休息。

而李叱则双眼瞪得像铜铃,也不知道脑袋里在想些什么。

不久之后,唐匹敌叹道:“你瞪着眼睛看着我......到底想要说什么?”

李叱道:“我忽然想到,你是不是就要与我分别一阵子了。”

唐匹敌道:“为何感受到了一丢丢怨妇般的情绪?”

李叱道:“还真是一丢丢的......”

唐匹敌笑道:“得安阳,灭楚军,南下大门已经打开,若此时我们不趁虚而入,会有人比我更想趁虚而入。”

他看向李叱道:“总不能咱们辛辛苦苦,牺牲无数,却是为他人做嫁衣。”

李叱道:“我就是抒发一下情感,你不用在意。”

唐匹敌道:“抒发的很随意。”

李叱道:“怎么也得表现出一些不舍是吧,要不然显得我多不好。”

唐匹敌撇嘴:“呸。”

李叱大笑,他缓缓吐出一口气后说道:“此去豫州,就真的是陌生之地了。”

唐匹敌道:“等你来的时候便不陌生。”

他闭上眼睛,停顿了一会儿后说道:“豫州大小三百八十六城,遍插宁旗之后,你再看的时候就不觉陌生。”

李叱道:“那我得尽快让人多做大旗,我怕做旗子的都没有你快。”

唐匹敌道:“我觉得这句话里,不都是夸我的。”

李叱道:“怎么可能不都是夸你的,根本就没有夸你的。”

三天后。

距离安阳城大概二十几里外有一个小村子,村子里的人并不多。

因为害怕被战乱波及,很多人都选择暂时逃离以保全性命。

留在村子里的人大概只有两种,一种是无处可去的人,没地方可躲。

一种是走到这不得不停下来的人,能有个遮风避雨的地方就算不错。

在村口有一处篱笆小院,原本院子的主人已经走了,不知去向何处。

如今住在这的人都是前两日刚到村子里的人,还留在村子里的村民也不敢去问。

有上百人的护卫,看起来都凶神恶煞一样。

而这些护卫保护的,是一个很年轻的女子。

“长孙姑娘。”

有人从外边快步跑进来,到了门外俯身道:“出......出事了。”

长孙无忧连忙把屋门拉开,急切的问道:“是,是......是有大将军的消息了?”

来报信的人叫宇文昭朝,是宇文尚云麾下一员大将。

他前些日子奉命带人赶往冀州,接应出城的长孙无忧。

那时候为了能将长孙无忧护送出来,宇文尚云也是煞费苦心。

但不得不说,确实起了作用。

护卫展离只带着两三人,悄悄护送长孙无忧出城,一路上按照约定好的路线走,在走了几天后遇到了宇文昭朝。

宇文昭朝道:“大将军他......败了,宁军已经攻占安阳城,传闻大将军已经战死,姑娘,我们现在就保护你过江回京州。”

长孙无忧的脸色白的吓人,可是却看起来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她的眼睛也是红的,两只眼睛都已经看不到了白色的部分,都是红色。

“不急,劳烦你们再想办法确认一下吧,等确认了之后再说走不走。”

“是......”

宇文昭朝心里的难过都快承受不住,他当然明白长孙无忧心里的难过有多重。

他抱拳道:“我尽快想办法派人进入安阳查证。”

“有劳了。”

长孙无忧俯身一拜。

又两日后,宇文昭朝派去的人回来,告知长孙无忧,大将军确实已经在安阳城亭山战死。

长孙无忧听完后还是看起来没有多大的情绪波动,俯身行礼。

她转身回到屋子里,坐在镜子前,把自己的发式改成了妇人样式,取出这两日她自己亲手做好的白衣换上。

她起身走到门口,院子里的楚军士兵们,在看到她这衣服和发式后,全都楞了一下。

片刻后,宇文昭朝单膝跪倒:“拜见大将军夫人!”

所有人都单膝跪倒在地,抱拳:“拜见大将军夫人!”

“我不会求死,不会随大将军而去,我此生余年,只会做一件事......想尽一切办法,用尽一切手段,也要杀李叱为大将军报仇。”

长孙无忧俯身一拜:“你们今日称呼我为夫人,就请以后留下来帮我。”

宇文昭朝道:“夫人,我等愿意!”

长孙无忧道:“送我回京州吧,我们需要筹谋,我在京州才有力量。”

与此同时,安阳城。

李叱看向崔阔元:“此战破安阳,崔先生是有大功之人,请问崔先生,可有什么需求?”

崔阔元俯身道:“草民只有一件事要求宁王殿下。”

李叱问:“何时?”

崔阔元道:“愿为宁王效力。”

李叱立刻说道:“多谢崔先生,这也是安阳百姓之福,崔先生可有什么打算?只管说,我来安排。”

崔阔元道:“愿意听从殿下调遣。”

李叱沉思片刻后说道:“大将军不日就要南下,安阳城就是大将军的后援之地,崔先生就留在安阳如何?”

崔阔元道:“殿下信任,我定不负殿下所托。”

李叱嗯了一声,扫了众人一眼后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在此宣布,崔先生自今日起,便为安阳府治。”

众人纷纷俯身。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