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八百八十章 翻八碟

不让江山 知白 7076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庆园。

这里对于潦炀城的江湖来说,一部分觉得是禁地,一部分人觉得是圣地。

江湖从来都不是一批人的江湖,老人会逐渐退场,新人会逐渐进来。

有的年轻人就会觉得,老一辈就该自觉退场让路,不然的话就是不识时务。

对于年轻人的这种态度,用麻子午的一句话说就是......我前三十年用命换钱,后二十年点头哈腰逢人便拜,这才有了现在可以让别人为我卖命,可以让那么多人见到我点头哈腰,那么多人逢我就拜。

凭什么,让给你?

将庆园视为禁地的人,和将庆园视为圣地的人,大概在年龄上就会有很大差别。

前者往往已经经历过江湖的毒打,知道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主角。

后者大概年纪都不大,幻想着有朝一日自己成为那圣地的主人。

庆园很大,在潦炀城这样的地方能有几百亩地建一座园子,本身就说明了麻子午的实力。

城中的老一辈还知道麻子午是怎么崛起的,所以对麻子午更加避之不及。

一个出生在潦炀城的人,七岁丧父,十一岁丧母,然后靠着小偷小摸生存。

到了十六岁开始做替人收账的营生,第一次去收钱就被人切掉了一根手指,打的鼻青脸肿扔在大街上。

当夜,潜入这家之后,麻子午一口气杀了这一家七口人,把打他的那个男人十根手指都切下来,杀那人之前,逼着那人一根一根自己吃下去。

那户人家有个十四五岁的男孩,平日里还经常跟麻子午在一块玩,他哭求麻子午放过自己的时候,麻子午说......我不敢让你长大,不敢让你比我强壮,不敢想象有一天你切掉我的所有手指逼着我吃下去。

三十岁之前的麻子午,靠着争强斗狠在潦炀城里立足,可也只不过是个小混混罢了,立足于底层。

不知道为什么他幡然醒悟,拿着自己所有的积蓄去拜见了一位暗道比较有辈分的人,想认对方当义父。

对方跟他说,你这样不入流的小人物,凭什么认为自己有资格做我的干儿子?

于是麻子午当场朝着那人的干儿子叩首,认了那人的干儿子做义父,也就相当于认了那人做干爷爷,这一下,把那位颇有些辈分的人逗笑了。

五年后,麻子午送这位老人归西,在切断这位老人脖子的之前,他说......你在我心里住了五年,应该感到荣幸,因为以后比你厉害比你强大比你辈分高的人,都不可能在我心里住上五年那么久。

到麻子午五十岁的时候,在潦炀城里已经成为一方大豪。

他五十岁生日那天,半个潦炀城的暗道势力都来给他贺寿,在摆宴喝酒的时候,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在酒席间来回穿梭,不停的把自己介绍给那些暗道大人物们,恭谦的像个见到了各科先生的小孩子。

当天晚上,这个人就被麻子午再次请到家里来,这人以为自己终于得到了上天的青睐,运气到了,麻子午要见他,以后就会前程似锦。

在麻子午的客厅里,几个人把他按住,用绳子勒住了他的脖子。

麻子午走到他面前,一字一句的对他说......我十岁开始闯荡江湖,今日来给我贺寿的人,都是我过去四十年间流血流汗建立起来的人脉,你凭什么想在我的寿宴上借我的人脉找机遇?

你问过我了吗?

于是那个人被勒死了,尸体被丢到了潦炀城外某处乱葬岗。

这就是麻子午,他知道怎么让自己爬得越来越高,更可怕的是,他知道怎么不让别人爬的比自己高。

麻子午在庆园里建了一座花房,每天他都会有半天以上的时间在花房里待着。

可能是年纪大了的缘故,越来越喜欢摆弄花花草草。

“老祖宗。”

一个年轻人快步走到花房门口,俯身道:“听说今天景泰茶楼里,有人翻了八碟。”

麻子午修建盆景的手一停。

他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年轻人:“小武,人你看见了吗?”

叫小武的年轻人依然低着头回答道:“老祖宗,我没有见到那人是什么样子,打听到是个年轻人,看着也就二十岁上下,被李春风迎接进了后院。”

“翻八碟啊......”

麻子午长长吐出一口气。

他见过。

他本以为这辈子也就见过那一次了,没想到八十岁了,还能再见到一次。

“老祖宗,翻八碟,是要出大凶之事吗?”

小武问。

麻子午把手里的铁剪放在一边,指了指不远处的躺椅,小武连忙过去把躺椅搬过来,又给麻子午泡了茶。

麻子午在躺椅上坐下来,一边轻轻的摇晃一边说道:“上一次有人翻八碟,其实是四十多年前,那时候我在这潦炀城里,也还只是个小角色......”

景泰茶楼的四干四鲜,历来都有讲究。

你若是吃了四鲜,就说明你要办的事不会涉及到人命,这种事在景泰看来,自然是小事,景泰的小伙计都能接待。

吃了四干,就说明你要办的事是死人事,就是要杀人,这种事就必须前堂掌柜的亲自接待。

翻八碟,意思是......除了景泰的东家之外,可能这潦炀城里谁也接不了这么大生意了。

“那是个书生。”

麻子午眯着眼睛,像是在仔细回忆。

“也巧了,那天我就在景泰茶楼里喝茶,因为有人要买我一条腿,所以我去景泰做生意,想请景泰的人帮忙查出来是谁。”

麻子午缓缓吐出一口气。

“那个人看起来也就三十岁左右吧,穿着一身月白色的长衫,手里拿着一把折扇,风度翩翩。”

麻子午这样辈分的人,到了现在这个高度,能让他念念不忘而且心有余悸的人,会有多可怕?

小武蹲在一边听着,抬起手给麻子午捶腿。

麻子午身边的亲信,小武最机灵,也最勤快,所以麻子午对他很喜欢。

“那天,他摇着折扇走进景泰,坐下来没多久,就把八碟翻了,当时在场的人全都吓了一跳。”

麻子午道:“景泰的前堂掌柜连忙过来,请教那人的名字和来历,那人说......姓李,没来历,闲人一个。”

他看向小武:“景泰的掌柜请他到后院,他说你资格不够,得你们东家亲自来请我,不然的话可能会出大事。”

“景泰里的人,哪个不是眼高过顶,可是翻了八碟就必须重视,这是景泰的规矩,于是当时景泰的东家杨恩泰亲自出来接人。”

“一天后......”

麻子午再次缓缓吐出一口气:“我师父那一辈的,我师爷那一辈的,潦炀城里的暗道势力,被人杀了一个遍,一夜死了一百九十九个人,没有一个小角色。”

小武吓了一跳,下意识的问了一句:“景泰出手?”

麻子午摇头:“不知道,谁也不知道到底是景泰出手,还是那个书生自己出手,不过话说回来,幸好当时我的辈分资历都不够,不然那天夜里可能我也死了,也幸好是比我辈 分高的人死的太多了,所以我才能爬起来的更快一些。”

他看向小武:“但是有这样一个人在,我爬起来的再高也不安心,于是我就想查清楚那书生到底是谁,查了这么多年,也仅仅是知道......景泰当时的东家杨恩泰被人废了,废掉了一身武艺,没撑多久就死了,景泰还损失了什么不知道,可是很快,景泰的人就换了一茬。”

小武心口都有些紧,那个书生到底有多大的本事?

与此同时,景泰茶楼,后院。

李春风给曹猎上茶,刚要退出去,曹猎问他:“为何我把那些东西都倒了,你会亲自过来跟我说话?然后我听到那些人说什么翻八碟,翻八碟是什么意思?”

李春风详细和曹猎解释了一下何为翻八碟,曹猎这才明白过来,为什么当时茶楼里的客人们那么大反应。

他完全不知道这个翻八碟的规矩,如果知道的话......他也不会在意。

听李春风提到近五十年来,只有两次翻八碟的事,于是曹猎好奇起来:“上一个是谁?”

李春风沉默了许久,摇头:“属下也不尽知,东家应该知道的更多些。”

曹猎点了点头:“那我就问他。”

两刻之后,黎三州的书房中,听到曹猎问起来关于几十年前有人翻八碟的往事,他就忍不住叹了口气。

“那人就是来挑场子的......不,不是挑场子,他是来挑整个潦炀城的。”

曹猎听到这话一愣,他问:“什么人这么大的胆子,敢在当时最兴盛时期的景泰找事,那应该也是潦炀城最兴盛的时期了。”

黎三州回答:“卷宗里,只记上了那人姓李,自称为一个江湖闲人,他翻八碟,当时景泰的东家杨恩泰亲自接待,问他想请景泰做什么。”

“当时那姓李的说,我想请你把潦炀城里最恶的二百个人名字列出来,也可以说是潦炀城里杀人最多的二百个人,列出来名单之后,你们景泰的人按照名单去杀人。”

曹猎一怔:“好大的口气,他能出得起多大的价钱?”

黎三州:“杨恩泰也是这样问他的,列出名单不算什么,关键就是你能出得起多大的价钱,那姓李的人回答说,你们去杀这二百人,我就不杀你们,以此为交换。”

曹猎问:“然后呢?”

黎三州叹道:“然后杨恩泰就被废掉了武功。”

曹猎眼神一变,片刻后他问道:“杨恩泰的武艺如何?”

黎三州回答:“上上优。”

因为曹家掌管山河印,所以曹家当然可以随意从山河印中调人经营曹家的产业,也能随意调曹家的人经营山河印的产业。

在山河印的人才评定中分成几个等级,文分三等九级,武也分三等九级。

上中下是三等,上中下又各分上中下,比如上等人才,还会细分成下上优,中上优,上上优。

能被评为上上优的人,要多难可想而知。

在如今的山河印,上上优一共就只有二十几个,四无四有四缺四全这十六个人,都不是全在上上优中,十六个人只有七个有上上优的评级。

曹猎几年前闲着无聊,也去评了一下,不许人给他放宽条件,最终他的评级也是上上优。

曹猎问:“杨恩泰是被那姓李的书生废掉的?”

黎三州点头。

曹猎又问:“那姓李的人,为何突然对杨恩泰下手?”

黎三州沉默了片刻,语气有些复杂的说道:“不是突然下手,而是杨恩泰问了他一句......你凭什么以为你可以威胁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