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五十七章 有所为

不让江山 知白 6599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夏侯琢看向叶杖竹问道:“你捂脸做什么?”

叶杖竹小声说道:“你这小兄弟是来搅局的吧,他这一下,就跟夫妻对拜似的......”

夏侯琢:“......”

叶杖竹道:“看来也不会再有什么事,我知道你从一开始就没打算难为他们,我先后撤了。”

夏侯琢点了点头:“好。”

叶杖竹随即后撤几步,他就像是一个本就无形的人,他出现在你面前的时候你才会惊觉他的存在,他后撤几步,很快就会让人忘了他出现过。

夏侯琢看向顾魏山说道:“你们都走吧,如果不是唐匹敌过来救你们,你们都会死,他也会死,我向来信奉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但我喜欢有人招惹我,不然日子就会过的很无趣。”

他看向唐匹敌:“滚。”

他对顾魏山说话还留着几分客气,对唐匹敌却只有一个滚字,在那一刻,连李丢丢都感觉到了夏侯琢语气之中的哀其不幸恨其不争。

都什么遭遇了,还跑出来喝酒?就不能忍忍?就不能低调些?夏侯琢不说,可这意思已经很清楚。

唐匹敌明白夏侯琢的意思,把顾魏山扶起来后朝着夏侯琢俯身道:“多谢夏侯师兄。”

夏侯琢理都没理,转身回客栈里边。

他一边走一边说道:“睡觉去吧,明儿还要赶路。”

顾魏山忽然停下来,回头看向夏侯琢背影说道:“夏侯公子,我听闻你们是要去云驼山,那边出了事,你们最好还是不要去了。”

夏侯琢问:“出了什么事?”

顾魏山道:“前两日刚刚得到消息,说是有一伙人杀进了大儒玉明先生的山庄,屠尽所有人,一个没剩。”

这一句话说完,李丢丢他们全都愣住了。

他们就是要去见玉明先生,此时听闻玉明先生已经全家遇害,他们怎么可能不惊。

“怎么回事?!”

夏侯琢快步回来后问了一句。

顾魏山道:“还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只是那边的好友派人来给我送了消息,说若没什么要紧事最近不要去云驼山,原本驻扎在涞湖县的府兵调过来两千人正在搜山,凡是可疑之人都会被抓,其实就是见人就抓了。”

燕青之叹了口气道:“看来咱们可以返回冀州城了。”

顾魏山问道:“你们就是要去见玉明先生的?”

燕青之点了点头道:“是。”

顾魏山劝道:“还是别去了,那边以捉拿凶手为名已经抓了许多人,不问青红皂白,只要是在云驼山上的人全都抓了回去,哪怕你们是书院的人也不保安稳,那些府兵连节度使大人的军令都不受,何况是书院。”

燕青之看向夏侯琢,夏侯琢点了点头:“那就不去了吧。”

唐匹敌扶着顾魏山他们走了,李丢丢他们回到客栈里,全都坐在那发呆,一时之间谁也不知道说些什么,这一趟有些波折,甚至连玉明先生都遇害了,完全没有料到。

“我们还去吗?”

夏侯琢看向燕青之。

燕青之摇头道:“我是书院教习,我得为你们负责,这一趟到此为止,若是不想就此回去的话,可在唐县县城附近再休息两天,不能再去云驼山。”

夏侯琢点了点头:

“那就不去,反正我只是跟你们来的。”

正说着话,外边忽然一阵嘈杂声,夏侯琢楞了一下自言自语道:“又回来了?”

他们几个下楼到了门口,就看到几个浑身是血的人冲了进来,两三个人护着一位老者,都已是精疲力尽的样子。

客栈的掌柜吓的已经面无血色,躲在柜台后边一个劲儿的让那几人离开。

“掌柜的,只求你收留一晚,只一晚,我们明天一早就出城。”

其中一个年轻人哀求道:“我们都受了伤,需要敷药包扎,需要休息,我恩师已经年纪大了又受了惊吓......”

他的话还没说完,燕青之的眼睛已经瞪大了。

“玉明先生?!”

那气喘吁吁的老者听到有人喊他猛的抬头,脸上先是露出惧色,好像是因为被人认出来而吓着了,然后看清楚是燕青之后脸色立刻就缓了下来,落差极大。

“青之,是你吗?”

燕青之连忙过去道:“是我,先生这是怎么了!”

玉明先生看起来身上倒是没有受伤,只是累的脱了力,连站都站不住了,那几个保护他的年轻人每个人身上都有伤,而且看起来血迹不都是新的,料来他们之前就在唐县县城里躲藏,这是被人追到此处的。

“一言难尽。”

玉明先生道:“青之,救我。”

那客栈掌柜的说道:“我求求你们不要连累我,你们走吧,我就当你们没有来过,若有人问我就说没见过。”

燕青之看向夏侯琢,夏侯琢点了点头道:“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先离开再说。”

他们几个过去把玉明先生搀扶起来往客栈后边走,也不知道去哪儿,先走了再说,天知道追杀玉明先生的人有多少,什么时候来。

他们才走了大概一刻不到,一群黑衣人冲到客栈门口,有人在台阶上看到了血迹,随即扑入客栈。

“往后边走了!”

客栈老板一看到黑衣人进来,没用问,直接喊道:“我看到他们往后边跑了,才走了不到一刻。”

那群黑衣人立刻就又追了出去,掌柜的长长松了口气,心说这日子真没法过了,遇到的都是什么人啊。

叶杖竹在前边探路,发现一个无人居住的小院,已经稍显破败,但好在是个容身之处,他指了指那小院说道:“你们进去吧,不要大声说话,我在外边守着。”

李丢丢他们应了一声,扶着几个伤者和玉明先生进了小院,这小院里野草丛生,看着至少有两三年没住过人了。

进了正房后也不敢找东西点亮,燕青之他们出门身上都带着伤药,虽然数量不多,好歹还能应付一下,李丢丢和夏侯琢两个人给那几个年轻人上药包扎,燕青之则扶着玉明先生坐下来,询问他发生了什么。

“青之......我这次怕是在劫难逃了。”

冷静下来的玉明先生比刚才神智好了许多,他拉着燕青之的手说道:“他们要除掉的人是我,我这几个弟子本就无辜,他们为了保护我都受了伤,我只求你把他们带走,给他们一条生路。”

燕青之道:“先生放心,我会想办法把你们都带出去。”

“不可能的,他们不见到我不会罢休,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刘崇信不会容我。”

玉明先生靠着墙壁坐在地上,一边喘息着 一边从怀里取出来一样东西递给燕青之:“这东西......你把它藏起来吧。”

玉明先生苦笑道:“世人皆说我伪君子,在朝堂敢对刘崇信那般奸佞破口大骂,可是隐居后却要挨着刘崇信老家以求庇护,其实不然啊......这奸佞之贼若不铲除的话,大楚必危。”

他看向燕青之说道:“我从都城回来后,之所以选择云驼山隐居,而且还假意收了一些好处,在云驼山买下那庄园,实则是为了暗中调查刘崇信的罪名。”

“他在老家改建的房屋,平日里不许人进出,可是我住在云驼山上,每日都偷偷到山腰俯瞰,他老家的宅子已经扩建有百亩之大,规格甚至与皇宫无异。”

他看向燕青之道:“我每日都在山中以千里眼观察,然后绘制图纸,只想着这般证据送到都城,就算陛下再崇信那奸佞也该有所惩处才对,可惜的是......”

玉明先生道:“我门下有个弟子知道后跑去刘府那边告密,刘崇信的手下假扮山贼闯进我家里见人就杀。”

他指向一个年轻人说道:“幸好我弟子蔡三心提前察觉,他们护送着我一路逃出来,逃到唐县县城,本打算躲一日给他们治治身上的伤,可是又被人刘崇信手下人追上......”

玉明先生握紧了燕青之的手:“青之,我死不足惜,可是他们还都是孩子啊。”

夏侯琢在旁边哼了一声:“先生虽然行的是义事,可做法难免太草率,既然知道凶险,当初就不该把弟子们带在身边,此时觉得他们还是孩子心疼他们性命,何必......”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燕青之阻止,燕青之瞪了他一眼道:“此时说这些有何用处?”

夏侯琢道:“我只是想提醒你,刘崇信的人不好惹。”

玉明先生强撑着坐直了身子说道:“世人都知道刘崇信不好惹,可因为这样就永远都不要有人去惹他?此贼不除,大楚就会被他祸害......你说我为何当初不拦着弟子们,我不是不拦,是因为他们也和我一样,有救国除贼之心!”

夏侯琢要反驳什么,可是看了看燕青之脸色,他索性闭嘴。

燕青之道:“先生,一会儿我们把身上的衣服换了,你们穿着四页书院的院服,明日一早出城。”

夏侯琢还是忍不住了:“你想害了书院一两千人吗?”

燕青之一怔。

夏侯琢哼了一声道:“妇人之仁,祸及更广。”

他懒得再多说什么,往外大步走,一边走一边说道:“李叱,你跟我走。”

李丢丢犹豫了一下,看了看师父,师父也点头道:“你跟夏侯先走吧。”

李丢丢问:“师父你呢?”

长眉道人笑了笑道:“师父是道人啊,师父就算再怎么不合格也是个道人,道人如果都不救人了,道门祖师爷他老人家会骂娘的,孩子......师父教过你的,师父怕死,可是也要有所必为。”

李丢丢深深吸了口气,缓缓吐出。

“你真傻啊师父。”

长眉道人笑道:“师父一直都傻。”

李丢丢嗯了一声道:“所以你养出来一个傻徒弟。”

他站在长眉道人身边,如过去那么多年一样。

【书评区,也就是圈子,现在维护之中,大家暂时不能发言,预计今晚或者是明天恢复,不发言可以默默想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