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八十三章 童叟无欺

不让江山 知白 6451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在李丢丢想骑着毛驴逃逸尾随的时候,他从毛驴上跳下来上前行礼,脚下有一个很精巧的小动作。

把空了的酒壶和一段擦血的绷带踢到了身后草丛中,这个小动作被他伪装成下毛驴的时候不小心踉跄了一下,成功瞒过了将军罗耿和他儿子罗境。

不然的话,罗耿也就不会有后来那一句,看着这个少年还挺单纯的。

也就是李丢丢没有听到这句话,如果听到了的话他大概会衷心的夸一句大将军是什么蒙蔽了你的双眼却让你慧眼如炬啊。

他等着那数百骑呼啸而去,很小家子气的把罗耿给他的银子打开看了看,盘膝坐在地上,很认真的数了两遍,居然有五六十两之多。

开心,美滋滋。

李丢丢并不知道一匹战马价值几许,如果知道的话应该就不会这么开心了,那二三十匹战马的价值又岂是五六十两银子可比。

他之前去云斋茶楼赚了五六十两,此时又有五六十两,再加上师父那边的一百两,岂不是距离能买宅院没多远了?

他怀里有一千多两的银票,如果他此时动念从这些银票里哪怕取一百两出来,买宅院的事基本可以搞定,偏偏李丢丢就没有一丝这般念头。

因为得了银子心里高兴,李丢丢看那毛驴都变得眉清目秀起来,虽然刚才有那么一刻想吃了它的冲动,在李丢丢眼里的小毛驴儿,此时就是开了美艳拍的驴肉火烧。

骑上小毛驴,甩动小马鞭,这毛驴儿跑起来轻快的像是一阵风一样。

李丢丢觉得毛驴儿这蹄子落地的声音都那么动听,人生真是远处的山峦轮廓似的,起起伏伏。

与此同时,冀州城。

长眉道人从一个柴堆里钻出来往外看了看,那些可疑的人已经走远,他拍了拍身上的土,想着之前那家客栈应该是住不下去了。

就在他于客栈门口继续摆卦摊的时候,以他眼力,距离还远就看到有一伙儿人一定来意不善,他这么多年行走江湖什么事没经历过,尤其是对四周环境的观察,已经到了老狐狸中的老狐狸那个级别。

所以他都没有收拾卦摊,反正不值钱,那一百两银票在怀里呢,其他的都可不要。

他转身进了客栈,没多说一句话就奔了后厨,从后厨的窗户翻出去开始发力狂奔,跑过了两条街后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地方......他曾和李丢丢睡过的那个柴堆。

于是长眉道人就钻了进去,没等多久就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前边经过,又等了好一会儿后不见动静他才出来。

第一件事他不是想去什么地方躲起来,而是觉得应该去四页书院一趟。

然而白天他不敢去,第一是担心自己去了会被给李丢丢招惹麻烦,引火上身,第二是他觉得四页书院外边说不定也有人在等着。

他在这冀州城里又没有人可以去寻求帮助,在搞不清楚要找他的人什么来路之前也不想连累别人,于是沉思片刻后决定去凤鸣山那边。

那是冀州城里最好藏身的地方,山不高但是林子密集,虽然有道观的人在进山路口看守,可是老道人觉得以自己本事偷偷潜入林子里并不是什么难事。

就在他想到这些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听到高处有人冷笑。

“江湖混子的手段,蝇营狗苟之辈。”

这句话把长眉道人吓 得不由自主的一颤,他抬头望高处看,就看到身后墙头上坐着一个年轻男人。

这人穿了一身雪白长衫,手里还拿着一把折扇,年纪在二十六七岁上下,面目俊美却显阴柔,尤其是那脸色白的好像涂了三斤白面似的,偏偏嘴唇又红的好像刚刚喝了血。

“你是谁?”

长眉道人故作镇定的问了一句。

“我姓姚,一个只要有人给钱就什么事都肯做的人,这是一句推广用的话,我自己想的,如何?”

年轻人看着长眉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值二百两银子,但是既然有人出价,那么我就来了,对你来说有个好消息有个坏消息,你想听哪个?”

长眉道人苦苦笑了笑道:“谁愿意听坏消息呢?”

年轻人道:“好消息是出价雇我的人说一定要把你活着带回去,坏消息是......他说是活的就行,没说几分活。”

说完这句话他从高墙上飘身而落,迈步朝着长眉道人走过来:“我走到你身前还有大概七步,如果你能出价超过二百两,我可以放你一个时辰。”

长眉道人叹了口气,心说那真是不巧了。

于是他转身发力狂奔。

可是他才转身跑出去两三步远,背后传来一阵剧痛,像是有什么东西撕开了他的血肉直接抓住了他的脊椎骨一样的剧痛。

事实上,确实如此。

年轻人只两步就追上了长眉道人,左手往前伸出去一抓,五根手指扣住了长眉道人后背的肉,随着一发力,五根手指全都凹陷进去,死死的抠住了长眉道人的脊椎骨。

这五根手指抠着长眉的骨头,长眉的脖子都绷直了起来,眼睛往上一翻,一动都不能动了。

“看,这么不听话。”

年轻人有些遗憾的说道:“为了你不再逃走,我现在要打断你的双腿和双臂,虽然扛你回去会有些累,但我可以试试问一下雇我的人能不能加价。”

长眉道人艰难的说道:“不用打,我可以跟你走,我想知道......咳咳,是谁雇你抓我的。”

“回答问题,一个问题一两银子,价格公道童叟无欺。”

年轻人笑道:“我叫姚无痕,童叟无欺姚无痕,你听说过吗?”

长眉道人道:“没......”

年轻人道:“没关系,我是立志要成为天下第一杀手的人,虽然你现在没有听说过我,但你以后......妈的,你就要死了,以后应该也不会知道我成为天下第一杀手的事了。”

他居然有些失望。

长眉道人思考了片刻后说道:“我怀里有一张一百两银子的银票,你刚刚说如果我有超过二百两可以放我先跑一个时辰,一百两能不能放我先跑半个时辰?”

他察觉这个叫姚无痕的年轻人不太正常,正常的话就不会跟他说这么多,所以只是想试一下。

姚无痕竟是立刻就松开了手,然后说话都变得客气起来。

“给银子就是主顾,主顾的要求不能不听。”

姚无痕把手伸出去:“一百两,半个时辰,不会少一息不会多一息,童叟无欺。”

长眉道人转身看向姚无痕,他知道自己绝对不可能是这个年轻人的对手,于是没有丝毫犹豫的把那一百两银票取出来,姚无 痕接过银票仔细的检查,确定不是假的后点了点头。

他一跃而起回到墙头上坐下来,从怀里取了个简单的沙漏放在一边。

“半个时辰,开始吧。”

长眉道人听到这句话后转身就跑,他年纪已经大了,刚刚脊椎骨疼的又影响很大,所以跑起来竟是有些偏,一头撞在旁边墙壁上。

长眉道人忍着疼继续往前跑,这半个时辰的时间是生死。

姚无痕坐在墙头上看着长眉跑远,他是一个号称童叟无欺的人,没收银子答应的事当然可以不算数,但只要是收了银子答应的事,他从不反悔。

沙漏在姚无痕身边无声的流动,姚无痕从怀里取出来一个纸包,像是什么珍宝似的小心翼翼打开,里边只是一块吃剩下的酥饼。

长眉道人一路狂奔跌跌撞撞,他不知道自己能去哪儿,虽然对方没有回答他是谁派来的,可是大概能猜测到是官府的人,所以长眉不敢去官府。

他跑着跑着忽然抬头看见远处有一片高墙碧瓦,从没有来过此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暂时先往人多的地方跑,那杀手再凶狠也应该不敢在众目睽睽之下抓人。

一口气跑到那高门大院外边,门口几个身穿青衣皂靴的家丁伸手把他拦了下来。

“王府重地,切莫随意靠近。”

“王府?”

长眉道人抬起头看了看,一眼就看到了门边上一行大字,他忽然间就好像落水的人看到了一块漂浮过来的木板一样,扑通一声跪下来,不求什么尊严,只求活着。

“劳烦告知一声,我是王爷故交,有人追杀我,还请王爷救我一命。”

“王爷故交?”

其中一个家丁看了看他,倒也没有难为人,只是让他在门口等着,说了一句若你真是王爷故交,就算只在这门口也没人敢来动你。

说完后家丁转身进门去了,长眉道人心里不住的祈祷,心说王爷啊王爷,虽然只有一面之交,可希望你老人家千万得出来见我一面。

他想多了,羽亲王这般身份,就算是在王府里又怎么可能轻易出来见人?

所以当家丁出来告诉他王爷不会出来的那一刻,长眉道人觉得这个世界一下子就变得黑暗了不少。

他是有丰富的江湖经验,可是在绝对的实力差距面前,这些经验也许还不如跪地求饶管用。

“王爷就在府里,让我带你进去。”

家丁都不理解为什么这道人一脸绝望,在他看来王爷不出来那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吗,而长眉道人已经急的乱了心智,只想着王爷不出来自己就算是没救了。

“是是是......”

长眉道人刚刚那一瞬间好像经历了冰火两重天,立刻爬起来跟着家丁进了王府大门。

不多不少,半个时辰后姚无痕就出现在王府门口,任何蛛丝马迹都不可能瞒得过他的眼睛,所以他没有浪费一息时间就追到了这。

抬头看了看羽亲王府的牌匾,姚无痕心说这是这下有些麻烦了。

但他不怕麻烦。

他收了人家银子,就要把事情做完,不管多艰难都要做完,这是一个杀手最应该秉持的宗旨。

姚无痕觉得,自己真是一个言而有信的人啊。

【求订阅】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