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五百三十二章 金甲与金牌

不让江山 知白 6981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李叱确实觉得受之有愧,这两件礼物着实贵重,他作为晚辈,又作为客人,这样受礼会让他心中不安。

然而澹台大将军态度更为坚决,所以李叱也只好暂时答应收下来,大将军如此执着,他若再拒绝,就是伤了老人的心意。

“咦?”

在旁边的余九龄忽然咦了一声,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他站在那金甲旁边指了指:“这上面的梵人文字,好像掉了一部分。”

李叱和澹台器也过来看,仔细检查之后发现确实有些不对劲,这甲胄似乎被改动过。

澹台器随即吩咐一声:“请修复这金甲的匠人过来。”

不多时,那修复金甲的匠人赶了过来,澹台器问他那掉了的字是怎么回事。

匠人回答道:“这金甲应是许久之前就被修补过,想来曾经有过战损,而且损坏颇为严重,修补的地方所用的材质和盔甲本身不同,是金。”

澹台器皱眉道:“你说的仔细些。”

匠人道:“我在修补金甲的时候,发现金甲实则为两层,也有些好奇,只是不敢轻易动手,恐毁了这件至宝。”

他指了指那字所在的位置:“这里是被黄金覆盖,然后刻上了梵文,这金板是嵌在此处,之前打斗的时候又有损坏,所以金板掉落了一部分。”

李叱看向澹台器道:“下边似乎也有字。”

澹台器道:“这金甲已经是你的了,你来做主。”

李叱点了点头道:“那晚辈就放肆一回。”

他看向匠人说道:“这位师傅,请你把这甲胄上的金子全都拆下来,看看原本是什么模样。”

匠人有些为难道:“虽然是后来修补,可是这些金板做的也算极为精致,若拆掉的话,再难复原。”

“拆就是了。”

李叱心说金子拆下来也是金子,怕什么。

于是那匠人随即动手,最先是在这甲胄左右臂甲的位置,分别拆下来一层金板,那金板大概有半指厚度,分量沉重。

金板上都是梵文,匠人说,他也不是看的很懂,大概意思像是一种关于封印什么的说法。

澹台器听到此处,又派人去找识得这梵文的人过来,是将军府中一位主簿,姓刘。

刘主簿是个真正做学问的人,通贯古今,博学多才,对西域文字也很精通。

他仔细研究了一下金板上的梵文,越看越是心惊,许久之后他脸色有些异样的对于澹台器说道:“大将军,这确实像是一种封印,也可以说是诅咒。”

澹台器道:“若这金甲是当初月氏国的皇帝甲胄,为何会有不吉利的诅咒文字?”

“因为......”

刘主簿显然有些犹豫,他看向澹台器道:“大将军,可否等这甲胄清理之后再说?”

澹台器点头:“那就等等。”

匠人把金板都拆下来,又清洗了金板下边,外表看似金光璀璨,拆掉之后才看得出来,下边满是泥垢灰尘,毕竟已经这么多年了。

都清理之后,竟然在这甲胄左右臂甲位置上发现了篆体文字,左右各有四个字。

李叱不认得梵文,可却认得这篆体......所以在看清楚这八个字之后,李叱的脸色也微微变了。

“受命于天,既寿永昌。”

李叱读出来这八个字之后,在场的绝大部分人都被震撼,只有余九龄不明白这 是什么意思。

“大周天子甲!”

澹台器的眼睛骤然睁大。

“很多很多年前,周国力衰微,四周诸国乱我中原,西域,西北,至少数十部族大举侵入,那时候,大周的军队正全力对抗蒙帝国,无力平定西域之乱。”

澹台器道:“致使数十族百万人杀入中原,从西域杀到中原腹地,只西疆这边,就有千万人被屠。”

余九龄问:“这大周天子甲,就是那时候被抢走的?”

李叱道:“这几十个部族的乱兵,在西北屠杀千万百姓,觉得有机会霸占中原,结果却惹怒了蒙帝国,在大周覆灭之前,蒙帝国的骑兵先击败了西域诸国的联军,杀了几十万人,于是西域联军只能认输求饶。”

他看向余九龄继续说道:“蒙帝国的人,逼迫西域诸国联军为先锋攻打大周都城,而咱们中原各地义军纷纷赶来勤王救驾,都城外,死伤百万。”

“大周都城被攻破后,传闻大周天子被保护突围而出,蒙帝国的军队进入大周都城。”

这时候,刘主簿声音微颤的说道:“这就对了.......这就对了,这些梵文的诅咒,就是要封印这大周天子甲和中原气数。”

刘主簿道:“想来就是月氏国的人,当初得到了这大周天子甲,据我考证,当时为了救天子,大周名将杨子弋换上了大周天子甲,装作大周天子往北突围,而周天子则在众臣保护下往南突围。”

“杨子弋率军四五千人突围出十余里后就被围困,最终全部战死,无一人生还。”

刘主簿道:“这大周天子甲,大概就是那时候失落的,被月氏国的人得去藏了起来,因为后来蒙帝国的汗皇曾经派人搜寻,却无所得。”

他指着金板说道:“这些梵文的意思,前边都是他们西域的神灵名号,比如这个,是太阳神,这个是沙漠之神......”

“意思是,祈求得到这些神明的力量,封印中原的天子甲,以此来封印中原的气数,后边的文字,是说要让中原征战不断,灾厄不断,洪水泛滥,大火焚烧......”

说到此处,刘主簿摇了摇头:“月氏人的心肠,也太狠毒了一些。”

李叱却笑了笑道:“小孩子过家家一样的玩意,还不如咱们这边扎小人显得有用。”

他看向那匠人问道:“这些金子可以融了重铸吗?”

匠人回答:“自然可以。”

李叱嗯了一声:“那就融了重铸。”

匠人问:“请问要做成什么?”

李叱道:“做金簪,头花,发饰这些东西,做金镯一对,反正就都做成首饰就得了,要齐全。”

匠人楞了一下,何止是他,连澹台器都楞了一下。

李叱道:“做的大一些,反正金子足够,越大越好。”

澹台器问:“你这是......这是何意?”

李叱看向高希宁那边,嘿嘿笑了笑道:“备彩礼。”

高希宁脸一红,吓得连忙扭头,心里却美滋滋。

匠人道:“这么多的金子,就算都做一整套首饰,应该也有盈余,还需要做些什么吗?”

李叱思考片刻后说道:“做两块金牌,剩下的金子能做多大就做多大,金牌上刻字......”

他在匠人耳边低低说了几句什么,匠人一听又懵了一下,看李叱的眼神变得格外复杂起来。

大概给人的感觉是,他觉得李叱幼稚......

此时,这套大周天子甲外边的金板都已经拆掉,露出本来的模样,古朴肃穆,看着就比金甲有威势的多。

匠人仔细把甲胄清理出来,擦拭的干干净净,这甲胄上有无数的伤痕,但足可见材质之坚硬,痕迹虽密密麻麻,但却都很浅。

这甲胄上的伤痕累累,就仿佛在诉说大周灭亡的最后一战有多惨烈,也在诉说,周末名将杨子弋那一战有多决绝。

李叱看着这乌黑色的甲胄,在这甲胄胸甲左侧还有竖着的两行文字,一共十个字。

李叱仔细辨认了一下,然后心里一动。

那十个字......朕执天子甲,敕令天下宁。

他一怔,心里莫名震撼。

“这就是天意吧。”

澹台器看着那甲胄上的字,长长吐出一口气后对李叱说道:“这甲胄天意归你,这是天予之物。”

本来因为这甲胄左右臂甲上的字,李叱还想推辞,受命于天,既寿永昌,这八个字分量太重。

可是因为这朕执天子甲敕令天下宁十个字,李叱决定把这甲胄留下来,不管是不是天意,都要留下来。

就这样,李叱他们在凉州城又停留了一些时日,在等澹台压境归来的这段时间,李叱每日都向澹台器请教兵法上的事。

这一老一少,经常一聊起来就忘记了时间,连吃饭都要喊他们几次才会来。

而那位匠人师傅,也趁着这段时间先把大周天子甲修复,重新穿了皮绳,镶嵌锁扣这些东西。

修复好甲胄,他又找来相熟的匠人,一起制作李叱要的那些金器饰品。

又十五六天后,澹台压境率领得胜之师归来,他这次出征,带回来无数的金银财宝,还有无数的粮草辎重。

澹台压境和西域联军攻灭月氏国的时候,就已经做了安排,月氏国的疆域被西域诸国瓜分,楚军对月氏国的疆土没有兴趣。

中间还隔着龟兹国和卯犁国,就算要了疆土也没有任何意义,更不可能分兵镇守。

所以澹台压境要的就是金银钱粮,西域诸国的人当然不会拒绝,他们更想要的是疆土,算是各得所喜。

除了这些金银钱财之外,澹台压境还带回来不少宝马良驹,可谓收获丰厚。

澹台压境回来之后又两天,李叱他们就要告辞回去了,澹台器交代澹台压境随李叱回中原,要多学多看。

分别之际,澹台器又在澹台压境带回来的那些宝马良驹之中挑出来两匹,一匹通体赤红犹如烈焰,一匹浑身雪白宛若飞云。

这两匹马,赤红马名为照夜,雪白马名为朝露。

澹台器对李叱说道:“我要坐镇凉州,你和高姑娘的大婚之日,我怕是难以到贺,这两匹马就是我提前送给你们的大婚贺礼。”

照夜送给了李叱,朝露送给了高希宁。

李叱和高希宁以晚辈身份行大礼道谢,然后带着队伍回归燕山。

半路上,高希宁实在好奇,问他那日和做金饰的匠人师傅说了些什么。

李叱笑着取出来一个木盒,打开后,里边是两面金牌,都有手掌大小。

他将两面金牌递给高希宁,高希宁接过来看了看,然后就咧开嘴笑了起来,笑的满眼都是小星星。

这两面金牌上,一面刻字为:玩玩乐乐天生一对。

另一面金牌上刻字为:吃吃喝喝长命百岁。

李叱笑道:“来吧,分赃,你一个我一个。”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