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九百八十一章 人各有志

不让江山 知白 7598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满城权贵都跑去了东城隆昌门外恭迎武亲王归来,这个时候谁都明白武亲王回来的不正常,也谁都明白必须装糊涂。

这件事用屁股想都能猜到不对劲,武亲王从苏州那边撤兵回来,号称拥兵两百多万的李兄虎谁来挡?

如今还能在大楚官场上混迹的人,哪个是傻的?

大家自然也都猜到武亲王回来,必然不是奉旨回来的,而是私自回京。

陛下却还要亲自去迎接出城,这其中含义显而易见。

那就是大楚还离不开武亲王,陛下离不开武亲王。

隆昌门外,皇帝远远的看到武亲王的队伍过来,竟是朝着队伍跑过去。

他这一跑,文武百官还有乡绅士族也要跟着跑,一下子,场面顿时热闹起来,也混乱起来。

武亲王身边只带着一些亲兵,见到对面竟然是陛下亲自迎接过来,武亲王连忙下马。

他还没有来得及跪下去,皇帝已经一把将他扶住:“王叔,朕好想念你啊王叔。”

说这句话的时候,皇帝的眼睛里已经满是泪水。

在这一刻,武亲王心里的担忧一扫而光,只有一心的愧疚和满怀的心疼。

许久没见,武亲王已经老了,陛下明明那么年轻,却也是面容沧桑。

“陛下,臣有罪。”

武亲王又要拜下去,皇帝就又硬生生把他拉起来。

“王叔当然有罪!”

皇帝大声说道:“朕先后数次派人请王叔回来,可王叔却坚持要荡平贼寇之后才回京,如今王叔凯旋,朕却还是要责备你,王叔你真的......太不会照顾自己了,看看你这一身征尘,看看你这满头白发,朕心疼啊。”

皇帝说着说着,眼泪就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他拉着武亲王的手说道:“王叔这次击败大贼李兄虎,朕却不知道还能如何感谢王叔,朕......”

皇帝松开武亲王的手,后退两步,抱拳俯身:“朕替大楚万万千千的子民,多谢皇叔了。”

武亲王吓得脸上变色,连忙跪倒在地:“臣有愧。”

“王叔无愧。”

皇帝再次把武亲王扶起来:“是朕......是朕有愧,是朕对不起王叔。”

武亲王此时此刻,也是老泪纵横。

他其实明白陛下不得不有这样一场戏,但是他也看得出来,陛下也确实真情实意。

他带着队伍力抗李兄虎百万大军,没有粮草,没有后援,没有希望,如果是别人带兵的话,可能早就已经败了。

皇帝说他有愧,确实有愧。

“咱们回家。”

皇帝拉着武亲王的手:“王叔随朕回家!”

人群中,归元术看了一眼武亲王,又看了看武亲王随行的人那一身褴褛衣衫,就知道武亲王回来怎么可能是大胜而归。

武亲王的大军都不敢靠近都城,而是在远处驻扎,就足以说明其狼狈,不敢被人看到。

此时武亲王手下的士兵,身上连甲胄都没有了,衣服破烂,面黄肌瘦,若这般模样被百姓们见到,谁还会觉得大楚能坚持的住?

那可是天下致锐的左武卫啊。

归元术又看了一眼群臣最前边站着的李尚,也看到了紧挨着李尚的黄维安。

他沉思片刻,转身离开。

李尚又怎么可能不清楚武亲王的窘迫,怎么可能不清楚左武卫的狼狈。

他压低声音对手下人说道:“立刻去组织人手,不管用办法,组织队伍从府库把战服甲胄送去左武卫大 营,我也不管用什么办法,挤出来粮草物资一并送过去。”

这话正好被从他身边经过的武亲王听到,所以武亲王都忍不住感激的看了他一眼。

这个年轻人他似曾相识,好像有些印象,但却记不清楚,看他身上二品紫袍的官服,武亲王便明白这是陛下启用的新人。

年轻人有如此头脑如此安排,武亲王也觉得此人可堪大用。

大楚畸形的强盛在什么地方可以展现出来?

兵部武库。

没钱没粮,但是武库中的兵器甲胄多的难以计数,可这说起来值得骄傲吗?

这其中的龌龊,只有兵部那些大人们心知肚明。

每年,兵部都会要求制造多少兵器多少甲胄多少器械,不管需要不需要,都要做。

这是兵部那群大老爷们最大的利益来源之一,数量当然不能少,质量嘛......

反正没人查。

假如每年朝廷拨款是五百万两,全部用于制作这些东西,保质保量的情况下,可能是五万套,从甲胄到兵器再到护具。

如果质量没有要求的情况下,还是五万套的数量,那还需要五百万两吗?

兵部得到拨款,上下克扣,到武工坊还是要克扣,真正用于制作这些东西的款项能剩下一百万两就是好事。

如此的大楚,不颓败才怪。

做皮甲的皮子,一层皮子切成三层,再说弓箭,甚至能混账到用芦苇杆来糊弄,只是看起来像是箭而已。

但是武库的那些人会藏,每年都把以前存的品质好的东西往外挪,把新造的东西往里边运。

如此一来,就算是有人装模作样的来查查,最起码场面上看不出问题。

可是以前存的好东西,早晚都有用完的时候,那些糟粕,早晚都有露面的时候。

不久之后,世元宫,东书房。

“去给王叔烧水!”

皇帝吩咐内侍:“为王叔洗去一身征尘。”

武亲王刚要拜谢,皇帝却拉着他的手走到一边坐下来:“王叔辛苦,先坐下来说话。”

他一摆手,甄小刀立刻就反应过来,转身出去吩咐朝臣可以散去,陛下要和武亲王多聊会儿。

东书房里只剩下了几个人,包括李尚和黄维安等人,他们都是皇帝启用的新人,如今大楚朝廷里的柱石。

“陛下。”

见朝臣大多退去,武亲王再次起身要叩首请罪,皇帝却叹了口气:“王叔,你在这样,朕心里会很疼。”

武亲王只好作罢,一时之间,场面就显得尴尬起来。

李尚站在一侧,不敢正眼去看,时不时的扫一眼那年迈的武神,心中生出一种戚戚之感。

他在崇文院求学的时候,武亲王曾经多次到崇文院授课,那时候的武亲王,看起来真的是仿若站在云端的天神。

哪怕那时候大楚也已经到处都有叛乱,可那时候也没有人觉得大楚会那么快就不行了。

此时李尚甚至从这位老武神的身上,闻到了一种腐朽的味道,这让他更加的担忧。

这样一位老人,还能扛着大楚走多久?

所以他又不得不想到了尉迟光明,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大哥要叛逃。

陛下对大哥是那么的在乎,那么的重视,他看得出来陛下是真的把尉迟光明视为武亲王的接班人。

也许在武艺上,尉迟光明和武亲王差距还大,但是在领兵的才能练兵的技巧上,尉迟光明已经不逊色多少。

只要给尉迟光明一点时间,成为大楚的新一代武神绝 对不是问题。

越想,他心里越难受。

皇帝对武亲王说,不用避讳李尚他们,战局到底如何,请武亲王明言。

于是,武亲王就仔仔细细的说了一遍,每一个听者的脸色都越来越沉重,乌云压顶一样。

李尚他们一直陪着武亲王到深夜,皇帝在期间甚至要亲自为武亲王搓背,武亲王自然不敢应允,但陛下的态度已经表达的格外清楚,那就是不管怎么样,武亲王依然是大楚第一重臣,无人可及。

深夜的时候,李尚乘坐马车回到自己家里,下了车回望皇宫方向,也不知道想了些,愣神了好一会儿。

进门之后就忍不住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却吐不出一身的疲惫和满心的阴郁。

“大人。”

管事连忙上前:“有大人的一位老友,在书房已经等大人半夜了。”

“老友?”

李尚的眉头皱起来:“何来的老友?”

管事道:“说是大人当初在崇文院的同窗,早早离开京城,今日才会特来拜访的。”

李尚在心里松了口气,他如今贵为当朝文官第一人,虽然没有宰相之职,已有宰相之权,所以往日那些有关系没关系的,每日都会有来扯关系的。

若真的是曾经的同窗,听闻他此时已经别陛下重用,所以过来讨个前程也是常理之中的事。

他吩咐人去泡茶,一进书房的门脸色就大变。

“你......你!”

两个你字,第一个是惊喜,第二个是愤怒。

在看到归元术的那一瞬间,他的第一反应是我兄弟居然没死,第二反应是这应该就是大哥叛逃的罪魁祸首!

“别急着喊人抓我。”

归元术指了指对面:“就算是要抓我也不差这一会儿,你我之间的情分,难道都没有坐下来聊一会儿的必要了吗?”

李尚脸色变幻不停,沉默片刻后回身吩咐:“没有我的话谁也不准靠近书房,都离远一些。”

随从们立刻应了一声,转身走了。

李尚把房门关好,走到归元术对面坐下来:“我只希望你要和我说的,没有一句废话。”

归元术问:“那你猜猜看,你这府里,有多少人是皇帝派来盯着你的。”

李尚皱眉:“我不知道大哥是怎么被你骗了,但你骗不了我,如果你来只是怂恿我也做一个叛徒,那你干脆不要说下去了。”

归元术就知道会是这样,五兄弟之中李尚的性格最为坚定。

他取出尉迟光明的亲笔信和信物递过去:“大哥让我给你的,你看过就明白了。”

李尚伸手接过来,沉默片刻,直接把那封亲笔信扔进了茶炉里,看都没有看一眼。

那件信物,他却揣进怀里。

“不用看,我也不需要你们的理由,哪怕再合理。”

李尚起身:“我生为楚人,现为楚臣,我父亲教会我的第一个字不是我的姓也不是我的名,而是楚。”

归元术嗯了一声:“以前你说过。”

李尚:“你还记得以前?”

归元术没有回答。

李尚走到门口,把门拉开:“你走吧,这是我最大限度的渎职枉法,以后若有机会,我会到陛下面前请罪。”

归元术起身,居然真的没有再说什么就走了。

李尚看着归元术的背影,片刻后朝着背影喊了一句:“那件信物,我会在战场归还给大哥。”

归元术举起手晃了晃,意思可能是知道了,也可能是再见。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