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四百七十八章 还是女人

不让江山 知白 7575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李叱就猜到了这个女人会再次逃离,她确实很擅长这样的事,几次都能避开凶险,包括上一次虞大哥亲自出手的时候。

但是这一次她躲不开。

两次暴击,那个女人的身体几乎都被镶嵌进城墙里,尘土飞扬中,人瞬间就没了气息。

叶先生从远处掠过来,看到如此场面忍不住轻轻叹了一声,看城墙的坑就知道有多暴力。

他是担心李叱一个人过来会有危险,没想到李叱杀人居然这么快,出手竟然这么重。

“是个女人?”

叶先生停在李叱身边看了看,那女人的脸已经分辨不出来五官。

李叱点了点头。

叶先生问:“认识吗?”

李叱摇了摇头。

叶先生叹道:“这好像是你第一次杀一个女人。”

李叱道:“坏人不分男女。”

他停顿了一下后又补充了一句:“敌人也不分男女。”

叶先生和李叱同时转身,都没有再看那具尸体,那个女人应该怎么都没有想到,自己会这么突然就死掉。

她想过自己会死,但没有想过会死的突然,还死的这么丑。

“上次在城里杀的那个敌人,你好像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就是燕山营的那个什么八当家。”

叶先生一边走一边说道:“听说是个很丑很丑的男人?”

李叱道:“确实不知道是谁,但确实是个很丑很丑的男人。”

叶先生道:“刚才那个也不知道是谁,但应该是很漂亮的女人。”

李叱道:“这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吗?”

叶先生道:“丑的男人和漂亮女人,都想弄死你。”

李叱叹道:“这又算是什么联系。”

叶先生一边走一边说道:“没什么联系,丑与漂亮,男人或是女人,都他妈的杀了便是。”

李叱一怔。

叶先生可是个温文尔雅的人,他居然说了脏话,他看向叶先生,叶先生耸了耸肩膀:“我今天杀意有点重,和脏话比较配。”

李叱道:“我也是。”

叶先生指了指一侧:“我去那边,既然你我杀意都重,那今天就比比?”

李叱问:“赌点什么?”

叶先生想了想,回答道:“谁输了谁亲余九龄一口。”

李叱惊了。

他犹豫了片刻后说道:“叶先生你要是想要,就直接跟他说......我不和你争,咱们的人,应该也没有你的竞争者。”

叶先生哈哈大笑,长身而起,大袖飘飘而去。

城墙上,两个小胖道人已经把不少马贼引了过来,两个人一个往左一个往右,虽然都是胖乎乎的,可是跑起来一点都不慢。

他俩行走江湖,靠的就是一个跑字。

城下,休汨罗看了一眼,他已经不想那么多了,于是对初东说道:“你追一个,我追一个,先解决了这两个再说。”

初东点了点头,随便选了个方向追出去。

彭十七一边跑一边回头看,那些马贼跑的没他快,他故意要把人引的分散开,所以还得保持好速度。

可就在这时候,他看到一个女人从后边那些马贼头顶飞掠了过来。

那个女人踩着马贼的肩膀和头顶,从人群上空超越,速度奇快。

彭十七回头看着吓了一跳,连忙加速,胖乎乎的 人跑起来,越快越可爱。

“就是你这小道人!”

初东看到那身道袍,又看到身形胖,以为是在冀州城里和她大师兄擎天交手的那个,哪里还肯放过。

彭十七听到这句话就觉得不对劲,他虽然不知道那女人是谁,但他确定那女人追错人了。

“我不是你要找的胖子,虽然我也是胖子,那个胖子比我丑!你他娘的倒是看清楚啊!”

初东怒道:“就是你,化成灰我也认得你!敢做不敢当,你竟然如此不堪!”

彭十七一边跑一边喊:“化成灰个屁,人都认错了,你能认出个屁的灰啊。”

初东认定是他,咬着牙狂追。

彭十七心说张玉须啊张玉须,你是在哪儿得罪了这个娘们儿,还是个眼瞎的。

他心急之下,哪里还能想起来之前冀州城里的事,况且那天也没亲眼所见。

初东就认定了那胖道人是大师兄的仇人,发了狠,越追越近,两个人这般发力之下,倒是把后边的马贼队伍给甩开了。

彭十七实在是跑的有些累了,回头看,那贼婆娘距离自己已经只有丈余,他吓了一跳。

一边跑一边在自己身上摸索,翻来翻去,有什么东西就往后砸什么东西。

初东在他身后还要不停闪躲,一时之间,居然被彭十七又把距离拉开了些。

可是彭十七身上的东西又不是无穷无尽,扔着扔着就没了,于是这个家伙毫不犹豫的把道袍解开了。

脱下来往后一甩,寄希望于把那个贼婆娘罩住,最好摔她一个跟头。

可是道袍也被人家躲开了,距离还再次拉近。

于是彭十七把衬衣也脱下来,朝着后边甩出去。

这就变得有意思起来,他那一身白花花的小肥肉就暴露在阳光之下。

跑起来的时候,胸口和肚子跟波浪似的。

小肥肉上下乱颤,duang儿duang儿的。

彭十七道:“现在你看清楚了吧!你追错人了!”

他情急之下胡乱喊了一句,哪里还顾得上去想,穿着衣服那婆娘都能认错,不穿衣服那婆娘也没见过啊。

初东以为彭十七是故意在戏弄她。

她怒吼一声,双脚发力犹如鹰一样掠起来,距离已经不算太远,双脚朝着彭十七的后背踹落。

彭十七回头看到了,立刻往旁边闪了一下,初东的这一踹随即落空。

可是彭十七也停了下来,再想跑绝对来不及了。

彭十七自己觉得他应该不是这女人对手,于是毫不犹豫的就从城墙上跳了下去。

皋县的城墙不高,也就一丈多一些,他快落地的时候双脚在城墙上蹬了一下,身子横向出去,落地一个翻滚后起身。

本以为甩开那女人了,哪想到初东跟着就跳了下来。

彭十七再往前跑,初东一把抓在彭十七的肩膀,肩膀上就见了血,把人往后一拉,然后一拳朝着彭十七的脖子砸了过去。

一只手从旁边伸过来,在拳头即将打中彭十七的瞬间,一把攥住了初东的手腕。

李叱抓了初东的手腕一拉一扭,然后侧踢一脚踹在初东的胸口上,初东的双脚蹭着地面往后倒飞出去,后背撞上城墙。

李叱看了看彭十七,见他肩膀上的伤并不是很重后松了口气,但是却醒悟过来......彭十七没穿上衣。

李叱这一看,把彭十七看臊了,他抬起手挡住自己的胸口说道:“都怪她!”

李叱迈步走向初东,一边走一边说道:“孽畜!这样的时候,你居然还想干这个!”

彭十七连忙道:“不是你说的那样!”

李叱一懵。

他回头看向彭十七:“不是她想,是你?你竟然是这样的人!”

“死!”

初东已经再次扑上来,不管是李叱还是那小道人,都是她的生死仇人。

此时她看清楚了彭十七的正脸,也明白过来自己确实认错人了,但那又有什么关系。

都要死。

初东一拳打向李叱,她的手上有特殊的东西,形似铁爪,又锋利如刀。

所以刚才那一刻,李叱才会攥她手腕。

这一拳过来,李叱没有大幅度的避让,只是微微横移,同时肩膀下沉。

那一拳打向他咽喉,他避开,那一拳就在他肩膀上打空。

李叱猛的起身,肩膀扛住初东的胳膊,手抬起来压住初东的肘弯。

肩膀往上起,手往下压。

咔嚓一声,初东的胳膊就被李叱掰断。

初东疼的叫了一声。

李叱把她胳膊往外一拉,手肘撞击在初东胸口,这一击把初东撞的向后,李叱紧跟着又一脚踹在初东小腹上。

一气呵成。

初东趴倒在地上,挣扎起来,李叱跨步到了她身后,一只手按住她的头顶,把她又硬生生的按了下去。

一只手抓住初东那条没受伤的胳膊抬起来,往后一发力,咔嚓一声,初东的这条胳膊也断了。

就在这时候,远处有几个黑影飞掠过来,最前边的那个人身穿长袍大袖飘飘,若不仔细看,居然有些像是叶先生。

那人在不远处停下来,朝着李叱喊了一声。

“住手!”

李叱抬头看过去,见来的是一个老者,大概五十几岁年纪,穿一身灰色长袍,长须及胸。

那老者看向李叱说道:“你放开她,我可不杀你。”

李叱依然按着初东跪在那,另一只手抓着初东废了的胳膊,他看着那老者,那老者也在看着他。

那老者阴狠的说道:“她是我徒弟,你若杀她,我必让你死无全尸。”

“唔。”

李叱把初东断了的胳膊往上抬,然后用初东手上的铁爪对准她的太阳穴,猛的一推。

噗......

铁爪刺进太阳穴中,血一下子涌了出来。

李叱松开手,初东的尸体往前扑倒,太阳穴伤口里的血不停的流出来,地上很快就红了一片。

对面那个老者显然已经气急,脸色煞白。

“师姐!”

那老者身边有人尖锐的叫了一声,嗓子都破了。

李叱看过去,认出那个女人正是冀州城里逃走的两个女人之一,这个他已经杀了,那个他也不会放过。

今天好像确实不是什么好日子。

李叱已经杀了两个女人,在他面前还有下一个。

那老者缓缓吐出一口气,看着李叱说道:“你没有活路了。”

李叱没理会,懒得理会。

如此看来这个老者,就是张玉须说的那个什么龙虎山道门的叛徒了。

他没有回应那老者的话,而是把手伸出去,掌心朝上,小拇指和无名指弯曲,用中指和食指往回勾了勾。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