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一百零六章 怪人

不让江山 知白 6947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李丢丢并不熟悉苑修维,其实也不只是苑修维,除了燕青之外李丢丢哪个教习都不是很熟悉,要说熟悉,排在燕青之后边的就是书院书林楼里的那位教习。

书林楼里的教习先生是个很神秘的人,也是个让人害怕的人,传闻他曾犯过大错所以被贬到书林楼看守藏书,整个书院唯有燕青之能和他交流无碍。

至于是犯了什么大错,知道的人却寥寥无几,因为当初知道的那些人大概都已经离开书院了,这些话他们也不敢随意说出去。

后来李丢丢才知道,在书院所有人眼中,不管是弟子还是其他教习先生,他们也都不怎么喜欢燕青之。

他们觉得书林楼里那位先生是怪物,燕青之就是半个怪物,倒不是燕青之做过什么惊世骇俗的事,只是因为那怪物也就见到燕青之的时候才会有些交流。

李丢丢一开始是不知道这些事的,因为他去书林楼的时候并不没有察觉到哪里不对劲,那位先生对他还算和颜悦色,也只是话比较少。

再后来李丢丢自己去书林楼读书,每次见到那位先生也都规规矩矩行礼,先生便总会看他一眼再无别的表示。

知道书林楼那位先生不正常并不是燕青之告诉他的,燕青之从没有在背后说过那位先生任何一句不好的话,甚至都不会提起来。

是因为李丢丢把苑修维吓跑了之后,旁边看到了这一幕的一个书院弟子也被李丢丢吓着了。

李丢丢一掌拍碎了桌子,然后对苑修维俯身一拜,拜下去的时候眼睛往上抬着看了苑修维一眼,正是这一眼把苑修维吓得面无血色。

不巧的是,有几个书院弟子在食堂门口经过,他们也看到李丢丢抬起头看苑修维的那一眼。

然后李丢丢就听到了他们的对话,那几个人加快脚步走了,其中一人说......以后要离李叱远一些,你看到他那个眼神了吗?和书林楼里那个怪物看人的眼神一模一样,都是怪物。

怪物?

李丢丢想着,他们这些所谓正常人眼里的怪物,多半都比他们这些正常人要更像个人。

一日的课程结束之后,李丢丢等燕青之出教室的时候故意跟上去,他好奇的和燕青之打听了一下那位书林楼先生到底哪里奇怪,为什么书院弟子都那么惧怕他。

“他?”

燕青之脚步一停,看向李丢丢问道:“为什么突然对他好奇?”

李丢丢耸了耸肩膀:“他们说我像那位先生。”

“你?”

燕青之沉默片刻,摇头:“差得远了。”

李丢丢就更好奇了。

燕青之举步往前走,一边走一边说道:“他是大概十来年前到的书院,与高院长见面后,两个人聊了大概一个多时辰,高院长对他的学识无比钦佩,立刻聘请他为书院教习。”

李丢丢问:“然后呢?为什么后来被贬去了书林楼看守藏书?”

“因为他讲学......太大胆了。”

燕青之道:“他一开始还算正常,后来可能是和弟子们关系熟悉了,他讲课也就没有那么刻板,一些惊世骇俗的言论便接二连三的冒出来,传到高院长耳朵里把高院长吓得几乎背过气去,连忙把他找来谈话,本想赶出书院,可是又实在舍不得他的才华,于是就把他留在藏书楼。”

李丢丢问道:“他说什么了?”

燕青之道:“他说......”

后边的话还没有说出口,燕青之先往四周看了看,然后把声音又压低了一下后说道:“他与一个关系最 亲近的书院弟子说这个世界上不该存在等级,还说皇帝也只是为百姓服务的,还说百姓们有权分得田地......”

燕青之叹了口气,声音低到不能更低的说道:“这其实不算什么,他和我说过的话若是传扬出去,书院都有灭顶之灾......他说,皇帝不应该是一家传承,应该是举国之人选出来的能者居之,还需有人监督皇权......”

这话把李丢丢都吓了老大一跳。

这话传出去,确实是灭顶之灾。

燕青之道:“他更奇怪的地方在于,他记不住自己姓什么,或者说他不在乎自己姓什么,甚至不在乎自己叫什么,比如今日他一卷书,书里有个人是他钦佩的,他便把自己姓氏改成那个人的,过两日看到别的人让他钦佩,他就把姓氏再改一次,我认识他那么多年,我知道的,他大概就换过有四五十个姓氏了。”

李丢丢吐了吐舌头:“确实是......有些惊世骇俗了。”

燕青之道:“他之前说的那些话是不忠,随意更改自己姓氏是不孝,一个不忠不孝的人......”

李丢丢又问了一句:“那他为什么和先生关系那么好?”

“呃......”

燕青之略显尴尬的笑了笑。

他走了一会儿后才说道:“什么样的人都会有朋友,况且从心里说,我不觉得他说那些话有多错......所以有时候想想,可能我也是个怪物。”

燕青之忽然回头:“对了,你是第二个他愿意接纳的书院弟子,第一个是唐匹敌。”

李丢丢一怔。

“他说你还行。”

燕青之笑了笑说道:“还说你将来会有大出息,大到没边的那种。”

李丢丢笑道:“我师父也这么说。”

燕青之道:“你以为你师父正常?”

李丢丢想了想后点头道:“说的也是......”

然后他看了看燕青之,燕青之哼了一声:“别看我!”

因为不是每天都能见到高希宁,所以李丢丢就都会自己在树林里练功,今日聊到了书林楼里那位先生,李丢丢就决定不去树林去书林,他是真的对那位先生好奇起来。

燕青之也是闲来无事,便和李丢丢一起去书林楼,半路上李丢丢把苑修维的事和燕青之仔细说了一遍,燕青之对这件事的评价是......

干得不错。

他不喜欢苑修维,那是一个刻板到让人厌恶的人,比如教学,弟子的答案如果和书册上的答案差一个字也是错的,背书的话丢一个字也是不合格。

燕青之不喜欢这样的人,和他完全是两种人,燕青之教学,只要学生领会的意思对了就好,他绝对不会一个字一个字的去纠,他觉得那是有病。

书林楼一如既往的空荡,往日里就很少有人来借书,再加上那教习古怪孤僻的性格,愿意来接触的人就更少了,即便是来,也是在又其他教习先生在的时候才来。

燕青之进门口看到那个教习正在低头写着什么,在他旁边桌子上已经有厚厚的一摞文稿。

“今日你姓什么?”

燕青之问了一句后说道:“不知道你姓什么,不好打招呼。”

这是一个气质很奇怪的人,他看起来像是三十几岁,可是你仔细看一会儿后又觉得他已经有五十岁,再仔细看一会儿又觉得他可能三十岁不到。

“我姓李。”

那人回答后又把头低下去,继续在纸上写写画 画。

燕青之道:“是哪个人又让你佩服了?”

那人头也没抬的回答道:“我本就姓李。”

燕青之:“呸,你跟我说本就姓这三个字后边加的都有一本百家姓了。”

那人还是没抬头,依然在写写画画的回答道:“我想起来了,我确实姓李。”

燕青之看向李丢丢:“可以打招呼了。”

李丢丢俯身一拜道:“李先生好。”

李先生抬起头看了看李丢丢,难得的露出笑容:“你过来看看我写的如何。”

燕青之都懵了。

这态度,不对啊。

李丢丢走过去低头看了看李先生在纸上写的那些东西,看了好一会儿后实在是看不懂,所以他试探着问了一句:“这是......画符?”

李先生撇嘴道:“这是注音,我在给每一个字注音,等我把这些准备好之后,孩子们再读书认字就会方便很多。”

李丢丢没懂。

李先生看他样子就知道他不懂,但是他也懒得解释,他本来就是一个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的人,能对李丢丢多说几句话就足以说明他很喜欢李丢丢这个孩子了。

李丢丢不懂是因为他觉得,给字注音,岂不是多学一样事?直接认字不好吗?

燕青之走到跟前低头看了看,撇嘴道:“且不说你这些东西有用没用,只说你如何推广出去,你做得到吗?”

李先生愣住,他坐直了身子仔细想了好一会儿,然后点了点头道:“确实推广不出去。”

燕青之道:“所以没有用。”

李先生重复了一遍:“所以没有用......”

他看了看那已经有很厚一摞的手稿,随意推给李丢丢道:“送你了。”

李丢丢怔住,连忙说道:“这是先生的心血,学生不敢收,先生,若这真是有用的东西,现在不能推广实行,以后应该也有机会的。”

李先生道:“所以给你合适。”

李丢丢问:“为何给学生合适?”

“因为你年纪小,正常情况下死的会比我们晚。”

李先生道:“就这样吧。”

他起身舒展了一下身体,看了看外边的天色后说道:“你若是要去二楼看书的话就快一些,我忘记出去买灯油,已经有两个月没有,现在天很快就黑了。”

燕青之道:“你是书林楼的教习,居然忘记了准备灯油。”

李先生道:“因为不需要,天黑之后不准有人进书林楼。”

燕青之问:“那你自己不用?”

李先生道:“我用灯油做什么?这书林楼里有多少台阶,从东走到西多少步,从北走到南多少步,有多少窗户......所有的构造我闭着眼睛走都不会碰到。”

燕青之道:“可是黑啊。”

李先生看了燕青之一眼,片刻后一字一句的问:“若你熟悉了黑暗,就不怕黑暗,若你就是黑暗,便没有了黑暗。”

燕青之觉得这话不通。

李先生没有继续理会燕青之,而是看向李丢丢道:“并不是因为有光而不怕黑暗,正因为有光,人们才会惧怕黑暗,如果这个世界上没有光,人们还会害怕黑暗吗?”

他转头看向窗外,有些意味深长的说道:“所以要想驱散黑暗,不是变成光,而是先变成黑暗......”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