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八百二十一章 结伴同行

不让江山 知白 7745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龙头关。

庄无敌看着面前的人,不得不说,他内心之中还是有几分惊讶。

因为他没有想到这个人竟然敢直接出现在宁军面前,而且还是一副如此的从容模样。

“我叫曹猎,山河印少主,你家宁王的对手。”

曹猎的自我介绍也是那么的简单直白。

庄无敌点了点头道:“听说过你。”

曹猎居然还能笑着问了一句:“听说中,我怎么样?”

庄无敌道:“内心沉稳,性格谨慎,眼光长远,做事果决,当然也心狠手辣。”

曹猎点了点头:“还不错,八九不离十。”

庄无敌道:“你为什么来?”

曹猎道:“快过年了,给你们宁王送点礼,你们这边过年没有走亲戚的习惯吗?”

庄无敌道:“走亲戚的习惯自然是有的,可我们好像不是亲戚。”

曹猎道:“跟你不是。”

庄无敌觉得面前这个家伙可真不怎么会说话,曹猎也是这样觉得的。

曹猎回头看了一眼,手下人随即将那个箱子递给庄无敌,庄无敌没有立刻接过来,而是问:“这是什么?”

曹猎认真的说道:“是你家宁王的心。”

庄无敌脸色一变,眼神里出现了几分杀机。

这句话,很显然就是来挑衅的。

曹猎却依然那副不以为然的样子,继续说道:“你家宁王的心一直都掉在钱眼里出不来,我把钱眼给他送来了,所以这自然就是他的心。”

庄无敌看向那口箱子,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些什么。

曹猎道:“这箱子里,是整个北境之内,绝大部分山河印暗道钱庄,赌场,各种生意的卷宗档案,如果我猜得没错,你家宁王看到这些东西的时候,嘴角都咧到耳朵那。”

庄无敌当时就想说你太放肆了,但是没能说出口,毕竟他也是有底线的人......人家说的对,就不能批评人家。

能说什么呢?说......你太放肆了,我家宁王当然......就算是这样的人,你也不能这样说出来。

“你们很幸运。”

曹猎对庄无敌说道:“你们跟对了人。”

庄无敌道:“不用你提醒,我比你知道的早一些。”

曹猎嗯了一声,他不知道庄无敌是一个基本上不怎么会和不熟悉的人说话的人,如果他知道的话,应该开心些才对,因为庄无敌已经很给他面子了。

“你家宁王以后不用再找我了,我也不会再找他了。”

曹猎转身,一边走一边抬起手摇了摇。

“等他到了这之后,告诉他,以后的日子里他少了一个最难缠的对手,应该是很无趣的事,他的对手......也这样觉得。”

说着话,人已经走远。

庄无敌好一会儿后才反应过来,自己似乎应该把这个人扣下的才对。

然而片刻后又觉得,自己就这样把他放走了,丢丢儿心里应该不会觉得他做错了。

出城的马车上,赶车的常居定笑着问道:“少主,咱们去哪儿?”

马车里闭目养神的曹猎仔细的想了想,然后回答:“咱们回江南。”

常居定又问了一句:“咱们以后真的就过那种......有钱有闲,混吃等死,除了花钱之外无所事事的废人了吗?”

曹猎道:“你说到废人两个字的时候,是不是差一点没能忍住笑出声?”

常居定笑起来,真的笑出了声。

常居定叹道:“那样的日子多无趣啊,我还没有准备好..

....”

曹猎道:“那你可以不去了。”

常居定道:“不行不行,那么艰难的日子,我一定要陪着少主一起度过。”

曹猎叹道:“你擦擦口水。”

常居定哈哈大笑起来,扬起马鞭甩了一下,那拉车的马儿都显得轻快起来,跑起来的时候,马脖子上挂着的铃铛,响的声音可好听了。

几天后,关内。

马车旁边,曹猎站在那一边撒尿一边像是思考人生一样,他这样的人,连撒尿都让自己显得很不一样。

常居定问:“少主,刚刚听说,青州贼兵已经快到了,龙头关那边怕是又要打仗了,这马上就要过年,当兵的人,真是辛苦。”

曹猎嗯了一声。

然后抖了几下。

他整理好衣服,一边活动着一边说道:“没什么大不了的了,青州贼兵到龙头关,数万白山军在,宁军在,还有那么多百姓们在,青州贼兵也不敢轻易进攻,况且......你还没有发现吗?”

常居定没理解:“发现什么?”

曹猎道:“入关走了几天,如此平静,就足以说明黑武人根本就没能打进来,是李叱赢了。”

常居定楞了一下,然后不由自主的松了口气。

不管李叱是谁,但他赢了南下的黑武大军,这都是值得庆贺的事,那都是值得尊敬的人。

“以后的日子会很好。”

曹猎忽然笑起来:“我还没有见过一个比他更牛皮的人,所以这才是最值得开心的事......如果我们运气好一些,活的足够久,也许还能看到将来有一天,咱们中原的军队,跑去欺负欺负黑武人。”

常居定忽然间想到,他们来兖州之前少主心里可还不是这么想的。

那时候少主的目标是控制兖州,然后和李叱去争夺天下,就算争不下来也要让李叱寸步难行,不是寸步难行也要让李叱不好受。

这才过去多久,少主的心思竟然已经变成这样了。

但他不敢问,谁傻谁才问。

“咱们走吧,李叱要急着赶去龙头关,一定没时间回冀州。”

曹猎笑起来道:“我忽然很想吃冀州城里的吊炉烧饼,原来那家卖吊炉烧饼的可不是在冀州,我记得很好吃......咱们先去冀州城里胡吃海塞几天,然后再回江南,临走之前,我要在宁王府的墙上滋一泡尿。”

常居定道:“那大家一起。”

“你们不行。”

曹猎摇头:“只能是我,因为那是他欠我的。”

说完后上了马车,语气轻快的吩咐了一声:“走吧,去冀州城里吃喝玩乐,你们谁会唱曲儿?吼几嗓子让我听听。”

赶车的常居定想了好一会儿,也没有想起来自己会唱什么。

就在这时候马车旁边一个骑着马的护卫忽然就扯着嗓子唱了起来,声音贼大。

“嘿小妹妹看到了情哥哥呦,那个心花怒放喔,你搂着我的小蛮腰,我抱着你的胳膊肘......”

马车里,曹猎:“......”

就在他们离开这个地方的一天后,李叱的队伍在官道上呼啸而过。

他们两个人只隔开了一天,在同一个地方出现,只是两个人谁都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巧合的事。

李叱要急着赶去龙头关,而曹猎则悠闲的往冀州方向去,这可能是很长一段时间内,两个人距离最近的一次。

又两个月后,冀州城。

曹猎的马车到了冀州城外,或许是因为在车里确实有些憋闷,又要等待着进城的盘查,所以他下车活动了几下。

在他们的马车前边,还 有一辆马车在排队等着接受检查,而那马车里坐着的一个年轻书生,似乎也是因为过于憋闷,同样下车活动了几下。

那年轻俊美的书生回头的时候,恰好看到曹猎,看曹猎的相貌气度,年轻书生想着这个家伙应该比较有钱。

而曹猎看着那个年轻书生的眼神,想着这个家伙应该是在想着怎么骗我的钱。

于是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后,都笑了起来。

那年轻俊美的公子对他拱手,算是打了个招呼,曹猎也笑呵呵的回了个礼。

于是,两个人就都装作很随意的走到了一起闲聊起来。

曹猎问:“请问公子尊姓大名?”

那年轻公子回答道:“在下姓李,名善功,公子你呢?”

曹猎道:“我姓曹,叫曹放舟,放之四海的放,逆水行舟的舟。”

他问道:“李公子来冀州城,是专程来做什么的吗?听公子的口音,不像是冀州本地人。”

李善功道:“只是慕名而来,听闻冀州现在夜不闭户路不拾遗,觉得不大可信,所以要来亲眼看看。”

曹猎道:“我也一样,我看公子面善,你我有缘相识,要不然结伴同游?”

李善功立刻说道:“正有此意!”

不久之后,曹猎回到了他的马车上,李善功也回到马车上,赶车的小书童问:“先生好像和那个陌生人相谈甚欢?”

这李善功,自然就是那位给徐绩出主意,破解冀州被围困之危的净崖先生。

“当然开心。”

净崖先生道:“那人看起来就豪阔好客,咱们未来几天在冀州城的吃喝住行都有着落了。”

小书童笑起来:“那可真好。”

曹猎这边。

常居定问:“少主,那人是谁?好像和少主很投脾气似的。”

曹猎笑道:“他想骗我请他吃喝玩乐,我想利用他的遮掩身份,所以当然投脾气......互相骗骗的事,还不都是顺着对方的话说。”

常居定笑起来:“好在是只想骗咱们的银子。”

曹猎笑道:“是我愿意的,所以不能算骗,算是我送给他的好了。”

然后曹猎反应过来:“你为什么说好在他只是想骗咱们银子?”

常居定:“我......就是这个意思啊?”

就这样,这两个家伙,因为心里那点小算盘而凑在一起,在接下来的几天中,与冀州城内各大旅游景点中流连忘返。

这些旅游景点都有着差不多相同的游览内容,但是两个人以及他们的随从,却都好像很乐此不疲。

在某个景点的旅游包房中,李善功笑着说道:“我与你如此投缘,你若无事,不如跟我一起去找个人吧,一路上游山玩水,若是找到的话,你一定不会失望。”

曹猎问:“你要找的人是谁?”

李善功笑道:“一个神仙。”

曹猎问:“神仙?这个世上还能有神仙?”

李善功道:“有啊......这个世上如果只有一个神仙的话,那只能是他......见到他你就会明白,自己的所学,在他面前,都不值一提。”

曹猎居然真的被他说的感兴趣起来。

“你要找的人在什么地方?”

曹猎问。

李善功的小书童接了一句:“我们也不知道,就打听呗,看看谁最会养猪,哪个养猪最好,哪个就是他。”

曹猎:“?????”

曹猎躺在一个少女的腿上,那少女听到这话,立刻说道:“我知道啊,冀州的人都知道啊,最会养猪的,肯定是余九龄余将军!”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