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二百四十六章 哥哥带你回家

不让江山 知白 6839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表演三猿献宝的小伙子忽然间把手里捧着的寿桃掰开,从里边取出来一把匕首,朝着羽亲王的心口就刺了过去。

羽亲王脸色一变,双手往前伸出,啪的一声竟是稳稳的匕首夹住。

小伙子没有想到羽亲王的反应居然这么快,而且身手这么好,他知道以前羽亲王曾经领兵,可那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而且也没有羽亲王武功高强的传闻。

他被羽亲王双手夹住匕首,在那一瞬间,他匕首一转,羽亲王的手就不得不分开。

下一息,小伙子向前突进,匕首再次朝着羽亲王的心口刺过去。

一阵急促的摩擦声传出,羽亲王坐着的椅子向后平移出去,这座椅是檀木所做又大又沉,椅子腿和地面摩擦的声音有些刺耳。

一只大手抓着羽亲王座椅靠背往后一拉,连人带椅子都被甩到了那人身后。

小伙子一抬头,仿佛看到了一座高塔。

一名身穿铁甲的武士从羽亲王身后迈步过来,救了羽亲王之后一巴掌朝着小伙子头顶拍下去,这铁甲武士没有用兵器,那只蒲扇般的大手就算是他的兵器了。

小伙子的手往前刺着,想收回来已经来不及,只好再往下蹲来避开那一巴掌。

哪想到这铁塔一般的铁甲武士巴掌落下居然是虚招,他一脚踢出去,随着一声闷响,小伙子被踢的往后倒飞。

然而,这并没有结束。

小伙子被一脚踢的飞了起来,铁甲武士一个大跨步向前,手往前伸,一把将飞在半空中的小伙子抓住,然后攥着脚踝抡起来朝着地上狠狠一砸。

这一下重击,摔的小伙子立刻就失去了反抗之力。

台上,那位大娘凌空而起,手里的二胡琴弦拉起来,竟然能当做弓弦用,随着她一松手,两支藏于二胡之中的短箭激射而出。

这两支箭的目标不是那个铁甲武士,依然是羽亲王。

铁甲武士横跨一步挡在那,两支箭打在他身上,发出两声脆响,迸发出不少火星,也不知道他身上的铁甲究竟有多厚重,两箭都被弹开。

他一弯腰把那个小伙子抓起来,这个小伙子已经被摔的嘴里往外溢血。

铁甲武士把人拎起来看了看,似乎是觉得有些无趣,他眼神轻蔑看了一一眼,然后朝着地面又狠狠的砸了下去。

砰地一声,小伙子的脑袋撞在青石板的地面上,直接头破血流,脑壳都碎了。

铁甲武士摔了几下又把人拎起来看了看,再摔,随着他抡动尸体,血液被摔的到处都是。

将尸体扔到一边,铁甲武士看向那个妇人。

大娘看向小伙子的尸体,眼睛里血红血红的,那不是她的儿子,但是她的同伴,他们结伴而来只有一个目的,就是报仇。

四周无数甲士涌了上来,把那妇人团团围住。

就在这时候,处在无数护卫保护下的羽亲王忽然啊的叫了一声,眼睛睁的那么大,眼珠子都好像要从眼眶里凸出来似的。

他抬起手指向一侧,一时之间竟然不能说话。

不远处,管事宋春明把刀从王妃心口里缓缓的抽出来,他看向羽亲王,眼神里都是不甘。

刚刚那一刻,没有人注意到他一刀捅死了王妃。

而此时在台上的小姑娘夏兮若已经脸色发白,她没有想到会突然出现这样的变故,那个安慰她的大娘,那个对她灿烂一笑的小伙子,竟然是要杀羽亲王的人。

更让她没有想到的是,管事宋春明会一刀杀了王妃。

她是最早看到这一幕的人,因为她在那小伙子动手的瞬间,就也想出手去杀王妃,别人的注意力都在羽亲王那边,唯有她的注意力都在王妃身上。

在她刚刚往前迈步的时候,她就看到一直唯唯诺诺好像哈巴狗一样的宋管事动了,他的袖口里滑下来一把短刀,猛一转身,一刀捅进王妃心口。

王妃下意识的抬起手抓住宋管事的手,可是根本阻挡不住那把短刀在她心口里来回转动了几下,那一刻曾经是她眼里奴才的宋管事,变成了恶魔。

只片刻,王妃的手就无力的垂了下去。

不少甲士围上来,用连弩和长枪对准宋管事,他长长的吐出一口气,这一口气中满满的都是遗憾和不甘。

“竟然没能杀了你。”

他看向羽亲王,摇头道:“上天无眼。”

“你到底是谁!你为什么要杀了她......为什么!”

羽亲王沙哑着嗓子咆哮。

“王爷应该忘了,又或许是王爷从来都没有在乎过,我,是平昌县人。”

宋管事再次缓缓吐出一口气,他迈步向前,不是走向羽亲王,而是走向那个同样被团团围住的妇人。

四周的甲士依然用长枪和连弩对着他,没有王爷的命令,他们也就不能立刻杀了这两个人。

宋管事走到那妇人身边,对她微微点头,妇人也对他点头示意。

宋管事看向羽亲王说道:“你是不是都没有想到,我这样一个人,贪财好色胆小如鼠,溜须拍马阿谀奉承,居然会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而拼死。”

他停顿了一下,突然提高嗓音说道:“岳大人被你们这些人害死了!因为有他在,平昌县百姓们才能活命,才能有一口饭吃,我不是个好人,但我还知道什么是有恩报恩,我还没忘我是哪儿的人!”

“你们第一次要对岳大人动手,就是我提前派人回去给他送信,他本来可以走的,可是他没有走,因为他担心他走了,平昌县的百姓们都会饿死,他宁愿自己死也要开仓分粮。”

宋管事大声说道:“我从知道岳大人已经死了的那一天开始,就一直在谋划怎么为他报仇,岳大人可能看不起我,觉得我出卖了自己的良心在羽亲王府里做事,像一条狗一样活着,但这不妨碍我敬重岳大人,不妨碍我为他报仇!”

他用短刀指向羽亲王说道:“我今日杀不了你,但好歹杀了你的妻子,我知道你有多在乎王妃,因为你要想当皇帝,离不开宇文家的支持,她现在死了,你的春秋大梦也该醒了。”

他说完这句话后转身看向那妇人说道:“没能成功,是我们对不起你们,我先送你上路,不会让你被他们折辱。”

妇人点头。

宋管事一刀捅进那妇人心口,妇人缓缓倒在地上。

“抓住他!”

羽亲王暴喝一声。

宋管事抬起手奋力一刀戳进自己脖子里,血立刻就喷涌出来,两个人的尸体倒在地上,血液缓缓的在地上流了一片。

台上,所有人都吓傻了。

站在羽亲王身侧的井颜戾大声喊道:“台上所有人全都拿下,看看都有谁是他们的同党!”

一大群甲士朝着台上扑过去。

就在这时候,有战马嘶鸣声。

两个人骑着一匹马直接从前院冲了过来,王府里护卫重重 ,按理说没有人能如此纵马冲突,可来的人是夏侯琢,王府里那些护卫都认识他,竟是不敢阻拦。

夏侯琢骑马从前院冲到后院,人群纷纷避让。

到了近前,夏侯琢从马背上一跃而下,在落地之前,把挂在马鞍一侧的陌刀抓在手中。

他落地之后,陌刀往上一挑,把挂在那的横刀挑下来,李叱伸手一把抓住。

刷地一声,横刀出鞘。

夏侯琢大步往前走,那些甲士不敢对他下手,纷纷后撤,两个人大步朝着台上过去。

台上,当夏兮若看到夏侯琢的那一瞬间,哇的一声就哭了。

再怎么坚强的小姑娘,曾经一人跋涉千里,曾经苦学数年,还敢一个人来王府要刺杀王妃,但她看到夏侯琢的那一刻,所有的坚强都不见了。

“玉立,别怕,大哥来了。”

夏侯琢大步往前走,一个王府甲士的首领脸色为难的伸手:“这些人都可能是刺杀王妃的凶手同党......”

他话还没说完,夏侯琢一巴掌扇在他脸上。

“滚开!”

啪的一声,那人直接被扇的横着飞了出去。

羽亲王眼睛血红血红的看着这一幕,王妃刚刚被杀,那些在台上的人都有同党嫌疑,就算是没有,这些人他也都要杀了泄愤。

可是在这时候他儿子来了,而且是直奔台上,就在他刚要发怒的一瞬间,听到夏侯琢喊了一声......玉立别怕。

羽亲王的眼睛骤然睁大,猛的看向台上。

王妃的儿子杨卓此时抱着他母亲的尸体嚎啕大哭,见到夏侯琢,可能是情绪彻底失控,嚎叫着冲了上去。

“夏侯琢!你给我滚出去!”

他刚跑到夏侯琢身边,夏侯琢一把掐住他的脖子,单臂一甩,杨卓就被他扔了出去。

夏侯琢却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走到台下,朝着夏兮若伸手:“下来,哥哥带你回家。”

夏兮若哭着点了点头,从台上跳了下来,夏侯琢一把接住,拉着她的手转身就走。

李叱把横刀递给夏侯琢:“换换,你护着她。”

夏侯琢把陌刀扔出来,李叱把横刀扔过去,两人互换,李叱握住陌刀转身而行,他在前边,那把陌刀随时都准备劈开一条血路。

羽亲王大声喊道:“琢儿,她是谁!”

夏侯琢侧头看了羽亲王一眼,语气冰冷的说道:“你不配知道。”

井颜戾并不熟悉夏侯琢,因为他来的时候,夏侯琢已经去北疆了,他只是知道羽亲王在外边还有一个儿子,他现在甚至怀疑这刺杀是夏侯琢设计的,他也完全不知道夏侯玉立是谁。

此时看到夏侯琢带人要走,他立刻对羽亲王说道:“王爷,人不能放走,万一是同......”

啪的一声,羽亲王一个耳光抽在井颜戾脸上,井颜戾脸色一变。

“滚!”

羽亲王骂了一句,他快步向前,试图把夏侯琢留下,他一边走一边说道:“琢儿,她,她可真的是玉立?”

夏兮若看向这个男人,这个有父亲之名的男人,却没有说一句话。

他竟然认不出自己了。

夏侯琢也不理会,拉着夏兮若的手大步向前,前边的人全都让开,三个人就这么走出羽亲王府。

而羽亲王则呆呆的站在那,失魂落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