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六百七十六章 动摇

不让江山 知白 7656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方洗刀不是没有想过,跟在吕无瞒身后的时候动手,他有自信动手则成。

可是他又真的太想知道吕无瞒到底要带他去看什么,吕无瞒的自信究竟因何。

两个人出了小院后一直往后走,又走过三排这样的院落,到了后边的单独一个小院。

吕无瞒一边走一边说道:“刚刚千办大人问我,我们既然已经存在千年,为何手段还这么低级,你问这样的话,一是低估了我们,二是低估了你口中的那些贤才能人。”

吕无瞒回头看了方洗刀一眼,笑了笑道:“古往今来,有多少具备治国之才的大能,他们真的就能被威胁?”

“有忠臣为劝谏撞阶而亡,有权臣为治国呕心沥血,威胁他们?岂不是太小瞧了他们。”

他推开这独院的门,入眼就看到了院子里那一棵正好开着的桃树。

这院子里的粉红,让人觉得有些不搭调。

“请进。”

吕无瞒说了一声,方洗刀随即迈步进院。

吕无瞒在他后边进的门,回身把院门关好。

“千办大人刚才在我身后的时候,为何不动手?”

“现在吕先生也在我身后,为何不动手?”

吕无瞒因为这句话而笑起来。

“千办大人,确实令我刮目相看,所以我更想说服你。”

吕无瞒再次到了前边,推开屋门。

“千办大人不动手,是想看看我到底有什么本事,想看看我是不是在吹嘘,也想为宁王打探更多消息。”

吕无瞒道:“而我不动手,是因为千办大人这样的勇气忠诚,让我折服。”

他进门之后指了指地板:“就在下边......就正如金州府治大人周启喜,我本可杀他,却没杀,只是因为不杀他,他还能造福一方百姓。”

方洗刀笑道:“吕先生这样的人,还能想到造福一方百姓的事,不容易。”

吕无瞒道:“你低估我了,也低估了我们。”

他在地上踩了一下,地板随即震动起来,紧跟着一扇暗门打开。

这居然是一条暗道,只是还不知通向何处。

吕无瞒似乎也不怕方洗刀真的在他背后动手,先顺着木梯下去。

两个人一前一后到了暗道中,又走了二十几步,面前便是一道封门。

吕无瞒取了钥匙把封门打开,那门似乎格外沉重。

“我才来了一年半,千办大人认为,一年半之内我可造出这种地方吗?”

他问。

方洗刀摇头道:“这样的工程,没有数年之功不可能建造的出来。”

吕无瞒道:“建造这里,其实用了十二年。”

方洗刀一怔。

吕无瞒笑道:“而这里,已经存在了数百年,建于大楚立国之前。”

他迈步前行,方洗刀紧随其后。

进了门之后,一股干燥的灰尘的气味就涌进鼻子里,方洗刀有些不适的咳嗽了几声。

吕无瞒进来之后,指向四周:“千办大人,自己看吧。”

方洗刀快走几步,往四周看去,瞬间眼睛就睁大了。

这是一个巨大的地库,在这四周密密麻麻的都是石台,每一座石台上都堆放着巨大的银砖。

之前在外边见到的五十两一锭的银子,和这些银砖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每一块银砖,都和建造城墙的那种城砖一样大小,所以这一块有多重可想而知。

吕无瞒道:“这里的财富,只是我们手中的九牛一毛。”

他做了个请的手势:“千办大人请随我继续向前。”

方洗刀下意识的跟着吕无瞒往前走,两个人穿过一座一座的石台,也是穿过了一座一座的银山。

方洗刀都不知道走了多远,才看到前边居然还有一道门,吕无瞒打开之后,两个人进入另一间地库。

在这地库里存放的,都是黄金。

和那些银子比起来,这里黄金的数量自然是差了些,可是带给人的震撼比外边的银山还要大。

“请看。”

吕无瞒指向对面的墙壁。

方洗刀快步过去,站在那抬头看着。

墙壁上挂着许多画像,上下一共有七排,每一排都有几十幅,有的已经很古旧,有的则看起来像是前些年的东西。

吕无瞒指向高处:“大周第一代宰相杨纯刚,我们的人,第二代,第三代,之后的每一代,都是我们的人。”

“这边,大楚的宰相,将军,大将军......千办大人自己看看,有多少名字是你熟知的?”

吕无瞒走到墙的一端,指了指最后一幅画像:“这个人是谁,千办大人应该知道。”

方洗刀快步过去,看到画像上的名字,他的眼睛骤然睁大,那画像居然是大楚权阉刘崇信。

如他这样的人,都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

“他也是你们的人?”

“是。”

吕无瞒道:“之前我对千办大人说,当今皇帝杨竞是个变数......其实说的不准确,变数是他,刘崇信。”

“刘崇信入宫是我们安排的,和先帝交好也是我们安排的,只是没有想到,他却真的把先帝当做了自己最好的兄弟。”

“更让我们没有想到的是......他居然欺骗了我们。”

吕无瞒找了个地方坐下来,似乎有些遗憾。

他轻叹一声后说道:“按照我们最初的计划,太子杀老皇帝,然后刘崇信杀太子,这样一来,大楚就亡了,我们会立刻辅佐杨玄机继位,迅速平定地方,恢复中原秩序。”

吕无瞒缓了缓后,语气中有些无奈,有些遗憾,还有一些敬佩。

“刘崇信派人告知,他率军回京之后,已有里应外合之策,杀太子杨竞轻而易举。”

“以刘崇信在都城经营数十年的根基,他说杀太子轻而易举,并不会令人怀疑。”

“但是他骗了我们,他回去之后根本没想动手,而是回去送死的。”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意外的话,大楚现在已经落在杨玄机手里,哪有这般麻烦。”

吕无瞒道:“刘崇信违抗了门会意愿做了错的决定,但我个人很佩服他,他是一个忠诚的兄弟,也是一个忠诚的叔父。”

他回头看向方洗刀说道:“千办大人应该懂人心,所以知道其实没有几个人,能在那种时候选择赴死。”

方洗刀重重的吐出一口气,他问:“你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当然离不开钱权。”

吕无瞒的回答很直接。

他笑了笑说道:“但这只是表象,钱权只是手段,而非目标......千办大人,我们门会叫做山河印,我们彼此自称印门传人。”

“从千年之前起,我们就开始着手控制局面,先是商业,然后是朝权。”

吕无瞒道:“你以为我们是要造反吗?你以为我们是以控制时局为乐吗?”

“都不是,我们都是中原人,我们曾历经无数次灾难,我们眼睁睁的看着那些昏庸无道之人,毁了中原江山。”

“山河印的存在,就是为了让中原的传承得以延续,是为了让 正确的人在正确的位置。”

他起身,走到方洗刀面前,看着方洗刀的眼睛认真说道:“所以我来了,而我来是要帮宁王。”

他指向外边:“一旦我的布置开始实施,宁王将会有取之不尽的钱财,用之不完的人才。”

“我的同门,有人在李兄虎那边,有人在杨玄机那边,但我觉得那都不是圣明之人,宁王才是。”

吕无瞒提高声音,看起来有些激动的说道:“唯有宁王,才能再创中原帝国之辉煌,才能再造中原帝国之霸业。”

“李兄虎?不过一粗人耳,毫无远见,又无气度,若他得了江山,江山更乱。”

“杨玄机?不过一小人耳,他毫无主见却又疑心重重,这样的人得了江山,亦不会长久。”

“千办大人!”

吕无瞒大声说道:“你是宁王的部下,你应该知道,宁王才是最正确的人!”

他嗓音似乎都有些发颤。

“宁王在冀州之地的治理,已经让我看到了圣明君主之相,让我看到了中原崛起之机。”

他迈步向前,在这地库中的金子中来回走动。

“你看到了吗?这些,都是宁王成就霸业的所需!”

吕无瞒道:“为什么古往今来,那么多贤才能人愿意为山河印所用?是因为他们知道山河印的存在,就是要力保中原!”

方洗刀听到这,再次重重的吐出一口气。

此时此刻,他的内心中震撼的无以复加。

外边的银子,何止百万之巨?

这里的金子,亦何止百万之巨?

宁王若能得这些金银,就能很快组建起来更为庞大的军队。

不用担心军费,不用发愁后方的吃穿用度,宁王能一争天下的信心就会更足。

他知道吕无瞒说的没错,宁王才是最正确的人,才是中原天下的未来。

方洗刀看着那些金银,仿佛看到了百万大军。

“千办大人,你不是背叛宁王,你只是向宁王隐瞒了一些,而这是罪过吗?”

吕无瞒跨步走回到方洗刀身前,指着外边说道:“你也看到,我不杀周启喜那样的官员,是因为我知道他是好官,可以造福一方百姓。”

“我杀王学冠那样的官员,是因为他除了贪之外一无是处,我只是利用他而已,这样的官员也死不足惜,便是宁王要用这样的官员,山河印都不答应。”

“千办大人,我们也不会害了宁王,相反,我们会不遗余力的辅佐宁王成为天下共主。”

“大楚已经崩了,中原江山,国之不国民不聊生,唯尽快有一位雄主站起来,才能稳定局面。”

“千办大人,你想想那些为了中原江山而呕心沥血的圣贤,他们会觉得自己是背叛吗?”

“不!”

吕无瞒道:“正因为他们心怀家国,才知道山河印的存在,是在稳固江山,而非破坏中原。”

吕无瞒张开双臂,大声说道:“千办大人,难道我们需要收买你来刺杀宁王吗?难道我们需要你来怂恿宁王做错事吗?”

他看着方洗刀的眼睛说道:“我们绝不会干涉你在宁王身边的一举一动,我要用你,只是想知道宁王会在什么时候犯错,而在他犯错的时候,我们就可以告知这是错的,你换一个方式去想,你所做的一切都不是为了山河印,而是为了宁王能每一步全都走对!”

方洗刀猛的看向吕无瞒。

在方洗刀的眼睛里,已经出现了犹豫。

这些话,似乎......确实都对。

吕无瞒重重的说道:“得山河印之助,宁王可省十年之功。”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