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七十六章 锅铲英雄

不让江山 知白 7241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李丢丢没有料到这么一大早食堂里居然有这么多人在,这田假归来的书院弟子们全都变了个性子?

还是说,因为冀州城外面越来越乱了,所以他们开始珍惜这书院免费管饭的机会?

李丢丢想着这些的时候吴婶已经在给他煮饺子了,然后他发现,这食堂里人满为患,可是他经常坐的那个位置居然空着,再稍微远些的地方还站着人,却没人来这里坐下。

然后李丢丢才反应过来,这些家伙哪里是什么开始珍惜免费管饭的机会,而是来看他吃饭的。

自从他去了云斋茶楼,没过多久他的名气就开始变得响亮起来,在云斋茶楼差不多十天,很多人会从更远的地方坐车来茶楼里听他弹曲儿说书。

他自己不知不觉,可是云斋小先生的名声已经颇为响亮。

这种事是瞒不住人的,况且一开始孙夫人就知道李丢丢是书院弟子,这本就是云斋那边宣传出去的一个噱头,所以只短短十来天,云斋小先生已经是金字招牌。

食堂里的这些人看他的眼神就好像在看什么珍稀动物似的,之前冀州城里来过一群西域人,赶着大象在街上走的时候,人们看大象的眼神都比此时看李丢丢的眼神更友善一些。

因为他们觉得大象不是笑话,李叱是。

他们是来看笑话的,在云斋茶楼里看过李丢丢的人都知道,李丢丢最绝的可不是他弹的曲儿他说的书,而是他吃东西。

去云斋里看他的人也大抵如此,只是书院这边弟子们的眼神更赤裸裸。

李丢丢在意吗?

他走过去在那张桌子旁边坐下来静静等着,有人开始起哄,有人开始笑着说一会儿猪就开始表演了,可是李丢丢依然不为所动。

不多时,吴婶把五份饺子送上来,她脸色有些难看也有些愤怒,但以她的身份自然不能说什么,可她是和李丢丢站在一起的。

她看不起那些在起哄的人,她觉得那些都是人渣,哪怕家世显赫,也只是看起来光鲜漂亮一些的人渣。

“李公子,你的饺子。”

吴婶压低声音说道:“别理会他们。”

李丢丢给了吴婶一个灿烂且温暖的笑容,然后拿起筷子说道:“想饺子了,也想你了吴婶。”

吴婶嗯了一声,因为这句话竟然眼睛微微湿润起来。

李丢丢吃自己的饭,别人喊什么他都不理会,那些人手舞足蹈的样子他也不理会,那些人看他像是小丑,可在李丢丢眼里,这些人丑的样子都不像人了。

这些人的起哄声音戛然而止,是因为夏侯琢溜溜达达的从门外进来,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李丢丢和夏侯琢关系不错,知道的人刚才也不敢胡乱起哄。

李丢丢还在那吃饭,不动如山,可夏侯琢的脸色已经难看的像是要吃人一样。

“你,你,你,你,你......”

夏侯琢抬起手指向刚才起哄的那些书院弟子,有十六七岁的,也有十二三岁的,凡是被夏侯琢指过的人全都开始害怕,可是现在才开始害怕已经晚了。

“我指了谁,自己走过来,不走过来,我过去找你。”

夏侯琢的声音冰冷的好像是一下子从盛夏进入了寒冬,北风吹着雪沫子打在人脸上,也打进人心里。

他们在害怕,他们在发抖,他们还不敢不走过来,说李丢丢是猪的那些人,起哄说李丢丢是饿死鬼的那些人,一个个耷拉着脑袋从人群中走出来,排着队站在夏侯琢面前。

他们没有人敢和夏侯琢对视,因为他们知道夏侯琢有多凶。

“吴婶 。”

夏侯琢朝着后厨那边喊了一声:“给我煮两份饺子,再给我送一个锅铲出来。”

吴婶连忙应了一声,取了个锅铲后小跑着出来,她也不敢直视夏侯琢,把锅铲递给夏侯琢后连忙转身又跑了回去。

夏侯琢掂量了一下这个锅铲,走到排在最前边的那个人面前,看了看这个模样还算清秀,可是刚才笑容都有狰狞的年轻人。

“张嘴。”

夏侯琢说。

那年轻人吓了一跳,脸色瞬间白的如纸一般。

夏侯琢又说了一句:“张嘴。”

那人颤抖着把嘴巴张开,夏侯琢一锅铲拍在那人嘴巴上,这一下打的立刻就断了几颗牙,嘴唇都给拍的几乎豁开,一锅铲下去就是满嘴血。

“下一个。”

夏侯琢看向第二个人。

“师兄,师兄我知道错了师兄。”

后面那个人带着哭腔求饶道:“师兄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夏侯琢淡淡的说道:“我不管下次,下次的事交给别人,我只管这次。”

他用锅铲指了指那人的脸:“张嘴。”

啪!

又一个满嘴血。

夏侯琢走到第三个人面前,那人看起来十五六岁样子,已经在发抖了。

“刚刚你叫嚷的声音最大,说李叱是猪是吧?说他上辈子是饿死的,所以这辈子才会比猪都能吃是吧?你还说什么来着?说他是因为之前太穷了所以连这种免费的饭都吃那么多?”

那人吓得不住作揖:“师兄我真的错了师兄,我胡言乱语,我不是个东西,师兄你放过我,以后不管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师兄你高抬贵手啊师兄......”

夏侯琢依然那副平平淡淡冷冷漠漠的样子,他看着那人嘴脸,越来越厌恶。

“我需要你这种人帮我做什么?”

夏侯琢一抬手抓住那人的头发,手掌发力往后一拉,那人的脸就抬了起来,夏侯琢用锅铲朝着那人嘴巴上开始拍,别人拍一下,这人拍了至少六七下。

第三下之后,血珠就开始飞溅了。

夏侯琢松开手,那人疼的整个人都已经扭曲起来,嗷嗷的叫唤着,哭着。

夏侯琢是个公平的人,虽然他有些懒,但他不会因为打了前边的人出了些气就不再打后边的,他从头打到尾。

都打完了之后他把满是血迹的锅铲放在桌子上,在李丢丢面前坐下后说道:“下次自己打。”

李丢丢耸了耸肩膀,没说话。

夏侯琢回身看向送过来饺子的吴婶,笑了笑,这一笑把吴婶吓了一跳,看着她好像肩膀都哆嗦了一下似的。

夏侯琢道:“吴婶,我刚才累着了,所以再加一份。”

吴婶连忙应了一声,这场面她哪里见过,别说夏侯琢刚给她说了句话,不说话还吓得她恨不得有多远躲多远呢。

夏侯琢夹了一个饺子放进嘴里,烫着了,呼哧呼哧的吹了几口气,饺子在嘴里来回挪,舌头应该很辛苦。

李丢丢把自己的水杯推过去,夏侯琢端起水杯喝了几口,这才把饺子咽了下去。

夏侯琢抬起头看了看,那些人还站在四周看着呢,他微微皱眉道:“还不滚?”

三个字像是大赦的命令一样,呼啦呼啦的一群人转身就跑了。

李丢丢把五份饺子吃完,坐在那等着夏侯琢吃,夏侯琢一边吃一边往四周看了看,发现居然还有人没走。

没走的都是女孩子,她们好像不是书院弟子,也不知道怎么进来的,书院里如果可以招收女弟子的话,高院长的宝贝孙女又怎么可能不能进。

夏侯琢看向她们,她们全都吓了一跳。

“你们......”

夏侯琢张了张嘴,最终决定还是算了吧,他摇头叹息着对李丢丢说道:“你再去云斋茶楼的话,高希宁就要失业了。”

李丢丢一开始都没有反应过来这话是什么意思,反应过来后忽然觉得有些小怕怕,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岂不是见不到高希宁了?

“没事。”

李丢丢道:“她独家管理我的终身大事,不是她找的不行。”

夏侯琢觉得李丢丢真是一个复杂的败类啊......你说他幼稚吧,有时候他的想法比绝大部分成年人都要成熟的多,也全面的多。

你说他成熟吧,他这种天真烂漫的想法时不时就冒出来。

所以夏侯琢眼里的李丢丢,是一个在妖精和傻-逼之间来回摇摆的人,一会儿跳过去一会儿跳过来。

夏侯琢压低声音说道:“我怀疑你身体里还藏着一个灵魂,而且肯定是个老妖精。”

李丢丢想了想,笑着说道:“那老妖精是不是道号长眉?”

夏侯琢一怔,然后噗嗤一声也笑了。

李丢丢的成熟,是长眉道人这么多年来教出来的,不只是让李丢丢读了那么多书,还带着李丢丢走了那么多路,真要说阅历,可能夏侯琢都比不上李丢丢。

夏侯琢问道:“打听到了你大课的教习是谁了吗?”

李丢丢摇头:“没有啊。”

夏侯琢道:“以你的能力,确实不好打听出来。”

李丢丢问:“那你打听出来了?”

夏侯琢道:“以我的能力,睡到刚才才醒。”

李丢丢嗯了一声后很随意的说道:“昨夜里回来的半路上,我和王黑闼打了一架。”

夏侯琢的眼睛骤然睁大:“嗯?!”

李丢丢伸手从夏侯琢面前的盘子里捏了个饺子,夏侯琢用筷子在他手上敲了一下,李丢丢疼的一缩手,可还是艰难且坚定的把饺子塞进嘴里了。

“没筷子?!”

夏侯琢瞪了他一眼,然后问道:“打输了还是打赢了?”

李丢丢道:“平手吧。”

夏侯琢问:“他是知道了青衣列阵的人要杀他,所以半路准备先下手。”

李丢丢点了点头,然后说道:“铁柱,你觉得是谁把消息告诉王黑闼的?”

夏侯琢脸色沉下来。

“连功名的人。”

“嗯......”

李丢丢再次伸手出去,夏侯琢的筷子又抬了起来,李丢丢叹了口气,然后趁着夏侯琢不注意迅速的捏了个饺子塞进嘴里,那腮帮子鼓鼓的跟仓鼠似的。

那些女孩子还没有走呢,看到这一幕都觉得有些神奇。

不知不觉中,她们隐隐约约的分成了两派,一派看着夏侯琢,一派看着李丢丢。

李丢丢舒展了一下双臂,起身:“吃饱了没?”

夏侯琢:“怎么?”

李丢丢道:“我去看看大课外边的放榜,还不知道我分到那个堂学呢。”

就在这时候刘胜英从外边跑进来,脸跑的都有些红,他看到李丢丢后兴奋的喊道:“李叱,李叱!咱俩一个堂学!”

【求收藏】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