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五百五十一章 你的运气真好

不让江山 知白 8779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今天这事,余九龄本以为会血流成河。

结果连李叱和那个什么将军的比试,似乎都看不出有多凶险。

而最终决出胜负的,竟然是因为李叱比那个家伙多吃了一个包子。

余九龄想着,早知道这样的何必要打,进来就直接吃包子好了。

“临时改了主意?”

沈如盏看着手里的包子,低头闻了闻,对她来说,这种饱满的肉香似乎有些味道过重。

但她还是决定试试,她不是没有吃过包子,只是没有吃过这么简单的。

她生活的态度很精致,就像是她对酒的要求一样,没有合乎口味的,那便自己酿酒。

衣服穿着她不穿锦缎,是因为不舒服,她的麻布衣服看起来很普通,但每一件都做工精致。

若她想吃包子,大概馅料都要名贵起来,而不是这简简单单的猪肉大葱。

而且葱还很少,满满的都是肉,咬一口还会有味道浓郁的汤汁溢出来。

汤汁在唇齿之间,便是唇齿流香。

“你饿吗?”

李叱没有回答她,而是问了一个完全不相干的问题。

沈如盏微微摇头:“不饿。”

李叱自然而然的伸手把她手里的包子拿过来,三口两口吃下去。

他擦了擦嘴角后对沈如盏说道:“想吃这样的东西,等到饥肠辘辘的时候再说。”

沈如盏微微皱眉。

她不吃别人碰过的食物,也不愿意让别人吃她碰过的食物。

但李叱显然并不在意,因为在李叱看来,一个完全不饿的人吃这样的包子,是对包子的不尊重。

而对于沈如盏来说,若是别人吃了她碰过的东西,此时她已经脸色发寒。

可是李叱拿过来就吃,她只是眉头微微皱了皱。

连吕青鸾都觉得奇怪,在李叱拿过那个包子的时候,吕青鸾已经准备好把李叱拉走了。

“呼......”

李叱似乎还是意犹未尽,回到桌子那边坐下来,想着此时若再有一碗热乎乎的疙瘩汤那该多好。

他好像刚刚想起来沈如盏的问题,看向沈如盏说道:“确实是在打起来之前改了主意。”

沈如盏问:“因为那些人是百战老兵?”

“嗯。”

李叱道:“纵然打赢了,我们这边也会折损不少兄弟。”

沈如盏又问:“可你用这样的方式和一个豫州军的将军结识,等你到了豫州,反而会更凶险。”

李叱道:“我运气好。”

沈如盏道:“我不喜欢将成败交给运气的人。”

李叱道:“我没让你喜欢我。”

沈如盏眉头又皱了皱,这次吕青鸾的脸色都变得有些慌,他真害怕东主发怒。

虽然他只见过沈如盏发过一次怒,但那次的印象实在过于深刻。

李叱道:“不过你说的对,用这样的方式去安阳城,可能比预计的会更凶险些,所以你们可以回去了。”

沈如盏看着李叱的眼神,就像是一位长辈,看着自以为是的年轻人。

她发现自己对李叱的了解真的还是太少了,之前总是以为李叱足够少年老成。

现在才明白,李叱终究只是少年,又能老成到哪里去。

少年的想法,往往都会简单且不切实际。

李叱看到沈如盏的表情变化,等了片刻,不见沈如盏说话,于是他继续说道:“若去的话,会很麻烦。”

沈如盏依然用那种眼神看着李叱。

李叱忍不住轻叹了一声:“若你执意要去,想过没有,你以什么身份去?”

他很认真的说道:“现在那个豫州军将军以为我是沈医堂的东家,而你又是一个漂亮的不像话的女人。”

沈如盏终于反应了过来,她坐在那,手扶着桌子,看得出来手已经 在微微发力。

这一刻,吕青鸾无比紧张起来。

因为李叱的话,完全可以视为是在调戏他们东主,虽然他理解李叱的意思。

沈如盏这样一个漂亮且如此有气质的女人,到了安阳城那样一个陌生又充满危险的地方,要面对的麻烦可能会很多。

如果她执意要去,唯一能减少一些麻烦的身份,就是......李叱的妻子。

沈如盏可以把李叱的话视为调戏,哪怕不是调戏,这也是李叱在占她便宜。

然而在李叱看来,自己吃亏了。

李叱是真的觉得自己吃亏了,因为她又不是高希宁。

吕青鸾紧张的很,看一眼沈如盏,又看了一眼李叱,他想着一会自己是该向前,还是直接退避。

李叱居然一点觉悟都没有,根本就没有看出来沈如盏情绪上逐渐有了些起伏。

他坐在那,自言自语似的说道:“若对外说你是我的妻子,这是最合适的身份,但我不乐意。”

这一刻,吕青鸾的眼睛骤然睁大。

李叱,说让东主假扮他的妻子,他还不乐意?!

他还不乐意!

坐在桌子边上的沈如盏忽然笑了一声,看起来真的没有生气,只是随和的笑了笑。

在看到沈如盏笑了的这一刻,吕青鸾已经做好拔腿就跑的准备。

然而,李叱却依然自顾自的说着。

他说:“毕竟你的年纪稍稍大了些。”

这一瞬间,吕青鸾向前迈了一步,他不是要教训李叱,而是想着自己该怎么才能救李叱一命。

“那就这样。”

就在他刚刚一动的时候,却忽然听到了沈如盏的回答。

她说:“那就这样。”

吕青鸾的动作戛然而止。

他满脸不可思议的看向沈如盏,那眼神,好像他看到的沈如盏是假的。

沈如盏起身,转身走了,负手而行,像是真的没有任何不满。

她一边走一边说道:“按你说的办。”

然后举步上楼。

李叱看向吕青鸾,问:“为什么你突然那么热?怎么满脸都是汗?”

吕青鸾看着他,心说小子,你的命真大。

他慢慢转头看向沈如盏刚刚坐着的地方,像是那里藏着一道天雷似的,他小心翼翼的靠近。

到了那边,他伸出手,在桌子上轻轻触碰了一下......

哗啦一声,桌子碎裂。

又是哗啦一声,沈如盏坐过的椅子也碎裂。

李叱的脸色也变了变,他好像终于意识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吕青鸾指了指地面,那是刚才沈如盏坐在那的时候,双脚在的位置。

两只脚,脚下的位置,石板已经碎成了粉末。

一直都站在不远处赏雨的叶先生回头看了一眼,缓缓吐出一口气。

然后他对李叱说道:“我应该打不过她。”

李叱眨了眨眼,然后也吐出一口气。

他看向吕青鸾,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后问道:“一会儿你上去的时候,问问你们东主,其实扮作母子也行。”

轰!

楼上忽然传来一身巨响,紧跟着就看到两扇门飞了下来。

余九龄立刻躲到了叶先生身后,脸都吓白了。

他看向李叱,心说当家的你可能得罪了一个大怪兽。

二楼,在屋子里坐下来的沈如盏脸都有些发白,李叱刚才那句也可扮作母子,真的是气到她了啊。

她总是那么气质从容,又总是那么温和,纵然她是那么的自信,可在很多人眼里,她也只是一个优秀的女人。

又有谁能知道,当初她为什么能独自一人离开师门做天下行走。

又有谁能知道,她一个少女初入 江湖,非但平安无事,还能每年都带着她解救的女孩儿回来。

又有谁能知道,那时她完全没有江湖阅历,怎么就能一手创建了沈医堂。

气的她都有些胃疼啊。

可就在这时候,她却忽然想起来高希宁的话......那玩意可好玩了。

因为想到了这句话,沈如盏忽然噗嗤一声笑了。

那玩意好不好玩不知道,可是真气人啊。

楼下,李叱压低声音,无比小心的问吕青鸾:“她......精神上,大概......没什么问题吧?”

吕青鸾无奈的看了李叱一眼,心说你都不知道你的运气有多好。

所以他提醒了一句:“你现在还安然无恙,只能是因为你运气真的太好了。”

他担心沈如盏生气,叹了口气,又瞪了李叱一眼,然后快步上楼去了。

李叱想着,自己运气真的很好吗?

那还怕什么......

李叱装作若无其事的走到叶先生身边,站在那也负手而立看着门外的雨。

叶先生道:“别装了,想问什么就说。”

李叱讪讪的笑了笑,然后问:“你真打不过她?”

叶先生眯着眼睛看了看李叱,没回答,继续看雨。

李叱往后弯腰,侧头偷偷看了看叶先生的手,然后叹了一声:“先生的掌心好红啊。”

叶先生猛的侧头看向李叱。

李叱已经跑了。

余九龄都下意识的往旁边躲了躲,他心里想着,人都说他欠揍,和李叱比起来,原来自己真的是一个善良可信的好人。

大概半个时辰之后。

陈大为和刚罡从外边回来,两个人身上的衣服都已经湿透了。

虽然穿了蓑衣,可这样的大雨,蓑衣也没有什么作用。

陈大为进来后就看到客厅里那坏了的桌椅,他小心的问了一句:“是谁发脾气了?”

余九龄道:“没有,当家的放屁崩的。”

刚罡蹲在那研究了一下,看了看那两个脚掌印,踩着的地方地板都碎了。

于是他信了。

他断定这一定是蹲着崩的。

陈大为对李叱说道:“我们盯了一路,那些人已经撤回去了,没有留下一个人。”

李叱嗯了一声,那个豫州军的将军,也许算不上一个光明磊落的人,但一定是个言而有信的人。

“那些豫州药商在门口等着那人回去,我们听到,他们管那人叫丁将军。”

刚罡道:“此人有如此武艺,又是安阳城的将军,打探出来应该不难。”

陈大为道:“当家的,要不要我们俩去抓个人回来问问。”

李叱摇头道:“不必了。”

他回忆了一下那人的武艺,沉默片刻后自言自语了一句。

“安阳城将军孟可狄手下的丁胜甲。”

陈大为一怔:“当家的怎么知道那人名字?”

李叱道:“咱们回冀州之后,我问过豫州军的人,在安阳城里除了孟可狄之外还有谁的名字需要记住。”

当时被李叱问的那个人回答说......孟可狄将军麾下的战将,一恶人,一屠夫。

恶人薛纯豹,屠夫丁胜甲。

与此同时,二楼。

吕青鸾小心翼翼的问沈如盏:“东主,你......没事吧。”

沈如盏笑着摇了摇头:“没事。”

吕青鸾觉得不可思议,他又多说了一句:“李叱他......确实是有些欠,但应该没有坏心。”

沈如盏走到窗口那,看着窗外大雨滂沱。

“李叱是故意的,你真以为他傻?”

沈如盏轻声说道:“他若是不试探我,又怎么真敢带上我,那玩意......确实有点好玩。”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