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八百二十三章 不能吃亏

不让江山 知白 7553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又是一年春节,只是这一次留在冀州城里过年的人少了许多,家里就显得有些冷清。

而过年的时候冷清,恰恰是老人们心里的难过,好在如今的长眉道人和高院长他们,也都不再是孤单单的一个人。

老赖有伴,大概说的就是他们俩......

李叱和高希宁他们留在了东北边疆的龙头关过年,唐匹敌他们在豫州过年,而夏侯琢一家也不能马上就去冀州,要留在北疆过年。

豫州这边,唐匹敌他们连过年的空闲都没有,因为杨玄机的天命军就在一江之隔外虎视眈眈。

杨玄机手下大将楚平率军十五万攻入豫州,结果却兵败而回,这就让杨玄机的计划破产,不得不收兵回来,全力应付唐匹敌。

哪怕,杨玄机几乎可以确定唐匹敌不敢带着区区三四万人马渡江一战,可他也不敢不做好防备。

那可是唐匹敌,那可是从无一败的唐匹敌,那可是你不打他,他还想着怎么打你的唐匹敌,那可是你打了他,他倒也会许你先做好准备迎接灭亡的唐匹敌。

这两年来,中原江山,哪还有人不知唐匹敌之名?

就连在扬州和李兄虎对峙的武亲王都说,真正的对手,可能只有唐匹敌算一个。

苍云江边。

唐匹敌观察着江南岸的敌情,脸色看起来倒是颇为轻松,因为如果他不主动过去,对面的人也万万不敢主动过来。

“大将军!”

有亲兵从远处跑过来,脸上都是喜色。

“我们有援兵到了。”

这让唐匹敌都微微一怔,此时此刻,冀州和豫州双线作战,哪里还有什么援兵到?

他回头问了一句:“何来的援兵?”

亲兵道:“斥候刚刚送回来消息,从我大军背后,有大队人马已经到数十里外,打两色旗号,一为宁旗,一为飞鹰旗。”

听到这飞鹰旗几个字,唐匹敌眼睛都睁大了些。

“纳兰部族的人?”

他连忙转身上马,赶去迎接。

不久之后,在半路上接到了来自草原的六万铁骑,这可是六万最善战的轻骑兵,而且还是养精蓄锐数年之久的纳兰族勇士。

因为李叱让冀州如此安稳,所以纳兰草场上的牧民们日子也都过的好了许多,这几年来,发展的格外迅速。

一看到唐匹敌,孛儿帖赤那就笑起来,从马背上一跃而下:“唐匹哥哥!”

唐匹敌也连忙下马,两个跑到一处,草原上的汉子热情,孛儿帖赤那一把就把唐匹敌抱住。

几年没见,孛儿帖赤那看起来已经是个极为雄壮的草原汉子了,留着络腮胡,比原来胖了不少,看着就壮的如同一头牤牛。

“你怎么来了?”

唐匹敌欣喜的问了一句。

“我接到了宁王哥哥的书信。”

孛儿帖赤那道:“宁王哥哥说,你在这边缺兵少将,敌人却有几十万军队,他担心你这仗打的太过艰难,所以派人给我送来亲笔信,对我说,如果可以的话,请我帮忙,宁王哥哥也太客气了些,直接喊我就是了,还需商量什么,所以我立刻就点起纳兰族六万勇士,星夜兼程的赶过来了。”

唐匹敌听他说话的时候,还算了算时间,那应该正是李叱往北疆抵抗黑武人的时候。

可是李叱担心的却不是他自己,而是他的好兄弟老唐。

李叱算到了,杨玄机要想进军京州,就必须先把老唐死死拦住才行。

而老唐手里的兵力捉襟见肘,暂时稳固豫州并无大碍,可是要与天命军决战,就一定会不好打。

所以他才写信给孛儿帖赤那,请求孛儿帖赤那率军驰援唐匹敌。

将李叱和唐匹敌视为亲兄弟一样的孛儿帖赤那接到信,立刻就召集部族骑兵归来,整顿军备,然后一路万里迢迢的从纳兰草场赶到豫州的南边。

“唐匹哥哥。”

孛儿帖赤那道:“宁王哥哥在信里说,可能会有人趁着你兵少欺负你,让我过来帮你,你告诉我,是谁欺负你了,我去打他!”

唐匹敌笑道:“我倒是没被人欺负了,只是我欺负人的力气稍显不足,但我也还是觉得有点委屈。”

一听到这话,孛儿帖赤那立刻就哈哈大笑起来。

这还是他仰慕的那个唐匹哥哥,不会被人欺负了,连欺负人的力气稍显小了些,他都还觉得委屈呢。

“那我们一起去欺负人!”

孛儿帖赤那大笑道:“把你缺的那点力气,我给你补上!”

唐匹敌笑道:“恰好我就正在想着,怎么才能把招惹我的人再好好教训一下,你就来了。”

他拉着孛儿帖赤那的手回归大营,来了六万精锐善战的草原骑兵,唐匹敌的底气顿时就足了起来。

他没有多说什么,表面上看着依然谈笑风生,那是他能忍得住自己情绪上的波动。

丢丢儿啊......自己都难成那样了,可还是害怕他出什么事。

“呼......”

唐匹敌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在心里喊了一声。

李丢丢,你等着我给你打下来一望无际的江山!

与此同时,龙头关。

李叱还像是小时候那样,在没人的时候,喜欢蹲在什么比较高的地方,而不是坐着。

别人看到了也许会笑话他土里土气的,可是老张真人见过几次之后,心有所感。

李叱蹲在城墙上思考问题,他喜欢在高处思考,也许那样可以让他更为冷静。

老张真人站在远处和他们闲聊,侧头看了看,然后就不由自主的赞叹了一声。

“老真人你是觉得我们当家的,蹲着也贼帅吗?”

余九龄笑着问了一句。

老张真人摇头道:“虎豹之姿。”

余九龄叹道:“老真人来了之后,我顿觉压力大了起来,这饭碗隐隐约约已有不保之势。”

澹台压境笑道:“你是说老真人马屁拍的比你好吗?”

余九龄道:“说不上比我好,但老真人身份特殊,所以同样的马屁,老真人拍出来就显得力度大一些。”

老张真人瞥了他一眼:“你们都没有仔细看过李叱的蹲姿?他那个样子,不管是有什么突然到来的危险,他都能立刻做出应对......你们只觉得他喜欢蹲着而不是坐着,有些土里土气,却不知道应对危险,坐着基本上等于等死,想有所反应,从坐着到站起来的时间,就足以送命。”

“其次,你们觉得他喜欢蹲在高处只是他的癖好而已,却没有想过,在高处,四周空旷,视野极佳,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的眼睛。”

老真人道:“这就是虎豹之姿。”

余九龄重重的点了点头后说道:“学到了。”

老真人问:“学到了什么?”

余九龄道:“学到了拍马屁还得会讲道理。”

老真人眼睛一眯,余九龄就已经准备躲了......可是老真人出手,他躲都躲不开。

老真人像是要打余九龄的脸,可那只是虚招,余九龄一动,老真人就一弯腰抓起余九龄的脚踝,把余九龄倒提起来,然后迅速的抽出自己的腰带,一气呵成的把余九龄倒挂在旗杆上了。

看到老真人的动作如此行云流水,众人却没有心疼余九龄,而是全都下意识的看向小张真人张玉须。

小张真人轻叹一声:“诸位也都看到了......不堪回首,不堪回首......”

老张真人看着倒挂在那的余九龄,伸手从城墙上抠出来一块城砖,两只手来回一揉,那城砖上的粉末就扑簌簌往下掉。

余九龄的眼睛都看直了。

然后老张真人用眼睛瞥了瞥余九龄的传家宝位置,余九龄立刻就感觉一凉,已经体会到了传家宝扑簌簌往下掉的阵痛。

老真人给了余九龄一个你懂了吗的眼神,余九龄立刻点头如捣蒜。

老真人把余九龄放下来,余九龄下意识的双手挡住传家宝的位置。

老张真人哼了一声:“我没有那么猥琐,我只是告诉你......”

老张真人张开双手,那一块城砖已经被他揉成了一个砖蛋,还挺圆的。

老张真人继续说道:“我只是告诉你,万物皆可盘,我可以盘两个石头的,给你换一换。”

余九龄的眼睛瞬间睁大,然后他那小脑袋瓜子,点的更加快了。

“有了!”

就在这时候,李叱从远处喊了一声,像是终于想明白了什么,看起来神色都轻松了不少。

众人都看向李叱,李叱从城垛上跳下来,背着手往这边走,所有人看着李叱脸上的笑意,就知道指不定谁又要倒大霉。

“我们年后出去玩一阵。”

李叱一边走一边笑呵呵的说了一句。

一提到玩,余九龄立刻就忘记了刚才的阵痛,连忙问了一句:“去哪儿玩?”

李叱道:“我一直都在说,我们吃什么都无所谓,唯一不能吃的是......”

他话还没有说完,余九龄就接过去说道:“不能吃亏。”

李叱嗯了一声:“青州大贼甘道德欺负到我们头上了,我们当然要欺负回去,欺负到他头上。”

他笑着说道:“我们去青州玩一趟。”

澹台压境道:“可我们现在兵力有限,而且连番苦战需要修整。”

李叱道:“是我们去玩,不是带兵去玩,等我带兵去的时候就不是玩了......”

他看向老张真人道:“老人家就不能去了,还是回冀州吧。”

老张真人叹了口气:“你们不带我玩,是因为觉得我太老了吗?”

李叱道:“毕竟山高水远千里迢迢,老人家......”

老张真人认真的说道:“我已经有药了。”

这话把李叱他们说的都有些懵,心说老人家年纪大了,和已经有药了,又是有什么关系?

可是廷尉军千办早云间的脸却微微一红,扭头看向别处,嘴里念叨着别看我别看我。

老张真人却一脸欣赏的看向早云间道:“我着实是想不到,原来你们廷尉军,还真的是什么都有。”

早云间尴尬的笑了笑,实在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余九龄哼了一声:“你们廷尉军也太过分了,老人家身体怎么受得了那些药,拿出来,我没收了!”

早云间:“噫......”

老张真人笑道:“青州有仙岛,我一直都想去看看。”

余九龄:“是因为仙岛上有仙姑吗?”

老张真人眼睛一眯:“无量天尊。”

余九龄嗖的一声,从来都不曾这么快过。

......

......

【今天家里来客人了,所以更的晚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