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九百一十三章 先打听个消息吧

不让江山 知白 7063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山叫做盾山,山下的县城却叫做灵山县而不是盾山县,这其中还有个典故。

据说当年有旷古的凶兽肆虐中原,中原的神为了拯救苍生万民,决定于那凶兽决一死战。

可是凶兽高有千丈,身上还有一层无比坚固的鳞甲神力都不可破,嘴里有锋利的獠牙连神都咬的死。

神灵却是赤手空拳,无法打赢。

于是有人告诉神灵说,在某某处有一位造器大师,可锻造神器,不如找他去打造神兵降服凶兽。

于是这个神就去找了那位造器大师,大师一开始没给神面子,说我可借上天之力,也就是风雨雷电之类的东西,打造一件长枪无坚不摧,我也可借大地之力,就是土地山川之类的东西,打造盾牌,坚不可摧。

但是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手持这两件神器为祸苍生?万一你拿着神器祸祸百姓怎么办?

故事是这样的开局,余九龄他们是一边走一边听一个放牛的小牧童讲给他们的,倒也生动有趣。

只是余九龄觉得漏洞百出......

他问小牧童:“既然神是为了打凶兽而请求大师打造长枪和盾牌,那大师为什么怀疑他会为祸人间?”

小牧童楞了一下,然后不服气的说道:“大师是圣人一样的人,当然担心神在打败了凶兽之后会祸害老百姓啊。”

余九龄觉得应该教育教育这孩子,于是说道:“那如果神要是想祸害人间,不去打妖兽不就完了吗,让妖兽去祸祸啊,神在一边鼓掌不好吗。”

小牧童脸色都有些不好看了,似乎的人身观受到了颠覆。

他看着余九龄,余九龄看着他。

两个人对视了好一会儿,小牧童道:“你是魔鬼吗?”

余九龄认真的说道:“我不是,那个大师才是,他肯定和凶兽是一伙的。”

小牧童道:“不可能,因为大师最终还是给神打造了神兵,但是和神约定好,杀了凶兽之后,要把神枪归还给上天,把神盾归还给大地。”

他指了指远处的盾山:“那就是神盾归还大地之后所化,我们称之为大盾山。”

他又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小山包:“那个叫小盾山。”

余九龄问:“为什么还有个小的?”

小牧童理所当然的说道:“老人们说,那是大师人好,买一送一给的。”

余九龄:“我凑?”

小牧童道:“我们盾山可是神山,是有灵气的,你们这些外乡来的客人,可不许在盾山下胡说八道,要是让神山听到了,会惩罚你。”

余九龄:“还惩罚?我就说那个大师跟凶兽肯定是一伙儿的......”

余九龄问小牧童:“那,那位大师后来如何了?”

小牧童道:“因为拯救苍生有功,所以飞升成了神仙。”

余九龄又问:“那那个神仙呢?”

小牧童想了想,说:“他都已经是神仙了,还能怎么样呢......”

余九龄叹道:“所以大师也做了神仙,如果中原大地再遇到什么危险的话,他上哪儿去找另一个大师给他打造神兵利器呢?”

小牧童看着余九龄,许久之后说道:“你就是魔鬼。”

余九龄道:“笨,下次再有人这样问你,你就说大师是做了可以打造神兵利器的神仙。”

小牧童:“他不做神仙的时候,不就已经可以打造神兵利器了吗?”

余九龄想了想,点头:“你也是个魔鬼。”

他们在半路上遇到了这个小牧童,一路闲聊着往灵山县里走,本想打探一下灵山县里的情况,却没想到小牧童最先和他们讲的是这本该感动天感动地感动我和你的神话故事。

可惜,听众是余九龄。

所以这个故事就变成了感动天感动地却感动不了你的剧情,小牧童暗暗发誓以后一定不和这些外乡人讲这个故事了。

他们不懂!

看起来距离县城还有一段路,余九龄想问问关于城中天命军的布置情况。

他们也已经观察了个大概,天命军大营在盾山的北侧,而灵山县在盾山的西南侧,距离有至少三四十里。

但不能确定,灵山县里的天命军兵力如何,而且还要确定一下有没有什么机会,把诸葛井瞻引诱到灵山县里下手。

“我能跟你打听点事吗?”

余九龄一脸温和的笑着,那小牧童却瞥了他一眼。

余九龄道:“其实我们就是那大师的后人,我们是来扫墓的,找不到大师的墓,只好跟你打听一下。”

小牧童:“你放屁。”

余九龄道:“你闻着臭了?”

小牧童:“......”

余九龄:“我就是随便打听一些事而已。”

小牧童:“一个字我都不想和你说了。”

余九龄取出一块银子递给小牧童:“给。”

小牧童看了看,眼神一喜,瞬间把银子接过来,还放在嘴里咬了咬,看着还挺熟练的。

他咬不动,嘿嘿笑了笑,老人说过金子咬的动银子咬不动,所以他觉得这是真的。

小牧童笑呵呵的说道:“大叔你想知道什么?这灵山县里就没有我不知道的事,我猜你们才不会是想问什么大师的事,是想问灵山县里的青楼哪家好吧,这青楼里又有哪个姑娘好?”

余九龄一怔:“胡说!你看我像是那样的人吗!”

小牧童道:“看脸像。”

曹猎走在旁边,实在没忍住,只好抬起头看向天空,尽量不让自己笑的声音太大。

岑笑笑爱笑,听到看脸像这三个字,实在是忍不住,情急之下往嘴里塞了个半路摘的青果,可还是没忍住,啵儿的一声把青果喷出去了,正打在余九龄脑袋上。

余九龄回头瞪了他一眼:“少添乱,我们这交流呢。”

余九龄笑眯眯的看向小牧童:“我肯定不是问的这些东西,我确实是正经人,但如果你想告诉我的话,我也可以听听。”

小牧童一脸我懂我懂,这段我懂的表情。

“我们县城里最好的青楼叫做杏花楼。”

小牧童道:“可我不知道为什么叫做杏花楼。”

余九龄道:“是因为有这样一句诗,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

小牧童:“那不是红杏吗,为什么是杏花楼?”

余九龄道:“开花的时候就关不住了......不是,我给你银子是打听正经事的,你能不能说点正经的?”

小牧童看着余九龄的脸,坚持认为余九龄还是在装,因为余九龄这张脸,就是青楼脸,洗浴脸,毋庸置疑的那种。

你就看这张脸,要说他没去过青楼在洗浴的地方不是贵宾,谁都不来信的。

小牧童道:“你们如果是生意人, 其实去杏花楼最好,县城里三四家青楼,杏花楼最好,很多天命王手下的大人物,可都是喜欢去杏花楼的。”

这句话,立刻引起了曹猎的注意。

他轻轻拉了余九龄一把,自己过去问:“你说天命王手下的大人物们,经常去杏花楼?”

小牧童点头:“对啊,那些大人物整天都在军营里,能有什么消遣,所以在盾山下扎营之后,时不时就会到灵山县里来玩。”

曹猎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扬,他也取出来一块银子递给小牧童:“我们就是做生意的,而且是做大生意的,一直想和天命王手下的大人物们做生意,赚大钱,所以......”

小牧童一把将银子抓过来,又塞进嘴里咬......

还是咬不动,啊......这该死的硌牙感,真的是美妙。

“不只是去青楼,那些大人物们,经常回来县城的酒楼里吃喝,去青楼消遣,还去赌场里玩。”

小牧童道:“每天都很热闹,因为天命王说不许祸害百姓,所以我们倒是也欢迎他们来,他们有钱。”

曹猎点了点头,这就是一个好的开始,县城里的消遣对于天命军中那些大人物是有诱惑的,现在就需要想一个更大的诱惑,能把诸葛井瞻引来的诱惑。

曹猎把余九龄拉到一边轻声说道:“到了县城之后,得想办法打听一下,诸葛井瞻是不是也会去杏花楼。”

余九龄有些为难的说道:“你的意思是,让我勉为其难的深入杏花楼,去和那些姑娘们打听一下情报?”

曹猎道:“你最合适。”

余九龄道:“难道你不合适?”

曹猎道:“我脸不行。”

余九龄:“......”

他问曹猎:“如果诸葛井瞻确实去过杏花楼,那我们也未必有机会,因为诸葛井瞻又不会天天去,那个岁数了,大概是不行。”

曹猎道:“如果他去过,那就打听出来他的嗜好,咱们根据他的嗜好来做陷阱。”

余九龄只好点了点头:“这事对我来说,确实很为难,我是一个洁身自好哈哈哈哈哈哈......的人,哈哈哈哈哈,真的不是怎么哈哈哈哈哈想去啊。”

曹猎他们有假的身份凭证,这种东西,他们怎么会缺了。

所以进入灵山县的时候并没有什么阻拦,再给守城的人塞一点好处,格外顺利。

当夜余九龄就去了杏花楼,曹猎他们则在客栈住下来等待余九龄打探消息归来。

岑笑笑给曹猎泡了一壶茶,走到窗口往下看了看:“那家伙怎么还不回来?”

曹猎道:“不急,等着就是了。”

结果这一等,就等到了后半夜。

余九龄回来的时候,看起来是又精疲力尽又精神抖擞。

岑笑笑问他:“怎么去了这么久?”

余九龄认真的说道:“我肩负使命,当然要打听清楚,为了消息的全面和准确,我就必须多和几个人打听了一下。”

岑笑笑道:“多和几个人打听了一下?那是一起啊还是逐个啊?呸!我问这个干吗!”

余九龄眼睛眯起来:“我一眼就看出来,你是闲来无事就必会四处去买小-黄-书偷偷看的那种人。”

岑笑笑道:“你放屁!”

然后一脸严肃的辩解道:“哪有那么好买!”

曹猎抬起手揉了揉脸,想着自己是不是带错人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