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九百七十五章 别再见到

不让江山 知白 7442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归元术看到了尉迟光明,所以他的第一反应是躲起来,第二反应是立刻离开这里。

如果不是马上就天黑的话,他可能真的会下令队伍出城,随便到什么地方驻扎一夜都好。

阳光还在人间恋恋不舍,归元术已经迫切的想要逃离。

其实连他自己都理解不了这种害怕,他本没有必要害怕。

在他被武亲王举荐为官之后,他的第一反应就是去找他的兄弟们,因为那一刻的归元术,真的以为是希望已经来了。

可是他兄弟们并没有出现他期待的反应,甚至只有对他的同情。

后来,郑顺顺听归元术讲完那段过往,他对归元术说过......第一是因为他们觉得,一个闲散的毫无作用的大理寺卿,根本就不是什么希望。

第二可能是觉得,你做官了,他们却还是白身,即便跟着你干也会显得低人一等。

归元术当时很久都没有说话,可他在心里否定了郑顺顺的猜测。

那是人生中最初的一批兄弟,最初,便是最真。

他不相信尉迟光明他们是嫉妒自己,他更愿意相信尉迟光明是已经放弃了梦想,觉得大楚已经无药可救,是失望之极。

可是当他得知尉迟光明等人已经被皇帝重用之后,就不得不再次面对郑顺顺说过的那些话。

就在他靠着窗下有些发呆的时候,老孙和小刚子他们几个回到了客栈,只是没有进门。

“他妈的冤家路窄。”

老孙看到了镖局的人,所以忍不住骂了一句。

他们三个离开的时候,因为知道那支假的镖局队伍要去大兴城,所以他还故意走了一条绕远的路,就是不想再遇到。

巧不巧,为了不想再遇到,归元术他们也走了这条绕远的路。

“换个地方。”

紫衣女子淡淡的说了四个子,转身走了,毫不犹豫。

老孙当然觉得没什么,反正客栈里也没有他们什么行礼,他们来的时候就什么都没带。

就在他们在客栈不远处稍稍驻足的时候,在远处的一棵树后边,段狠派来的人悄悄看了一眼。

这个人叫侯万年,没有什么别的本事,打架稀松平常,可轻功身法高的离谱。

如果每个人出生的时候,上天就已经给人设定好了特长,那么上天给他设定的时候,就把几乎其他全部选项都忽略了,只给了他在轻功上的天赋。

世上就是有这样一种人,他不可能打的过你,但你也不可能打的死他。

侯万年是这样的人,余九龄也是。

在跟着段狠之前,侯万年是越州臭名昭著的采花大盗,越州各地官府抓了他那么久都没有抓到,就是因为他躲的太好逃的太快。

侯万年看到那三个人朝着客栈走去,立刻就转身离开,他才不会去冒险靠的太近。

不久之后,侯万年回到段狠身边俯身道:“段爷,跟上了,来悦客栈。”

段狠满意的点了点头:“干得不错。”

侯万年提醒了一句:“看那三人,其中那个半大的孩子不足为虑,没有武功根基,是个废物,倒是那一男一女,似乎不弱。”

段狠笑起来:“长的好身手还不弱的女人,着实不多见,这才更有意思。”

侯万年在心里表示万分认可。

可能百姓们都觉得,江湖上那些让人觉得英姿飒爽的女侠,个个都貌若天仙。

可实际上,确实少之又少,试想一下,一个从小习武,每天打沙袋打的拳头上都是一层厚厚的茧子,每天练功浑 身都是肌肉的女侠......

“今夜我去走一趟。”

段狠起身:“先回吧。”

“是!”

一群人连忙应了一声。

另外一边。

小刚子觉得有些可惜了,毕竟已经交了房费,就这样走了着实是浪费了那些银子。

老孙看他那个样子就知道他在想什么,苦孩子出身,又目睹了父亲因为没钱看病而去世,他就会觉得浪费一个铜钱都是不可原谅的犯罪。

“命重要还是钱重要?”

老孙问。

小刚子想了想,坚定的回答:“钱重要。”

老孙刚要骂他,小刚子继续说道:“没钱,就会没命。”

老孙想起来他父亲的事,于是叹了口气,在小刚子脑袋上摸了摸:“我说的不是咱们的命,而是那些人的命,再遇到,万一......”

他看了一眼前边走着的紫衣女子,小刚子立刻明白过来。

万一那位姐姐又发了狠,那支镖局队伍里的人,指不定会是什么下场。

打人是不好的,杀人自然更不好,所以小刚子觉得走了就走了吧。

他们在城门关闭之前离开,天色刚好黑下来,小刚子有些害怕,可是转念一想有那个姐姐和师父在,怕个毛。

客栈。

郑顺顺等人逛街还没有回来,归元术一个人坐在屋子里发呆,这差不多半个多时辰的时间,他脑袋里来来回回的都是曾经年少的那些事。

想起来在崇文院里,尉迟光明对他们几个有多照顾,想起来他们那时候虽然日子过的清苦,可感情却那么深厚。

就在这时候门外响起脚步声,归元术起身,毕竟被手下人看到他坐在地上有些不妥当,毕竟他也要面子。

门没有插着,吱呀一声被人推开,归元术刚要骂手下人没规矩,然后就看到了那张他害怕见到的脸。

在两个人四目相对的那一瞬间,两个人的脸色都变了,一样的发白。

“竟然真的是你。”

尉迟光明说话的时候,嗓音都在发颤。

归元术:“不是......是......大哥。”

尉迟光明快步进来,一把将归元术抱住:“我们都以为你死了,没死就好,没死就好!”

归元术张着双臂,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回应。

片刻后,尉迟光明忽然后撤一步,抬起手一巴掌扇在归元术脸上:“既然没死,为什么不回大兴城!”

归元术下意识的捂着脸,看着尉迟光明的眼睛,久久都不能回答。

“果然!”

尉迟光明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起来,他一把抓住归元术的衣领:“有传闻说你投敌叛国,我们没一个相信这些话,你现在告诉我,你到底是不是真的已经投靠了叛贼!”

归元术忽然就怒了,一把将尉迟光明的手打了下去:“我就是投了,你杀我啊!”

“你大胆!”

尉迟光明又是一个耳光扇在归元术脸上,归元术的那半张脸很快就肿了起来。

门外响起脚步声,那是归元术的手下谍卫军听到声音赶来。

以尉迟光明的手段,他想避开客栈里的人还不简单,他只是不死心过来看看,并不想惊动谁,他也没有想到居然真的会看到归元术。

“都不要进来!”

归元术大声喊了一句:“我朋友。”

“朋友!?”

尉迟光明怒视着他,然后咆哮道:“我不是你朋友!”

归元术也朝着他咆哮:“不然你想让我怎么样?!皇帝派我去青州就是去送死的,我没死是我命大,不是他仁慈!难道我命大不死,还要回去再送死一次?!”

尉迟光明怔住。

这次轮到归元术一把抓住尉迟光明的衣领:“如果我不死,你们三个能穿上一身紫袍?!”

尉迟光明张了张嘴,却似乎是在一瞬间就失去了底气。

归元术松开手,走到一边坐下来:“你觉得是我不好?觉得是我没把你们当兄弟?现在你已经知道是陛下要杀我了,那我问你......你会为了我而去杀陛下吗?!”

尉迟光明猛的抬起头看向归元术,大声斥责道:“你真的是太放肆了!就算是陛下要你死,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我们都发过誓的,要忠于大楚!”

“狗屁的誓!”

归元术额头上的青筋都绷了起来,他看着尉迟光明嘶吼:“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有死?因为我半路把那个随行的太监灌多了酒,他告诉我说,皇帝让他跟着,就是在给甘道德封王后,让甘道德杀了我!那是皇帝亲口-交代他的!所以我杀了那太监,我还是去了青州,那时候我就想着当叛贼了!”

尉迟光明再次哑口无言。

他不愿意相信,但他看着归元术的样子,就知道那是真的。

他不愿意怀疑皇帝,更不愿意怀疑自己的兄弟。

“你......你跟我回去。”

尉迟光明紧走几步,到了归元术面前蹲下来,拉着归元术的手说道:“现在陛下重用我等,我回去之后给你求情,陛下自然会网开一面,你还可以留在朝廷里,咱们兄弟四个一起做大事,一起扛起大楚!”

“屁!”

归元术怒道:“我刚刚做官的时候,兴冲冲的去找你们三个,你们当时是怎么对我说的?现在说可以一起做事了,是不是因为这次轮到你们三个做官,而我是叛贼了?”

“你胡说!”

尉迟光明再次抬起手,归元术把脸伸了过去:“打!”

尉迟光明的手僵在半空。

“大哥,你走吧。”

归元术道:“我是叛贼,你是高官,如果被人知道了你和我见面,你前程还保得住?”

尉迟光明感觉自己脸上火辣辣的疼,他摇头道:“那时候我们不想跟着你去做事,不是因为你做官而我们是白身,是因为那时候陛下根本就没打算重用你,只是因为武亲王的缘故,陛下不得不给你一个官职罢了。”

“够了。”

归元术挣脱开,起身指了指门外:“你可以走了,不要让我再说些难听的话。”

尉迟光明也站起来,看着归元术的眼睛:“你真的要一直跟着叛军?那是你一辈子都洗脱不掉的骂名,你的子孙后代......”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归元术咆哮一声:“滚!”

尉迟光明怔住。

良久之后,他无力的点了点头:“我走......可是你要记住,以后千万不要再和我们碰面了,我们......各为其主。”

归元术摇头:“你错了,这次我是为自己。”

尉迟光明看了他一眼,脸色白的吓人。

就这样沉默了好久,尉迟光明转身离开,拉开门的那一刻,门外的谍卫军士兵们全都看向他。

尉迟光明穿过众人:“再见面,便是不死不休。”

“我知道!”

归元术大喊:“不用你告诉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