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卷 珠帘暮卷西山雨 第一百七十四章 是他回来了?

不让江山 知白 6995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今天夜里看到了这一幕的人,怕是一辈子都忘不了那个一身白衣的吴雄奇。

老六高赫哀嚎着死去,临死之前竟是连跑都不敢了,也许在他死之前的那短短片刻,他其实已经彻底放弃了反抗。

二当家毕大彤的人冲进茅厕发现里边已经空无一人,然后看守停尸房的人就过来说四当家吴雄奇的尸体莫名其妙不见了。

“召集人手,多点火把。”

虞朝宗大声吩咐道:“不要单独走,分队去往四周探查。”

“等一下!”

二当家毕大彤快步过来,看向那院子里说道:“大哥,若那是个人在装神弄鬼,此时可能已经躲到你院子里来了,不如先搜搜这院子。”

说完后看特意看了一眼李叱和余九龄。

虞朝宗点了点头:“也好,去搜。”

二当家立刻招呼了一声,带着人冲进院子里,可是里里外外都看了,确实没有那鬼的踪迹。

那些当家的,各自带着手下亲兵四处探查,都是几十人一伙,谁也不敢落单。

大概半个时辰之后有人过来,在二当家毕大彤面前俯身说道:“确实.....确实像是撞了鬼了。”

毕大彤道:“你把话说清楚。”

那手下战战兢兢的回答道:“我们去查过那些血脚印,发现很不寻常,所有的脚印都不是迈步走而留下的,是蹦着走留下的,因为脚印皆为成对,一开始,刚离开停尸房的时候,两步脚印之间的距离大概是三尺左右。”

他说到这,下意识的看了看毕大彤,然后咽了口吐沫。

“等到离开停尸房一段距离之后,那脚印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从三尺左右,到六尺,到九尺......最远的间隔,竟然有将近两丈远。”

听到这,毕大彤的头发都一阵阵发麻。

就算是轻功再好的人,这样双脚并拢着往前跳能跳多远?而且还落地无声,再加上那还是不间断的跳,所以这绝非是一个活着的人能做到的。

“大哥......”

毕大彤嗓音沙哑的对虞朝宗说道:“看来是老四心有不甘,死了之后化作僵尸了......他现在不知道逃去了何处,咱们,咱们怎么办?”

本来他们就迷信鬼神,此时诸多证据表明那东西就是已经死了的吴雄奇,毕大彤心里有鬼,老六已经惨死,老六怎么杀的吴雄奇,吴雄奇就怎么杀的老六,而老六动手是毕大彤示意,所以毕大彤最怕的就是吴雄奇下一个就来找他。

“让弟兄们接着搜查。”

虞朝宗道:“不管是真的有人装神弄鬼还是真的鬼,总是要把人找出来的,吩咐手下兄弟们不要人少了出去,带上弓箭。”

毕大彤应了一声,然后试探着说道:“大哥,我暂时就先留在你这吧。”

虞朝宗点了点头道:“你我回去给三弟守灵。”

毕大彤连忙答应,跟着虞朝宗回到灵棚那边。

山寨里,刚来燕山营不到三个月的十三当家李征吓得脸色都白无血色,别说遇到鬼,他自己现在那脸色就跟个鬼似的,而他四周虽然有数十名手下,可他还是害怕。

按理说老四的死跟他没有什么关系,但那也怕啊,鬼杀人,还管你是谁?

“当家的。”

他手下人小声说道:“咱们要不然回自己寨子里去吧,本来和他们就不熟,咱们没必要去冒险啊,那老四已经化作了厉鬼来索命,咱们犯不上陪着二当家去送死。”

李征嗯了一声:

“咱们假意在这转一圈就回去,下令兄弟们今夜都不要睡了,全都集中起来,我不信那鬼敢来几千人的队伍里闹事。”

“是是是......”

手下人巴不得赶紧走呢,立刻应了一声,簇拥着李征往他们自己寨子那边走。

就在这时候,走在最前边的那个喽啰兵嗷的叫了一嗓子,然后一屁股就坐在地上,不停的往后蹭。

“鬼,鬼啊!”

他一边往后倒着爬一边喊,那张脸被吓得一点血色都不见了。

顺着他的指点,众人往前边看过去,在路边的一块石头上,有个身穿白衣的人坐在那,低着头,长发披散下来遮住脸,他手里好像拿着个梳子,正在很仔细的在给他自己梳头。

月色下,这一幕能把人活活吓死。

“放......放箭!”

李征立刻喊了一声。

他手下这几十人手忙脚乱的把弓箭摘下来,瞄准那白衣人所在之处准备放箭,那箭还没有射出去呢,石头上盘坐的白衣人忽然把头发往两边一分,借着路边的灯笼光芒,众人看得分明,那就是已经死了的吴雄奇。

吴雄奇问他们:“你们帮我看看,我的头发梳好了吗?”

嗷的一嗓子,有人禁不住这种刺激,把手里的弓箭都扔了,掉头就跑。

李征疯狂的喊着放箭,有人终于把羽箭放出去,可是却因为害怕手抖,那箭离着吴雄奇很远飘了出去。

吴雄奇缓缓站起来,看着他们说道:“你们也想杀我吗?”

李征吓得转身就往回跑,还管是什么方向,一群人落荒而逃,弓箭兵器什么的丢了一地。

吴雄奇歪头看着这些人跑了,似乎还有些不理解他们为什么要跑。

没多久,十三当家在半山腰巡视的时候遇到吴雄奇的事就传开了,这一下,整个燕山营里都是人心惶惶的,就算是实在憋不住了要去茅厕,都不敢一个人去,会拉着一群人一起去,到了茅厕也不敢进到茅厕里边方便。

大部分人连茅厕都不敢靠近,实在憋得难受了就找棵树背着人方便一下。

九当家王连奎在十几个人保护下到了院子外边,他侧头看了看那个茅厕,六当家高赫就是在那被厉鬼杀了的,他怎么还敢去茅厕送人头。

门外不远处有几棵树,他招了招手,带着手下人到了树那边,在树下解开裤子刚要尿,忽然间头顶上被什么东西很轻很轻的砸了一下。

王连奎抬起手在头顶摸了摸,觉得那东西黏糊糊的,放在眼前一看,竟然是血。

他一抬头,就看到吴雄奇倒挂在那,头发披散着,脸朝下在头发中若隐若现。

“啊!”

王连奎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手脚并用的往一边爬,那倒挂着的吴雄奇落下来,一刀把王连奎的人头剁掉,然后拎着那颗人头就跳走了。

四周的十几个人没有一个人敢动,更别说去拦着了。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那厉鬼又杀了一个人跑了,十几个人被吓得发抖如筛糠一样,连魂魄都被吓跑了。

“两个了。”

大当家虞朝宗看向身边的人说道:“大家都留在这院子里守灵,把院子里的火把再多点一些,院墙上也要点上火把,没有事大家都不要出去。”

就算他不说,谁还敢出去啊。

一直就这么熬着,熬了能有一个多时辰,倒是没有再听谁说遇到吴雄奇了,也没有人被杀,眼看着天要亮起来,所有人都暗自松了口气,想着到了大白天的 ,那东西自然不敢再来胡闹了。

然而一想到白天过去,晚上那东西再出来杀人可怎么办?

熬到大天亮,竟然先后有几个当家的带着手下就跑路了,连带来的队伍都没敢带上,回去好歹收拾了一下就直接下山去了。

他们就怕带队伍走被发现,如果毕大彤拦着他们的话,他们也就走不了,可是此时不走还等什么?

等到天彻底亮了之后,虞朝宗吩咐人去准备一些饭菜,全都是一夜没睡,而且也没吃东西。

可是这个时候,谁吃的下去啊,一个个胆子都快被下破了。

李叱和余九龄过来,余九龄说熬了一夜实在是困了,俩人先回客房去睡会儿,虞朝宗随即答应,还安排了护卫在客房门外守着。

又一个时辰,不少人从山下跑上来,说是有四位下山的当家的被杀了,其中就包括昨天夜里看到了吴雄奇的十三当家,关键是只是当家的死了,其他人一个都没死。

有人跪在那,还在发抖,三魂七魄已经没了一多半,结结巴巴的说是下山的半路上,看到远处树上吊着个人,脖子上有绳子绑着,人在那晃来晃去,就是四当家吴雄奇。

这大白天的,林子里也显得阴森,前边就有个人在那吊死了似的摇晃,要说不能把人吓死才怪。

结果他们落荒而逃的时候,不知道怎么当家的就死了,当时大家都只顾着逃命,没有注意到什么人出现,听到哀嚎声再看时,当家的已经脖子流血,被人把咽喉切开了。

四个当家的都是这么死的,一刀毙命。

“当家的!”

报信的人还没说完话呢,又有人跑上来,气喘吁吁的跑到毕大彤面前说道:“吴雄奇......”

“在哪儿!”

毕大彤吓得一哆嗦。

“在你......在你房间里。”

那人是毕大彤的手下,一边说一便发抖。

“在你房间里......尸体就在床上躺着呢,笔直笔直的躺着。”

这句话把毕大彤吓得心脏几乎都跳出来了,他左看看又看看,希望有个人此时能过来保护他一下,可是所有人都被吓得魂飞魄散的,没有人过来。

“咱们一起去!”

虞朝宗站起来说道:“就算真是老四死的冤枉,我也想问问他,到底还要杀多少人才肯罢休。”

他起身大步往外走,毕大彤在亲信搀扶下才能站起来,连路都走不动,腿是软的。

人多才能壮胆,人少了谁也不敢去,于是所有人都跟了出去,直奔二当家的寨子,关键是,当家的都走了,剩下的人也不敢留下啊,万一那东西回来了怎么办?

一刻之后,虞朝宗寨子里的客房后窗打开,李叱从外边翻身进来,然后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余九龄看到他回来,连忙过去扶了一下:“你这动静搞得,虽然我明知道是你在装神弄鬼,可我也吓坏了,真的,吓得我都快尿了裤子了。”

李叱笑了笑道:“至于吗,有什么可怕的,我不就是出去杀了几个人吗。”

余九龄道:“你装成吴雄奇的样子杀人,还用杀?吓都吓死了。”

李叱道:“吴雄奇?谁?他不是死了吗?”

余九龄脸色大变:“你-他-妈的别吓唬我!”

李叱认真的问道:“我就是到山下去埋伏了,没想到还真有人下山来,你是说......吴雄奇回来了?”

余九龄嗓子里咕噜一声,险些背过气。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