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二百八十四章 你走吧

不让江山 知白 6728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李叱带着刚认识的这个小伙子回到永宁通远车马行,此时天色才刚刚黑下来没多久,后院唐匹敌带着士兵们正在加练,所以李叱就没有带这个小伙子到后院去。

前院大厅门口,高希宁站在那等着李叱回来,李叱看到她的那一刻秒怂,连忙解释道:“我是实在趴的有些累了,所以出去溜达了一圈。”

高希宁道:“溜达到了松鹤楼呗,然后觉得走的有些饿了,就顺便吃了些东西。”

李叱:“......”

他讪讪的笑了笑道:“你老人家是怎么知道的?”

高希宁道:“看你没在屋我就知道你大概是吃不下白粥咸菜,本来要偷偷去松鹤楼给你买些吃的回来,我买好了吃的还没出松鹤楼的大门,就看到你鬼鬼祟祟的过来了,于是告诉小伙计别说我来过,我在他们的一楼藏了一会儿,你上楼之后我回来的。”

李叱叹道:“他说好了给我报信的。”

高希宁转身:“既然你都吃好了,那我就回去了。”

李叱连忙说道:“你买回来了什么吗?其实我还能再吃点。”

高希宁道:“买了,但是我不打算给你吃,而是我自己吃。”

她猛的一回头,哈哈大笑道:“我也吃不下白粥和咸菜了,我就不该说你吃什么我陪你吃什么,哈哈哈哈......”

刚罡看着这俩人都懵了,所以这是两个出去偷吃的人?

李叱抬起手,扬了扬手里的食盒:“其实我也给你带回来了,要了你爱吃的狮子头和焖罐笋片。”

李叱跟着高希宁进门,然后发现桌子摆着饭菜,一盘滑溜肉片,一碗红烧肉,一碗水煮肉片,居然和李叱在松鹤楼里点的菜一模一样。

李叱道:“我想吃什么,你是怎么猜到的。”

高希宁哼了一声,有些小得意。

她坐下来后压低声音说道:“你还能吃点不能?他们都在后院呢,我没敢回去,怕挨骂,打算自己在前院偷偷吃,又怕你没吃饱,所以想等你一会儿。”

李叱也压低声音说道:“我吃饱了,但是我还能吃点。”

高希宁道:“那就再吃点吧。”

李叱:“好的呀。”

两个人说话的声音都很轻很轻,跟做贼似的,刚罡看着这俩人,心说这算什么?怎么比我这个外人还像是做贼的呢?关键是他这个外人,真的是个贼啊。

李叱对高希宁说道:“这是我刚认识的朋友,他叫......忘了问了。”

高希宁声音轻轻的说道:“名字好奇怪啊,四个字的,他姓忘?”

刚罡:“......”

此时此刻,他心里不得不产生一种怀疑,面前这个男人如果是李叱的话,在松鹤楼里见到的那一幕,让他确定李叱就是个吃货。

又看到这个漂亮到不像话的小姑娘,是不是吃货他还不确定,但是肯定心眼不多。

忘了问了......你才叫忘了问了,你一家都叫忘了问了。

李叱回头问道:“朋友,你叫什么名字?”

刚罡回答道:“刚罡。”

李叱点头,刚罡心说总算有个正常的时候,然后就看到李叱一脸期待的看着他,不见他说话,李叱问:“刚刚怎么了?你还没说完呢。”

高希宁反应过来,她 试探着问:“你的名字叫刚罡?”

刚罡松了口气,心说总算不用自己去解释什么了,就因为这个破名字,每次有人问他的时候,他都要和人解释好几遍,然后人家就会哈哈大笑。

李叱坐在那琢磨了一会儿,然后问:“这个名字给你很多困扰吧。”

刚罡嗯了一声:“有点。”

李叱问:“你还能吃吗?”

刚罡摇头:“我吃不下了......”

李叱道:“那我俩吃,实在是有些不好意思,你可以去旁边坐下来等我们一会儿。”

刚罡好奇的问了一句:“你刚刚吃下那么多东西,现在居然还能吃得下?”

李叱道:“你有女朋友吗?”

刚罡摇头道:“我没有。”

李叱叹了口气后说道:“那我就不说太过分了的话了......我不是还能吃下去多少,而是喜欢陪她吃饭。”

刚罡:“这是不太过分的话吗?”

他也叹了口气,转身走到一边坐着去了。

刚坐下,就看到高希宁正在和李叱说着什么,声音很轻,可是刚罡会读唇术,所以他知道那个女孩子说的是......当着别人的面我就不敲你了,算你欠我一个脑镚儿。

李叱嘿嘿笑了笑。

然后刚罡就看到那个漂亮的女孩子给李叱夹菜,他仔细回忆了一下这些年的经历,他没觉得女孩子这么好骗的啊。

然后他发现李叱果然说谎了,因为他吃的下去!

他根本不是像他说的那样已经吃不下去多少,而是吃的下去很多!

高希宁在桌子底下用脚踢了踢李叱,压低声音说道:“你别陪我太久,你的朋友还在那边等你,你这样显得很失礼。”

就是因为这句话,刚罡读出来了,所以他心里的怀疑越发的重了起来。

这样的两个人,真的是公叔滢滢说的那种无恶不作的人?

李叱连忙擦了擦嘴,起身,歉然的走到刚罡身边,他拉了一把椅子坐下来,回头看了看高希宁说道:“你一会儿吃好了直接回去休息,放着我来收拾。”

高希宁点头,她知道李叱是有话要和那个人说。

所以她也起身离开,和刚罡道了个歉后出门走了。

李叱看了一眼刚罡腰带上别着一个烟斗,他笑了笑说道:“习惯抽烟的话就抽吧。”

刚罡摇头:“没事,不用了。”

李叱伸手把桌子上的茶壶拿过来,给刚罡倒了杯茶,他一边倒茶一边问道:“打算什么时候动手?”

刚罡刚要说一声谢谢,手都已经伸出去要拿那杯茶,突然就停在半空中,他看向李叱,发现李叱并没有什么异样,倒了茶之后李叱坐直了身子,看向刚罡,他笑了笑说道:“你应该至少有三次想动手,但是都忍住了。”

刚罡摇头道:“我只是想试试你的身手,大家都是习武之人,难免......”

李叱道:“你怎么知道我是习武之人?”

刚罡一怔,又解释道:“你是李公子,冀州城里很多人都听说过你的名字,而且你之前和北境第一高手罗境在擂台上交手过,所以我知道你,当时我看到了。”

李叱道:“在松鹤楼里,你第一眼看我的时候,并不是认识我的眼神,所以你不可能是在擂台比武的 时候见过我,你应该说是听说的就好些了。”

刚罡脸色已经变了,眼神也变了。

李叱又道:“知道我为什么没有喊人直接把你拿下吗?就是因为你至少三次想动手但没有动手,你看得出来我受了伤,在松鹤楼的时候你第一次想动手,忍住了,你过来扶着我。”

“在走回来的路上,你低头看了自己的腰带两次,看的都是这个烟斗,刚刚我问你的时候特意看了一下,你的烟斗里没有抽烟过的痕迹,所以你不抽烟,路上你低头看了两次,是两次想动手。”

李叱问:“为什么你忍住了?”

刚罡缓缓吐出一口气后说道:“因为你受伤了,胜之不武。”

李叱点了点头,然后问:“那你是来杀人的,还是来救人的?”

刚罡沉默片刻后回答:“救人的。”

李叱嗯了一声,起身离开,刚罡坐在那一时之间有些不知所措,他没有想到李叱居然看得这么准这么狠,也没有想到对方看出来了却也没有动手。

不多时,李叱回来,他没有进屋,而是站在门口对刚罡说道:“你可以走了。”

刚罡起身,缓缓吐出一口气,他知道今天不可能打的起来,也许是人家根本就没把他放在眼里。

走到门口他楞了一下,因为他看到院子里有两个人在,那两个人被捆绑着,看起来被打过,而且打的不轻,两个人还都处于昏迷状态,看着人事不省。

李叱道:“带上人可以走了,我让人给他们俩灌了些药,已经昏睡过去,听不到我和你说了些什么,你这样的人到我这里来救人,要么是被人骗了,要么是被人胁迫,不管是被骗了还是被胁迫,人我都给你。”

刚罡看着李叱,眼睛里都是不可思议。

“为什么?”

他问。

李叱道:“你是一个因为我受伤都不肯出手的人,光凭这一点我就可以把人给你了,如果不把人给你,骗你来或者胁迫你来的那些人,一定会难为你,这两个人的命加起来换你的命都不够。”

说完之后李叱做了个请的手势:“走的时候记得别走门,因为此时此刻外边一定有人盯着,你走门的话他们会怀疑。”

说完李叱转身就走了,连多一句话都没说。

刚罡站在那,感觉自己跟做梦一样,他来之前考虑过无数种可能,甚至也已经做好了死在这的准备,却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后院。

高希宁问李叱:“他不会有事吧?”

李叱摇了摇头:“应该不会,只要他是跳墙出去的,外边的人就不会特别怀疑。”

他看向高希宁说道:“我更不愿意你出门,你知道外边有人盯着咱们车马行,万一有人要对你不利......”

高希宁笑道:“我也知道外边你安排了多少人,而且我还戴了帽子和面纱,你也看到了我身上穿的还是男装,但我记住了,下次我不随便出门......哪怕我馋了。”

李叱抬起手在高希宁脑门上敲了一下:“算是扯平了。”

高希宁嗯了一声,然后懵了一下,她问李叱:“不是你欠我一个吗?”

李叱道:“我这不是还了吗?”

高希宁看着李叱,李叱一本正经的说道:“你仔细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我欠你一个,我还你一个......”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