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八百六十七章 他不能早去

不让江山 知白 7843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冀州,车马行。

长眉道人还是喜欢这里,仅次于喜欢那个小院,就是李叱给他买的那个小院。

那小院子如今已经成了长眉道人最宝贵的东西,他大部分时间都在车马行,因为车马行里有老朋友在,这其中也包括更喜欢这里的神雕和狗子。

当长眉道人想要一个人静一静的时候,他就会去那个小院,一个人在那住一晚,从不觉得孤单。

车马行里依然热闹,生意还在做,不愿意再打打杀杀的伙计们都在这。

绝大部分都是原来燕山营的老兄弟,他们越发喜欢这样平淡无奇的生活。

长眉道人每天都来,在这和那些伙计们下棋,聊天,和神雕狗子闹着玩。

高院长大部分时候也在这,他和长眉道人不大一样,他或许只是喜欢不孤单的感觉。

他也喜欢听长眉道人讲故事,江湖上的事,总是显得那么有趣。

有人说,每一个书生梦想中的仗剑江湖,比每一个剑客都还要波澜壮阔。

他们嘲笑着武夫无智,又幻想着自己一人当关万夫莫敌,习武的人也一样,觉得文人孱弱,有想着自己也能引经据典出口成章。

“叱儿最近好像不怎么说笑话了。”

高院长一边收拾棋子,一边问。

长眉道人笑了笑道:“丢儿他长大了,长大了的人,笑话就少了。”

高院长收拾棋子的手停在半空,仔仔细细的琢磨了一下这句话......

然后他感慨了一句:“长大了的人说的笑话少了,可能是因为,真的怕自己成为一个笑话,长大了的人,有时候笑着笑着,才发现自己笑的人,也是自己。”

长眉道人:“为什么突然这么感伤?”

高院长摇了摇头,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把棋子收拾好,问:“还下吗?”

长眉道人摇了摇头:“不下了,聊一会儿吧。”

高院长忽然想起来一件事,他问长眉道人:“我听说你以前说过叱儿不够枭雄?”

长眉道人看向他,然后否认:“我没有说过他不够枭雄,恰恰相反,我总是害怕他......过于枭雄。”

高院长道:“其实没必要怕,我是觉得他确实还欠缺了一些。”

长眉道人问:“你觉得,什么样的人才能称得上枭雄?”

高院长笑了笑道:“反正不是我这样的人,在周之前,有诸国混战,最终三国鼎立,要我说的话,那可令三国鼎立的三位,都是枭雄。”

长眉道人:“为何?”

高院长道:“在那之后便是中原一统,大周立国,可是从那之后,中原总是被人外寇欺负,在周之前,中原三国鼎立的时期,却没有外敌能欺负的起来,那三位枭雄各镇一方,哪边的蛮夷才有点不服气,哪边就先过去碾一遍,他们三个人互相征伐,打的中原满目疮痍,没力气打了,就去回身打那些外敌,从外敌手里带回来大量的物资,攒够了一波力气,三个人再打一架......”

长眉道人笑了笑道:“确实可称枭雄。”

高院长道:“你不觉得叱儿的性格,也是如此?只是略微差了些。”

长眉道人摇头:“丢儿的性格可不是这样,丢儿一旦生气了,比那三人都要凶。”

高院长笑了笑,没有反驳,可是心里也不是很承认。

他其实觉得李叱还是不那么强势,如果强势的话,应该早就已经打到京州了吧。

可是高院长也知道这不是自己的长处,所以他从不会和外人置评,只是自己偶尔想想。

就在这时候李叱来了,手里拎着一个食盒。

“就知道你们都在这。”

李叱笑呵呵 的过来,他指了指屋子,两位老人家随即起身。

正是隆冬时候,虽然阳光很好,可是只要起风,就会有那种风刃如刀的冷。

到了屋子里,李叱把桌子收拾出来,把酒菜给两位老人家摆好。

“你怎么今日得空了?”

高院长问了一句。

李叱回答道:“事情基本上都已经安排妥当,只等着春暖南下,以后都不会那么忙了。”

高院长顺口说了一句:“其实你真的应该先行一步,燕青之说你不该先去豫州,不对,我也不知你为何就答应了他。”

李叱笑道:“我不能去的太早,燕先生不说,我也没打算那么早去。”

高院长看向长眉道人,眼神里的意思是......你看吧,这孩子如此恋家念旧,哪里像是一个真正的枭雄。

李叱也不解释什么,给两位老人家把酒倒上。

长眉道人把话题转移开,虽然高院长是丢丢儿的岳丈丈,他碍于面子不愿意和高院长抬杠,可是高院长的眼神他不喜欢。

高院长在内心之中,其实还是觉得丢丢儿的眼界不够高,大概和高院长骨子里那深深烙刻着的观念有关。

“余九龄怎么没跟你一起来?”

长眉问。

李叱道:“天气越来越冷,我让他帮忙去采买一些棉花,一会儿我就在这把棉花弹了,然后给你们做新被子。”

高院长严肃起来:“你是宁王,这些事你怎么能亲手做?”

李叱笑着说道:“这不是有些闲了吗。”

高院长道:“一位真正的君主帝王,不会是你这样总是觉得有时间闲着,帝王之心包容天下,天下之事皆为帝王事,只要去想,一定会有事可做。”

李叱道:“院长大人教训的是,我一会儿就回去处置公务事。”

高院长满意的点了点头。

才倒了两杯酒的时间,高希宁也来了。

长眉道人笑着说道:“宁儿来的正好,我先陪你爷爷吃饭,我让丢儿扶我出去方便一下。”

李叱伸手把长眉道人扶起来,两个人一边走一边闲聊。

“别听他的。”

长眉道人一边走一边说道:“真正的帝王才不是整天让自己累得要死,而是知人善用,一个朝廷,各部齐全,朝臣满备,如果还什么事都是皇帝一个人操心,那才是大问题。”

李叱笑着说道:“师父刚才为何不说?”

长眉道人抬起手在李叱脑壳上敲了一下:“刚才说?刚才说那岂不是让你难堪,毕竟那是宁儿的爷爷,他要不是宁儿的爷爷,他说你不好,我不怼他?”

李叱道:“就是就是,师父说的对,师父你是谁啊,你可是怼王之王怼穿肠。”

长眉道人白了他一眼,然后问:“你刚刚说,你不能那么早去豫州,是为什么?”

李叱叹道:“刚才还说高院长说的不对,其实心里却和高院长想的一样,师父也觉得我应该提前去豫州?”

长眉道人道:“你先去一步,豫州那边就会早一些安稳。”

李叱道:“我知道,但我偏不去。”

长眉道人抬起手又在李叱脑壳上敲了一下:“赌气给谁看?”

李叱叹道:“师父,你知道的,我不去自然会有不去的道理,只是不方便告诉你。”

长眉道人问:“为何不方便告诉我?”

李叱摇头道:“小孩儿的事,大人打听那么多干嘛。”

长眉道人:“呸!”

说是去茅厕是假的,长眉道人只是出来缓一缓,不想和高院长抬杠。

虽然两个人在一块的时候,一天能抬杠十回八回的。

可是长眉道人有分寸,无关紧要的事,杠可以抬,但涉及到没准伤害了李叱和宁人感情的事,老人家才不会为了一时痛快而胡说八道。

“丢儿。”

长眉道人的手放在李叱肩膀上,以前,他的手是往下放,现在得抬起来才能够得着。

不知不觉间,那个小丢丢儿已经这么高了。

长眉道人缓了一口气后有些感慨的说道:“公事都安排好了,你也累了,就找地方散散心,用你能放松的方式去散心,不用把腾出来的时间都来陪我们两个老家伙,在绝大部分时候,老人并不能让自己的后辈放松下来。”

李叱叹道:“唉......幸好老头儿你没有闺女。”

长眉道人问:“为何?”

李叱道:“不然我会嫉妒你姑爷,他有个那么好的老岳丈。”

长眉被这句马屁拍的浑身舒服。

他笑了笑说道:“我虽然不像别的老人有儿孙满堂,我只有你和宁儿这两个孩子,可是我不糊涂。”

他看向李叱说道:“为人父母的这一辈子,会有太多的期待,期待的多了就是儿女的压力......孩子应该懂事,老人也应该懂事。”

李叱道:“师父你再说下去的话,我怀疑你对我有所企图。”

“滚蛋。”

长眉道人又白了李叱一眼,然后就笑起来。

他笑道:“你还是不懂事的时候好,最起码不会气着我。”

李叱道:“我有过不懂事的时候?”

长眉道人嗯了一声:“你的太懂事,有些时候我看着心疼,这也是你的一种不懂事。”

李叱道:“老人家,过分了啊。”

长眉哈哈大笑:“不说这个了,咱们回去。”

李叱扶着他往回走:“师父,你会不会舍不得离开冀州?毕竟你这么多年其实都没有离开过冀州。”

长眉道人看向李叱笑着说道:“我没有离开过冀州,离开了当然会舍不得,可是我能离开你吗?”

李叱怔住。

长眉道人笑道:“我老咯,所以有资格撒娇了,我就要跟着你。”

李叱重重的点了点头。

另外一边,高希宁给高院长倒了酒,高院长端起酒杯抿了一口,然后就叹了口气:“我刚才说了叱儿几句,那老家伙就不满意躲出去了。”

高希宁噗嗤一声就笑了:“爷爷你怎么跟小孩似的。”

高院长道:“我又没有说错,我只是说叱儿应该早去豫州,他是宁王,早到豫州一天,豫州就能早稳固一天。”

高希宁微微摇头道:“李叱他不提前去豫州,有他的道理,他只是不能和爷爷你说。”

“为何不能?”

高院长放下酒杯:“难道还有什么事,是连我也要避着的?”

高希宁叹道:“爷爷你是觉得李叱哪里不够好?”

高院长道:“他手段不够强势,我只是想让他做一个真正的帝王。”

高希宁道:“那好,现在我回答爷爷你刚才的问题,但是爷爷你听完了,要保证心情不会被影响。”

高院长道:“我这般年纪,难道心境还不如你?”

高希宁轻轻吐出一口气:“爷爷,你可能真的不如我......”

她对高院长说道:“刚才爷爷你问,为什么李叱不提前去豫州,他也没有和我解释过,但我知道是为什么。”

高院长问:“为什么?”

高希宁低下头,一字一句的说道:“他去的早,人死的少。”

她抬起头看向高院长:“张汤在豫州。”

高院长脸色猛的一变。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