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八百一十七章 我不能走

不让江山 知白 7090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如果没有在小兴湖上的巧遇,那么解决慕风流的事可能还会稍稍容易一些。

毕竟来之前,曹猎已经谋划了许多,一步一步,都在实施之中。

然而这个世界上总是会有那么多的巧合,也可能是慕风流的运气确实好了些。

如果不是他劝说梅岩去小兴湖游玩,那聂摄不会遇到梅岩,也就不会暴露。

如果这不是慕风流运气实在太好,那就只能说是梅岩那个家伙的运气实在太差。

又或者,是梅岩就该当天死。

山海军大营中。

慕风流看着地上的尸体,脸色难看的要命。

他也万万都没有想到,他只是想把梅岩支开而已,却让梅岩送了一条命。

从逃回来的人口中,他得知出手打死海啸王的人格外强悍,一人杀数十人,还能安然而去。

当时船上的人全都死了,岸边的那些贼兵远远的看到了这一幕,但毕竟看的不是那么真切。

他们只看到那人一跃而起,从一艘小船上跳到了海啸王的船上,然后海啸王就死了,满船的人也都死了。

从描述中,慕风流在推断那个杀了梅岩的人是谁。

“曹猎来了......”

慕风流自言自语了一句。

杀手不会无缘无故的出现,而且这样的高手也不是随处可见,所以唯一的合理解释就是曹猎追了上来。

“封锁消息,不要让士兵们知道。”

慕风流转身看向手下那些将领们吩咐道:“一旦让士兵们知道海啸王已死,更无斗志......所以知情者,都要除掉!”

大帐里的这些将军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如何表态。

“先生。”

其中一人道:“海啸王已死,此时继续打龙头关已无意义,不如我们暂时退回兖州,再做打算。”

慕风流怒视那人说道:“已经到了如此关头,退兵?”

另一人说道:“可是先生,这件事根本瞒不住多久,到时候军心涣散,别说打不下龙头关,还可能导致队伍直接就乱了,那时候,只怕无人可以服众。”

这些当头目的,全都知道海啸王不过是个傀儡,可是那十几万士兵当然不会去想这么多,他们若是知道海啸王已死,必然会觉得失去了大王,到时候谁还有心思去攻打城关。

“除非.....”

一人抱拳道:“先生站出来主持大局,找个理由,就说梅岩该死,已经将其除掉,现在先生为大王,在下以为,早说比晚说要好一些。”

慕风流的脸色变幻不停,梅岩的死,确实是打乱了他的计划。

当然,他的计划也早就被龙头关守军的顽强而打乱,本来在计划中,他此时已经带着山海军去攻打李叱的边军了。

“明日......全力攻打龙头关,不计代价,若是......若是再打不下来的话,我们就只好退兵了。”

慕风流重重的吐出一口气。

他当然希望能来得及赶去北疆与黑武帝国的大军里应外合,但是算计着日子,他也不得不承认,这样的机会已经失去。

就算明天一战能攻破龙头关,他带着山海军昼夜兼程赶到北疆,那时候已经天寒地冻......

“所以诸位,明日务必倾尽全力。”

他抱拳说了一句。

可是手下人心里谁没有个 算计?

此时此刻,梅岩已死,山海军的大权到底应该在谁手里,哪有一个定论。

众人都在说让慕风流接任海啸王,可是他们难道就没有自己的心思自己的打算?

这些领兵的将军们,谁不想做那个老大。

如果没有人可以做到让所有人信服的话,那干脆一拍两散,大家各自带着各自队伍散了吧,谁还不能找个地方占山为王?

“刘将军,赵将军。”

慕风流看向两个头目说道:“两位先请留步,我有要紧事和你们商量。”

那两人对视了一眼,然后同时点了点头:“是。”

其他人散去,准备明天攻城的事,可那也只是表面上做做样子罢了。

慕风流让他们拼尽全力去攻城,他们就一定要那么做吗?

谁都会想着,让我的兵去攻城,损失惨重的话,那我岂不是失去了争做老大的机会?

那些手里兵马不是很多的小头目则会想着,争老大那是那些兵多的人才有资格参与的事,他们兵少,自保才是硬道理。

而且接下来要面对的就是如何站队,那些实力大的当家,他们会马上开始暗中拉拢其他人。

慕风流说是在指挥全军,但到了这一步,慕风流又算个屁......

天快黑的时候,各军的将军们全都回到了自己的营地里布置,就是没有一个真的去准备明天攻城。

大帐中,山海军当家之一,名为刘峰的中年男人看向慕风流:“先生把我们两个留下,是有什么事吩咐?”

另外一个叫赵霸,他心里则想着,莫非是要从我们两个人之中选一个做老大吗?

想到这,又不禁有些恼火,心说这个刘峰有什么资格和我相提并论?

两个人都是各怀鬼胎,只是表面上看起来谁也没有什么异样而已。

慕风流道:“我大概能猜到是谁杀了海啸王,也大概能猜到他现在藏于何处,毕竟他的本事,有一部分可是我教的......”

说到这,慕风流走到大帐门口,看向不远处那座山。

如果他是曹猎的话,他一定就在那座山里,找个可以看清楚整个山海军大营的地方,在暗中偷偷观察。

慕风流更知道,曹猎不是专门来杀海啸王的,因为在曹猎那样的人眼中,海啸王梅岩根本就不值一提,完全没资格入曹猎的眼。

曹猎只能是来杀他慕风流的,而且已经调来了山河印中的高手。

所以他不能坐以待毙,他要让曹猎知道,没有他慕风流,曹猎什么都不是。

“两位将军。”

慕风流指了指那座山:“今夜两位将暗中调集人马,将那座山围了,咱们去把刺杀海啸王的人揪出来,此人富可敌国,知道无数宝藏藏于何处,抓住这个人,逼问出来的宝藏,都归两位将军所有。”

刘峰和赵霸两个人又对视了一眼,都想从对方的眼神里得到什么启示。

“也好。”

刘峰先说道:“听先生调遣。”

赵霸抱拳道:“我也一样,听先生调遣。”

慕风流笑了笑道:“我知道你们每个人心里,其实都在想着......海啸王已经死了,谁才能做老大?谁又不想做老大?”

他回头看向那两个人说道:“两位也应该知道,我在谁身边,谁才能安安稳稳的做老大。”

赵霸俯身道:“先生才是最好的人选。”

说鬼话这种事,是个人天生就会。

所以刘峰也连忙说道:“军中有威望可以力挽狂澜的,唯有先生一人,我也愿意辅佐先生成为山海军之主。”

慕风流道:“我不会做这个老大,但是我可以帮你们成为并肩之王。”

那俩人同时变了脸色。

慕风流道:“现在将军们手里都有兵,就以你们两位来说,要是去和别人争夺,未必能保证必胜,若是两位联起手来,如当初的海啸王和山呼王一样,合两军之力,那么谁能抢得过两位?”

刘峰和赵霸再次对视,两个人其实都被慕风流说的动了心思。

慕风流说的没错,他们两个单独拿出来任何一个,一对一的去和别人抢夺,都没有十成十的把握击败别人。

可两人联手,那就一定会有十成十的把握,再加上有慕风流这样的人辅佐,那么胜算可就不只是十成十了。

慕风流道:“今夜你们随我去杀了那人,就有数不清的钱财,两位再得我相助,山海军就是两位囊中之物。”

那两人同时回答道:“听先生的!”

当夜,刘峰和赵霸两个人,暗中调集了队伍,朝着曹猎所在的那座山上悄悄围了过去。

山中,曹猎站在石头上仰头看着天空上的月亮在发呆。

他在和聂摄说话的时候,看似轻松,但心里也明白,他之前铺陈出来的杀慕风流的机会,在聂摄杀梅岩的时候,就已经失去了。

慕风流那样的人,立刻就会做出判断,而且立刻就会做出应对。

“少主。”

曹猎的亲信手下之一,名字叫常居定的年轻人走到曹猎身边,压低声音说道:“聂摄先生,已经按照少主的吩咐先一步离开了。”

曹猎嗯了一声:“知道了。”

常居定道:“少主,你也该离开了。”

曹猎摇头道:“我不能走......我若是走了的话,再想杀慕风流就没机会了,他会好像突然消失了一样,想找都找不到,那本就是他最擅长的本事。”

他缓了一口气,笑了笑道:“虽然他的那条命比起我来,根本不值一提,但是这次的便宜,就让他占了吧......只要我还在这,慕风流就会疯了一样的要杀我,不杀我他以后都会没办法安睡。”

“他的命比我的命轻多了,可若是杀了他能解龙头关之围的话,那就算是一命换一命......我也不亏,我命与江山同重,还算不错。”

常居定道:“少主若是不肯走,我们也没办法和慕风流的人死战。”

曹猎笑道:“不用再劝了,我谋算至今,每一个环节都已经想的很透彻,所以我自然清楚,这其中最重要的一个环节,是我自己......虽然聂摄先生意外杀了梅岩,让我们的计划也不得不做出变通,可也不都是坏事,还可能一举将山海军击败。”

他转身看向山下:“况且,此时再走已经来不及了,我的谋算之术有许多都是慕风流教的,他当然有把握找到我在什么地方。”

曹猎低头看了看腰间挂着的长刀。

他和聂摄先生学刀十年,可是自此之后却没有拔刀的机会,因为根本不需要他亲自去拔刀。

但是今日这一战,他挂着的这把绝世名刀也要饮血了。

这把刀,不是传世古刀,而是他父亲派人,穷尽十年之功,寻来绝世之物,又用一年之力为他打造。

这把刀的名字是曹猎亲自取的,名为惊谪。

刀出,可惊天下仙。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