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熬鹰战术

不让江山 知白 6606 2021-05-20 23:46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接连数天,桑人对料城的攻打就没有停下来,看样子像是完全不计代价。

可到了这一刻,守城的人已经彻底打出来中原男人应有的血性。

一种从根骨里就有,只是时常被压制住的血性,而这也是遇强则强的血性。

桑人越是打的凶狠,守城的人就越顽强。

打到几天后,桑人以为那些百姓会崩溃,可是他们自己却快要撑不住了。

桑人无数次攻上城墙,可就是不能扩大占领的区域,后续的人上不去,之前攻上去的也就活不了多久。

一次次上去一次次被逼退,这种刀刀见血拳拳到肉的厮杀,每一息都在城墙上发生。

又打了一天一夜之后,桑人暂时退下去休整,唐青原让城中的妇人们帮忙,运送上来数不清的沙袋。

他们将城墙隔断开,每隔两丈远就用沙袋堆起来一道矮墙,这样一来,就把城墙分成了无数个单独的作战区域,而这样的做法,是为了让桑人攻上来之后,无法迅速扩大占领的地方。

跳进来的桑人,必然会在一个一个隔断开的区域内,想扩大占领的地方,他们就得翻越沙袋墙。

每一个区域内的守军都可以说是孤军作战,只有在后墙那边留下可供差不多能让两人经过的宽度。

这是一种决死的态度,矮墙堆起来,就说明他们每个人都做好了死的准备。

可是算日子,从桑人开始进攻到现在不过七天,从斥候队正往北离开去请援兵算起来也不过才半个月。

就算是他们昼夜兼程的跑,此时还没到龙头关呢,再快也还要十天左右。

到了龙头关,那边的宁军再马不停蹄的赶来支援,也要近一个月的时间。

所以......做好死的准备,是他们最大的坚持。

“好在桑人的队伍不能保证四面围攻。”

唐青原坐下来,喘着粗气。

“我算过了,他们大概只有三万多人的兵力,打了这么多天,他们的损失也不小。”

唐青原道:“北门,南门,西门,这三个方向,桑人大概各分派了五千左右的队伍封堵,正面桑人的的队伍已经是疲惫不堪,就算是四门的敌人各军论调上来攻城,也都轮了好几次。”

他把料城的地图展开:“所以我们现在得想个法子,让桑人再难受一些。”

王森茂问:“你打算怎么干,命令我们就行。”

到了这个时候,每个人都已经对唐青原心服口服,他不是将军,却已经像将军一样,站在那,就是每个人心中的支柱。

“这样,今天后半夜,你选出来几百人,打开北门出去。”

“出去?”

王森茂立刻就懵了:“外边堵着桑人的队伍,我们怎么可能出的去,不对,我们不能走,我必须和你一起扛到最后。”

“我不是让你真的走,我看过了。”

唐青原道:“桑人的大营守着官道,距离城门大概有三四里远,他们肯定会安排暗哨盯着,只要城门一开他们就会发现。”

杜光道:“对啊,只要城门开了,桑人的暗哨立刻就能发现,他们马上就会召集队伍来攻打。”

唐青原道:“那你计算一下时间,你们跑出去,跑两刻左右,他们的队伍也就是刚开始集结,然后你们就往回跑,立刻进城。”

杜光越听越迷糊:“可这是为什么?”

唐青原道:“为的是让他们疑神疑鬼。”

他吩咐道:“今天后半夜是北城门那边,明天后半夜是东城门那边,第三天还是北城门这边,第四天还是东城门那边,连续闹上四天。”

王森茂其实还没有理解唐青原的意思,他想知道为何不去西门那边。

但他知道自己脑子应该是跟不上小唐的思路,索性也不再问了:“行,我现在去挑人,后半夜就出去闹腾一下。”

唐青原道:“记住,第一天夜里出北城门,不能超过两刻时间,第二天夜里出东城门也不能超过两刻时间,桑人的反应很快,如果被黏上的话,我就只能下令把城门关闭,不能再放你们进来了。”

王森茂重重的点了点头:“我懂。”

唐青原继续说道:“你听我说完,第三天你继续出北城门,这次出去半刻就要往回跑,第三天去东城门也是如此,开门出去跑半刻就一定要往回跑,绝对不能拖。”

王森茂道:“半刻的话,桑人可能都反应不过来,是不是没有多大用。”

唐青原道:“按我说的做就是了,切记切记,若是你们因为拖着而被桑人黏住,我不能救你们。”

王森茂当然清楚,一旦他们被桑人黏上的话,他们往城门里边跑,桑人就会跟着冲进来。

所以,为了满城百姓,出去的人就只能被放弃,这是很残忍的事,可也是不得不做出的决定。

到了后半夜,王森茂带着精选出来的五百人悄悄打开北门,一群人只管往前跑。

很快就被桑人的暗哨发现,桑人立刻就吹响号角,几里外的桑人营地里立刻就传来回应的号角声,队伍迅速集结。

跑了两刻左右,王森茂带着人掉头往回跑,才冲进城门不久,桑人的队伍就到了。

明明没有什么厮杀,可是每个人却好像比在城墙上和敌人对着劈砍还要紧张。

他们回来之后没多久,消息就传到了城南的桑人大营里。

本打算今夜好好休息一下,明日再亲自上阵督战的纯边斥力被叫醒,披着衣服就跑了出来。

“什么事?”

他问。

报信的人回答道:“城里跑出来一群人,大概数百或是上千,打算从北门逃走,被我们的暗哨发现,他们跑出去一段后担心被堵住又逃了回去。”

听完之后,纯边斥力的脸色变幻不停。

“他们内讧了?”

纯边斥力自言自语了一句,然后吩咐道:“去把度也正喊来。”

谋臣度也正很快赶来,听完之后,他分析道:“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是楚人已经撑不住了,有一部分人想要逃走。”

纯边斥力笑道:“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他们的队伍已经分化,一部分胆小怕死的人坚持不住了。”

度也正笑着说道:“若再猛攻几日,他们就可能会有人开门投降。”

纯边斥力思考片刻后吩咐道:“你亲自去北门大营那边,我怀疑他们还会找机会逃跑,我推测,楚人中应该是有个很有才能的人在指挥他们,但这个人不会离开南城,他要坐镇南城调度指挥,所以想逃走的人一定会是从距离最远的北门跑。”

度也正道:“我明天夜里就带人在北门外埋伏,若有人出来的话就全都抓了。”

纯边斥力想了想后说道:“如果真的抓了人,不要为难他们,带回大营这边来,给他们吃喝,等天亮之后带到城外让城墙上的人看看,我们是善待俘虏的。”

度也正大为钦佩:“如此一来,城内的那些人更会内乱。”

纯边斥力笑了笑道:“这样,为了让那指挥的人不能脱身,明天夜里我带人继续攻城,只要做出佯攻之相,他就不敢睡也不敢离开。”

度也正连连赞叹。

到了第二天夜里,度也正亲自带着数千桑军趁着天黑,到距离城门不过二里多远的地方藏身,再近了的话怕被发现。

这个距离,只要有人跑出来,他们一定会拿下。

一直等到后半夜,等的人都困的不行了,忽然有人跑来,是从东城外大营过来的,说是有城里的人跑出来,大概千余人左右,被东门外的桑军堵回去了。

这可把度也正气的够呛,骂了一句一群白痴,堵什么堵。

等他带人赶到东城门外,桑军已经等候多时,问了问后得知,和昨夜里北城门的事几乎是如出一辙。

度也正连忙又赶回南门大营这边向纯边斥力禀告,纯边斥力听完之后眼神就飘忽起来。

“我知道了。”

纯边斥力猜测道:“因为我始终攻城,那个指挥的人确实不能分身,但想逃走的人却不敢再走北门,他们害怕那个指挥的人也在北门安排人埋伏着抓他们,所以他们去了东门。”

度也正道:“所以如果他们还想逃走的话,到了夜里可能会走西门,因为北门和东门都走过了。”

“嗯。”

纯边斥力道:“但是不要放松,你给咱们在东西北的三支队伍下令,今夜都不能睡觉,到了后半夜就在城外藏身,不管是哪个城门有人出来,立刻拿下。”

“是。”

度也正应了,带着人又赶了回去。

他分派人手传令,下令料城北门东门西门外的军队,今天夜里都不准睡觉,就等着。

他亲自带着队伍到了西门外,连续两个晚上一宿没睡,白天也没能找时机睡一会儿,到了后半夜,已经困的眼皮打架。

一直等着,却不见有人出来,正想着怕是没人再敢开城门的时候,北门那边有人跑了过来禀告消息。

说是北门那边又有人跑了,可是,那些跑出来的人应该是发现了埋伏着的队伍,所以这次出门没跑多远就立刻掉头往回跑。

这下可把度也正气的鼻子都歪了,心说你们这些混账东西,想跑怎么还这么胆小。

可是又转念一想,换做他是城里的人,也不敢往桑人队伍里跑啊。

他只好又跑回去南城那边向纯边斥力报信,这后半夜的,纯边斥力刚刚才睡踏实,他也是连续几天都没怎么睡过了。

这还没算完,到了第四天夜里,王森茂没有急着出城门去,一直等到了距离天亮也就还有不到一个时辰左右,他才带着几百人出门。

此时东门外的桑人埋伏了大半夜,个个都熬的快受不住了。

王森茂和之前一样,带着人出去跑了半刻左右就掉头回来,那些桑人还没有来得及追上来,他们已经进城了。

如此四天,桑人的精神基本上就要崩溃了。

而这,却不是唐青原的目标,只是这目标的一个附带作用罢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