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五百一十六章 这该死的夜里巧遇

不让江山 知白 7442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将军府。

澹台器看了一眼脸色愧疚的赫连莲,微微皱眉,因为回来的只是澹台器,李叱等人并没有一同返回。

在这一刻,澹台器其实已经隐隐约约的感觉到了那些少年郎的与众不同。

“他们怎么说?”

澹台器问。

赫连莲垂首道:“那个叫李叱的人说,让我回报大将军,钦佩大将军治军,钦佩凉州军军纪......谢大将军好意,不回。”

澹台器听完这句话后坐在那好一会儿都没有再说些什么,因为他感受到了那些年轻人的骄傲。

骄傲,越年少,越锋芒。

他们是随澹台压境一起回来的,也是来为他这个凉州大将军祝寿的。

可是一进城就被关进了那个大院子里,美其名日是地方宽敞,实则是为监视甚至是监禁。

老百姓们都做不出这样对待上门客的事,作为凉州门面的凉州军,却做了出来。

“我知道了。”

澹台器缓缓吐出一口气后,似乎是有些失望的说道:“你回去养伤吧。”

“属下知错了。”

赫连莲俯身道:“属下这次丢了大将军的脸,丢了凉州军的脸。”

澹台器看了他一眼后说道:“之前的比试如果你赢了的话,你心中还会有此觉悟吗?”

赫连莲怔住。

如果赢了的话......

如果赢了的话,是不是就不会像现在这样愧疚了?不会想现在这样难受了?

澹台器道:“你说你知错,只是因为你输了,若你胜了,哪怕你自知有失礼之处被我责罚,你心中依然得意,你现在所难过的,不外乎是输了本事也输了礼数,满盘皆输,所以难过。”

他停顿了一下后又补充了一句:“若我是他们,我也不回,年轻人的傲骨若那么容易掰弯,是不幸。”

赫连莲道:“可是......属下终究,终究是诚恳去道过歉了。”

澹台器道:“罢了,你退下养伤去吧。”

赫连莲只好垂首告退。

片刻后,澹台器看向站在一边的澹台压境说道:“我亲自去把他们请回来。”

澹台压境看起来板着脸,可父亲的这一句我亲自去,澹台压境的眼神里还是不由自主的闪过一抹惊喜。

但他没有说话,只是站在那点了点头。

“唉......”

澹台器叹道:“我时常想着,做儿子的被老子教训滋味不好受,我那时候,你祖父也是这般瞧不上我,后来我有了你才明白,这不是瞧不上,而是期望太高。”

他看了澹台压境一眼后说道:“现在明白了另外一件事,做老子的被儿子瞧不上,更难受。”

噗嗤一声,澹台压境没忍住笑了出来。

“走吧。”

澹台器起身道:“咱们父子俩一起去给你那些朋友们道歉,手下人输了气度,我这个大将军总不能也输了,况且我还是你父亲。”

与此同时,凉州城内。

几个黑影在暗处聚在一起,低声说了几句什么,然后迅速分散开,各自朝着不同的方向飞掠出去。

这些人身材高矮不一,胖瘦不等,看起来应该也有男有女,他们说话极简单,短暂交流后迅速分开。

他们身上都穿了夜行衣,在衣服的领口位置有一团小小的飞云图案,男人的图案在左边衣领上,女人的则在右边。

他们的动作极快,落地无声息,行走亦无声息。

其中一个身材修长的男人飞身到了屋顶,像是一只夜枭般蹲在那俯瞰。

他们是在探查路线。

这些人都是卯犁国请来的高手,他们来是要杀死卯犁国逃亡出来的皇族,一个是公主蒂克花青,一个是王位继承者离盾。

这个飞云渡的杀手蹲在屋顶上,忽然看到远处城门口似乎有一支队伍在,他立刻伏低身子。

一开始他以为那是巡城的凉州军队伍,可是等了一会儿也不见那支队伍移动,于是眼神疑惑起来。

他爬伏在那,取出千里眼仔细的观察。

在另外一条街上,在两间铺子之前的过道上,也有一群黑衣人蹲了下来。

为首的是一个看起来身材妙曼的女子,虽然穿着夜行衣,却遮挡不住那确实有几分夸张的身材。

她蹲在那观察了一会儿,然后压低声音说道:“那个叛贼的使臣就住在官驿中,我特意问过,来的人就是杀我父王的凶手伞丁。”

她身后一个男人还是忍不住劝道:“公主殿下,这件事是不是要和离盾殿下说一声?”

那女子摇头:“他只会阻拦,说什么不要乱了大局......杀父仇人就在眼前,我却还要顾念什么大局?国已破,家已亡,哪里还有什么大局,我只想杀了伞丁为我父王报仇,你们若是也害怕,便不用跟来。”

她身后的护卫是当初皇宫侍卫统领,名为月麦,当初就是他拼死杀出一条血路,才把面前这女子救出来的。

她是蒂克花青,是老皇帝唯一的后人了,她的两个姐妹都被反贼杀死。

而这个反贼还是她们的亲舅舅,就连她们的母亲也没能逃过一劫。

当恶魔已经被利欲和权利迷住了眼睛也迷住了心窍的时候,哪里还会去管什么亲情不亲情。

月麦道:“殿下,还是我去吧,你带着人在外边接应我就好。”

“不!”

蒂克花青坚定的说道:“那是我的仇人,唯有我手刃了他,才算为我父王报仇。”

她自幼习武,就是月麦所传授的武艺,只是她这样的身份,学武哪会专心致志。

“咱们走。”

蒂克花青低低说了一声,率先起身。

她才一动,月麦一伸手按在她肩膀上,压低声音说道:“在我身后。”

本要起身的蒂克花青被按了下去,眼看着月麦超过了她,先出了巷子口。

远处屋顶上,爬伏在那的飞云渡杀手没敢轻举妄动,他已经观察了好一会儿。

他本来要探查的是这条路线,可是莫名其妙出现的队伍也恰好阻挡了他的路线,观察了许久后,他决定暂时退回去。

他们的任务是,在动手之前把所有可用的路线探查清楚,已备撤离的时候有更多选择。

他们做事历来都不会贸然行事,每次执行任务,都要详细探查路线,甚至把目标周围的人都要仔细了解。

正因为他们不管面对多大多小的任务,都能一样的谨慎小心,一样的准备万全,所以才极少会有失误。

被人所知道的唯一一次飞云渡大举出动的行刺失败,是当时刺杀大楚西征大将军徐驱虏。

飞云渡从成立至今,传闻已有数百年,有人说最初的时候,飞云渡的幕后东主是当时的月氏国皇帝。

创建飞云渡的目的也不是为了做生意,而是为了铲除朝廷中不尊皇命之人。

可是二三十年后,月氏国也遭遇了叛乱,皇帝的侄子买通后宫得宠的女子,在病重老皇帝的药中下毒。

老皇帝被毒死,他的侄子率军杀死了皇帝的子嗣,抢夺皇位,而飞云渡也被大肆捕杀 。

在这样的情况下,飞云渡只好退出皇宫,甚至退出了所有人的视野,藏身于江湖。

创建了飞云渡的月氏国皇帝被杀,可是飞云渡却传承了下来,绵延至今。

有传闻说,那位月氏国皇帝被毒杀之后三年,新皇也被偷袭杀死,一刀割断了咽喉。

动手的是一位后宫得宠的妃子,而这妃子,就是飞云渡训练出来的女杀手。

他们为老皇帝报了仇,整个月氏国却因此而分裂,内乱不断,连续打了几十年后,分裂成了三个国家。

曾经的月氏国拥有万里江山,是西域最大的帝国,拥兵百万,几无敌手。

分裂后形成了三个国家,其中之一,就是现在的这个也是叛乱篡权而来的卯犁国。

飞云渡的杀手都没有名字,只有代号,男人都称为神舍,又分身三等。

其中神舍一等最强,一共只有几十人,神舍二等次之,有数百人之多,至于神舍三等数量之众难以计数,也藏于各行各业。

女子都被称之为鬼目,也分成三等,鬼目一等只有四个人,鬼目二等有十六个人,鬼目三等有几百人。

之所以女子人数要远远少于男人,实事求是的说,是因为训练出一个合格的女杀手,比训练出一个合格的男杀手要难得多。

所以在西域还有一句话流传很广,叫做......宁惹神舍,不惹鬼目,惹神舍一人死,惹鬼目全家亡。

此时此刻在屋顶上看着李叱队伍的人,就是一名神舍三等杀手,他们这些人在执行大任务中,基本上只做探查路线之类的小事。

见没有机会探查那条路线之后,他只好选择退回,刚转身要走的时候,身形又猛的顿住。

那一瞬间,他的眼睛就骤然睁大。

在距离他大概两三丈远的地方,也是屋顶上,有个人坐在那,戴着一张让人无比恐惧的面具,好像饶有兴趣的看着他。

那人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也不知道为何没有出手,只是静静的坐在那看着他。

“朋友,各不相干,互不招惹。”

这名神舍杀手用中原话说了一句,他们从小就被要求学习各种语言,中原话说出来一点也不显得别扭。

他说完之后看着那个戴鬼面的人,那人像是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神舍杀手小心翼翼的后退想要避开,那戴柜面的人忽然问道:“你趴在屋脊上那么久,鸡儿凉不凉?”

这神舍杀手一愣。

李叱缓缓起身:“我坐了这一会儿屁股都凉了,你是真能趴。”

神舍杀手道:“不要乱动,你我各自离开最好,若动手的话,生死未知。”

在李叱和那人说话的时候,神舍杀手的身后,余九龄悄无声息的上来。

要说轻功身法,别说什么正统不正统,只说好不好,又有几个是能超过余九龄的。

李叱说话,余九龄到了那人身后,把手里的板砖朝着那人的脑袋上就砸了下去。

一砖撂倒。

片刻后,李叱和余九龄两个人返回队伍,余九龄拽着那神舍杀手的脚踝拖着走。

就在这一刻,从旁边的巷子里冲出来几个人,正好走了个面对面。

最前边的那个立刻止步,可是他后边的人没有来得及停下来,直接撞在余九龄身上。

两个人几乎是脸贴脸撞在一处,余九龄在那一瞬间,觉得自己胸膛上传来一阵极复杂的感觉。

温柔,又好像力大无穷。

也就是在感受到了这力大无穷的温柔之后,余九龄敏锐的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