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五百零六章 隐患

不让江山 知白 6806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凉州大部分时候其实不凉,整个西凉都不凉,这里比中原的气候还要热不少,干热干热的。

尤其是夏天的时候最为难熬,会让人有一种白天永远不会结束的错觉。

这里的昼夜温差很大,明明白天的时候能把人晒的出油,凉的是晚上,到了晚上夜风一扫,又能把人吹的瑟瑟发抖。

站在凉州城上往外看,一望无际的戈壁,说是寸草不生也不为过,一派荒凉模样。

为了避免被白天狠毒的太阳晒伤,这里的人都要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走在大街上都很难区分出来谁是谁。

就是在这样的地方,澹台家的人已经驻守了数代人,只因为当年第一代西凉将军对大将军徐驱虏做出的承诺。

澹台在,凉州在。

三代之后,百姓们已经习惯了这座古城有澹台家的烙印,也习惯了这烙印带给他们的安稳安宁。

凉州城墙上,当将军澹台器出现的那一刻,士兵们就肃立行礼,在这,澹台器就是每一个士兵心中的神。

当澹台器走到城墙边缘,扶着城垛往下看的时候,城下的过往百姓们也有人看到了他,于是俯身行礼。

不管是中原人还是西域人,都会立刻停下来,用最真诚的姿态表达敬意。

这不是被逼迫的,而是他们发自内心的尊敬,哪怕是西域人也一样。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澹台器制定了规则。

强者制定规则,弱者遵守规则。

作为中原人的边关将军,澹台器自然不容许域外之人在这违反了大楚的律法,任何人触及,便严惩不贷。

但是,澹台器制定的规则不仅仅是给西域人的,也给中原人,在他的规则内,生意上的事,谁都不准坑蒙拐骗,谁都不准欺行霸市。

澹台器曾经说过,我是一个军人,所以战场上的事不管对错,只要是有人侵犯了大楚,我和我的士兵,都会拼上性命。

可是生意上有对错,谁错了都不行。

在这样的规则之下,西域人在凉州城里做生意也得到了最大的保障。

长久以来,这些西域行商甚至开始觉得,澹台器不只是边关楚人的守护神,也是他们的守护神。

其实已经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澹台器的生日,就成了凉州城里最盛大的节日。

那种隆重,难以描述的出来。

不过有人回忆,应该是西域人先动的手......

已经无法确定是几年前,这一天,有西域人在城中载歌载舞,燃放了烟花,走上了街头。

有人询问才得知,他们是在庆祝澹台将军的生辰。

从那之后,第二年开始聚集起来的人更多了,也是在那之后,每年的这天,整个凉州城里无比的热闹。

会有西域人组成的游行队伍,一边走一边唱歌跳舞,还要洒花淋水。

会有中原人组成的舞狮队伍,高跷队伍,各种各样的表演也同时进行。

再后来,西域诸国的君主开始表演了,他们争相送来贺礼,一年比一年多,一年比一年隆重。

澹台器没有阻止可不是因为虚荣,而是在这其中,澹台器发现了制衡西域诸国的妙处。

那些国家都不大,可是多,澹台器最怕的就是这些散乱的西域小国突然学会了联合。

一旦如此的话,凉州军再精锐善 战,也挡不住数十万西域人的联军猛攻。

从很多年前开始,凉州军就必须自给自足,早就已经没有来自朝廷的补给。

这也就制约了凉州军的发展,规模一直只能保持那么大,再大,不管是财力物力还是人力,都无法支撑。

所以要想维持西凉的安稳,靠能打不行,还得靠那些小国互相之间的矛盾。

城墙上,将军赫连莲看着道路上俯身行礼的人,笑了笑说道:“大将军,现在每年为了庆贺大将军寿辰的人越来越多。”

他往下指了指:“现在还有二十几天,进城的人数已经开始多了起来,各国的使臣也不甘落后,来的也是一年比一年早。”

手扶着城墙看着城下,大将军澹台器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朝着城下的人挥手致意。

“赫连。”

澹台器问道:“你可知道他们为什么尊敬我?”

赫连莲回答:“因为大将军严肃公正,因为大将军让他们感到了安全,也感到害怕。”

“你错了啊。”

澹台器道:“他们尊敬的不是我澹台器,尊敬的是凉州军兵威。”

赫连莲一怔。

澹台器语气很平淡的继续说话,可是每一个字似乎都显得那么沉重。

“你知道一支军队的强大意味着什么吗?你看看城下的这些人,尤其是那些西域人,他们在恭恭敬敬的给我行礼,在遵守着我制定的规矩。”

“可是如果我们凉州军不能打,或者这里根本就没有一支队伍在,他们还会这样规矩吗?他们早就已经把这里的中原人杀光了。”

“赫连啊......”

澹台器叹道:“我们要一支强大的无敌的军队,不只是为了想打谁的时候就能打谁,更重要的是为了谁也不敢随便来打我们。”

“古圣有言说,人可礼教,你待他以礼,他会还之以礼,这话对也不对。”

“如果国有利器,你待他有礼没礼,他都待你有礼,你若国贫家弱,他会待你有礼?尤其是你家里田地肥沃物产丰饶,他们会客客气气的来和你买?”

澹台器的手在城墙上用力的拍了拍。

“现在,除了凉州之外,西疆各地都被西域人欺压侮辱,我们这还好,只是因为我们能打......我们能打不是一心一下为了打,能打的最大作用,是让人知道必须按照规矩来,不按照规矩来就要挨打。”

赫连莲垂首:“大将军的话,属下谨记于心。”

澹台器缓缓吐出一口气后问道:“还是没有境儿的消息吗?”

赫连莲点头:“昨天大将军才问过,今天还没有人返回,不过距离大将军的寿辰越来越近,料来少将军也一定会赶回来。”

澹台器嗯了一声,没有再多说什么,可是眼睛里的那种期待和害怕却越来越清晰。

他期待着儿子尽快回来,害怕的是,这个生日儿子没有在他身边。

当一位父亲眼神里有了这样复杂的东西,其实是因为他知道自己老了。

“之前派出去的斥候曾经探查到,少将军似乎和一些朋友在塞北那边,与塞北一伙实力强大的马贼激战过,打赢了,然后少将军就随那些朋友离去。”

赫连莲道:“只是后来的消息,还没有查到。”

澹台器道:“他那样心高气傲的性子,能认识一些朋友,可见这些朋友能让他信服,这是 好事,他太自以为是了。”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在城下等待进城的队伍里,其实就有一支来自西域的祝寿队伍。

这支队伍来自西域卯犁国。国力规模在这一带的诸多小国中算是佼佼者。

不过,卯犁国却是才刚刚立国不到一年的一个国家。

原本这个国家名为飞丁坦,君主是一位对楚人很亲善的老人,名叫塔克里,还曾经亲自到过凉州城求见澹台器。

塔克里没有儿子,有三个女儿,大女儿已经四十岁,小女儿才二十岁左右。

不管是在中原还是在别的什么地方,君主没有儿子,君主之位的传承就会变得很不稳定。

塔克里的侄子离盾是个很不错的继承者人选,从几年前开始,老国王也开始培养他。

但是就在不到一年前,飞丁坦皇后的弟弟,也是飞丁坦的大将军契桦梨突然发动了叛乱。

杀死了老国王和他的亲姐姐,杀死了两位公主殿下,只有离盾和国王的小女儿蒂克花青逃了出来。

契桦梨夺取皇位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派人来向澹台器递交国书,宣布飞丁坦已经灭国。

他作为卯犁国的第一位皇帝,愿意与大楚交好,并且保持之前的亲密联络。

澹台器没有回信,因为他不喜欢这样的人,况且他和老国王关系很好。

祝寿队伍中,卯犁国的主官名为伞丁,他是一个看起来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留着标志性的络腮胡,身形魁梧健硕。

顾盼之间,眼神凌厉,他本是军伍出身,是契桦梨叛乱中第一个带兵杀进皇宫的人,也是他一刀割下了老国王的人头。

“你们都记住,进了城之后,我们也许会被凉州军针对欺压,但都要忍耐。”

伞丁压低声音说道:“陛下推测,离盾和蒂克花青都已经逃到了凉州城里,就是受澹台器的庇护,我们这次来,最主要的事是把两个逆贼抓回去处死,其他的事都不重要。”

“是!”

他的手下人低低应了一声。

伞丁抬起头看向城墙上的那个老者,和周围的人一样很恭敬的行礼。

他一边行礼一边压低声音说道:“澹台器和那个被我割掉人头的老东西关系亲近,若是离盾他们真的跑到这来了,澹台器必然不会轻易交人......如果可以的话,除掉了离盾,再除掉澹台器就好了。”

他缓缓吐气,自言自语似的说道:“陛下曾经去过中原,那是二十年前的事了,随使臣一道前往楚国都城觐见,这二十年来,陛下一直都没有忘记中原有多繁华锦绣。”

从几年前听闻大楚不断内乱开始,大将军契桦梨就不断的请求老国王出兵,联合诸国,攻入中原。

老国王把他大骂了一顿,还要罢免他的兵权,是契桦梨的姐姐苦苦求情才免于责罚。

契桦梨的姐姐应该说什么都没有想到,当她弟弟举起屠刀的时候,连她都不能幸免。

整个皇族被杀的几乎灭绝,所有忠诚于皇室的朝臣也被处死,叛乱中,至少有三四千人被杀。

契桦梨一直都没有忘记他在中原看到的那些景象,虽然他看到的时候,楚国已经走在没落的路上了。

“那里有肥沃的土地,有秀美的女人,有数不尽的金银财宝,又最壮阔的山川大河。”

伞丁向往的说道:“陛下见过了,我还没有见过,陛下说,将来会带着我们一起去看看。”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