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七百八十一章 咱们有的是

不让江山 知白 7194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李叱到了北山关之后的几天,每天都会派人往四周继续探查,从种种迹象来看,黑武人的大军应该很快就回到了。

所以这就让人不得不钦佩老张真人的本事,人在西南,策算北疆。

一早,李叱站在高处看着远方,不得不说,那位还不知道是何人的黑武大军主将很有眼光。

此人所选择的那个村子所在之地,绝对是最好的地方,可以纵览全局。

那村子地势最高,从防御上来说,此地为中军,极难被攻破。

从进攻上来说,在这可以遥遥看到北山关,只要有中原军队出来,必会被他察觉。

“当家的。”

余九龄一溜小跑着上来,嘴上笑的好像山花都开了似的那么灿烂。

“什么事这么高兴?”

李叱笑着问了一句。

余九龄道:“我们昨夜把事办成了。”

李叱笑起来:“手脚这么麻利。”

余九龄道:“那村子里确实有数百名黑武士兵在戒备,可是他们不敢在村外设置巡逻和明哨,只靠那些暗哨想防住我们,简直就是痴人说梦,我是谁啊,我多快啊。”

李叱问道:“东西投进去了?”

余九龄道:“非但投进去了,还特意做了两个准备。”

这事李叱交给余九龄办,余九龄的那满脑袋的奇思妙想也算是用上了,要说坏,余九龄其实也不用太扶了谁......

其实这种事,对于战争来说只能算是小手段,靠那几口井想让黑武大军的指挥瘫痪,这也就是个美好的期望。

成了的话,那自然是最好不过,不成的话,也不会有什么损失。

余九龄有些得意的说道:“首先,我们去抓了不少野物,为了保证一定会有些效果,我们可没少给那些野物喂泻药,先喂饱了它们,再灌泻药......”

李叱叹道:“最有年份的银币这一称号,我愿意让给你了。”

余九龄嘿嘿笑道:“这还不算完事了,第二个准备是,我们为了怕放进水井里之后被人看到,所以就特意做了分量上的测试。”

他详细解释道:“把抓来的野物,绑上东西,看看在水中沉下去多少,不至于沉底,也不至于漂浮上来。”

李叱叹道:“这是个悖论。”

余九龄一道:“管他什么论呢,反正是都做了准备。”

李叱在余九龄的肩膀上拍了拍:“我现在在想,如果黑武人的主将真的拉肚子拉死了,我就让人宣扬出去,这件丰功伟绩是你做的,那黑武人青衙会不会往后几十年也不做别的事了,就想弄死你。”

余九龄道:“我不得人心已经这么严重了吗?”

李叱哈哈大笑道:“差不多吧。”

余九龄道:“那当家的你告诉我差在什么地方了,我补上,反正也是要死的,那就干脆把不得人心干到极致。”

李叱赞叹道:“所以世上只有一个余九龄,不可能再有任何一人比得上你了,再有一个的话,指不定会祸害多少人。”

余九龄道:“当家的你要这么说的话,不给我涨俸禄那一定是说不过去了。”

李叱叹道:“你触及我底线了。”

余九龄道:“当家的你这底线可真低.......”

李叱道:“一个铜钱起步。”

余九龄有些悲伤的说道:“我每次出门办事,为了当家的能够顺顺利利的,都是 要自己贴钱出去......”

他话还没说完,李叱道:“那你能严肃正经的告诉我,你把钱都贴到什么地方去了吗?”

余九龄道:“我是一个好人,每次出门看到那些穿的很少的姑娘,我都心疼她们......所以只要我遇到了,我就会每个人都接济一些,给她们买新衣服穿。”

李叱道:“那你能再严肃正经的告诉我,你真的是遇到了那些穿的不多的姑娘?遇到这个词用的并不妥当吧。”

余九龄道:“露水情缘,何处相逢不是偶遇?”

李叱道:“就因为这句话,我给你涨工钱,不是因为其他的,这句话让我认识到了你的脸皮已经远远超过了我,所以该赏。”

余九龄道:“多谢当家的!”

李叱道:“按照军职,你现在已经是正四品,这样,我给你按照正三品的俸禄发。”

余九龄道:“噫,一个月才涨了没多少。”

李叱压低声音道:“你出公差的补助高。”

余九龄:“我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李叱叹道:“万岁万岁万万岁什么的就不用了,我是万万没有想到,你第一次如此虔诚的高呼万岁是因为我给你批了嫖-资......”

余九龄道:“当家的你应该这样想,古往今来,哪位主公,会单独给人批这玩意儿的,以后如果有人为当家的立传的话,一定会把这件事大书特书......”

李叱道:“我现在都开始在想怎么灭口了。”

余九龄嘿嘿笑了笑,然后抱拳道:“当家的我先退下了,昨夜忙活了一宿,先去眯一会儿。”

李叱点了点头:“最近你多辛苦些,斥候的人没有你身法好,你多帮些忙。”

余九龄道:“这算不算......”

他刚要问这算不算兼职,兼职当然要有兼职的钱。

李叱不等他说完就回答道:“不算,你要是想算的话我就把你谍卫大统领先罢免了,那样你就不能兼职了,你就好好的干斥候的活儿。”

余九龄叹道:“当家的还是当家的,论银币,我是真的心服口服。”

李叱抬起脚,余九龄缩了一下屁股就跑了。

七天之后。

斥候从城外急匆匆归来,禀告消息说已经看到了黑武大军踪迹,连绵不断,数量多到无法计数。

李叱和夏侯琢立刻登上城墙往远处眺望,在北方,黑压压的大军覆盖着大地而来。

夏侯琢对黑武人的军制比较了解,他举着千里眼看向北方,嘴里还在轻轻的数着数。

“能看到的,已经不下十五面灰纛。”

夏侯琢道:“黑武人,两万人为一军,与我们的队伍建制不同,唯有一军的将军,才能用灰色纛旗,而主将则用金色纛旗......”

他指了指城外:“看到的就不下三十万,后边的队伍数量应该也不会低于三十万,这次黑武人的南苑大军是倾巢而出了。”

“报!”

又有人从城下跑上来,显然是急匆匆赶回来的,已经气喘吁吁。

“报大将军。”

斥候抱拳道:“从西北方向探查到有大量草原骑兵出现,不计其数,看旗号应该是铁鹤人。”

夏侯琢看向李叱,李叱轻轻吐出一口气,然后问夏侯琢道:“百万级别的大战,你打过没有?”

夏侯琢摇头:“没有过。”

李叱 道:“现在,你就要亲自指挥一场超过百万大军规模的大战,是不是有些兴奋?”

夏侯琢道:“你说的百万大军规模,指的是敌人的吗?”

李叱道:“那不能,如果敌人有一百万的话,那么你就要指挥一场一百零三万人的大战了。”

夏侯琢叹了口气:“多谢你的鼓励。”

如果敌军有一百万人的话,那么这场百万级别的大战确实总计兵力也就一百零三万,因为北山关的边军和宁军加起来,一共三万四千。

李叱道:“唔,忘了,回头澹台到了,你指挥的就是一场一百零四万六千人的大战。”

他看向夏侯琢道:“你会被载入史册啊!”

夏侯琢白了他一眼:“等我一百岁之后,活够了,再载入史册吧。”

李叱道:“我都替你兴奋了起来。”

夏侯琢道:“不用替,这场会被载入史册的大战,当然要由宁王殿下亲自指挥。”

李叱抬起头看了看天空,然后忽然捂住自己的口鼻:“遭了......险恶的黑武人,居然在空气中下毒!”

夏侯琢:“......”

城墙上的将军们看到那黑压压的大军到来,谁不紧张?

可是听到宁王和大将军在那毫无担忧的开着玩笑,他们的心情都变得好了一些。

李叱压低声音对夏侯琢道:“你部下的将军们,好骗吗?”

夏侯琢道:“一般吧......”

李叱问:“与你相比如何?”

夏侯琢道:“我带出来的将领,还能比我差到哪儿去。”

李叱道:“唔,那就是好骗。”

夏侯琢:“......”

李叱转身看向那些边军将军,他缓了一下后,刚要说些什么,其中一个年轻将军大声说道:“宁王放心,我们定会死战不退!”

李叱怔了怔,侧头看向夏侯琢,夏侯琢心说你看我做什么,这就是我带出来的将军们啊。

李叱走过去,在那个年轻将军的肩膀上拍了拍:“你叫什么名字?”

那将军回答道:“我叫尹箜。”

李叱道:“从今天开始,你就在我附近,若是看到我下城去休息了,你们每个人都可下城,若是看到我躲在别人身后了,你们每个人都可以躲在我身后,若是看到我比你们杀的敌人少了,那所杀之敌人,都算你们的。”

他张开双臂:“亲兵,掼甲!”

亲兵立刻上前,将李叱那套战甲给他披挂上,穿戴好之后,李叱指了指一个位置:“这里就是我的,我从现在开始守在这,若有一人从我守着的地方攻上城墙,那就必然是我已战死。”

他看向夏侯琢,笑了笑:“我不骗自己人。”

夏侯琢也笑起来:“你不用说,我们都知道。”

大量的羽箭开始从城下搬运上来,还有小腿粗的重弩,边军的武器装备之充足,让每个人心里都有底气。

“知道我最害怕的是什么吗?”

李叱大声说道:“我害怕的不是敌人有多厉害,战争有多残酷,我害怕的是,我们明明还能打,却没有了兵器,没有了补给,我们不是输在勇气和战力上,我们是输在了武备不足。”

他笑了笑道:“为了治好我这武备不足的恐惧,我这些年给边军准备的东西足够多,所以......不用心疼东西,放开了打!”

李叱大声喊道:“咱们有的是!”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