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不让江山

第九百九十五章 北境三州挂宁旗

不让江山 知白 5279 2021-05-20 00:00

qubipu.com,最快更新不让江山最新章节!

一手是刀,一手是女人。

这人生,这江湖,便是圆满。

此时的归元术,大概并不是因为有多喜欢云小昭而做出如此选择,他是个男人,一个正常的男人。

他抽刀的那一刻,所有的缚神卫就都把连弩瞄准过来,只要他再动一步,弩箭就会无情的横扫过来。

至少六名缚神卫在归元术抽刀的瞬间,就已经跨步挡在武王妃面前,这六个人挡在那,便是一堵铜墙铁壁。

六个人,六把刀随时出鞘,却还没有出鞘。

“够了。”

武王妃冷哼了一声。

“昭儿你给我记住,男人永远都不能是全部,如果你把男人当做全部,你就输了。”

说完这句话后她起身往外走,身穿红色云锦长衫的缚神卫跟着撤了出去。

云小昭看向武王妃离开的方向,忽然跪下来重重的磕了几个头。

然后她起身,自言自语似的说道:“姑姑她当了一辈子赢家,最后的一场,她知道自己必输无疑,她或许,是不想让我和她一样,最后要面对输。”

归元术点了点头:“但她不会改。”

云小昭道:“大概,曹家的女人一旦经过深思熟虑之后做出的选择,都不会再轻易改变。”

她对归元术谢意的笑了笑:“刚才谢谢你。”

归元术耸了耸肩膀,没说话。

云小昭回头看了被归元术打落在地的那两杯酒,她其实想知道,这酒是不是真的有毒,归元术也想知道。

归元术道:“大概,只是想试试我吧,也想试试你,所以我猜两杯酒里都没毒。”

云小昭笑起来:“应该是吧。”

她又看了一眼,然后转身出门。

她知道,两杯酒里都有毒。

她姑姑不是在和她开玩笑,也不是想试探她,只是想杀了归元术而已,目标就是这么明确简单。

也许是因为她端起两杯酒,让她姑姑没办法再逼她,也许是因为归元术抽出了刀,让他改变了主意。

武王妃说的那些话,其实就是她要让云小昭去做的事。

归元术这样的人,再怎么出色,未来也不可能是开国公,因为他不是领兵之将。

一个新的帝国开启,最重要的是武将,归元术负责的谍卫军会存在多久,将来会转化成新的帝国朝廷里一个什么衙门,这都是未知。

然而已知的是,归元术此时做的事,武王妃判断,还不足以让他在将来位列国公之一。

曹家的女人做出选择之后就不会再轻易改变,是对自己也是对伴侣的忠诚。

可是这个选择,必须慎重且冷静,甚至带着些无情。

“我忽然想知道你最喜欢什么?”

云小昭一边走一边问。

归元术仔细想了想自己最喜欢什么,然后笑起来:“我挺俗的。”

云小昭:“喜欢银子?”

归元术道:“钱自然喜欢,只是我那俗喜中的一种,排在钱之前的大概有两种,但凡故事,圆满结局,但凡爱情,两情相悦。”

他一边走一边说说道:“我不喜欢悲剧,看起来再美的悲剧故事我也不喜欢。”

云小昭点了点头:“那现在咱们有一样的喜好了。”

归元术:“你也喜欢这些?”

云小昭:“还没到都喜欢,我说是有一样喜好了,不是全都一样。”

归元术:“哪一样?”

云小昭:“钱那样。”

归元术忍不住笑起来,笑的有些控制不住 不是人的条件。”

李叱道:“不管是吃到什么馅的饺子,都不能表现出来,都要让人看着是很好吃的样子,而且不能啐掉,要真的吃下去。”

吴婶笑的合不拢嘴:“这多不好。”

可她一脸好期待的样子。

夏侯琢叹道:“吴婶,我就说你跟他们学坏了。”

吴婶道:“还是别了吧,这样万一吃坏了肚子可怎么办。”

说着已经转身去准备材料了,好像怕李叱他们反悔似的,跑着去的。

吴婶刚进厨房,夏侯玉立就从她身后跟了进来,两条袖口往上一挽:“吴婶,还是我来吧。”

吴婶:“啊?”

夏侯玉立道:“所有人都算上,对他俩最温柔的女人就是你了,所以他俩才敢跟你这玩这套,是时候让他们体会一下什么是人生险恶了。”

她回头看向门口那两个小姑娘,刘英媛和苑佳蓓,她俩这几年来,一直都在学习,跟着廷尉军的教习学习各种技能。

前几天廷尉军的教习说,她们已经很强,完全可以独当一面。

所以高希宁直接把她俩调到自己身边,再加上一到豫州就已经和高希宁混在一起的夏侯玉立,她们四个就是廷尉府中最靓丽的风景。

可是四个人还很幼稚的给自己取了个名号,叫做四大魔头。

刘英媛小声说道:“我不大敢。”

苑佳蓓也点头:“我也是。”

夏侯玉立:“一会儿大哥到了的话,你们俩可能就没得玩了,想想吧,这么好玩的事,大哥知道了还不得疯了。”

一想到高希宁知道这么好玩的是后那一辆狞笑的样子,两个小姑娘也忍不住笑起来。

夏侯玉立:“来吧!”

那俩人把袖口挽起来了。

半个多时辰之后。

夏侯琢:“我凑,这个好吃啊,这个真的好吃。”

李叱看着他表情,想从中寻找破绽,然后看到喊着好吃的夏侯琢,眼角有一滴泪落下。

李叱:“好吃哭了?”

夏侯琢艰难的咽下去,回头看向那三个小姑娘:“刚才我吃了面皮面馅的那个饺子,我还以为你们是善良的......这个纯大蒜馅的,谁做的?”

夏侯玉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夏侯琢叹道:“整头蒜也就罢了,不能把蒜皮去了?”

夏侯玉立:“不能啊,去了蒜皮的话,那辣椒粉就没地方塞了。”

正说着,高希宁从外边过来,走到近前看了看这局面,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以她的智慧,猜着可能正在发生什么好玩的事。

她随手递给李叱一个信封,火漆还没有拆掉,然后伸手去捏饺子。

“大哥不要!”

那三个小姑娘异口同声的喊了一句。

高希宁:“果他妈然!”

李叱把信封打开,抽出信纸,只看了几眼后,那眉角都开始飞扬。

“派人送去东征队伍里交给老唐。”

李叱把信递给亲兵后笑着说道:“罗境带兵攻入青州,然后发现半个青州已经挂上了宁旗,你们猜猜是谁干的。”

高希宁道:“你让亲兵把信给老唐送去,那还不好猜,沈珊瑚沈姑娘?”

李叱嗯了一声:“罗境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打下青州会很顺利,算算时间,老唐带兵到苏州,沈姑娘和罗境已经把青州打下来了,就能南下和老唐汇合,一起攻打苏州。”

他的手指在桌子上轻轻敲了敲。

“想看看杨玄机,知道消息后会怎么做。”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